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罢相(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十章罢相(下)

    两位宰相同时致仕,这件事简直如同一颗炸弹一般,立时就让原本只是暗流涌动,表面上还算平静的大唐中央朝廷顿时间就喧哗且哄闹了起来。

    与此相比,什么江淮转运使司衙门是否有成立的必要啦,什么李曦太年轻就主管一个衙门是否合适啦,什么是否应该要大费周章的重修广通渠啦,自然立刻就没有人再去关心了,即便是此前对于这一系列事件最为关注的太子李鸿,这时候随着萧嵩和韩休两位宰相同时致仕,也是不由得就被转移了注意力,转而把大部分关注都放到了朝堂之上。

    于是,就在这样朝野上下一下子为之沸腾,同时也开始暗流涌动的时候,李曦再次打马离开了长安。

    他当然也喜欢八卦,虽然眼下根本就没有参与这种大型游戏的资格,但是躲在一边看看闹也不失为一桩乐事,但是他知道,对于眼下的自己来说,还有一件无比重要的事在等着自己去做,实在是没有时间把心思浪费在这些事上头。

    当然,他也知道如果出任宰相的人选是跟自己比较对路子的人,比如苏晋,比如李林甫,比如张九龄等等,那毫无疑问会在接下来的重修广通渠以及其他后续的漕运事务中提供更好的支持和帮助,而如果换了是那些跟自己不怎么对付的人,甚或是根本就对自己有着一定程度排斥绪的人做了宰相,那么毫无疑问,即便是有着玄宗皇帝的支持,自己这个江淮转运使司小衙门也会在一定程度上被掣肘。

    所以,在临走之前,他特意定下了章程。

    他要求留在长安的李逸风,以及剑南烧长安店的掌柜罗克敌,每天都要把长安城内的消息汇总一下,甚至还要求两个人要附上自己的看法和见解,然后,每天一报,直接用快马把消息送到自己手上,以便自己能随时站在长安城外观看这幕政治大戏。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张九龄和李林甫两个人已经在历史上写明了是肯定会登台拜相的,但问题是,他们是不是会在这一次的朝野动dàng中成功登台?

    关于这一点,即便是李曦这个穿越者也是没有什么把握的。

    反倒是临出长安之前,罗克敌曾经这么分析过:无论经验、眼界、手腕、威望,以及在陛下心目中的地位等等,张九龄都已经达到了拜相的水准,如果不出意料,这一次萧嵩和韩休同时致仕之后,他登台拜相的可能xìng至少有七成。唯一的一点障碍就是眼下他还在居母丧,因此,陛下是否会就势夺,还委实的不好说。

    至于李林甫,他最近几年倒是很受陛下的宠信,但问题是,无论是威望还是实际的控制力,眼下的他比起张九龄来,差了不止一个档次,所以,他拜相的可能大约只有不到两成。当然,要说起来,当年萧嵩拜相的时候,各方面也是明显不足的,但是只要陛下看好他,他也就登台拜相了,所以这件事归根到底,还是要看玄宗皇帝的意思。

    与李曦所熟知的这两位未来宰相相比,在分析的时候,罗克敌反倒是更加看好时任京兆府尹兼江淮转运使的裴耀卿。

    根据他的分析,首先,裴耀卿出名门,其父裴守真曾出任户都尚书,首先这个底子就不一样,其次,他为人做官,在朝野上下颇有美誉。

    第三,他履历丰富,而且不管在什么任上,都有显著的政绩,他幼年即中童子举,其后历任长安令、济州刺史、京兆尹等官职,去年朝廷北征契丹,他还被任命为信安王李祎的副将,负责统筹粮草等后勤事务,为大军的最终凯旋而归,立下了汗马功劳。

    还有一点不可忽视的就是,他开元初年出任长安令,而且很有政绩,一直到现在,他当年治理长安的那些办法都还在被沿用着,极为受人称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玄宗皇帝登基以来才开始冒头的官员,是玄宗皇帝在任期间所努力打造的一位标志xìng人物。

    这样一个人,虽然眼下看资历等等,或许还不太足,甚至于他都没有在中央呆过,一直都是做地方官,因此大家在推测新任宰相的人选时,即便是想到他,也都是轻轻放过了,认为没有什么可能,他要拜相,至少也要到中央朝廷里来历练几年才有足够的资格。但是罗克敌却觉得,以眼下的势来看,他拜相的可能,却未必就没有,甚至,还不小。

    当然,这都是罗克敌的sī下分析而已,李曦不记得历史上有裴耀卿这个人物,只是来到长安之后才逐渐听说了他的名声和事迹,因此他对此吃怀疑的态度。但是呢,想到自己的历史水平,他又没有什么底气推翻罗克敌的推论,再说了,裴耀卿是江淮转运使,是自己的正牌子上司,对于漕运的态度又是鼎力支持的,李曦还真是巴不得他上台呢。

    临走之前到京兆府尹衙门里找裴耀卿汇报兼辞行的时候,也曾聊到新任宰相的人选,甚至李曦还曾经略作试探,但是裴耀卿的反应却极是平淡。

    他当时只是道:“萧韩两位相公致仕,朝野上下人心思动,都想借此机会浑水mō鱼,其实何其蠢也,在这个当口,你肯离开长安出去做些脚踏实地的事,这是好事,认真去做,把事做好了,该有的都会有的。”

    这番话听起来既有对李曦的肯定和勉励,又有对当下朝野hún乱的不屑,但具体是什么意思,李曦也只能sī下里揣摩一番,未敢就此深言。

    十一月二十一,李曦离开长安,留下李逸负责处理江淮转运使司衙门内的常务,杨慎馀负责继续在朝中其他衙门里走动,继续的争取各种支持。

    十一月二十四,在渭南县与先期出来的魏岳等一行人汇合之后,包括李曦、魏岳等江淮转运使司的一批官员和胥吏,包括工部、户部的一批胥吏,包括京兆府和陕州紧急抽调出来的相关人等,以及上次就跟着李曦出来的那一批校尉,大家沿着已经开始冰封了的渭水和广通渠故道再次东行,沿途收集各种地形和水利的资料,并且经过各种讨论,最终制定重新疏浚和修缮广通渠的方案。

    十二月初七,李曦等人才再次返回长安,并且在紧张的忙碌了三天之后,以江淮转运使司衙门为主,以工部、户部、京兆府、陕州为辅,正式提出了重修广通渠的三种方案。

    单只是这种办事效率,就足以令人瞠目结舌。

    但是,如今朝堂之上关于新任宰相的人选问题,却仍是暗地里潮流涌动,表面上也是议论纷纷,且不说如今政事堂内没有宰相就无人主理,就连朝廷六部九寺等衙门,也是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心思认真办公。

    所以虽然在裴耀卿副署之后李曦正式提交了重修广通渠的三方案,但是接到这方案之后,不管是工部,还是户部,却也都只是暂时给丢到一边罢了,无人关注。

    偏偏赶上这么一个紧张的时刻,即便李曦着急做事,却也不怎么好催促。

    萧嵩韩休同时致仕,一时之间,朝堂之上好像是突然有了些权力真空的意思,而关于新任宰相的人选,玄宗皇帝又一直都没有明确的意思和指向。

    因此别说六部的尚书shì郎们心中切了,就连一些看上去好像是压根儿就不可能的人,也都已经开始上上下下的活动起来,这个时候人家心思压根儿就不在这里,你要是非得催着人家给你办公,可就是招人不待见,甚至是得罪人的事儿了。

    再说了,反正眼下渭水冰封,整个关中大地都冻得硬邦邦的,即便是朝廷上给通过了方案也筹集了足够的人力物力,却也是不可能立马就动工的,所以,即便等一等倒也没什么。

    于是,在出任江淮转运副使并且忙碌了两个多月之后,李曦倒是难得的又清闲了下来。当此时刻,尽管李曦对于新任宰相的人选也是极为关注,但是这里面的水着实太深了,以他眼下的资历,别踩一只脚进去都会觉得害怕,浪头稍微大一点,就有可能把他这个从六品的小官给卷进去再也挣扎不出来,因此他才不会傻到到处走动。

    而且事实上,在李曦第二次回到长安之后,苏晋也曾特意派人过来送了一封书信,叮嘱的就是这件事,他也道如今京中bō浪不定,让李曦不要胡乱掺和,还是老老实实做事就是。甚至他在信里还曾委婉的说了,如果没有太过要紧的事,最近一段时间最好不要去找他。

    这段子里不止是苏晋,其他几个诸如李林甫、裴耀卿等人,都是无一例外的闭门谢客。

    这种况下,李曦虽然没有经历过什么官场变动,却也是心中有数的很,因此除了每天到衙门里看一看过往的案牍和记录,重新考量一下自己的办法之外,剩下的时间他大半也就是在家里看看书练练字,绝足不出。

    但是,就在这份难得的安闲之中,十二月十四,却突然有人登门,广平郡公宋璟,竟是突然派人邀请他过府小叙。

    [..]

    <>》[第二卷 芝麻小官也疯狂](第十章罢相(下))"><>(如果章节有错误,请向我们报告)

    <>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