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水乡绯闻——狭路恨相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尾窈窕 书名:抢劫美相公
    回到江汀阁,萝卜为我留了一盏灯。原以为他已经睡下,路过他卧房时,他却打开门。“怎么了?”

    见着我第一句话便是‘怎么了’,难道我如今看上去很落魄吗?

    可我的回答更令自己感到匪夷所思,“我失恋了。”

    这一夜,我又翻来复去的睡不着。数完花母猪,又数小绵羊。迷迷糊糊地过了大半夜,仿佛听见屋顶上有人吹小曲,戚戚艾艾地跟着曲调哼了两下,终于睡去,此时天却已将大亮。

    花四娘第二来寻我时,我正恹恹地送走最后一个病人。她拿了许多绫罗绸缎,说是发功传些喜气给我,让我也挑一匹。

    我实在没这心思将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是以并不配合。

    见我这副模样,她终于忍不住说起昨夜那件事。“你和秀才昨晚上的事,我都知晓了。刑骁勇不高兴了了?”

    我埋头倒腾药材,“大概吧。说是今儿个会陪白雅问去逛街。”

    花四娘很生气,我深知她格,对于‘小三’这件事上,她是无论如何无法宽容的。可我就纳闷了,“这个,严格来说,你也是小三吧?”

    “这怎的一样,他老家那个是父母之言,素未谋面的亲事,而我与他却是一见倾心,二见倾,三见…”

    “得得得~你别再说了,我懂,我知道了。”

    “哼!倘若我真的是小三,那你就是扶助小三上位的幕后推手。”花四娘不甘示弱。

    我抹了把额头的汗,“咳!这个…不是吧?!”赶忙岔开话题,拿起她带来的三匹缎子细细挑选。

    四娘说品月色高贵大方,要将这匹留给我。“我觉着品月色配上缎绣绣球花的样式很好看,你意下如何?”

    我点点头,“很好。”转过头询问了萝卜的意见,“你觉得呢?”

    萝卜目光在三匹布上扫了一下,视线在鹅黄色那匹上逗留的时间最长。

    四娘心领神会,拿起那匹细细看了看,“唔,确实不错,鹅黄色俏丽,可我还是觉着品月色沉稳些,你也老大不小了...”

    我觉得这话在理,手便打算接过品月色布匹,哪知从方才就不吱声地萝卜却开口了。“选自己喜欢的就好,别人喜欢的未必就适合你。”

    我打量他一眼,从他来江汀阁的这段子,这番话说得最合我心意。

    其结果妥协的是四娘,她将两匹布放在桌子上说道:“我知你一贯犹豫不决,既然拿不定主意,便都给了你吧。”

    我得了便宜就卖乖,好声好气的将她送到门口。哪知她前脚才走,我就发现她居然忘了拿走我送的杏仁茶。

    于是,我只得将自己理理干净,打算做人快送亲自跑一趟。

    花四娘他们家在东街开绸缎庄,虽比不上元宝街金贵,但胜在卖的多为女子物什,胭脂水粉,绫罗绸缎一应俱全。素有‘女人街’美誉。

    街角上有个瞎子拉二胡,我丢了几个铜板给他,转个弯便到了东街上。这不刚好让我瞧见小勇哥和白雅问迎面走来,眉目含笑间,一个郎,一个妾意。

    我停下脚步,打算绕个弯避开他们。偏生四娘此时正在她家二楼让裁缝量度衣裳,见着我便探出脑袋来同我挥手。好死不死,让她瞧见这一对谈笑风生,并肩而来的‘狗男女’。

    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她立时缩回房间,再来时手里端着一个大盆子。

    哎哟!我的娘咧!

    白雅问同小勇哥刚好走到四娘铺子前,大约是预备进去购置一番。说时迟,那时快,四娘一盆水往下浇。

    我虽然觉得冤家路窄,想要避忌来着,却他娘的不知吃错什么药,飞奔过去一把推开白雅问。

    于是,这一大盆的洗脚水,都浇到了我上。

    “呸!”我捋了把脸,抬头哀怨的看向四娘。今儿个签不用抽了,一定是下下——蹇叔哭师 。

    她冲我吐了吐舌头,心虚的缩回脑袋。

    白雅问当场傻在那儿,睁大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我,不明就里。

    我眼观鼻,鼻观心,正思索着究竟什么理由开脱比较好。

    还没想出来,小勇哥便发话了,他铁青着一张脸。“燕子汝,你天天都吃饱了这么无聊吗?”

    呃…

    说着,睨了眼从上头直奔到我旁的四娘。“每天和这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不是捣蛋就是捉弄别人!”

    “我…”我刚想开口来着,却被白雅问一口抢了话过去。

    “你别这样。”她的手轻轻拉了小勇哥的袖子。“她大约是知道了你给我投的那一票,心里一难过便…她不是有意的,真的。”

    说着,颇为怜悯地掏出绣帕,上前替我抹干净脸。

    我呆呆的站在那里,方才肚子里想好的一通说辞全被打散。

    “什么叫投的那一票?”我呐呐地问道,他却并不回答我,只是别开头去。

    答案显而易见。

    我站在那里,不知进退。却不知从何处伸来一只手,将我往后一扯。我被拉到那人的后,他的背影厚实高大,遮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到别人的神,他们也看不到我的。

    “萝卜。”我在他后,轻轻唤着。

    他上的气息让人不安,仿佛他随时会上前一拳打过去。我不知这感觉从何而来,手不自的拉住他的衣襟后摆。

    萝卜回过,脱下外衣一把将我抱住。“走,我们回家。”

    说完,恨恨的瞪了小勇哥一眼,拉着我离去。

    沿路走,他未曾放开我的手,我也不曾回头。

    白雅问的的确确是赢了。

    我离开衙门之后,小勇哥将那些假的选票都抽了出来,换上了真的。自己投了那至关重要的一票给白雅问。

    我不稀罕在别人眼中自己是怎样,但我独独稀罕的那个人……在他心里,我或许一无是处。

    有些东西,假装看不见,不代表不知道。

    有些东西,假装不知道,以为可以不用面对,待到被人揭穿,才发现是自己讳疾忌医。

    回到家中,我独自一人坐在沿,摸了摸上的衣服。

    萝卜进来时,手里拿了一根毛巾,他蹲下来轻轻擦拭我的脸和头发。默不作声。

    “萝卜,你不嫌我脏吗?”连自己能闻见满的酸臭怪味。

    他摇摇头。

    “其实,她是比我好。”我自言自语,任凭萝卜替我将辫子拆开,慢慢擦干净。“四书五经,琴棋书画,我七窍通了六窍;针线女红粗织滥造,绣的鸳鸯和鸭子傻傻分不清楚;论温柔体贴,更是天方夜谭。我只会捣蛋闯祸…”说到后头,声音越来越轻。

    萝卜停下手上的动作,蹲下来与我平视,他如麋鹿般的眼珠子有不同于往的坚定异彩。

    轻轻摸了摸我脑袋,嗓音如和煦风。“你很好,只是别人都不知道。”

    他垂下眼睑沉吟半晌,复而又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看着我,能看到人的心里去。“品月色的绸缎固然是美的,大方典雅,可并不见得适合所有人。鹅黄色俏丽活泼,有些人却又未必能穿的好看。”

    我听不明白,扁着嘴看他。

    他笑了笑,继续说道:“就好像砚台,有方的和圆的,有些人喜欢圆润,可并不见得方的就不好。我以为……”他顿了顿,“你不一定非要将自己上的菱角磨掉。”

    这一次,我听懂了。虽然还是有些云里雾里,可我知道萝卜对我好,这就够了。

    我扑上去勾住他脖子,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不知道说什么好。

    咳!咳咳!

    萝卜被我勒地咳嗽,拉开我的手,“快去洗洗吧。”

    说完,飞也似的逃走了。

    我站起,预备去阿爹的书房里用他那个求签筒子算上一算。

    以前我娘就总拿来玩,若是得了一支下下签,一定跟在我阿爹股后头嚷嚷,“老公,我害怕。”

    结果,我阿爹就差没把她拴裤腰带上了。

    稍稍长大些,我就缠着阿爹让他教我算卦,结果这两老家伙居然同一阵线,坚决不赞成我学。

    阿爹说,有时知天命未必是件好事。倘若是要发财的人,他提前知晓了,还会去努力吗?倘若是将死之人,一心等死,可还会珍惜生命最后的风景?

    年幼时我是当真不明白,只觉得这老头废话忒多,口水一沓一沓的。可如今我手里揸着这支签筒,却突然并不那么想知道了。

    或许,这一天过的很是狼狈,但这世上,还有一句话,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萝卜亲卫队正式成立~哈哈!刑小勇会渣到底吗?

重要声明:小说《抢劫美相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