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震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按说,李曦只是一个国子学的普通学生而已,阶只从九品奉礼郎,甚至连个官职都没有,在这天子脚下的长安城里,充其量也只是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个罢了,但是,他在曲江池畔遇刺的事,却连一天的时间都不到,就传遍了长安。

    一来眼下正是他才名震烁长安的时候,人们本就无比关心他的动向,二来,他在长安认识的人虽然不多,但大多是有些头面的名士高官,闻听他遇刺,立马就登门探望,如此一来,自然不免要惹人关注。

    至于这三来么,长安是什么地方?那是大唐的天子之都,一举一动表里山河,堪称是治安况最好的地方,但是现在,却居然有人敢公然持刀在长安城内刺杀一个有着品阶在的国子学学生,单是这一件,就足以震惊整个长安

    此事一出,长安的百姓们都以为这回肯定震动极大,一来因为李曦这种大名人遇刺,本来就极易惹动眼球,民心动向,会自然而然就对官府产生一定的压力,让官府必然不敢小觑,不敢轻率从事,二来长安街头议如此,必然能够上达天听,从陛下那里,也绝对不会许自己治下的天子之城出现这种事

    但是,此后的两天,百姓们以为必然会出现的满城大索却并没有出现,相反,上至朝堂,下至长安府尹,乃至于长安万年两个京县,对此都是选择了令人意外的沉默。

    没有派人调查当时的况,也没有召唤当时在现场目击过此事的人问询,甚至连事发现场都只是匆匆的清扫了一下,然后长安府尹那边又象征的派了一位府学的教授过来探望了一下,便浑如此事没有发生过一样了。

    沉默得让人诧异

    就在这种令人感觉憋闷到窒息的沉默里,李曦昏迷着,李适之、贺知章、苏晋等好友,乃至于杨洄、王殊彦等人,甚至就连寿王府都派了王府长史陈庆之代表寿王和咸宜公主,亲自过府探望了一番,其中寿王府的长史陈庆之还特意把王府的一位太医带过来给李曦诊治,体现了寿王李清对李曦异乎寻常的重视。

    然后,事似乎就这样结束了。

    醒过来之后,李曦躺在榻上,听李逸风详细的跟他讲述这些天里长安城内的种种桩桩,脸色沉的怕人。

    来到长安到现在,也有二十天左右了,一切都很平静,他安静的在国子学里读书学习,即便是先先后后有跟李适之结拜啊,再者就是做了一首《锦瑟》诗之类的,让他在长安城内名气越来越大,但是在他自己的内心来讲,其实始终都是无比平静的。

    他喜欢现在这种生活,平平淡淡,但是饶有滋味。

    可以说,这一段时间的平静生活,正是他来到大唐之后的这半年时间里过得最为惬意的一段时间了。

    就在这样一种平静,甚至是有些平淡的生活中,他不自觉地就沉迷其中,再加上来了的这些天里,似乎太子李鸿也压根儿就没有什么针对自己的动作,所以,渐渐地,李曦心里的提防也就开始一点点放下。

    但是他没想到,就在这种时候,李鸿居然出手了。

    而且,为堂堂的大唐太子,未来的天下帝王,他出手居然是这种下做的刺杀手段

    就在刺客出现的那一瞬间,李曦已经明白,这肯定是李鸿出手了。

    他不会武功,也没那个眼力,可以凭借对方的出手气势就轻易地判断出对方出手的招式极其凌厉,而且带着一抹杀伐决断的狠厉气息,绝对不是草莽之中那些行走天下的所谓游侠所能有的,能有这种气势的,除了整刀头血的军人之外,就只有某些大户人家私底下培养的死士。

    但是,面对那抹雪亮刀锋的第一时间,不需要任何理由,李曦就已经明白,这出手的,除了李鸿,再无其他可能。

    因为这世上能跟自己的仇恨大到需要命相搏的,只有他。

    而现在,长安城里这种种异乎寻常的平静,也再次印证了李曦的猜测。

    耳中听着李逸风说着昨天登门探望的那些人问候的话语,李曦一声不吭。

    也许是注意到了李曦沉的表,顿了顿,李逸风缓缓地道:“昨天下午,苏晋苏大人临走之前小声跟门下交代了几句话,他嘱咐门下,一等您醒过来就告诉您。”

    听到这句话,李曦才扭过脸去,看着他,淡淡地道:“说吧。”

    从来都没有面对过这么一个神色沉笃的李曦,所以此时的李逸风竟是微微有些紧张,他迟疑了一下,才道:“苏大人说,让您只管好好休息,莫急莫燥。”

    李曦闻言皱眉深思片刻,缓缓地点点头。

    苏晋是个聪明人,他肯定是第一时间就从朝廷应对的举措里嗅出了一丝不对,再加上对于李曦和太子李鸿的矛盾,他算是知者,因此,他跟李曦一样,都不能推测出,之所以长安府会有这种反应,大概很可能并不是他们自己做出的决定。

    那么,到底是谁,能把这种事给硬的压制下去,也就不言而喻了。

    沉默半晌,李曦扭头看着李逸风,问:“李先生,你认为是谁出的手?”

    李逸风犹豫了一下,以不太肯定的语气道:“门下以为,虽然那人的嫌疑最大,但是,凶手没有捉到,这件事,似乎还不好下定论?”

    李曦闻言,嘴角翘起一个狠厉的弧度。

    “如果我没猜错,那三个凶手,已经再也捉不到了。”

    李逸风闻言一愣,然后才颓然地叹了口气。

    这个结果早在李适之来访的时候,李适之就已经推断过了,此时再从李曦口中听到,他已经没有那么吃惊了,有的只是一丝无奈罢了。

    如果真的是李鸿出手,其实不难猜测的,无论成功还是失败,那几个刺客都必须消失。

    李逸风看看李曦,道:“虽然不可能有什么证据了,但是,朝中衮衮诸公都不是瞎子,即便是眼睛瞎了,他们的心里头也明白着呢。此前咱们曾经那样子得罪过那边,眼下您来到长安,正是文名震烁的时候,长安的这些人敬佩您还来不及呢,哪里会刺杀?所以,这件事大家都看在眼里,真要做什么,其实是不需要证据的。”

    李曦闻言点头,诧异地看了李逸风一眼,脸上第一次露出一丝笑容来。

    李逸风混迹官场多年,这心智自然是极高的,此前之所以很多次他都判断出现失误,关键是眼睛没有打开,一旦当他的心里安静下来,他终于开始恢复到李曦心目中那个冷静而有风度的李逸风了。眼下的这番分析,简直是入木三分。

    不是没有证据,其实也不需要什么证据,关键是李鸿还不该倒。

    这个时候,李逸风又道:“对了,昨晚九龄公的大公子来过,来的时候已经快要入更,想来他是不想被人知道吧。他带过来九龄公的一句话,说是您遇刺,兴许并不是坏事。”

    “哦?”

    听了这话,李曦终于真正的动容了。

    “并不是坏事?”

    几乎是下意识的,李曦一下子就把握住了张九龄这句话里的含义。

    皱眉深思片刻,他正想说话,这个时候,刚刚伺候完李曦洗漱完,端着脸盆出去的妙妙又再次掀开帘子走进了房间,这一次,她端进来一碗香甜的糯米粥。

    看见她进来,李逸风就要起告辞,李曦却招了招手示意他等一下。

    然后,妙妙吃力地扶起李曦,李曦半靠在榻上,慢慢地吃了半碗粥,然后把碗递过去,看着妙妙,道:“你去守在门口,无论是谁,都不许靠近。”

    妙妙和李逸风闻言同时吃了一惊,然后,妙妙接过碗,点了点头,沉默地走了出去。

    早在李曦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李逸风已经再次站起来,此时心中微有惴惴地看着李曦,安静地等着李曦开口。

    良久,李曦才缓缓地道:“现在有两件事,要委托先生去办。”

    李逸风闻言脸上更见谨慎,他点点头,道:“请公子吩咐,门下一定尽力办到。”

    “第一,当时到蜀州去宣布陛下口谕,并且与我一起到长安来的那位宦官,名叫赤忠,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要你尽快跟他联系上。”

    李逸风闻言眉头一皱,然后又缓缓地展开,沉静地点头,道:“门下遵命。”

    “第二,眼下我子不便,就没法亲自过去了,最近这两天里,你找时间到大兴善寺去走一趟,告诉莫言大师,我要见他。”

    李逸风谨慎点头,再次应下。

    然后,他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公子,您这是要……?”

    李曦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扭头看着他,只是淡淡的一笑,让李逸风有些讶然,然后才听他道:“我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算是第三件好了,那个救下我一命的人,你好好调查一下,诸如他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之类的,等过几天,我要亲自登门拜谢。”

    李逸风又是点点头。

    这时候,李曦才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来,眼神重又恢复那种淡然的清明,似乎连脸上的那抹狠厉和沉,也已经是一发的不见了。

    只不过,他说出话来,却听得李逸风不由就心惊跳——

    “今赐我四刀,改我必百倍报之”

    兴庆宫内,秋风摇曳,百草凋零,一派时近秋末的萧瑟景象。

    玄宗皇帝端坐在水榭旁,看着水中残荷只剩枯槁,只是长时间的静默无语。

    后随侍着的几个太监和宫女当此时也只能是垂首敛息罢了,却是连丝毫动静都不敢发出,经常能够得见君王面的他们自然看得出来,陛下沉静的表象下,隐藏着数说不清的怒火,或许,他只是需要一个偶然带来的宣泄途径而已,因此大家便谁都不敢触了霉头,只是比往里更加了倍的小心翼翼。

    这时候,远远的看见一众人袅娜行来,众人缓缓交换个眼神儿,轻轻地松了口气。

    年仅三十五岁尚在芳华的惠妃武氏,毫无疑问是目前整个大唐最漂亮的女人之一,而在眼下的玄宗皇帝眼中,她则是绝对的天下一人而已。

    此时她款步徐来,到了水榭旁丈余远的地方,便摆摆手示意宫女们不必再跟随了,然后才轻提裙角,迈步进了水榭。

    与此同时,水榭内的太监和宫女们也都冲她轻轻地一个躬,然后不动声响地缓缓退了出去,跟随侍在她旁的那些宫女们一起,就在水榭之外静静地等候。

    似乎是觉察到后浅缓的脚步,玄宗皇帝不悦地微微蹙眉,不过他虽然素来威严,却也并不是一个喜欢冲着太监和宫女这些下人们发脾气的,在他看来,那只是一种无能的表现罢了,所以,这个时候,虽然心中不悦,他却也仅仅只是略略皱眉而已。

    就在这时候,一股兰麝香气渐渐袭来。

    他轻轻地吐了口气,然后,武惠妃就在他旁坐了下来。

    “三郎,天已经凉了,这等靠水的地方,不宜久坐的。”

    玄宗皇帝沉默地点点头,拉过她绵软嫩滑的小手,合在自己宽厚的大手中,轻轻地拍打着。良久,才缓缓地道:“朕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冷静一下。”

    武惠妃闻言微微地笑笑,然后便侧在偎了他上,呢呢地道:“怎么了,三郎,好久没见过你这副愁容满面的模样了,遇到什么为难的事了吗?”

    玄宗皇帝闻言扭头看看她,勉强笑了笑,拍着她的小手,道:“是一些朝中的事,非你等辈妇人所能与闻,你不必担心,我没事,只是觉得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

    武惠妃笑笑,“不知如何是好,那就找个聪明人来商量一下嘛臣妾所知,朝中诸公当中,可是有不少聪明人啊”

    玄宗笑笑,放下她的手,缓缓地站起来,长长地叹息一声,“朕岂不知,只是这件事……”说着,他忍不住又是一声长长地叹息,道:“罢了,罢了。”

    扭过头来看看武惠妃,道:“不说这个了,娘子此来,可是有事?”

    武惠妃闻言盈盈起,道:“臣妾想要为清儿讨个人。”

    “哦?”

    正值玄宗心内的敏感之时,乍一听武惠妃提到寿王李清,他心中就是一紧,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然后貌似无心地问:“他还要你来帮着讨什么人?”

    武惠妃笑笑,拉起玄宗皇帝的手,笑道:“清儿上午到宫里来,念了一首诗给臣妾听,臣妾听了喜欢的不得了,现在念给陛下听听可好?”

    这个时候,心中震怒于太子李鸿的胆大妄为和小肚鸡肠,玄宗皇帝心中正是犹豫不定,哪里有心听什么诗,不过他心里确实是煞了武惠妃,因此便不愿意扫她的兴,闻言便道:“哦……那娘子且念来听听。”

    武惠妃笑笑,道:“这首诗,叫做《锦瑟》。”

    然后,便听她曼声吟道: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暖玉生烟。

    此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等她卖弄一般的念完了,玄宗笑笑,摆手道:“还当是哪里得了首好诗,让你卖弄到朕跟前来了,这不就是前些子李适之家宴上李曦做的那首诗嘛,朕岂不知”

    然后又道:“说说吧,清儿拿了这首诗来卖弄,是想做什么?”

    武惠妃闻言笑笑,道:“清儿来时说,这首诗确实是那个李曦做的,只是,据说近期有人对此人不利,甚至已经派出人去在光天化之下公然刺杀了虽然不知道是谁行此等下作之事,但是至少那人已经是很危险了,清儿觉得此人诗才绝伦,诚为我大唐开国以来所仅见,若是被人杀了,岂不可惜?”

    “因此清儿便希望能让这李曦到他的寿王府里任个一官半职的,有了皇家的庇佑,想必那等龌龊之人就会谨慎了,如此,也算是为我大唐保护了一个天才,唯凭陛下圣裁。”

    听了这话,玄宗皇帝脸上顿时又沉的可以,犹豫了半天,他黑着脸道:“若是如此,清儿倒真是有心了,朕心甚慰,朕心甚慰啊”

    然后,他心中却是忍不住的再次愤怒不已。

    同样是朕的儿子,为什么清儿可以如此才惜才,甚至不惜让惠妃出面向朕求,只是想要庇护那李曦一下,而为太子的他,却是如此不堪呢?

    且不说李曦只是秉公办事,揭发出了他派人私自南下的事而已,即便是再严重一些,以李曦所展现出来的才华,难道还不足以打动他?难道他不觉得,作为一个储君,大唐未来的帝王,对于李曦这等人才,他更应该拉拢,而不是要睚眦必报的置人于死地的吗?

    就更别提他采取的手段居然已经是下作到派人刺杀了

    面对秋水长天,玄宗皇帝忍不住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扪心自问,自己这位长子怀狭窄如此,手段卑鄙至此,真的堪做一代君王吗?()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