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李曦的睚眦必报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十四章李曦的睚眦必报

    此时走进房间的,是一个(身shēn)着锦袍的中年人。

    他看去大约有四十岁出头,中等(身shēn)量,面皮白皙,尤其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有着一双狭长而灵动的眼睛——这种眼睛往往会给人以机智的感觉——但是与宋升宋果奴父女不同,他的机智,给人更深的感觉却是另外一层意思,近乎狡诈。

    宋璟是典型的北方人,虽然年纪已老,却仍可以看得出来,他年轻时虽然也(身shēn)量不高,但是骨力甚壮,会给人一种(身shēn)姿雄壮且精气((逼bī)bī)人的感觉,此时他人至暮年,已是垂垂老矣,但偶尔睛光开阖间,仍可让人约略窥见当年风采。

    作为长子,宋升与他有着五六分神似,无论相貌还是体型,都是神似,只是或许宋升自打出生之时便已经(身shēn)在富贵,又是一家长子,所以相比起他的父亲,他的(身shēn)上多了几分敦厚,少了几分锐气,一副髯髯长者之相,很有些贵者的雍容美仪。

    而进来的这个人,只一眼就能让人猜出来,他定也是宋璟的儿子。

    这时候看见他进来,宋果奴果然就站起(身shēn)来袅娜施礼,道了声“见过三叔”,于是李曦便知道,他是宋璟的第三个儿子,宋浑。

    他便也跟在宋果奴之后站起(身shēn)来,恭敬执礼,“李曦见过宋大夫。”

    宋浑,现官居门下省给事中之职,官正五品上,乃是宋璟六子之中官职仅次于长子宋升的一个。给事中,掌sì左右,分判省事,察弘文馆。凡朝中百司奏抄,必过门下省之目,门下省以sì中为,下有左散骑常sì二人,左谏议大夫四人,给事中四人。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给事中就是谏议大夫的副职,此时李曦称他为宋大夫,自是一种尊敬之意,也是官场习俗,惯来就要高称对方一级才好。

    但是显然,宋浑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听得李曦这个名字,他倒是扭过头来看了一眼,然后便只是敷衍地拱了拱手,用一种很不屑地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两眼,道:“哦,你就是李曦呀,果然年轻。”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他这个做派才更符合一个宋家公子的(身shēn)份——傲气,自大,目无余子,以为我是谁谁谁的儿子,所以我很厉害,你们都是渣——像宋升那般老成持重谨慎待人的,反而有些异类,这也是他的几个弟弟都不怎么瞧得起他,说他是“应声虫”的缘故。

    瞥了李曦几眼之后,宋浑看都没看宋果奴,便迈前两步,给自己的父亲见了礼,然后又转向张果老,一躬到底,态度倒是罕见的恭敬,“浑见过老神仙,老神仙风采依然”

    又道:“昨(日rì)不曾听家父提起过,不然老神仙过来赴宴,小侄怎也要过来蹭着给您端茶倒酒才是。”

    张果老闻言笑着点点头,“不敢当三公子如此客气。”

    这时候反而是宋璟微微皱起了眉头,也不知是他本就不喜欢这个儿子,还是他对于宋浑这般前者大喇喇后者又颇有谄媚之嫌的做法有些反感。

    不过此时当着客人,他什么都没说,只是摆摆手,“你吃了饭没有?若是没吃,就叫人来另置一席,若是吃了,就来为我执壶。”

    宋浑闻言本想说还没吃,不过转念一想,他扭头看见李曦就坐在张果老的下,而自己父亲宋璟的下又已经坐了大哥,自己若坐,竟是要屈尊于李曦之后了,这却是他绝对不堪忍受的,因此也不过是念头一转的功夫,他已经开口道:“回禀父亲,儿子方才不知道通玄先生来到,是以已经是吃过了。”

    宋璟点点头,很郑重地指着李曦给他介绍,“这是有李锦瑟之称的李曦,字子(日rì),现居江淮转运副使,督京畿粮道事,不但诗才绝伦,治政也是颇有手段,前途不可限量也,你该好好结交结交。”

    宋浑闻言眉毛一挑,本来进来之后看到李曦这么一个无名小辈居然陪在张果老的下席,他就已经心内颇有不悦了,这会子又见自家父亲居然如此隆而重之的夸赞和介绍李曦,这心里便越加的不痛快,因此闻言之后他转过(身shēn)来,似笑非笑地乜了李曦一眼,用一种傻子都看得出来的敷衍姿态再次拱了拱手,极不(情qíng)愿地道了声“久仰”。

    宋璟见状眉头大皱。

    李曦倒仍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站起(身shēn)来客气地道:“不敢,不敢。”

    眼见三叔如此轻视李曦,宋果奴忍不住微微地撅起嘴来,怎奈此时却是没有她说话的份儿,因此自然也就无法说什么。再者她也深知,自己的这五个叔父之中,若论刻薄寡恩,那是以三叔宋浑顶顶居的,便是待府中这些如自己一般的侄子侄女,也是素来都不大瞧得起,而况于李曦乎?

    因此等到李曦坐下之后,就坐在李曦席侧的她便忍不住递过来一个微带歉意的眼神。

    李曦笑笑,不以为意。

    他又不是傻子,打从宋浑刚一进房,他就已经瞧出了对方对自己的不屑一顾,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仍然还是决定要一如既往的给他尊敬。

    或许在场的人之中,除了这位自以为聪明的宋浑之外,便已经没有傻子。

    宋璟和张果老的智慧不必赘言,宋升和宋果奴这对父女,若论智慧或许不及宋璟,但是跟他们交往了没多大会儿李曦便可以肯定,这对父女都不是蠢人。

    所以,或许宋浑越是对自己不屑一顾,自己便越是要对他尊敬些。

    非如此,不足以体现出此人之蠢。

    这是一种看上去很温和的睚眦必报。

    不得不说,任何人和任何事,都是需要对比的。

    宋浑越是倨傲与不屑,就越能凸显出李曦的谦逊与有礼。

    而偏偏宋浑还一无所知,也或许,是他也明白这种对比,但他要么就是不屑一顾,要么,则干脆就认为李曦的谦逊其实是衬托出了他的卓尔不群。

    看起来似乎是很诡异,但是在宋浑这等自以为出(身shēn)高贵,(身shēn)份高人一等的官二代(身shēn)上,这却又偏偏是很正常的一种(情qíng)况。

    当然,有些事(情qíng)是李曦这个历史白痴所不得而知的。

    在即将生的历史上,这位一代贤相宋璟的三子宋浑,将会与未来的宰相李林甫交好,然后,他的哥哥因为不肯阿附而被先降职后免职,甚至最终被迫离开长安返回故籍,而他,则历任谏议大夫、平原太守、御史中丞、东京采访使等职,烜赫一时。

    只不过,他的履历却绝对称不上光彩。

    在平原,他暴敛求进,至重取民一年庸、租,一时间怨声载道。后来他担任东京采访使,驻跸洛阳,又现已故的著名书法家薛稷的外甥女非常美丽,虽然这位夫家姓郑的女子正在守寡,他却还是等不及了,干脆指使着自己的手下河南尉杨朝宗威((逼bī)bī)利you,最终强而取之。并且事后还向李林甫举荐了杨朝宗出任赤尉一职。

    而这个杨朝宗,便是后来追随安禄山造反的那个杨朝宗。

    至于他的弟弟宋恕,则是以都官郎中转任剑南采访判官,期间贪纵不法,yīn养刺客。

    后来,天宝四年,宋浑、宋恕、宋尚兄弟几人终于一起出了事。

    宋浑流高要,宋恕流海康,宋尚贬临海长史。

    宋华、宋衡这两个小dd也坐贪得罪。

    虽然到了广德年间,代宗皇帝曾一度想启用宋浑为太子谕德,但是史书记载,他被“物议秽薄之”,举朝反对,于是不了了之,他最终客死江岭。

    宋氏六子,除宋升一脉得以保存之外,其余兄弟五人,最终皆流寓它地,客死异乡。

    当然,至少在现在这个时候,宋璟还活着,虽然他早已致仕,甚至连尚书左丞相的虚职也已经不再担任,完全就已经是退休了,但是玄宗皇帝依然对他信赖之极,朝廷上要做出一些大的决策,比如新任宰相,比如对外动兵等等,都照例还是要派了人来听一听他的意见的。

    再加上他做官几十年,担任宰相也有前后相加十几年的时间,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在朝中的地位堪称是举足轻重。

    所以,作为宋璟老相公的儿子,朝中的大臣们对于他宋浑还是很愿意高看一眼的,而且在眼下这个时候,不知是出于父亲的压制,还是他并没有完全展1ù羽翼,因此他在朝野上下的风评还颇为不错。而他自己,也一直都是以未来的宰相而自居的。

    此时,拿起酒壶筛了一壶酒,他为宋璟和张果老都斟满了酒杯,并且以子侄的(身shēn)份劝饮之后,扭头瞥见李曦坐在张果老的下,他直是觉得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便忍不住开口难,道:“李副使是跟随通玄先生而来的?”

    他自然不知道,李曦其实是接了宋璟的邀请才来的,在当时,李曦还并没有拜入张果老的门下,而之所以会同时邀请张果老和李曦两个人,其实枢纽乃是已经远走江湖的莫言大和尚,宋璟想要为张果老和李曦这两个相关人等引荐一番。

    而等到邀请出之后,他才从自己的孙女宋果奴口中得知李曦已经拜入了张果老的门下,成为了他的第一位弟子,于是宋璟倒是省了事,今(日rì)的小宴也就演变成了纯粹的闲聊了。

    但是,李曦毕竟已经是张果的弟子了,所以,宋浑说他是跟着张果来的,倒也并无不妥。

    所以李曦闻言道:“正是。”

    宋浑闻言皱皱眉头,他有些不解,李曦这么一个小子,怎么会与张果有关系,甚至会让张果带着他到自己家里来,出席这样一个重要的小宴,而且还有独占一席的资格。

    不过很快,张果老的一句话,就让他顿时吃惊起来。

    “子(日rì)已于前(日rì)拜入老朽门下,见为老夫唯一的弟子。”张果老笑眯眯地道。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宋浑闻言之后脸上1ù出的那抹吃惊,李曦突然就觉得有些解气。

    宋浑这般高傲的人,却在刚一进门就表现出了对张果老的绝对尊敬,自然不会是没有原因的,而事实上,这个原因也并不难猜——张果老在陛下面前极受宠信,宋浑志在宰相,对于张果这种能在玄宗皇帝跟前说的上话的老神仙,自然是要恭敬一些的。

    所以,乍一听说张果居然收录李曦为座下唯一的弟子时,他免不了要吃惊和诧异,脸上表(情qíng)极其精彩。

    脸上挂着笑容的同时,李曦瞥见宋果奴低下了头,似乎是笑得捂住了嘴。

    显然,他三叔那副突然吃瘪的模样,让她看了也很是欢乐。

    但是很快,宋浑回过神来之后,便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李曦,眼角一挑,他再次难:“据闻陛下已经准了李副使重修广通渠事,但是朝野上下议论纷纷啊。”

    李曦笑笑,“下官忝为江淮转运副使,职所从也,故而提出重修广通渠,为的是输河东江淮之财赋粮物以充长安,至于政事堂诸位相公如何考虑,陛下又是为何准了,那自是诸位相公运筹有道,陛下圣心独运,曦只管去认真做事便是,至于是对是错,并不敢置评。”

    这一番话四平八稳滴水不漏,顿时就把宋浑的话题给掐灭了,倒叫宋浑再次讶然了一下,这才知道,却原来这个毛还不曾长齐的年轻人却是小觑不得的。

    而这个时候,一直都皱着眉头不太高兴的宋璟也是突然开口道:“子(日rì)啊,前些(日rì)子,萧嵩韩休致仕,朝野上下颇有些动dang,衙门内外人心思动,更有某些人上蹿下跳的不肯老实,而你于这种时候还能专心做事,亲自带人下去制定重修广通渠的方案,这是很好的,不独老夫,便是陛下,和朝中诸公,也都是看在眼里的,以后就要这样,不该自己掺和的事(情qíng),就不要掺和,只用心做好自己该做的就足够了。”

    李曦闻言凛然危坐,毕恭毕敬地道:“李曦谨受教。”

    而宋浑闻言则是瞬间涨紫了面皮,过了片刻,他这才扭过头去,道:“父亲,父亲这番话,儿子并不敢苟同,吾等皆天子之臣也,宰相亦天子之臣也,宰相人选,事关国运社稷,吾等既为天子之臣,岂能不为天子谋,岂能不为社稷谋耶?”

    宋璟闻言微微皱眉,扭头不肯答他,只暗地里叹气。

    于是宋浑自以为一言驳倒了自己的父亲,当下意气风地转向看着张果老,问:“既然说到宰相人选,浑敢问通玄先生,近(日rì)陛下召见,可曾向先生问及此事?”

    “呃……”张果老闻言微愕,竟是不曾料到此人行事说话如此犀利,竟有些不管不顾的偏执,如此场合,竟是开口就问这等问题。

    略犹豫了一下,他笑道:“老朽只烧铅炼汞上略知晓一些皮毛,这些国家大事却哪里知道什么,陛下自不会问我。”

    宋浑闻言点头,沉吟了一下,才道:“浑有一事托付先生,万望成全。”

    张果老闻言眼睛一眯,其实都不用宋浑说他也猜得到对方的意思,但是当此时,他却还是一脸和煦的微笑,问:“三公子有何事,且说来,若有能效力处,老朽自不推辞。”

    宋浑闻言目**光,道:“太常卿韦縚,为人宽厚有风仪,处事公(允yǔn)而深孚众望,更是出(身shēn)名门,窃以为宰相之才也,只可惜无由以言与陛下。先生常sì君侧,极得圣心,若陛下问及宰相事,候其有隙之时,先生可愿为韦太常进一言否?”

    “呃……这个么……”张果老闻言有些沉吟难答。

    太常卿韦縚,系出名门,远了不必说,单只是他这一辈,韦斌、韦陟、韦由、韦縚四兄弟先后官登三品,于是四家同时列戟以示荣耀,被认为是“衣冠之盛,罕有其比”。

    因为兄弟同朝为官,而且都是高官,再加上韦氏兄弟长于人事,因此在朝中一向很有美誉,甚至因为太常卿韦縚与太子李鸿走得特别近,堪称是太子李鸿一派中的中坚力量,因此sī底下已经有人认为韦縚是一位将来必登相位的从龙之。便是这一次,在萧嵩和韩休同时罢相,宰相之位悬空之后,他也是候选者之中极有实力的一位。

    别以为太常卿好像就只是管一管宗庙啊礼仪啊之类的事(情qíng)就完了,在平(日rì)里,他或许并没有太大的执政权力,但是一来他负责与朝廷宗室勋贵们相关的事(情qíng),很容易就能积攒起极为强大的人脉,二来太常寺(身shēn)为六部九寺之中的第一寺,太常卿的位置也只是仅次于六部尚书而已。所以,太常卿这个位子上,反倒是最容易出宰相的。

    但是在眼下这个时候,玄宗皇帝还没有下定心思选好人,张果若是肯开口的话,玄宗皇帝也许会参考一下,但是要知道,玄宗皇帝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张果一个道士,即便再怎么受宠信,若是突然开口提及国事,只怕玄宗皇帝还是会忍不住心有不喜的。

    若是为了某个重要的人,张果兴许还会愿意冒险一试,权作尽一份心力,但是毫无疑问,宋浑没有这个资格。所以,张果便有些不好回答了。

    就在这时候,宋璟却已经是忍无可忍,突然便拍案而起,“够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