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主动出击的武惠妃(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武惠妃是个丽sè不输杨huāhuā的美fù人。

    按说连寿王李清都已经十七岁了,在李清之前,她还曾有两个孩子天折,哪怕她十四五岁就入宫,今年少说也要有个三十六七甚至接近四十岁了,但是当李曦在咸宜公主李福儿的亲自引领下走进xiǎo暖阁看见她的时候,却发现,这个宫中呼为“娘子”的眼下大唐第一夫人看起来居然顶多只有二十五六岁。

    她保养得很好,即便只是偷偷瞥了一眼也能发现,她肌肤润泽而细腻,白皙之外,还有着一抹健康的玫瑰红sè,眼角眉梢的贵气之余,也有着叫人不敢正视的bī人媚气。

    与武兰有着至少七成的相像。

    “坐吧,你也不是外人。”

    行礼毕,也不等李曦说什么,她已经招手命人给李曦搬了绣墩来。

    一句不是外人,说得李福儿jiāo靥羞红。

    但是这句话落到李曦耳中,却听出一抹别的意味来。

    果然,他低着头才刚坐下,就听见武惠妃道:“如何?本字与兰儿可有几分像?”,对于她如此直接的抛出这个问题,李曦有着几分意外,不过略一沉yín,李曦就明白,倒也怪不得她着急。

    李曦当然知道这是一个有着很大野心的nv人,虽然因为玄宗皇帝的一贯强势,她作为后妃之首,却愣是一直都无法实际的成为皇后,客观上一定程度的压制了她的野心,但那只是因为她并没有得到合适的机会而已,一旦机会合适”她却是会毫不犹豫的lù出自己的爪牙的。

    他有一个不错的儿子,而且这个儿子已经逐渐成年,而且这个儿子很得玄宗皇帝的喜(爱ài),而且这个儿子在朝野之中也是评价很高,而且……太子李鸿的位子,并不是那么稳当。

    她要是没点野望那才叫邪了!

    对于大唐的上层社会来说,虽然明面上武家除了惠妃这一脉之外,其他的分支早就已经被玄宗皇帝绞杀殆尽,但是武兰的存在,并不是什么太大的秘密。瞒上不瞒下这种潜规则,不只是在地方州县适用,在大唐〖中〗央朝廷也一样如此。

    所以,武兰的存在可能玄宗皇帝不知道,但是除了他之外”朝中但凡是有些(身shēn)份地位的人,却大抵都是心中有数的,只不过碍于武惠妃的存在,根本就没人会去关注这么一个孤苦伶仃的xiǎonv子罢了。

    若在以前,惠妃自然也不愿意给自己添什么麻烦”把武兰的(身shēn)份公布出来,虽然未必就能影响到她的地位,但是玄宗皇帝的心思,连她都是不敢随便猜测的,心里却是有些害怕万一虽然时过二十年他仍是不能释怀,所以”对于武兰这个娘家侄nv”她只需要知道她虽然辗转各地(身shēn)份低微,但是却一直都没有什么人敢于薄待她,就已经足够了。

    关键的是,武兰是个nv人,即便是把她(身shēn)上的那一层尴尬méng面巾给掀了去”她也是不可能公然的站到大唐的朝堂上来的,她对武氏家族是没有什么直接的使用价值的。

    或许她唯一的用途就是拿来作为联姻的工具”把她嫁给某个世家大族,甚至干脆让她入宫,抑或嫁给某位皇子之类,但是,这样一个自xiǎo落拓因为家族而被连累到各处辗转的nv子,又能只能她心里对于家族有多少忠诚呢?

    但是,李曦突然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了。

    李曦是武兰的男人,而且李曦曾经为了武兰不惜往死里得罪太子李鸿,显然他极为喜(爱ài)和重视武兰,而且李曦能力不凡,而且李曦极受玄宗皇帝的重视!若走到了这个程度,武惠妃还想不起来要拉拢李曦,那她就愧对自己(身shēn)体里流淌的武氏血脉了。

    眨个眼睛的功夫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李曦抬起头来,认真地看了武惠妃一眼,然后才又低下头去,毕恭毕敬地道:“回禀娘娘,兰儿有四五分像您!原以为兰儿已经美绝天下,臣得兰儿,心中得意之极,今(日rì)得见娘娘,微臣才明白,此前真是夜郎自大之极也…………”,“放肆!”,寿王李清从一开始就是站在武惠妃(身shēn)后的,刚才见李曦闻言居然敢大喇喇地抬头肆无忌惮地盯着自己的母妃认真打量,那神sè,简直便如鉴赏一个歌姬一般,他已经几乎忍不住要出口呵斥,不过地头瞥见母妃脸上并无不悦之sè,这才给忍了下来。

    但是当他听到李曦居然敢公然评价母妃的姿sè,而且还拿母妃跟她的一个姬妾相比,虽然言辞之中尽是溢美,但还是让他有一种羞辱的感觉,于是这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子就蹦了起来,当即便忍不住厉声呵斥。

    谁知道武惠妃闻言却是掩口轻笑,见他站出来呵斥,反而微微皱眉,摆摆手命他退下,道:“本宫本是nv子,以美sèshì奉君王,子(日rì)以美sè赏我,有何不妥?”,寿王李清闻言愕然,不知母妃为何如此贬低自己。

    但是李曦却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当即赶紧起(身shēn)离座,毕恭毕敬地低头拱手……,臣不敢武惠妃看看他,招手道:“子(日rì),你过来,叫本宫好好看看你。”,她张口闭口都是称呼李曦的字,这可是故作亲近之态了,而且因为她一开始就提到了武兰,作为武兰的姑母,她是长辈,如此亲近,倒还真是叫人没法说她故意做作拉拢。

    当下李曦缓步走上前去,感觉到(殿diàn)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shēn)上,他不知不觉就感觉到一丝压力。

    走到武惠妃(身shēn)前三步处,他站住,武惠妃道:“你抬起头来。”

    这就有点丈母娘要相nv婿的味道了,虽然这个丈母娘其实只是姑母。

    李曦心里别扭,却还是若无其事地抬起头来。

    换了谁当此(情qíng)景”都要忍不住紧张的了不得,前些(日rì)子杨洄被召入宫中的时候遇到这个(情qíng)景,虽然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却还是给紧张出了一(身shēn)的汗。但是此刻李曦抬起头来”除了心里仍是会觉得让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熟nv以长辈的(身shēn)份盯着看有些别扭之外,倒是并没有什么忐忑的感觉。

    相反的,武惠妃盯着他看,他也盯着武惠妃看。

    时下虽是冬(日rì),但是兴庆宫内铺有地龙,所以像武惠妃起居坐卧的这等地方,自然是不虞寒冷的,因此此时的武惠妃(身shēn)上也就只是披了件奢华的狐裘大氅,里面却仍是一副chūn秋宫装,便连xiōng口处的大红肚兜都是lù在外面的”更不用说她xiōng口那一大片惹人的雪腻。

    “她这里居然比兰儿的还要略大些……”,李曦心里比较着她与武兰的区别,脸上却是挂着一抹淡然的微笑。

    这时候武惠妃与他对视一眼,淡淡地笑,这一笑,更武兰更是想象”道:,“不错,不错,兰儿是个有福气的。”,听武惠妃动辄提及的都是她前些天说过的那个武兰,咸宜公主李福儿不由得撅起嘴来。

    李曦冲武惠妃笑笑,低头拱手,道:“不敢当娘娘过赞。”

    武惠妃摆摆手”笑容依旧富贵而淡然,道:“你去坐下吧。”,心里却是明白,看来李林甫说的没错,这李曦确实是一个心思玲珑之极的人。

    只是,他才十九岁啊!

    等李曦道了谢回去坐下,她想了想,开口道:“陈庆之是在清儿那里多年得用的”若能跟在你(身shēn)边再历练一番,想必将来前程不可限量,本宫倒要代清儿谢谢你了。”,咸宜公主不关心朝政,闻言根本就听进去什么,但寿王李清出自武惠妃的自xiǎo熏陶,又是皇子,对于时政还是颇有关注的,闻言就是不由得诧异。

    陈庆之以寿王府长史之职出知京兆府少尹,那可也是从四品下的要害职位,京兆府与江淮转运使司两个衙mén并无统属关系,而且他的官职比李曦那个江淮转运使司副使的职位还要高,而且如何能说是陈庆之到李曦(身shēn)边去历练一番?

    但是当他扭头看李曦的时候,却发现他一脸受之坦然的表(情qíng),道:“臣刚刚履职,漕运事务又多又杂,一时间也是措手不得,还要多亏陈庆之大人能愿意出面相助,寿王(殿diàn)下肯划(爱ài)呢,又哪里敢当娘娘一个谢究”

    武惠妃闻言微微颌首,显然是对李曦的回答非常满意。

    李曦的意思很明白,你别看我升官了,而且主政一事,但是我根基浅,在朝中无人可用啊,所以,娘娘,你就放心吧,只要是你推荐过来的人,我保证重用!

    武惠妃当然满意。

    于是她道:“现在也过完了年了,你找个人去蜀州那边把兰儿接过来吧,陛下那里,我去说,他们那一支就只剩下我这一个侄nv了,怎好叫她一直不明不白的!”

    李曦闻言起(身shēn)跪下,诚恳地道:“多谢娘娘。”

    至此,jiāo易完成。

    除了咸宜公主心有不悦地撅着嘴儿,寿王李清也是一副苦思不解的模样之外,武惠妃与李曦两个人却是脸上都挂着笑容地闲聊了起来。

    只走到最后,扭头看看咸宜公主李福儿,武惠妃才貌似无心地道:“,都怪本宫,从xiǎo就jiāo惯了她,这个福儿啊,从xiǎo就是野惯了的,曦儿,看在本宫和陛下的面上,你可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一听这话,李曦就知道,这就算是警告了有了武兰,也就够你的了,福儿这里,你别伸手伸脚的不老实,不然,就算是我不能把你怎么样,陛下那里可未必好说话。

    李曦不由得心里苦笑:这个nv人,可比兰儿难对付多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