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惊才绝艳(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歌舞之后,又是喝酒。

    歌舞不错,酒也是极品剑南烧,当得现如今大唐极品名酒之列,但是说实话,李曦对于这种无数人聚在一起的所谓欢宴,实在是不感兴趣。

    相比之下,他更喜欢三二知心好友聚在一起浅斟慢酌,彼此也可以聊些有趣的事,又或干脆就是跟兰儿花奴她们坐在一处,大家说说笑笑,喝酒之余听着女人们相互聊些家常,看着她们浅浅的酒后腮红,如此,方才得酒中之趣。

    像眼下这样一大群人,彼此脸上都挂着虚伪应付的笑容,说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话,有些时候明明有些话题你不感兴趣,可是人家说的兴高采烈,你还不好拂了人家的殷切,即便不好笑,却也得装作一副很是开怀的模样,陪人家哈哈大笑。

    似这等交际,实在也是无趣得很。

    歌舞毕,又是一轮的敬酒献酒,李曦也都跟着众人做了,然后等到大家谈笑时,他便干脆低了头自己吃喝,只是偶尔扭头跟苏晋言笑几句,其他人即便搭讪,他也只是客气的应付几句,便又继续低下头去。

    这大唐时候的宴会,尤其是家宴,往往很是散漫。

    起初当然要找些由头,比如敬一些尊者啊,敬天地啊之类的,可是等到这些礼节的阶段过去之后,下面丝弦款动,三二女子鼓瑟而歌,一行舞姬罗袖飘飘之极,却就陡然的开始闹起来了——

    认识的,不认识的,彼此相互敬酒,三五成聚,时而哄堂大笑,旁边的另一帮人也不会觉得打扰,甚至眼见哪里谈笑的欢,大家还会凑过去……

    在李曦看来,倒是跟后世里的酒会差不多,大家手里拿着酒杯在大堂内自由穿梭,缺酒了随处可取,高兴了纵声高歌,甚或来了兴致,还有不少平里端正之极的高官们当即就手舞之足蹈之,却是丝毫都不怕丢了所谓颜面的。

    人言大唐风流盛世,其璀璨处,大概便是这等富贵奢靡之地的放浪形骸了。

    只不过这些东西,李曦却是不太感兴趣。

    今是李府家宴,为的是庆祝李适之高升,同时也算是周知诸位亲朋故交,李适之又重新搬回长安来住了,跟大家见个面,如是而已。既然来了,自然要过去找李适之说几句话的,所以眼看酒宴上大家已经喝得开始有些放浪形骸起来,李曦便跟苏晋商量了一下,两个人同时起拿着酒杯到了主席的右侧,李适之处。

    恰好贺知章等几个人正在那里跟李适之说话呢,李曦和苏晋过去了,先是敬了李适之一杯,祝贺他高升,然后李曦又恭敬地敬了贺知章一杯,贺知章也笑眯眯地与他共饮了。

    等到这些都完了,李曦又陪他们说笑了几句,这就想开口告辞。

    倒不是他矫,虽然他也知道,这种场合下往里这些处要津的大人物们相聚一堂放浪形骸,正是大唐人处盛世精神极度饱满的反应之一,奈何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闹腾。

    只不过还没等他开口,贺知章已经先说话了。

    老头子眯着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李曦,目光里有着一丝考校的意味,道:“素闻子善诗,今良辰美景,又适逢佳会,可有佳作否?”

    李曦笑笑,他可不在乎这种考校,虽然他也知道,要跟贺知章打好交道,就得先拿出点让人信服的东西来,比如来几首好诗之类的。

    但是一来呢,李曦眼下正处在刻苦攻读的阶段,而且他也知道,自己眼下正在被玄宗皇帝考察着呢,所以这贺知章的考察,自然要往后排了。

    二来呢,虽然跟名士们相处有不少好处可沾,事实上此前剑南烧店的事儿,就正是人家出面给架了场子帮了忙,但是李曦却并不想真个的让自己变成什么名士。

    要知道,所谓名士,大多都是官居清闲,而且据周邛说来,在玄宗皇帝眼中,似乎也是觉得这些名士们诗酒饮宴时固然欢腾,其实却往往难以托付大任,而李曦眼下虽然一心读书,却是心在仕途的,自然不愿意不知不觉的就让玄宗皇帝把自己给归入到“名士”这一块里去。

    再说了,自己跟李适之已经是兄弟相称,有了他这位大名士做靠山,社会贤达这一块儿,想必自己就算是不费什么心思,他们至少也是不会为难自己了。

    因此当下里他便笑了笑,摆手道:“四明先生过奖了,曦不过偶得几首小诗而已,几位大家当面,哪里敢称什么善诗,玩笑了,玩笑了。”

    贺知章闻言微笑颌首,却是也不多说什么,当下便转过头去邀饮,道:“适之,且来,满饮此觞”

    李适之看了李曦一眼,然后也笑呵呵地举杯,道:“好,满饮”

    众人轰然举杯。

    从贺知章的神色和表里,李曦看到了一抹失望,从李适之看过来的那一眼中,李曦看到了狐疑,而其他人,除了苏晋等几个上次就见过面的都是面无表之外,其他人则大多都是微微有些不屑的意思了。

    当此之时,李曦也只能心里苦笑。

    大唐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时代,你能做出一首好诗了,人家能把你捧到天上去,可是你要是做不出诗来,尤其是在这种名士云集的场合,有人问你可有诗否,你就没有也得憋一首出来,你要说没有,那人家立马就瞧不上你了……

    可是对于这种拿别人的诗来显摆的事,李曦已经多少有些腻歪了。

    再说了,他自己知道自家事,他又不是文史大能,肚子货色本来就少,也就是初中和高中课本上那些名篇而已,还有很多或者是已经过期了,或者人家就活在当下呢,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写出来并且流传出来了,再不然就是诗歌与现场境不合,等等,总之是不能直接拿过来用的,所以,要是一路显摆下去,人家问你可有诗否,你就搜肠刮肚的给人家来一首……

    总有把肚里存货用完的时候吧?到时候,又该怎么办?

    所以,倒还不如干脆就低调一些,反正眼下自己又不是靠作诗混名士才能吃饭的时候了。

    等到众人饮毕,一旁侍立的侍女们拿了酒斛过来添酒的时候,李曦便对李适之道:“今得逢盛会,实在是荣幸之极,只是在下的体有些不舒服,怕是喝不多酒,适之兄,我再敬你一杯,这边告辞了,还请勿怪”

    听李曦说体不舒服,李适之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脸上还有些释然的意思。心想,怪不得刚才他硬邦邦的拂了贺知章的邀请不肯作诗,这作诗嘛,自然是要讲究兴致的,体都不舒服,哪里来的作诗的兴致?

    因此当下他呵呵一笑,“也罢,虽然我等都想见识一下子的诗才,可是你既然体不舒服,倒也不必勉强留在这里陪着我们,来,你我喝完这一杯,你自去便是。”

    他这话里话外,却是隐隐约约有着替李曦解释几句的意思了,李曦闻言当然承,不过却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冲他笑笑,然后就在众人的旁观下,两人举杯对饮。

    一觞毕,李曦笑着冲大家拱拱手,把酒杯交到旁边的侍女手里,这就要转离去。

    但是就在这时候,却突然有人道:“听说有人要走?是谁要走啊?”

    李曦闻言微愕,转过去一看,却是寿王李清正自拜托了那边一帮王府官的敬酒,转冲这边来了,在他侧,那咸宜公主正冷笑着盯着李曦。

    小女孩家眼神灵动好看,此时对李曦满腔恨意,那心思又是表露无遗,所以只需要与她对视一眼,李曦甚至都能读出她想说的话来——想走,没那么容易

    这时,李适之赶紧出面给李曦介绍,道:“寿王下,此乃吾之拜弟,剑南道蜀州人氏,现在国子学内读书,姓李名曦,字子。”说完了又对李曦道:“子啊,快快见过寿王下。”

    这个时候不管愿意不愿意,李曦也只能是拱手作揖,口称“见到寿王下”。

    见寿王李清笑着点头命李曦不必多礼,李适之才替他解释道:“我这拜弟今体微有小恙,饮不多酒,便觉得不舒服了,是以便要告辞而去。”

    寿王闻言点头微笑,正想说话,他旁边的咸宜公主却是抢着开口了,“想走,没那么容易”

    众人闻言愕然,不解地看着一脸尴尬的李曦和满面恼怒的咸宜公主,不知道为何咸宜公主竟是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时候还不等李曦开口说话,王寿李清已经回看着自己的妹妹,嗔怪道:“胡闹,今是李大人的家宴,谁许你在这里大呼小叫?岂不叫诸公笑话”

    看他言辞恳切,态度严肃,李曦心想,倒是不亏了老师周邛给了他一个为人端谨得体的评价。

    这时候,训斥完了自己的妹妹,李清又转过来冲李适之和李曦拱手,道:“孤这妹妹,在家里胡闹惯了,却是叫诸公见笑了”

    写到五千字了,但是这一章没写完,大概一点之前会发剩下半章。()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