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水乡飞贼——怪盗玫瑰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九尾窈窕 书名:抢劫美相公
    丧彪可怜巴巴的望着我,眼睛湿润,伸出两只毛茸茸的前爪。

    我一把将它抱起,亲了口,也顺便将我脸上的口水擦到它脸上去,嘿嘿!

    门外萝卜在唤我,丧彪‘汪’的一声挣脱我的怀抱,跑去冲着门狂吠。“汪汪——!汪汪汪——!!!”

    我打开门,丧彪果然立马扑上去咬住他的衣襟下摆,这是它立直子达到的极限了。

    我素来知道丧彪不喜我与异太过亲近,只是何时竟霸道至斯!

    “呃..丧彪它喜欢你。”我这谎扯得,真是连我自己都不信。可他俩都是我江汀阁内的固定资产,摆平人民的内部矛盾是首要解决的头等大事,和谐才能创造生产力。

    “呜…”丧彪摇头摆尾。

    “咳,”我清了清喉咙,“这个,它一贯比较不喜欢我与任何异公雄类生物接触,占有比较强。”

    萝卜却刷的脸红了,他脸红什么?

    恰逢今儿个又是公众休息,我无须开门应诊,乐得一个清静。随萝卜下楼之后,便钻进厨房捣鼓了一上午,为的就是顺道也将我和小勇哥之间的内部矛盾解决一下。

    那,他双手负于后,以为我没看出来。

    白雅问从花车上摔下来,大约就是那时,他伸手去接,被撞裂的花车轮子给擦伤了。

    他总以为他的那些小心思能瞒过我,这世上,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就连他撒谎是左眼皮先跳,还是右眼皮,我都能分辨的出来。

    雏秀才以前常说小勇哥立如秀竹,两袖清风。这‘修竹清风’四个字我虽不是特别明白,好歹也意会了个七七八八。是以决定做个下饭小菜‘竹笋烤’给我家小勇哥,以形补形。

    (在南方,竹笋烤不是什么好话。一般来说,考试考砸了,爹妈回家打。就会同你说:今晚回家请你吃竹笋烤哈哈哈哈。)

    我弄完了就赶紧给他送去乘吃,走到他家门口,见着苏正躺在摇椅上晒太阳。小勇哥很小就没了爹妈,是爷爷一手带大的。据说他爷爷和我阿爹是拜把子兄弟,我娘刚开始不同意娃娃亲来着,说辈分奇乱无比。后头还是苏好说歹说才让我娘亲松了口。平时她老人家见着我一准眉开眼笑,今儿个却有些局促,尴尬的不知所措。

    “,”我大步走了过去,苏赶忙起拉住我的手。

    “小汝啊,你找小勇啊?来来,先陪说说话。这些子见不着你,怪想的。”

    “,等我把东西送给小勇哥,吃完了再来找你吹水,凉了就该不好吃了。”说完我大步流星的往里屋冲,从小在他家斗蛐蛐,熟门熟路惯了。

    老人家脸上表怪异的,“哎,哎..”在我后叫了两声,又追不上我,只一个劲狂叹气。

    我进了内堂,往后院里走,小勇哥的房间在里边。还没到门口,就听到络的女子声音。那声音听着耳熟,清脆温婉。

    我便放下脚步,从门外往里瞅。门没关严实,窗户也大开。自古男女大防,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怕惹人闲话才如此避忌。

    找了窗户的暗影,我缩在后头,恰好能看见他们,而他们却见不着我。那婀娜背影自然望一眼便猜着了是谁。

    白雅问纤手纨素,轻轻挥动那把价值不菲的玉团扇。“大人,这几你便好生休养吧,父亲那边自有我去交待。”

    “多谢小姐费心,下官并无大碍。”说着在她面前抖了抖手,“公务繁忙,无需为了下官一再耽搁。”

    “你呀,总是同我生分,下官下官的。每回帮了我,又不要任何赏赐,可是看不起我?”

    “下官不敢。”

    白雅问轻轻笑了起来,“这么认真做什么?叫我雅问吧!”

    “白,白小姐。”

    白雅问见好就收,话锋一转。“刑大人,明我想去听戏,你可有意一同前往?”

    “下官并不懂曲艺。”

    “不懂?慢慢听了就会了。”

    “…….”

    “大人,你莫要太过忌讳,我找你同去自然是有原因的。你可有听闻近来甜水有个神出鬼没的大盗?”

    小勇哥点了点头,“听说专门劫富济贫,好几户人家遭了窃,连个贼影子都没见着。”

    白雅问旋了个,我倒抽一口气死死贴着墙壁,差点就暴露了。

    “这人每回偷了东西都在原处留一支玫瑰花,回头销赃后再散了银子给穷人。”见着小勇哥不吱声,她继续说道:“百姓们做了打油诗,本大可一笑置之。可在我爹的辖地发生这样的事儿,难免遭人话柄。偏偏被偷的几乎都是大人物,届时我阿爹免不了一番遭罪。”

    “小姐的意思是?”

    “近来我总隐隐觉得有人跟踪,而我一介女流,出入多有不便,只有仰仗大人你了。”

    小勇哥这一回倒是答得痛快,“好,那我明随同小姐看戏就是了。”

    “一言为定!”白雅问梨涡浅笑,一双眼珠子水润水润的。

    我拎着食盒,蹑手蹑脚的退了出去。回到院子里,满园的翠竹被风吹得沙沙作响,却不同于别样的花,风一吹便随风摆动,而是□刚毅的立在那儿。我走到那棵孤独的梨树前,它被竹枝包围,静静的伫立。这棵梨树,是我五岁时吃完了梨子随手种下的。小勇哥让苏在梨树旁摆了一张石凳,其实是为了让我能偷偷翻过墙头进来找他。

    小时候,他爷爷总着他练各式各样的刀枪棍棒,说是文的不行,武的怎么都要赛过燕家的两个孩子。他时常一个人在院子里背心法口诀,百无聊赖。

    我在墙外,先学小猫叫唤两声。若是他回声应和,我便翻墙进去陪着他。有时,他打开窗户从里头翻出来,两人一同踏着石凳子逃出去。

    我拉着他的手在珞珈山的树林子里头狂奔,齐腰的花草擦过衣服,弄出簌簌的响动。跑得浑大汗,两人一同睡在草地上大笑,笑够了便做了弹弓打蜂蜜窝。

    树林子是个八卦阵,有时浓雾起来,无法辨识前路。阿爹一早教会我五行的破解之法,我带着他来去自如。

    有一次,白雾起来,有别于往常,浓得化不开。我在前头跑,他抓着我的手往后拉。

    “小汝,别进去了,我们回家吧。”

    可我还想往前跑,想一路穿过去看看最前面的风景。会否看见佛光,会否看见群蝶飞舞…

    “小汝。”他抓着我的手,“回家吧。”

    嗯。

    我点了头,任由他反过来抓着我按来时路往回走,只能意犹未尽的频频回头,看深得化不开的雾,那里面也许藏着一头野兽。

    或者,是我心里头的小兽,想要破笼而出,却被驯服。

    我踏着石凳子翻过墙头出了小勇哥的家,这是他为我独独开的门,以前我进来,现在我出去。

    站在墙头下,看到那株梨树有摇摇坠白色的花,斜了一根枝子出来,风一吹掉落几片。

    我轻手拂去肩上的梨花白。

    还未踏进江汀阁的门槛,萝卜便诧异的问我,“送去了?”眼光落到我手上的食盒,眼神狐疑。

    他一手接过,掀开盖子。“都冷了,我拿去。”

    我望着一桌子的菜,肚子开始咕噜噜直叫。用筷子夹了一口冬瓜,噗的吐了出来。

    甜的!

    萝卜端着腾腾的竹笋烤上来,我赶忙将那片冬瓜往门外一丢。

    可怜的丧彪…

    他吃了一口竹笋烤,面上的表甚为纠结。“为什么你的竹笋烤比我煮的好吃这么多?”

    我清了清喉咙,“咳!这个…你按着我娘的食谱来做,这个…我娘搞得是技术革新,至今还未受到大众认可,这个…”

    “难怪。”他小声嘀咕,“你每天都吃得很少。”

    我看他表颇为郁卒,正想着如何开解,他却突然抬起头,“你为何不告诉我?”

    “这个…”我当着他的面硬吃了一片完整的糖醋冬瓜,“也没那么难吃,其实…也..也勉强过的去。至少,有我娘亲的风味,呵呵呵呵呵….”唉!我嘴笨,只能一边抓脑袋一边寻思如何避免触碰他幼小的心灵。

    他却突然笑了,笑得颇为诡异。心大好般的哼哧哼哧,吃了三大碗饭,还将那竹笋烤吃个精光!

    就差没有盘子底了哇…

    哎哟,这可如何是好,当初看他吃得少,如今他这食量,还不把我吃穷了哟~~!

    “对了,萝卜,可有听过怪盗玫瑰侠?”

    他吃完了只管闷头清理桌子,“没有。”

    唉!郁闷!

    最近光顾着埋头做生意,竟然让一个江湖后生小辈抢去了的风头。先前去菜市场采购的时候,也曾隐约听人提过,当时未曾放在心上。

    如今看来,此人志在赶超我,成为江湖排名第一的流氓。

    “嗳!萝卜,吃完聊一聊嘛,别走嘛!”

    “不要,我要洗碗。”

    “一起洗喽!”

重要声明:小说《抢劫美相公》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