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十八相送(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据说,在西晋年间,河南府有学子名梁山伯,那一年,他跟我一般大,十八岁,辞别家乡到远方去拜师攻读,在路上,他遇到了一个叫祝英台的女子,这祝英台当时做一男子打扮,梁山伯为人憨厚愚迟,只知一心读书,与他事皆不在意,因此并未察觉祝英台是女儿,当时两人一见如故志趣相投,就当场结拜为兄弟,然后一起到红罗山书院读书……”

    长安城内灯火阑珊,延寿坊中人声起落。

    两人就在人潮之中并肩往前走,李曦把自己所知道的梁祝故事娓娓道来,玉真长公主则是听得津津有味,甚至还会忍不住偶尔出言打断询问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此前也是闲暇时候,李曦曾经给武兰讲过这故事,后来给小师妹周玉讲过,来到长安之后,还给莲莲和妙妙两个小丫头也讲过,她们每一个人都是听得津津有味,如莲莲和妙妙,最后甚至都是忍不住为梁祝之间凄婉的哭了一鼻子。

    所以李曦对这个故事自然是信心十足,而且经过这么几回,他也已经可以确信,至少到现在为止,这世上还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故事。

    其实故事凄婉迷人,说起来倒是并不繁复,只是如所有的故事一般,有些地方,需要人着力的渲染才出味道。于是李曦就隆而重之的讲起十八相送——

    “那时候梁山伯跟我一样,傻呀,朝夕相处三年了,愣是看不出人家是个女孩子,对于人家的一再暗示,他也只当是朋友之间的依依惜别,所以……”

    听到这里,玉真公主噗嗤而笑,忍不住瞧着李曦,道:“倒是没瞧出你有哪里是能跟人家梁山伯相比的,说你傻,我可不信。”

    她虽然已经三十岁了,可笑起来却是甜美的紧,眸光又清澈之极,似乎那里面不止盛着笑意,便漫天星光与满市烛火,也都映在了她的眼眸里。叫人只看一眼,便忍不住想要把漫天星光都摇落了。

    人流熙攘的街市里,李曦站住,定定地看着她。

    玉真公主终于觉察出一些不对来,他惊惶地抬手掠鬓,又赶紧别过头去,声音突然就有些干涩,问:“那……然后呢?”

    “啊……然后……要是再说下去,我怕你会忍不住掉眼泪了。”醒过神来之后,李曦说。

    玉真低头,温婉地笑笑,摇头,“才不会,你说吧。”

    “你确定,真的要听?”李曦故意做出一副一惊一乍的样子。

    玉真笑着看看他,“这故事此前倒真是没听过呢,要听,你讲吧。”

    然后,自然是梁山伯得人点明之后悔恨不已,于是拿上了祝英台留给他的蝴蝶玉扇坠到祝家求亲,结果被拒绝,回去之后就一病不起。再然后,祝英台被迫嫁给一位马公子,祝英台上了花轿,正好从梁山伯的坟前过,祝英台下轿拜祭,结果却因为悲伤过度,当场死在那里,然后就被葬在了梁山伯的墓旁。这是最原始的本子。

    但是李曦讲起来,结尾可是不太一样,他自然要遵循渲染最大化的原理——

    “祝英台哀恸大哭,当其时也,风雨雷电大作,坟墓爆裂,那祝英台见状,翩然跃入坟中,墓复合拢,风停雨霁,彩虹高悬。从此之后,梁祝二人化为蝴蝶,在人间蹁跹飞舞……”

    故事讲完了,良久之后,玉真长公主轻轻地吁出一口气来。

    “天公善也,成人之美”

    李曦笑笑,“果然没哭,够坚强。”

    玉真闻言笑笑,“听故事而已,明知道是故事,为什么还要哭?”

    “可是明明知道是故事,还是会有很多听故事的人感动落泪啊”

    “那就是你讲的不够感人”

    “明明是你铁石心肠”

    两人说着说着,都缓缓地笑了起来。

    气氛莫名其妙的就变得舒服起来,即便此时玉真公主心中对自己此时的一言一行都觉得诧异无比,却仍觉舒服之极,心底里隐隐有些恐慌,却还是不舍得破坏这种感觉。

    似乎此前三十年都不曾这般的放松恣意过,什么话都敢说,肆无忌惮的样子,既不怕得罪人,也不怕被人得罪,倒好像是多年的好朋友似的。

    不对,即便是多年的好友,也很难亲近流畅到这种程度。

    可是她跟李曦才只认识了一个下午,其中大半是大家十几人坐在一处喝酒聊黄段子,小半则是他喝醉了躺在那里呼呼大睡,梦里拉着自己的手喊另外一个女人的名字。

    只不过面对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的自己,虽然会多少少的有些心慌,但更多的,还是享受。

    于是两个人继续往前走,路过一家胭脂水粉店——当然,摆在街口的摊子上,也摆着不少一看就是粗制滥造的劣质装饰品——李曦蓦地停住脚步,走过去从摊位上拿起一根描金漆玉的金钗。那东西一看就很粗糙,只好拿去给没见过世面的村妇戴,但是李曦问过价格之后却从兜里掏出几个钱来递过去,把它给买了下来。

    玉真长公主在一旁看得诧异,心里正想着以李曦的见识和境界,品味当不至于差到这种层次,即便要买东西送给自己的房里人,也断不至于买这种低廉的货色。但是还没等她想明白是怎么回事,接下来李曦的动作却让人更是大吃一惊。

    他拿着那金钗从烛火明亮处走回黑暗里,眯着眼睛打量了她半天,然后突然抬手,把她头顶簪住道士髻的木簪子给拔了下来,然后又把手里那俗气不堪的金钗插上去,木簪在手,看着玉真公主一脸惊愕的模样,他嘿嘿地笑了起来。

    点点头,他一副很得意的样子,“不错,很好看。”

    玉真公主哭笑不得,把那一看就假到不能再假的所谓金钗拔下来,“哪里有这样不讲道理的人,你把我那木簪还我,我不要你的这东西,丑死了。”

    “这个留给我吧,我想留一点你的东西在边。”

    从极动到极静,从嬉闹到哀伤,似乎只是一瞬间,李曦已经流畅的完成了其中的转变。

    玉真公主再次愕然。

    黑暗之中,李曦点漆一般黑亮的眼眸晶晶地发亮,他直直地看过来,叫人不想躲开,忍不住想要看进他的眼眸深处去,但是那眼睛太亮了,叫人只看一眼就觉得心慌。

    玉真低下头,对于这么一个要求,不知怎么就狠不下心来拒绝。于是她道:“哪里有你这样要东西的,分明就是在抢。”说话间,她自己的手却是微微一收,把那支刚才还觉可憎之极的金钗紧紧地攥在了手里,既不插回头上去,也不还给李曦,只是扭开头去,自己又往前走了起来,算是默认了那根自己用了十几年的木簪已经送给李曦。

    李曦追上几步,两人继续默默地看着街景往前走。

    “做道士,好玩不好玩?”他突然开口问。

    “这问题……我们修道可不是为了好玩,天道飘渺,哪里有玩的功夫?”她反问。

    李曦撇嘴,一脸不屑的样子,“才不信,你也是修道的,却整天喝酒、作诗、看书、会友,这还不叫好玩?天道飘渺,我可没看到你怎么努力求索”

    玉真笑笑,扭头看着他,“你才认识我几天?我勘经的时候你何曾见过?什么都没见过,就在这里说这样话,也不知道脸红……”

    李曦也笑,“那改天你勘经的时候让人叫我,我要看你都是怎么钻研天道的。”

    玉真扭过头去不理他,“才不告诉你,你在一旁看着,肯定捣乱,哪里还有心思勘经。”

    两人笑闹着,渐渐走向街道尽头。

    长安城的格局便是如此,城内有一百多个坊,每个坊都是有四门有城墙的,随时可以封闭起来。李曦和玉真已经走到这个坊的最东头,前面远远可见,出了大门,就是朱雀大街了。

    站在这处地方,往前看,灯火璀璨,往后看,璀璨灯火。

    只有这里,人声渐远,灯火疏离,只有漫天的星光洒下来,影影绰绰。

    似乎是心有灵犀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停下脚步,面对面站在那里。

    李曦把玩着袖子里的木簪,说:“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但是一直到最后,梁山伯都没弄明白祝英台的心意,真是可惜啊。”

    听了这话,似乎刚才的那些流畅与惬意,都突然一下子给李曦掳走了,让人不知不觉就一个跟头又跌回现实里。

    玉真公主直觉的自己的心怦怦的跳,口舌都有些发干,心里忍不住问自己,他想告诉我什么吗?或者,他是在拿梁祝二人,比他和我?

    大约每当这个时候,不管是谁,总会突然之间就胡思乱想起来,玉真公主也不例外。

    她虽然修道多年,心清净,可是似乎只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李曦就已经把她从仙界拉回了凡尘。

    于是当李曦抑扬顿挫的说起一段故事,她嘴上说的淡然,其实心里早就凄楚得了不得,当李曦拿一根丑陋不堪的金钗换了她的木钗去,只用一句话,就让她看似埋怨,其实心中却有着淡淡的欢喜,当李曦再次提起那个似乎颇有双关之意的十八相送,她心中不怦怦地直跳,既怕,且羞,却又忍不住的想要期待着一些什么,偏偏自己心里还不愿意承认隐隐约约之间的某种堕落。

    这时候李曦抬头看着满天星光,道:“有时候其实我也蛮想修道的,可就是这俗世之中喜欢的东西太多,权力、美色、金钱……都不舍得丢开啊,一想到如果我出家修道了,我的女人就有可能给别人搂在怀里,我就难受得要死,就是这么一个霸占很强的人……”

    又是一段莫名其妙的话,但是听在玉真公主耳中,却觉得这两段话丝毫都不突兀,一时间越发的心跳耳,连那攥着金钗的手掌都不知不觉的就腻出一层油汗来。

    李曦不说话了,她也屏息。

    似乎是明知道李曦接下来要做什么要说什么,心里有些怕,也有些期待,最终不舍得逃开,便干脆自己哄自己:他不过就是说了一个好听的故事罢了,自己修道多年,岂能连这些儿定力都没有?

    突然的李曦收回目光扭头看着她,拿起手里的木簪在她眼前晃了晃,慢慢地笑起来,“走了,师姐。谢谢你送我到这里。”

    听到这话,玉真蓦地松了口气,似乎逃过一劫似的,但是心中却也同时有一抹失望漾开来:他怎么会这么快就要告辞离开了?

    胡思乱想中,恍惚的看见李曦拍手,然后有辆马车过来,然后他冲自己招了招手,上了马车,马蹄得得声中,渐去渐远了。

    好久之后,玉真才回过神来,扭头追着那马车看过去,似乎能看到他掀开车窗跟自己挥手的样子——带着些戏谑的无赖样子。

    怎么样,我又让你吃惊了吧?——这或许是他得意的地方。

    愣怔了许久,玉真公主才突然笑了起来。

    这家伙,他叫我师姐?

    抚摸着手里那跟粗劣的金钗,她越发的越发灿烂了些,“还真是无耻啊,我师父要是知道他有个这样的弟子,怕不得给气个半死?”

    马车得得行到跟前,车夫和一个小道童同时跳下车来,诧异的看着笑容灿烂的玉真长公主,然后那小道童问:“下,咱们回去吗?”

    她点点头,“回去。”然后便把那根金钗插回头顶的发髻,也不理旁的马车,只是自顾自的往回走。

    夜风起了,很凉。

    走在夜风里,衣袂飘飞,宽大的杏黄道袍随风翩然起舞。

    夜市似乎正在渐渐地闹起来,刚才在路上自己感慨夜市之繁华丝毫不逊白的时候他就嘲笑过,说这才是刚开始呢,现在看来,果然他说的不错,这才是刚开始呢。

    行人越发多了起来,也有华丽簇簇的车马,更多的却是普通衣着的老百姓晚饭之后出来闲逛,本不准备买东西,或许遇上物美价钱瞧了心痒的物什,也会狠狠心掏钱买回去。

    灯笼也越发多了起来,推着小车叫卖的人就是一盏盏流动的星星,在街市上穿梭往来。

    呼吸着边悠远的人间气息,她顺着两人一路走来的道路走回去,似乎不知不觉就听到了诗章深处那深巷柴门之中的犬吠。

    灯火阑珊处,人间篱落苦。

    “师父说的对,天道即人道,天理即人理。”她喃喃地道。

    脸上带着一抹灯火疏离的恬淡笑容。

    下面,推荐一本朋友的书——

    书名:方寸杀

    书号:2042458

    异界的刺客传奇

    近在咫尺,人尽敌国

    方寸之内,有我无敌

    这样的刺客,难道还不够拉风么?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