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深情款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十六章深(情qíng)款款

    在玉真别馆门口下了马直接把缰绳交给庚新,李曦迈步就往门前走。 ~

    从定义上来讲,玉真别馆应该算是一座sī人的别墅,不过相比起开元初年玄宗皇帝特意为她修建的道观,玉真公主显然更愿意住在这里修道。

    她喜欢安静,再加上如果没有邀请,也确实没有什么人敢于前来打扰她,所以玉真别馆的大门便几乎是每天都紧紧关闭着的。

    当然,现在毕竟是白天,大门虽然关着,但是却并没有上门闩,所以李曦走到门前伸手一推,吱呀一声,大门应手而开。

    门里有两个仆fù反应过来,急忙的走过来大声斥责,“尔何人也,敢直闯他人门第,可知此地乃谁家宅邸否?”

    李曦当然没醉,但是这时候却颇有些佯狂,他一行迈步进门,一行带着七八分醉意地指斥道:“汝等素去告知师姐,就说李曦来访。”

    其中一个仆fù闻言瞪眼,正要骂回去,她哪里知道李曦是谁,幸好此时旁边那一个拉了她一下,附耳低语几声,也不知告诉了她什么,那仆fù的表(情qíng)便顿时柔和了下来。

    这个时候李曦已经迈步走进了院子,她慌忙追上去,闻着李曦(身shēn)上浓烈的酒气,她皱着眉头,面带不悦之sè,却是谨慎地道:“锦瑟先生,你要见我家仙长,好歹也得容得通禀一声,岂有个直接闯门的道理?”

    李曦闻言顿住脚步,扭头看着他,一副醉后憨态,大声道:“持盈乃我师姐,此地即我家,何来闯门一说”

    那仆fù闻言愕然。

    此时另外一个仆fù也顾不上门外还有人牵马候着,匆匆关好了大门之后也走了过来,这李曦可以大喇喇的不管不顾,她们是负责看门的,若是这般放了人进来,惹了玉真长公主的不高兴,可没有她们的好果子吃。但是听见这句话,她也不由得愣住。

    刚才那一声师姐的称呼她也不是没听到,这李曦的大名他也是知道的,甚至上次玉真长公主夜送李曦,就是她赶着马车在后头跟着来着,所以知道这李曦来此赴过宴会,一来不是等闲人物,二来与自家玉真仙长也算有些交谊。

    所以她才会提醒另外一个,直把这李曦拦住便好,倒是不宜太过得罪的。只是却不成想,这李锦瑟竟是开口闭口的称呼玉真仙长为师姐,这个……却是有些让人瞠目了。

    当下里两个仆fù面面相觑,不知道这师姐的称呼从何而来。

    眼看着李曦已经自顾自的迈步往里走,两人交换了一个眼sè,其中一个便赶紧追上去,道:“锦瑟先生,您这样直闯进去也找不到啊,请随老奴来。”意在把李曦引开。

    而另外一个则是赶紧的就直奔后院玉真长公主的住处。

    得知李曦来了,玉真长公主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自己绝对不能见他,但是旋即她就听到,原来李曦竟是直接闯门进来的,这会子也不知被另一个仆fù给引到哪里找去了。而且据说李曦还曾说什么“持盈乃我师姐,此地即我家”的话,玉真长公主顿时不由得哭笑不得。

    心中闪过一丝微微的懊恼,但更多的却是有些无可奈何。

    扭头瞥了一眼桌角处压住纸张的那根劣质金钗,此时觉得有些触目惊心。

    自那(日rì)送李曦回来之后,这跟金钗便被她放在桌上,起初几(日rì),几乎每(日rì)都要拿着上一阵子呆,甚或还有几次,她按捺不住心思飞动,换了一(身shēn)俗家衣服,还打散了头盘了一个倭堕髻,就为了把那金钗插上去——结果却是羞的接连几(日rì)(身shēn)如火烧。

    自那之后,这金钗曾先后被收入箱笼、被放在博物架上、被压在榻角、被丢在玉真别馆内某个人迹少至的角落里,但是最终,它还是被玉真再次捡回来,死心一般的就摆在自己的书案上,用它来镇纸。心想:既是魔障,那我便天天见你,终于破魔之(日rì)

    这个办法见效不错,随着这金钗表层的镀金被渐渐消磨,玉真长公主再次平静一下,即便看见它偶尔还是会出神,但是大不过片刻,也就自嘲般的一笑,便可以立刻回归正常。

    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他又来了

    伸手揉了揉额角,她起(身shēn)道:“罢了,既然来了,就去见见。”

    走到屋子里看见李曦坐在那里之后,玉真公主李持盈先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酒气。

    她眉头微皱,先不急跟李曦说话,便冲两个仆fù道:“你们去做一份醒酒汤,再去打盆(热rè)水来。”

    两个仆fù闻言躬(身shēn)退下,李曦坐在椅子上笑着看他,傻傻的笑。

    玉真长公主见状忍不住嗔了他一眼,“怎么喝那么多?这是在哪里喝的?”

    李曦道:“宋老相公设宴,我过去蹭了几杯酒喝,没喝醉呢……”

    玉真公主叹口气,看着他,“喝了酒跑到我这里来撒酒疯?”

    李曦闻言嘿嘿地笑,“都说了没喝醉呢,哪里是什么撒酒疯,我拿这里当自己的家嘛”

    玉真长公主闻言忍不住白他一眼,虽说自从那晚两人携手游长安之后,这关系倒是不知不觉的就似乎非常亲近了,便真如他所说,如姐弟一般,但是关于玉真别馆到底是不是他家的问题,玉真却是不准备开口分辨什么。

    这些东西,往往越辩越乱。

    而且就在刚才过来的路上,她便已经是打定了主意,今天与他相见,一定要注意分寸,切不可太过亲近了,这样下去……很不好。

    这会子(热rè)水也端了进来,那仆fù毕恭毕敬地呈上一把干净的素sè毛巾。

    李曦看了一眼,却向玉真道:“师姐,我站不住,你替我擦吧。”说完了便摆出一副惫懒模样,抵死抵活的赖在椅子上不肯起来。

    玉真闻言无奈地看看他,最后到底还是抵不住李曦的赖皮,站起(身shēn)来接过毛巾,放到盆里溺湿了,拧了一把,道:“仰起脸来。”

    李曦就仰起脸来,她一手捧住李曦的下巴,一手仔细地给他擦脸,就像照顾小孩子一样。

    这个场面顿时看得那仆fù目瞪口呆,不过愣了一会儿之后,她便赶紧的低下头,心中暗自对自己道:我什么都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

    玉真长公主一边给他擦着脸,一边问:“你是从宋府出来就直接过来的?”

    李曦点头,“嗯,没回家,直接过来的。”

    她又问:“怎么不回家,反倒跑到我这里来?”

    “我想你了。”

    玉真长公主的手突然顿住,低头看他。

    李曦正仰着脸,两人目光相碰,李曦的眼神纯澈,表(情qíng)真挚。

    顿了一会儿,玉真才收回手来,转(身shēn)又把毛巾放到水盆里拧了一把,“别胡说,没事没伍的,你想我做什么?”

    她绞干了毛巾里的水,又要捉李曦的下巴,却不成想李曦竟是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捉住她的手,“师姐,我是真的想你了。”

    他这一捉,吓了玉真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扭头瞥了那仆fù一眼,见她正规规矩矩的低着头,这才扭过脸来瞪着李曦,嘴net开阖,无声地道:“撒手”同时手用力的往外挣。

    李曦却是无论如何不肯撒手,“师姐,我都好久没见你了,你不想我?”

    玉真闻言终于受不住,腾地一下子红了脸。

    猛的一个用力,她终于挣脱开来,却是有些生气地把毛巾扔到水盆里,声音转冷,“你喝多了,快别胡说了”

    毛巾丢进了水盆,玉真公主一脸冷冷的平静,到一旁坐下了,那仆fù不敢抬头,只是过去端起水盆便走了出去。到外头泼了水放好了东西,她又想着有事,便赶紧到那边灶上去告诉了一声,安排另外一个人说,那姜汤即便是做好了,也且先不要急着端过去,至于那人问为什么,她却是没有作答,只说什么时候催了什么时候再端。

    这里李曦一看玉真公主似乎是真的生气了,便叹了口气,道:“师姐,我知道你生气了。”

    玉真公主闻言并不看他,只是淡淡地道:“别胡说,我生的什么气。”

    李曦闻言忍不住又叹了口气,“我知道,刚才是我鲁莽了。不过……或许你是觉得我喝醉了,所以才……好吧,我确实是喝醉了……自从那(日rì)走后,我每(日rì)都想着过来看你,可是,可是我不敢来,我怕我来了会惹你生气,你是出家人,我不该打扰你的……”

    “师姐,你不知道,有好多次,我都忍不住想辞官不做了,有什么呀,不就是手里没权了,不就是只能干吃等死嘛,只要有你相伴,那又算得了什么……好多次,我都几乎就想要过来找你了,但是,我不敢,我就是怕惹你不高兴……”

    “今天我确实喝得有点多,要不然,我还是会不敢过来找你……”

    说这番话的时候,李曦始终低着头,一副黯然神伤的模样。但其实他却一直都在关注着玉真公主的动静呢,见自己这一番深(情qíng)款款的独白一下子就让她变了脸sè,这才心中大定。

    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定定地看着玉真公主李持盈,道:“师姐,别赶我走,让我再坐一会儿,行吗?我只是想多看你几眼。”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