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巧笑倩兮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十二章 巧笑倩兮

    在穿越到大唐之前,提起怪力1un神之类的东西,李曦是绝对不信的,至于被人们传得神神乎乎的一些事件,他也大约只会以为那是在以讹传讹,即便史书有载的一些事件,他也以为那只是神话传说,古代人嘛,mí信,所以才会郑重其事的给写进史书里面。 ~

    而来到大唐之后,即便他仍是不信这些东西,但先是有了自己突然穿越到一千年前的唐朝这种无稽之事,根本就没法解释,然后又是亲眼见到了莫言这个有着鬼神莫测之能的大和尚,眼下才是开元二十一年,他居然能推测出若干年之后大唐将有一场巨大的动dang……

    这个就叫人既敬且畏了,别管信不信的,至少是心里已经存了疑uo,对于这些似乎拥有着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世外高人,他心里倒宁可是且先相信一下的。

    当然,张果虽然与莫言是同一个级数的老神仙,但是对于李曦来讲,倒也并不指望能跟他学习什么神仙之术,尽管心里将信将疑,觉得或许真的是有那么几个人,拥有着绝大多数普通人所根本就不可能了解的能力,比如预测历史展趋势等等——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觉得自己这个穿越客大约也可以归入这种能力人士中的一个。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李曦就会以为张果的那些本事自己都可以学到,他也不指望着张果真会把他那些神鬼之术传给自己,之所以要拜师,固然是有着心底里已经对莫言这位老和尚存了七分感jī、八分信任和九分的信心,但是究其根本,其实最关键的,倒是李曦看中了眼下这位通玄先生在朝野上下,尤其是在玄宗皇帝面前那特殊的地位。

    眼下李曦要做的,是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他不考科举,也不愿意一步步稳扎稳打的慢慢做官,通过熬资历慢慢熬上去,甚至于因为武兰(身shēn)份的原因,因为那个还不曾见过面的杨大美人的原因,也已经是bi得他必须要放弃那种优哉游哉什么都不必刻意去做的闲散(日rì)子。

    可以说,从上书给玄宗皇帝陈述藩镇之害开始,就已经决定了他要走一条有这个时代所有人都不同的道路,他要修漕路,要1ng漕运,在将来,或许还要平藩镇,削边兵,这是一条会让他始终处在非议的漩涡中心的道路,只要走上了这条道路,就注定了他将一直在惊涛骇1ng和各种猜疑、攻击、非议之中度过。

    即便玄宗皇帝对自己再怎么用人不疑,再怎么宠信,但是谁能保证自己做的事(情qíng)就会一直都如他的意?谁能保证会不会有那么一天,连他也架不住朝野上下的非议,转而开始怀疑自己了?而他的怀疑一起,毫无疑问就是自己的末路之(日rì)。

    在这种(情qíng)况下,如果能拜张果这么一个在玄宗皇帝面前很有几分话语权的老神仙为师,那么在流言四起之(日rì),或许他的几句话就可以帮自己化解一个危机!

    拜了他老人家为师之后,李曦又在那xi店面内陪着老头儿说了一会子话,老头子说了自己在长安的住址,让他得了闲可以过去找他,李曦欣然答应了下来。到了这会子,那开口闭口称呼张果老为张爷爷的nv孩反而不说话了,只是眼睛眨呀眨的看看张果老再看看李曦,似乎是想不明白,这两个才刚刚第一次见面的人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成了师徒了。

    而这时候,李曦对她的(身shēn)份固然是好奇的了不得,但是当着张果老的面前,张果老不说,nv孩自己不说,他也就不好再次开口问了,于是陪着张果老一番闲话之后,眼看着这一老一xi告辞了离开,李曦要送张果老也让他不必送,只是两碗炸驴条汤的便挂到李曦名下了,于是李曦便只能是目送他们走远而已。

    这边庚新会过了帐,便拎着那两味xi吃过来,一行人起(身shēn)往回走。

    出了那xi铺子,罗克敌贼眉鼠眼的东瞧西看,一副鬼鬼祟祟的模样,等到李曦都觉了他的不对,他这才尴尬地笑笑,凑过来道:“大人,这位张老神仙的地位与众不同,据说就连玄宗皇帝都对他言听计从,更甚于当年的司马承祯真人呢,而且yu真长公主也对他执弟子礼,毕恭毕敬的,您拜了他做老师,真真是……”

    说着说着,他一副眉飞sè舞的模样。

    李曦笑笑,仰望天,低声地叹息道:“老师自然是好的,只怕学生……可没那么好当啊!”

    第二(日rì)上午,吃过早饭之后,李曦到衙men里去视察了一番,又坐在自己的公事房里读了一阵子书,放下书思量了半天,到底还是想不透宋璟在这个时候邀请自己过府xi叙的用心何在,便也索xìng不再去想。

    眼看着巳时初刻已过,李曦起(身shēn)在衙men里转了一圈,然后把李逸风叫来叮嘱了几句,这才信步走出江淮转运使司衙men。

    早上来衙men的时候,庚新就带着昨(日rì)买的那两味xi吃随(身shēn)跟着呢,这么大会子他都是呆在大men处跟几个差役一起烤着火炉闲聊,此时把他叫出来,庚新去牵了马,两人打马就往广平县开国公宋璟的府邸而去。

    到了men口,远远的就看见宋家的men口停着不少华丽俊逸的车马,men口虽然人数并不算多,但是只看服饰打扮就知道,皆是雅贵之人,甚至还有好几位都是穿着绯sè官衣的,一看就是显贵的官员。只是此时他们虽然呆在men口正与一个似乎是广平县开国公宋家管家模样的人在说着什么,但是却始终不曾被让进men去。

    看见这副场景,李曦不由得苦笑,他们两人两骑来到men口下马,先就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及至李曦把缰绳教给庚新,亲自拿了拜帖过去ji给那位管家,众人就都不说话了,只是一个劲儿的冷眼旁观。

    按照这些(日rì)子的惯例,大家自然是都猜得到,自己此来尚且要吃闭men羹,这来人只穿了青sè官衣而已,自然是更要挨个冷脸儿的,便都一个个net角带笑地等着看李曦吃瘪。谁知道那管家模样的人接过拜帖一看,却是立刻就换了笑容,恭敬地道:“哦……原来是李大人,请稍待,xi人马上进去通禀一声。【叶*子】【悠*悠】”

    众人闻言大是讶异,静了片刻之后便忍不住议论纷纷的,纷纷猜测着这个看起来年轻的过分的李大人到底是哪一位,怎么会自己等人连续几(日rì)求见而不得见,甚至那管家连通禀一声都不肯,只是一个劲儿的说什么广平县公老大人闭men谢客了各位请回之类的话,而这年轻人刚一来那管家就如此客气的进去通禀了?

    这时候,就在众人的议论声中,李曦返(身shēn)回来,从庚新手里接过了那两包已经用绸布包装起来的邢州地方xi吃,又叮嘱了他几句呆在men口不要1un说话之类的,这才又走回men口去等着,过了不大会子,就有一位(身shēn)穿绯sè官服腰系银鱼袋的中年步迎了出来。

    略微一想,李曦就知道,眼下在宋家会穿绯sè官服的,也就只有宋璟的大儿子宋升了。

    宋璟共有六子,其中长子宋升素来就以处事中正稳健而著称,被认为颇有乃父之风。开元十七年,宋璟拜尚书右丞相,算是正式离开了相位之后不久,玄宗皇帝就拣拔了宋升为太仆少卿,官居从四品上,成为如今宋家六子之中官位最高者。

    李曦猜的没错,远远的看见此人,众多等在men口想要求见的人便已经肆无忌惮且羡慕嫉妒恨地惊呼起来——

    “这姓李的xi子到底是谁,怎么竟是宋少卿亲自迎出来?少卿大人可是刚刚回府吧,你们看,这官服还没来得及换下来呢!”

    这些议论李曦充耳不闻,眼见宋升快要走到面前,他遥遥施礼,“后学末进下官蜀州李曦前来拜望广平县公,见过少卿大人。”

    太仆寺,乃是朝中九寺之一,负责执掌大唐的车辂、厩牧之令,总乘黄、典厩、典牧、车府四署及诸监牧。用句通俗的话来说,太仆寺也就是全国掌握马政负责养马的最高机关。

    太仆寺的主官是太仆寺卿,如果翻译成现代社会的职位的话,本着信达雅的方法来变通,也就是一个类似于农业部副部长,主管养马业的官职。

    只不过在古代,马的意义非同凡响,它不但是重要的ji通动力,同时还是重要的战略物资,事涉兵备,所以即便只是一个养马的官儿,却也有足够的资格位列九寺之中,官居九卿。如果是在现代,太仆寺卿这个官职,估计还要加上一大批的兼职,比如国防部装备部副部长、ji通部副部长,甚至还有铁道部副部长之类的……

    而宋升所担任的太仆寺少卿便是太仆寺内仅次于太仆寺卿的两位副职之一,虽然只是从四品上,还是副职,但是也属实权人物,再加上有着他父亲宋璟在政坛几十年打拼下的威望与人脉做支撑,所以在如今朝堂上,他也算是一号不简单的人物。

    能让他代表父亲宋璟亲自出迎的,自然不会是普通人物。

    如果再与那些等在men口苦求一见而不得的官员们对比一下,更能衬托出李曦的不同凡响。

    眼看李曦拜了下来,宋升便加快了脚步,几步走到跟前扶住李曦,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道:“不敢不敢,李锦瑟快请起,你乃家父的贵客,升岂敢受礼?”

    听到这李锦瑟的称呼,脑子快的人已经明白过来了。

    那么年轻,那么被宋家看重……当然,最关键的是,《锦瑟》是李曦的代表作啊!所以,这个年轻人不是前段时间在长安惹起了极大非议的江淮转运副使李曦还能是谁?

    只是,即便猜出了李曦(身shēn)份的人,也是无论如何都想不透,李曦怎么就会成为已经致仕的宋老公爷的贵客的?甚至还尊贵到需要宋升这位从四品上的太仆寺少卿亲自出迎?

    这时候宋升一扶,施礼已毕的李曦也就顺势而起,客气了几句之后,李曦拿出一直拎在手里的两包礼品,道:“初次拜访,一点xi礼品,不成敬意。”

    尽管对于父亲命自己亲自出来迎接有些不解,但是先前李曦的谦逊有礼还是已经给宋升留下了不少好感,此时闻言低头,见他居然还真是拎着两包东西,他不由得失笑,摆手道:“李锦瑟客气了,你或许不知道,寒家有规矩,乃家父当年所定,无论是谁,登men者一概不许带礼品,若你非要送这个,怕是升要不敢请你进men了。”

    李曦闻言笑笑,举了举手里的东西,道:“这两样东西,估计老公爷会愿意收下的,这是炸驴条儿跟滚皮枣,都是老公爷故籍的家乡xi吃。”

    宋升闻言愕然,旋即,他哈哈大笑,顿时这心里对李曦的评价就又高了不止一层,心想,怪不得这李曦年纪轻轻就被自己的父亲如此看重,也怪不得陛下居然会如果轻易的就起用他来主政一事,只看这份用心之细腻,就实在是叫人见之心喜。

    老爷子不管在哪里任职,每年都会派遣家人回故籍去买这两样东西的事(情qíng),宋升自然是知道的,虽然他们兄弟六个里头,就算他都是不怎么吃这两样xi吃的,其他五个弟弟就更是碰都不碰,但是这并不耽误他知道老爷子对这东西的喜(爱ài)。

    当下他伸手把东西接过去,笑道:“这两样东西在别人那里,或许不值一文,但是在我们家,还真是千金难买,好吧好吧,这礼我代家父收下了,了不起让他骂我一顿就是!”

    这一幕顿时看得等在men口的那些人再次目瞪口呆。

    他们要么是受了某位好友或者上司的嘱托而来,要么就干脆是代表自家主人而来,不是不愿意花钱送礼,哪怕宋璟想要金山银山,他们之中也大有人给得起愿意给,只要在皇帝陛下垂询的时候,宋璟肯帮自己这边说上一句半句的好话,又或者只是在陛下那边定下了人选在公布之前给自己这边透漏个一句半句的内(情qíng),这些礼也就值回来了。

    但问题是,宋璟治政几十年来,留下了刚正清直之名,大家都知道他向来是不收任何礼品的,所以,大家纵是相送,却无奈人家根本就不收。

    据说宋家几位公子里倒是有收礼的,但是大家都知道,除了长子宋升之外,余下的那五位公子都是不怎么受宋璟的待见,所以,如果有事要求宋璟,那么送礼给那几位公子,大约都是无用的,而大公子宋升颇有乃父之风,为人老成持重,也是素来不收任何礼品的。

    但是谁曾想到,人家李曦的礼品居然就被收下了,而且偏偏人家送的还是两种xi吃……兴许那两大包加在一起都不值一缗钱!简直就是街头的破!

    看到面前的这一幕,不少人暗自懊恼:亏得自己还在这里求见了好几天,为了能见到这位广平县开国公宋老相爷,可谓是费尽了心机,怎么偏生就没往这上头想呢!

    这求人送礼嘛,投人所好而已。只不过两样不值钱的邢州xi吃,惠而不费的好事啊!

    这时候,宋升接过礼品之后看都不往外边看便拉起李曦的手,两人把臂往里走。

    下一刻,等在men口的这些人已经闻风而动,一个个拉了自己的随(身shēn)仆从过去嘀嘀咕咕的,口中都是念叨着“滚皮枣”、“炸驴条儿”等名目,然后,一个个仆人或骑马或健步如飞的离开了,其方向一致,都是奔着长安东市而去,或许东市里找不到,他们还会去到西市里找。

    然后,把下人打走了之后的诸位大人物彼此ji换一个眼神儿,脸上都是淡淡而含蓄的笑——虽然大家的所求不一,但眼下的目的却是相同的,换了其他时候,哪怕见了面都是相对吐唾沫的关系,但至少在这一刻,大家相对,还是会心一笑。

    大哥就别笑二哥了,大家都是差不多。

    这时候,那宋家的管家过来带了两个人过来接过了庚新手里的马缰之后,也把庚新往府中让,庚新正自客气地跟着人家进去——自家主人来拜访,进去赴宴了,他这种仆人也往往会被让进府里,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到时候好与主人一块走。

    看清面前这一幕,来之前还对于李曦拎着两包xi吃登men拜访宋璟这种大人物而感到不可理解且心下忐忑的庚新,不由得就撇了撇嘴儿,表示极度的不屑。

    这时候李曦跟着宋升往里面走,一路上宋升笑着给李曦解说一些他父亲宋璟之所以会那么喜欢这两味家乡xi吃的缘故,据说那都是因为宋璟的父亲当年留给他的习惯。

    宋家是当地的名men,其祖于北魏、北齐时都曾有人出任要职,只不过一直到宋璟之前,宋家已经有百多年没有出过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家境也是只能勉强算作xi康而已,与市井之间颇为亲洽,所以宋璟和他父亲爷俩儿都非常喜欢吃这种市井间的xi吃。

    两人并肩往里走,宋升笑着解说一番,李曦就恍然地点头微笑。

    正在从前宅往一个xi跨院里走的时候,走过一段抄手游廊,前面打开着的xixi柴men之后却突然闪出一个nv孩子来。

    双鸭髻,浅黄sè罗裙,有着一双长而妩媚的眼睛。

    那nv孩正自巧笑倩兮。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