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百无聊赖小儿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十三章百无聊赖小儿女

    看见女孩从门口闪出来,宋升先是一愣,然后才道:“果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那果儿当时只偷觑李曦一眼,然后便低着头,那老老实实文静娉婷的模样,却是与那见时大换了一副模样,那还是邻家可的俏妹子,这会子却只是个端庄知礼的大小姐了。

    她闻言敛衽为礼,娴静的一塌糊涂,声道:“回禀爹爹,奴奴想来找爷爷下棋的。”

    李曦见状眨着眼睛看她,脸上满是吃惊,一来是他实在不曾想到,当里见得那个淘气可的女孩竟还有这样端端庄庄滴滴的本事,二来则是更让她吃惊的,当只知道这女孩子品貌不凡而且谈吐颇得机趣,定不是普通人家出,却不知道,她竟是宋璟的孙女

    此时想来,当时她看到自己去买那两样小吃的时候脸上笑得也就越发可疑,竟是让李曦忍不住联想到,看她与自己新拜的老师张果那般亲近的样子,不会是张果老早就推测出自己会去买那两样小吃,所以他们两个才拿模拿样的故意等在那里的吧?

    如果是那样,这张果老的能力可就真的如莫言大和尚一般……厉害到有些可怖了

    这时节宋升听了她的话,不曾往别处想,便淡淡笑着摆手,“你爷爷这两年精神大不如前两年,他有闲时你便去陪陪他,下下棋说说话都无妨,若是平里,便还是少去的好,他精神头儿可比不得你小孩子。”

    又道:“再说了,今更是不行,你爷爷那边有客要待。”

    然后便伸手指着李曦,道:“这是蜀州李曦李子,便是你镇价念叨的那个李锦瑟就是了,今是特来拜会你爷爷的,既然遇见了,快见礼。”

    又转头对李曦道:“这是小女,小名一个果字,你唤果儿或果奴皆可,家父老来喜绕膝,平里最是宠他,无法无天的跑得野,府里更是给闹翻了,叫子见笑了。”

    他说话的功夫,那宋果奴离了他的眼线,便一迳儿拿眼睛挑着眉毛看李曦,脸上笑意盈盈的,满是得意之sè,显然是李曦脸上至今未退的吃惊之sè让她很是自得。

    当在那家卖邢州小吃的铺子里,李曦可是也问过她,但她不肯说,恰便是这时候要叫李曦吃个一惊的心思,此时如了愿,自然乍喜乍得的,一副婉转俏皮的小女儿姿态。

    而等到宋升与李曦说完了话,她收回眼神儿,便又立刻回复了那种大家闺秀的娴静模样,那眼中面上更是lù出一抹心尖儿微颤的惊喜与崇拜,看上去倒好像是骤一听得面前人是李曦李锦瑟时掩饰不住要吃惊——宛如初见一般。

    当下她袅袅娜娜地敛衽为礼,小小人物儿,不过十五六岁,倒是一段天然的秀瞻风

    “奴奴见过李锦瑟。”

    李曦虽然年纪轻,然而自打入长安之前与李适之约为兄弟,他来往于长安诸多人家时人家待他便往往要高看出一个辈分来,但他一向并不拿势,所以素来便谦逊客气。此时宋果奴给他行礼,口用尊称,他却是不敢自矜的,便也赶紧拱手还礼。

    宋果奴敛衽行礼毕站起来看着李曦,脸上照旧是那副既惊且喜的模样,却是对自己的父亲宋升道:“爹爹,李锦瑟要在咱们家做客么?奴奴可能过去请益?”

    若是换了别人似她这般前后不一致换脸儿般的矫揉做做,忽而俏皮可,忽而又做出一副娉婷模样,怕是要惹人不待见的,至少也要皱皱眉头。

    但是她年纪小小,又生得huā骨朵儿一般,不管怎样看去都觉可,而且此时看她在自己爹爹面前演戏,时不时还趁他爹爹不注意偷偷地眨着眼睛看过来,扮个鬼脸,就别有一种好笑的感觉了,反倒是越发觉得这女孩着实的是婉娈可的紧。

    于是李曦笑着看她,只不说话。

    此时宋升闻言却是道:“这可不好,今李锦瑟乃是受了你爷爷的邀约来做客的,哪里好叫你一个女孩子过去说东念西。”

    宋果奴闻言拿细长且妩媚的眼睛乜着眼神儿睇着李曦。

    李曦冲她摊摊手。

    宋升瞥见两人的这一番“眉来眼去”,有些不解地皱起眉头,心想他两个怎么初一见面,看上去倒好像是熟识的一般。

    这时候也不容得他有那个时间仔细寻思回过味来,宋果奴已经伸手提起罗裙儿,一扭头,就往园子里门后跑去,“奴奴才不管,奴奴去找爷爷。”

    宋升拦之不及,她已经跑远了。

    当着客人自己女儿居然那么不听话不给面子,让宋升脸上微有一丝尴尬,不过他却也只是苦笑一下罢了,然后一边说着,“小女刁蛮,叫子见笑了”,一边肃手让客。

    两个人进到院子里的时候,两个俏丽的小丫鬟看见了,遥遥行礼毕便掀开暖帘进屋里去通禀,然后,巧笑倩兮的宋果奴大小姐便从暖帘后头探出头来了。

    她亲为宋升和李曦掀着帘子,等两人进去,他才拍手笑道:“爷爷可是已经答应了,他说要留李锦瑟吃酒,正好叫奴奴筛酒呢”

    宋升闻言瞪她一眼,没说话。

    他是个方正人,做事素来都是中正不苟的,即便一家人一起时,他自己也喜欢女儿这般子样的淘气喜人,但是眼下当着李曦,他就有些心中不悦了,不过这屋里住着自己的父亲,自然没有他做儿子的在这里教训女儿的道理,再说了,小丫头似乎是已经找到靠山了,既然老爷子点了头,他便有些不悦,却也是不好说什么的。

    此时进的屋来,顿觉暖气袭人。

    李曦抬头往屋里看,却见房内两人对坐,其中一个竟是张果老。

    当下他心中大喜,看了张果一眼之后,也不等宋升介绍,自知道另外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儿想必就是与姚崇并称的一代贤相广平县开国公宋璟了,于是便上前施礼,道:“后学末进下官蜀州李曦,见过广平县开国公宋大人当面。”却是依足了礼数。

    等到宋璟点头微笑叫李曦起来时,李曦起了,这才转向张果老的方向,毕恭毕敬道:“不意在此见到老师,弟子见礼了。”

    张果老也是摆摆手,“罢了,我也是被老公爷拉来闲坐的。”

    听他话里的意思,自然也是受了宋璟的邀约才来的,李曦心里便有些疑huò,对于宋璟会邀约自己前来小聚之事越发的不解。

    论份、论地位、论名气,自己都是毫无疑问的不够资格,而且此前还跟宋璟没有丝毫的交,又是当此敏感时刻……总之是百思不得其解。

    等李曦给两人见礼毕,宋升虽然诧异李曦与张果老何时成了师徒,只是这纳闷也只墩在心里而已,当下只是也执礼甚恭的拜见了通玄先生张果老,然后才对宋璟道:“父亲大人且宽坐,容儿子去换了常服来,再陪通玄先生、李锦瑟他们说话。”

    宋璟已经是一把雪白的胡子,看去极见苍老,不过说话的中气还足,想来只是上了年纪的缘故,体还并不算太差,当下他道:“无事,你且去吧,让果丫头留下给我们把盏就是,正好你换了衣服去张罗一下酒菜,我要与通玄先生师徒两个好好地饮几杯。”

    宋升闻言有些小愕然。

    宋家又不是小门小户里,来个客人还需要主人家自去张罗酒菜,宋家有的是专门的烧菜婆子,要酒要菜只管指使便是,对于大户人家来说,是不屑与亲自去张罗什么酒菜的,以为那是卑下的事,不过既然此时老爷子开了口,似乎隐隐有支开自己的意思,宋升也便恭敬地答应了下来——他自小便是出了名的听话,向来都是父亲大人说一他不说二的,因此还被几个弟弟讥讽为“应声虫”,说他“没一丝主见”。

    等到宋升掀开暖帘出去了,这里宋璟才对李曦道:“前晚间便从我家这小妮子口中得知李锦瑟竟是拜入了通玄先生的座下,实在是可喜可贺”

    李曦闻言躬毕恭毕敬地道:“委实不敢当老公爷一句李锦瑟,老公爷还是称呼后学的字吧。”

    无论是出于当今现实中宋璟在朝野上下崇高的地位,还是出于一个穿越者对这个历史上得享千年贤相大名的老政治家的尊敬,李曦都是发自内心的尊重这位看上去已经垂垂老矣的老者,因此对他便极是恭敬。

    而宋璟闻言之后也只是笑笑,道:“那好,老夫便叫你子。”

    又招呼他,“坐,坐下说话。”

    李曦拱了拱手就要过去坐,宋果奴见他一动,自己便先动,觑得他要去张果老的下首坐,自己便紧两步过去,拿细罗帕儿替他拂了拂那座位,然后便咬着嘴chún儿笑着看他。

    李曦冲他笑笑,过去坐下。

    宋璟和张果老眼见两个人眉来眼去,都只做没看见。

    坐下之后,便是闲聊,而且大多数时间都是宋璟和张果两个人在聊,李曦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旁听的份,偶尔说到一些事,李曦也是知的,宋璟才会附带着问他几句,李曦也都尽可能本分的答了。

    他们两个年纪都有一把了,对于一些务实的事开始不怎么感兴趣,于是话语中便都是颇多感慨唏嘘,充满了岁月的斑驳,只不过两人一个是执掌朝纲十余年更是曾两度拜相的一代贤相,另一个也是此时便有神仙之号更是在后世位居八仙之一的老神仙,因此即便是人生暮年语带沧桑,听来却也并不悲观。

    相反,两人皆是有大智慧的人物,往往寥寥几句,便自能翻出另外一层境界,淡泊而机智,对于李曦来说,似乎只是坐在那里听两人不着边际的闲扯,也是一种享受。

    居中就说到张果与莫言一局棋下了三十多天的事

    没有起因,没有经过,张果老只是讲了其中的一件事,乍一听或许觉得有些平淡无奇,但是在当下结果已经明了的况下听来,仔细一想,便觉动魄惊心。

    一局棋下了三十多天,两人互有妙手神谈,将到最后几时,却是张果老渐渐占了上风,于是在最后的三天里,莫言大和尚一直陷入一种苦思之中,到得最后,只落了一子。

    但正是这一子,却得张果老在沉思了一天一夜之后,投子认输。

    棋局早已过去,胜负也已尘埃落定,但是在这样一个安静的子里端坐于此,听一个老者向另外一个老者描述当时两人对弈时苦思的心力交瘁,却仍觉魂魄为之摇动。

    当然,这些东西宋果奴大小姐是不会感兴趣的。

    她感兴趣的是李曦。

    这时节堂里坐的,一个是她爷爷,一个则是她张爷爷,说起来她也只好算是以一个提壶倒水的小丫头的份留下来的,但她自己却懵然不觉,只是自得其乐的一迳儿看着李曦。

    有时候偷看,有时候干脆就光明正大的看,有时候笑着看,有时候则皱着眉头看。

    百无聊赖小儿女。

    然后,午饭时候快要到了,那宋升换了家居常服之后再次过来请示了几句,随后便有人单在门口支着暖帘,屋里人只觉得外头一股股凉风嗖嗖的刮进来,几个shì女云步飘摇,便把菜馔酒碟都送了上来,三人面前各有小几,还有一个位子也不知是留给宋升的,还是给宋果奴的,总之是一共四席。

    布完了酒菜,那宋升便在宋璟下首的一处小几前坐了,算是陪客。

    富贵人家讲究个父子不同席,但那是吃大席的讲究,此时无论从气氛还是规格上看,招待张果和李曦的,倒更像是家宴,因此宋升便坐得坦然。

    当然,坐落之后,照例是以两位老人喃喃自语一般的对话为主,李曦眼下算是跟着张果老,而宋升的份也只好算是个陪客的,因此两人都不便插话与打断,事实上他们两个人所聊的内容,也少有人能插的进去。

    一个退休的老政治家和一个在位的老神仙坐在一起,不聊政治,不聊神仙,只是彼此都极为动地聊起了如何种菜。

    据张果老说,他在恒山一处谷底里自己辟了一块大小约有两亩的菜园子,而宋璟也说,就在这座府邸的后院,他也有一座不小的菜园,便此时家里吃的白菜,也是他自己种出来的。

    李曦此时年少,难解其中况味,宋升虽说素来行事老成,到底也才四十来岁,心思自然还是扑在做官上的,对这些也都不感兴趣,因此两人便坐在那里闷闷地喝酒,听两个老头儿在那里交换和探讨习圃的学问。

    然后,李曦微微有些走神,也不知道他们上一句正在聊着什么,突然就听见张果老说:“我这徒儿此前在蜀州就种过菜,据说还开了好多家铺面,专门买菜,为此而解了当地水患之灾啊。”

    李曦回过神来时,只听见“水患”等几个字,然后就只见屋子里几个人都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宋璟更是捻须微笑目带了然。

    至于宋果奴,他照旧是一脸的崇敬与仰慕。

    这时候李曦恍然惊觉,这才发现,原来今之会,最重要的不是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也不是张果老和宋璟之间到底聊了什么,最关键的是张果老借此向宋璟传递了一个信息:李曦,是我的徒弟了,而且是我唯一的徒弟

    即便是到了现在,或许就连宋升都没有弄明白两个老人到底在说些什么,而自己也只是因为这一句关于种菜的闲聊,这才恍然发觉——这只是两个智者之间彼此的心照。

    然后,他们的谈话仍在继续,李曦却颇有些心下惕惕恓恓之感。

    不知何时,宋果奴已经溜到他边来,笑靥如huā之中别有一抹大大方方的羞涩,说:“奴奴给先生筛酒。”然后便端了李曦的空杯子满满地筛了一杯递过来。

    李曦接过来冲他笑笑,一口喝了,她的笑容便瞬时明媚起来,跳脱而飞扬。

    然后,她乜着细长而妩媚的眼睛看着李曦,小声说:“我喊张爷爷做张爷爷,现在你拜了他当老师,奴奴岂不是要叫你做叔叔啦?”

    “呃……”面对这个问题,李曦有些难以作答。

    于是,小女孩笑得眼睛眯了起来,一弯新月也似。

    她又继续说:“奴奴也想要拜张爷爷做老师的,可是他不肯收,只让我叫他张爷爷,说是不能比我爷爷还要低了一辈……喂,奴奴拜你做老师好不好?”

    “呃……”李曦再次无以作答。

    他哪里有开宗立派收徒弟的资本,再者自始至终也都拿她当个可的***来看待,于是就敷衍她,“我才刚拜入老师门下,没资格收徒弟的,等过几年,容我招摇些名头出来,再收你当个小徒弟好不好?”

    她闻言似乎是很努力很认真的想了想,才摇头道:“才不要,那时候奴奴已经老了,你就更不愿意收我了。”

    呃……对于这个逻辑,李曦有些不知如何应答,收不收徒弟,跟老不老的有何关系?

    “再过几年,你才二十来岁呀,正是好年华,哪里会老?”

    她闻言就有些扭捏,似乎连圆润可的鼻子都微微皱了起来,“二十来岁呀,都嫁了人了,那时候才不会拜你做老师……”说着说着,她似乎惊觉说错了话,顿时便添几分羞赧,突然就扭开了脸儿去,便连耳根都微微泛着一抹红颜sè。

    少女的鬓发盘起做双鸭髻,若在晴光好的地方,或可瞧见耳根后无法归拢的些许茸发,再或许,还可见得那茸发之下少女那圆润光滑的肌肤所泛出的sè光泽。

    而此时,却只闻得到一缕淡淡的女儿体香。

    恍惚之间,李曦突然就觉得有些心旌摇曳。

    此时也似乎突然明白,为何在这个俏皮可的邻家小妹的逻辑里,老不老,与嫁人不嫁人,跟拜师之间的究极关系。

    自七月十八由蜀州动赶赴长安至今,忽忽已是五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平里有诸般事务缠尚不觉得,而且事实上自打进入长安之后,一自己不得觐见,便一惕惕恓恓,也没有其他心思可想……直到此时,李曦才突然发现,自己竟是已经有五个月未近女sè了

    五个月之中,李曦读书、上学、遇刺、得病、赴宴、觐见、上任、训话、巡视、上书……

    与蜀州那边的联系,自是不会断绝,但路途遥远,便通信也是不易,入长安以来,给那边柳婠儿、兰儿和huā奴各自去过三封信,那边的回信也已收到过两封,手把书信,想起兰儿和huā奴那婉婉嫩的子与绝世姿容,火也有,yu火也有,但事忙的时候,往往不过一两就给忘记了。

    边也不是没有女人,莲莲和妙妙虽称不得绝sè,然而李逸风挑人的时候自是掌过眼的,两个女孩子也都很有几分姿sè,只是,且不说他们今年都才只有十四五岁,便是再大些,李曦也很觉得有些下不去手。

    一复一,不知不觉,竟是做了五个月的和尚。

    或许这五个月的时光里,自己体内的yu火已经憋到极限了吧,以至于此时只是一份小儿女既羞且慕的向往,以及她每次靠近时嗅到的淡淡女儿体香,已经是把这股yu火一举点燃。

    正襟危坐,李曦不敢再看她。

    她可是宋璟的孙女,宋升的女儿,岂是等闲好惹的。那咸宜公主还可以以一副积极进取的姿态来婉拒甚至明着拒绝,玄宗皇帝非但不会生气,甚或还会有些赞赏,但是宋璟的孙女……可没有那个顾虑,然而李曦已经有了柳婠儿。

    恰在此时,那边宋升早已发现了自己女儿的异动,心中大是不悦,但此时当着父亲与通玄先生张果,他自然不好发作,甚至也不好说话来打断他们,因此便只是咳嗽一声,等宋果奴看过去时,他便冲她招了招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宋果奴撅起嘴儿来,却是抵死的不肯过去,干脆也不看他。

    宋升顿时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他倒并不是发觉了什么,只是觉得李曦是客,眼下待客之时,宋果奴一个女孩儿家在场已属失礼,若再容她过去人家那边絮絮叨叨的聒噪,便更非待客之道了。

    怎奈他女儿虽然平里说也乖巧,却到底惯来就不是个肯轻易听话的。而此时此地,他也是拿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眼看着宋果奴再为李曦筛了一盏酒,美美地看着他一饮而尽,脸上lù出一抹甜甜的笑容来。

    宋升气得扭开头去。

    宋果奴便贴过来,淡淡的体香直冲鼻翼,李曦只觉得自己一瞬间体如火。

    她猫儿一般地悄声说:“张爷爷说就在这几里,长安定有一场大雪,小师傅,你陪奴奴去赏雪好不好?”

    扭转头来,她一弯新月般细长而妩媚的眼睛亮得让人心慌,李曦下意识的就想躲开,却到底还是忍不住与她定定地对视着,也不去批驳她那个“小师傅”的称呼到底有多么的不伦不类,也不知该怎样开口拒绝这样一个邀请,便只是道:“看这几天气晴好,哪里会有雪,别不是老师他骗你吧?”

    她闻言不依,“哪里有张爷爷从不骗人的上次,他听说奴奴喜欢小师傅的诗,便答应带了奴奴去见你,原本以为他会带奴奴去小师傅你府上拜访,但是他却带了奴奴去了我们常去的铺子,而且,居然真的就在那里遇见了你……”

    她这么一说,李曦遽然而惊。

    或许,这张果也如莫言大和尚一般,真的有未卜先知之能?

    再思量,自入冬以来,长安只前些子落了一场雪,也不过就是几个雪粒子,全城加一块儿落了不过一碗水,因此这个冬天便显得干冷干冷的,自己就曾有几次都是不知不觉的就流出鼻血来。或许,也真的该下一场大雪了?

    这时候李曦知道,或许自己是该硬下心肠拒绝的。

    但是扭头与她对视着,十五六岁的女孩子,眸子纯净得恍若一泓水,满满的都是仰慕与哀求——尽管心越跳越快,却仍是不舍得一口回绝。

    于是到最后,他僵硬地点了点头,觉得那声音几乎不是从自己口中发出的。

    他说,“好”

    然而他外表的僵硬与内心的跌宕,小女孩无从知晓,闻言只是雀跃,一副恨不得当即就跳起来拍巴掌的模样。

    李曦却只是勉强的笑笑,突然觉得心火越烧越旺。忍不住就寻思,要不然这两天找个时间自己往平康坊走一趟?

    一来见识一下传说中的长安风月,二来,找个看了顺眼的姑娘去去火?

    这无关其他,只是李曦觉得,眼下的自己委实的有些太过不起哪怕对方或许并不是成心的,而偏偏,在这个问题上,他不敢犯错。

    老师周邛的话,言犹在耳。

    便在李曦神思邈远,回忆起在蜀州时的第之欢,以及huā奴在第之间那绝代的妩媚时,外面突然乱了起来,回过神来仔细听时,似乎有人过来了。

    听见动静,屋里的几个人都扭头往外瞧,便连宋璟与张果之间絮絮叨叨的对话也都暂时的停顿了下来。

    然后,门口的暖帘被人从面挑起,有人迈步从外面走进来,带着一股子不怎么招人喜欢的冬天的风。

    今儿这一章的后面半章,是我一个月来写的最好的一段。

    值得你们投票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