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水乡青楼——男女通杀乐逍遥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尾窈窕 书名:抢劫美相公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我这一桌子的好菜,全是为了他饯行。

    萝卜吃的很香,丧彪在他脚下绕啊绕。他从汤里挑出一根骨头丢给它,揉了揉它脑袋。不熟悉的人见了,会以为他才是丧彪的主人。

    喝了我的汤,他说口感很滑。嚼了我的菜,他说味道很好。吃了我的饭,他说粒粒饱满。我瞧着这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珍馐,很庆幸没有遗传我娘的品味。

    风卷残云,锅盆见底。

    我清了清喉咙,“萝卜。”难以启齿。

    “长痛不如短痛。”

    玲珑剔透如他,自然知道我是打定了主意要将他卖了。

    乘丧彪离了他还不至于咬我,乘屋顶修好了大家不拖不欠,乘大家感还没有太深…

    他搁下了筷子,“我还欠你一万两。”

    “不用还了。就算还有余款,这些子前天后后替我跑腿,便算了罢。”

    “决定了吗?”

    “嗯。我琢磨着四季坊是官家的,总要靠谱些,指不定将来给达官贵人看上了…”其实我这话是有依据的。

    整个大覃之所以男子科考成风,遍地儒生,皆因张鹤之大人得宠而起。据说张大人年轻时穷困潦倒,却人美如玉,通音律,善诗文,甚得天后宠。于是这一轮的潮流吹得便是‘文弱书生风’。

    好像萝卜这种温文尔雅之中还带着点血色朱唇的,更有些别样风,就算迷不倒天后,骗个官家千金小姐也是绰绰有余的。

    既然这话都掷地有声了,当夜我们便最后一次一起洗了碗,也是唯一一次洗碗过程中没有唠嗑的。

    往里,我总是胡说八道,翻山越岭的海吹。好像我如何手执银棍让雏秀才屈服,尽管他嘴里总嚷嚷着‘贫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可最后他还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

    萝卜当时听的直不起腰…

    又好像我与三大护法如何菜市场里义结金兰,从此在街上像螃蟹一样横过来走,遇见‘弱冠’之美男,总要‘恃强凌弱’一番。

    萝卜点评,“人生难得一知己,你有三个好朋友愿意为你两肋插刀,有福同享,有脸同丢,也是难得的福气。”

    我深以为然。

    可这一晚上,全程毫无交流,忍的我牙都酸了。

    这头忙活完,那头我便张罗着他的包袱,预备今夜带他去四季坊抛头露脸了。

    萝卜走之前,站在门槛这里,对着江汀阁望了良久,然后蹲下来嘱咐丧彪:“我不在好好保护妈妈,知道吗?”

    我牙又酸了,这回连左边肋骨上方那颗跳动的小红桃也一并发酸。

    丧彪一直追随着我们的脚步直到街角,然后‘呜’地一声蹲在地上,冲萝卜摇尾巴。

    这一路,灯影昏黄,只得我一人絮絮叨叨。

    “我给你做了花露水,蚊不叮,痱不痒。用完了给我个口信,改天我再给你送去…”

    “还有,你吃笋会过敏,上回吃完竹笋烤,肿了一脸,要忌口。”

    “……那什么,要是工作量太大,一定要和工头说,不要闷声不吭。他们要是欺负你,我就帮你去揍他们。”

    唾沫星子横飞,无奈要关照的事层出不穷,我随便说说就有十七八样。萝卜只听不接话,一个人冲在前头。突然停住,我没留神便撞在他背上,又踩了他脚跟。

    夜里头太黑瞧不清他脸上的表,转过时,满泻的月光照的他青丝水华。

    “这些东西我一概不要。”他淡淡的说。

    “萝卜…我知道我对你不好,是个坏老板。可这是我的一片心意,如果不是没钱了,我是决计不会把你送走的。”生平第一次向人解释。

    老子一贯是作了便作了,不解释理由,不说明原因。可这一次,总有些不同。不知为何,不想让他讨厌我…哪怕一点点,都不想。

    站在四季坊的门口,他口气坚决,讨了一样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东西。“把你那对野鸭子留给我吧。”

    我揉着衣角扭捏了很久,方从兜里磨来磨去摸出一条绣帕。这方巾帕是先前送给小勇哥的,却被退回来要求我返工。理由是:‘我们订了亲的明媒正娶,绣的是鸳鸯,寓意琴瑟合鸣。怎地绣出了一对黑不溜秋私奔野/合的东西出来?!’

    ….可萝卜既然开口要了,我不给又委实显得太小气。

    他一把抢了过去,细细看了会儿,笑地像得了蜜糖的孩童。伸出手轻轻捏了捏我的耳垂,“果然是小怪兽做的东西。”

    小怪兽?

    我抬眼看他之际,四季坊的大管家乐呵呵地开门接待我们。

    一瞧见萝卜,狠狠吸了几坨口水,又在他手背上捏了几把,我心里头呀…有一股那什么头发竖起来顶掉帽子的冲动。(没文化的小汝想表达的是怒发冲冠)

    沿路跟着她莲步轻移,处处奇花异草,芬芳扑鼻。四周莺莺燕燕们与肥油满肠的恩客蒙住眼睛你追我逐,衣香鬓影。觥筹交错,酒香四溢间,泼洒了白纱裙边。

    穿过几许庭院深深,路过重楼亭台,这才领着我们进了百草堂。说此地是专为萝卜这等上品美少年所设的私人会所。

    我问大管家既然这里是百草堂,那方才路过的是百花厅可是给姑娘们呆的?

    大管家直夸我聪明,一个劲的自顾自宣传起百花厅的众多莺莺燕燕究竟如何特色…好像花秋月,一个能歌,一个善舞;妙语连珠则是一个体态轻盈,一个丰腴凹凸。

    我心神不宁的听着,只记得方才路过随意一瞥,似乎是见到了熟悉的朱红色。

    出来混,总要有点风流的气度。现下里我女扮男装,甚娴熟地双手背于后,压低喉咙。“百花厅里有个白色薄纱,替人斟酒的美女,风姿卓越,我却未曾瞧见正面,真是可惜…”

    大管家团扇遮住嘴,笑得人骨头都酥了。“那是我们四季坊的招牌,花魁——锦瑟姑娘。”

    见我对她家的姑娘似乎有点那啥垂涎的意思,以为我是条待宰的大鱼,大管家此时便分外络。甚至提出买了萝卜以后,我若是在百花厅看中哪个姑娘,包/夜熟人价还免酒水……话间,那边厢却不适时宜地一声凄厉惨叫,将我等给引了过去。

    百草堂左边回廊的第一间屋子。从里头逃出来一个少年郎,估摸十三岁上下,断是比我来得年纪小些。

    他□上,连滚带爬的跑过来,扑通跪在大管家跟前,直开口求饶。

    “嬷嬷,饶了我吧!小沙玩不来重口味,求您让饼爷换个小倌吧…”梨花带泪,我见犹怜。

    我见他瑟瑟发抖,后还有一个大肚子恶汉在追,便走到他后替他挡着。

    大肚子恶汉叫做郭大炮,在衙门边上那条美食街有个大饼摊,人称‘饼爷’。追来时,手上抓了根鞭子,鞭子上头还镶了细细小小的宝石。

    我往那小倌背上一瞧,满的伤痕。

    当即便拉了萝卜的手往门外冲,走到一半,自己又半路折回去。掀起一脚便往郭大炮的肚子。“让你耍流氓,老子的地头你敢给我耍流氓!”末了,又狠狠的补上两脚。你别说,踩着还有感觉。

    本想悄悄的来,悄悄的去,不带走一片云彩。哪知又搞出这番动静,我很知趣的从兜里掏出一百两银票塞到大管家手里。“我知道一百俩远不够赎的,但今夜就算是包了这小弟弟一晚上,不许他再接客了。”

    郭大炮还想哀嚎两声,我双目圆睁恐吓他。“知道我是谁吗?”

    他唯唯诺诺的点头,“知道,知道。”

    “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最主要是不怕人寻仇,但你最好给我放规矩点,否则…哼,我回头通报你们家母老虎。”

    郭大炮早有家室,左手无名指上那祖母绿是老婆的陪嫁。我很早以前就瞧上了。

    有老婆还出来乱搞,呸!

    大管家是个有眼力劲地人,这点不算是风浪的小风小浪哪惊动地了她!

    我临走前还是很客气的伸出拳头与之‘协商’。“萝卜我不卖了!!!你们这些无良商——!!!!”

    作为一个有责任感的大人,处理完这些琐碎,我牵着萝卜的手蹦蹦跳跳地回了江汀阁。

    郁闷的是,他死活不肯把小鸭子还给我…

    T_T

重要声明:小说《抢劫美相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