甜水乡酒肆——喝到天亮干干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尾窈窕 书名:抢劫美相公
    马车行至江边,渡头上星火点点,两岸皆是船家漂浮在水上的小酒肆。

    一路坐在他旁边颠簸,我这才注意到,原来他一直是坐在轮椅上的。下人们将他推了下来,与我一同钻进了小小船坞之中。

    船家送上两埕酒,掀开盖子,我闭上眼深吸气,任酒香扑鼻。

    美人啜了一口,连连点头。“唔,好酒。”随即十分突兀的说道,“你可知自己方才抢劫了朝廷钦犯?”

    我正打算效仿美人樱桃小嘴细品美酒来着,哪知被他这么一问,惊得整口酒吞进去,在喉间烧了起来。

    半晌,“那你是帮凶。”

    他转动手中的酒杯,“我上头有人。”

    呃……

    “其实吧,我虽然声名在外,但从没干过这么大的买卖。你别说,还兴奋的。抢劫朝廷钦犯哇——那还是头一遭。你虽然是帮凶,但功不可没,我会在我的功劳簿上给你记上一功。”说完,我夹了块豆腐,送进嘴里解酒。

    他一愣,“你叫什么名字?”

    我忖着,既然是一条绳上的蚱蜢,合该按照江湖规矩,知己知彼。可若是我有心欺瞒,看对方这架势,也不是好惹的。还是老实些好…

    “咳,辣的我。”又仰头一杯,“我叫燕子汝,你呢?”

    他轻轻一笑,“原来就是你。我叫李今。”

    “李今?”我重复一遍,心里翻江倒海。天下姓李的很多,可他这锦衣华服,出入四季坊,有仆从跟随。住的是巡抚大人的奢华别院,手上那枚白玉扳指花纹精致,赫然却是一条螭龙。

    少说,也是个王孙贵胄……

    既然惹不起,那就要好好抱大腿。

    “呵呵呵呵。”我冲他谄媚一笑,小凳子往他边搬了搬。

    “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他嘴上这么说,却很享受这种赞美的目光。

    我直言不讳,“好看啊。”

    “哦?”他抬了眉毛,笑意渐浓。“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你也很漂亮吗?”

    “我?”老子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惊诧之余委实忍不住叹气。“唉,出门在外遇见你,回家还有萝卜,你们都比我好看……”

    “萝卜是谁?”

    “萝卜啊!是我家的小伙计,我跟你说…这家伙美的不得了,有一次我们去外头玩得晚了,人家想上睡来着,他非得把我拉起来给我洗头,说是卫生…唉!还有啊,大前天,他又按着我娘的菜谱新改良了跺椒鱼头的烧法,哈哈哈哈哈——甜蜜鱼头。你猜怎么着?将草莓捣烂了做成草莓酱,等鱼熟了浇在上头。哎哟,我可怜的丧彪哟~!我跟你说,他呀……”

    我一喝高了就絮絮叨叨成了话唠,李美人当真体贴可心,只默默听,不插话。低眉浅笑,眼角结花。

    我眼珠上下打量他,相貌堂堂,却居然是个残废…红颜薄命啊!“唉,可惜,可惜。”压抑不住心中的感慨,边摇头,边猛灌几口闷酒。

    他不解,“可惜什么?”

    须知残废的人,最忌讳人家说他‘腿脚不好’,于是我委婉的说道:“其实吧,唉…如果不是你体不好,我还真想收你当小弟。”

    李今单挑了一根眉毛,恻恻地看着我。“我是不良于行,又不是不良于‘’。”

    说完,将我拦腰抱起,手掌拍向轮椅,我与他便一同飞了出去。

    “哇——”我惊叹连连。

    夜里头的湖面波光粼粼,河对岸一侧垂柳,有株桃树斜出一根嫩枝,不知何故,竟摇摇坠,桃花眼看就要跌落湖中。

    李今扇子一挥,横过来接住桃花,背靠在桃树上借力,越过湖面,又与我回到船坞之中。

    我赞不绝口,“你很能干嘛!”

    他呵呵贼笑两下,手指向他的内丹之处“我自然是很能‘干’的。”

    想想也对……我一边摸了摸他的大腿,看看究竟伤筋动骨到何种程度…一边拍脯跟他保证。“其实,只要你的内胆精元完好无损,我都能帮你治好的。”

    我如此陈恳,他倒好,头歪到一边扇子掩嘴嗤嗤地笑。这分明是质疑我的医术和医德!于是抬头想叱责他几句,谁知,他眼中波光潋滟,一脸羞的模样,我生生看的痴了…

    “美人儿。”我不自的喃喃。

    “咳!”他扇子‘嘭’敲了一下我脑袋。

    这一敲,我头更晕了,晕晕乎乎的就倒在他腿上,奄奄一息。

    老子原本外号千杯不醉,因着萝卜要求我戒酒,还把梨花白都给藏了起来,导致如今酒量山河下。

    温暖的大手,覆上了我的脑袋,轻轻地梳理我的头发。李今口中念叨着什么,‘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念叨完,两指拈起桃花,夹在我发间。

    我被酒意麻痹,咬着大舌头,稀里糊涂回答他。“你和司徒婉儿倒是同好,经常说些我听不懂的。”

    突然诗兴大发,我猛地抬头。“要不,我也念两句诗给你听?”

    “呵呵,好啊。”

    “酒逢知己千杯少,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酒今朝醉,喝到天亮干干干!”吟完诗,我一口又闷掉两大杯。

    李今哈哈大笑,一边拍手一边点头。“好诗。果然是好诗…对的很公整,还嵌了我的名字进去,最重要的是意境,妙!妙!哈哈哈哈——!”

    我抬头,“那是娘亲教的好。”

    说完,揉着太阳,头痛得厉害。

    李今的脸上有一丝落寞闪过,“娘…你娘亲怎么好法?”

    我觉得还是他的大腿舒服些,于是趴在上头闭目养神。“我娘亲暖和,香喷喷。”

    “怎么跟包子似的?”

    “呵呵,”我一边笑一边流口水,“萝卜这个傻子还不知道什么是包子呢!你比他强…”想着想着绪亢奋,便借酒发疯,轻轻抽咽起来。“我想娘亲,她什么都好,就是不要我…呜呜,我阿爹也不要我,阿哥有了娘子也不要我…”小勇哥,也不要我了…

    李今方才在我的劝酒之下,估摸着也是喝多了。“娘….我很久都没有叫过她了…”

    “为什么?”

    他沉默,良久不说话。

    “对了,你怎么知道这里的船坞能喝到好酒?我土生土长的甜水乡人士,都未曾发现。”

    隐隐约约觉得他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呢喃,“酒香不怕巷子深。好酒往往…藏在布衣市井之中。”

    酒意上头,我犯困的很,昏死过去之前最后感慨一句。美人就是美人,吐气若兰啊!

    翌醒来已是中,昨夜究竟是何时回得家,如何回得家已经不记得。不过酒醉后遇到鬼压却是记得很清楚——这一夜,煎熬。

    可萝卜的那张臭脸,更让我煎熬。

    他大力丢给我一块毛巾,“起来,洗脸,赶路。”

    我随意抹了把脸,“去哪儿?”

    “黑风寨。”

    “去那儿干嘛?”

    萝卜几乎是一字一顿,“你不是要把我卖了吗?”

    我抱着头在上打滚,“哎哟我头疼!昨晚上喝多了,休息两天再去吧。”

    “不行!”萝卜一把将我拎了起来,“一晚上都嘟哝着什么酒香不怕巷子深……”

    我可怜的捂住耳朵,他这是练了狮子吼?

    末了恶狠狠丢下一句,“晚去一天说不定就跌价了,你自己考虑。”

    饶是他嘴上这么说,但那眼神完全不像是容我自由民主地考虑。哪个老板做得像我这么悲催?

    啊?

重要声明:小说《抢劫美相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