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张果老(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十一章张果老(上)

    李曦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曾经跟(身shēn)为广平郡开国公的宋璟打过什么交道,自然就谈不上什么交(情qíng),所以对于宋璟突然派人邀请自己过府小叙,他心中既吃惊又纳闷。

    眼下朝野上下关于新任宰相的人选问题正自议论纷纷,很多人虽然呼声很高,但是自萧嵩韩休致仕之后,(身shēn)处此事的漩涡之中,他们选择了闭门谢客,静静地等待玄宗皇帝的决定。

    但与此同时,却还是有不少自以为自己有一定拜相资格,但是又不太有底气的人,便已经忍不住开始隐隐约约的四下奔走,似乎是希望多得到一些朝野上下的支持,以影响到玄宗皇帝的决策。

    而在当今的长安,有资格影响到玄宗皇帝决策的人,尤其是影响到宰相人选的人物,却是屈指可数的,其中又以宋璟算是第一人。

    早在睿宗景云元年,宋璟就已经自洛州长史入为吏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掌铨选,算是第一次拜相,后来因为得罪了太平公主,他被外放,但是到了开元四年,他就又被召入为刑部尚书,不久之后便代姚崇为相,生平第二次拜相,并最终留下姚宋之名,与贞观朝的房谋杜断前后并称,国人敬重。

    时至今(日rì),和他前后拜相的一代名臣们,诸如姚崇、张说、张嘉贞等人,都早就已经辞世而去,可以说,开元初年的一批名臣,他已经是硕果仅存的一位了,因此在当今长安的群臣之中,他的资历最老,威望最高,名声最大,也最受玄宗皇帝的信赖,按照玄宗皇帝的行事风格,若要任命新宰相,大约总是要找了他去问一下意见的。

    今年(春chūn)天的韩休拜相,就是玄宗皇帝要求当时担任宰相的萧嵩推荐一个人选,萧嵩要推荐右散骑常sì王丘,但王丘固辞,向萧嵩推荐了韩休,于是得到了萧嵩的推荐,韩休出任宰相,这种相互推荐的方式,也是大唐立国以来一直延续着的政治传统。 ~它既能保证政令的持续xìng,也能使得宰相们因为相互引荐,所以把朝廷内斗的可能降到最低,提高政府的效率。

    但是现在,一是出了意外,韩休得到萧嵩的举荐却在上台之后与他据理相争,让玄宗皇帝大是恼火,二是他们同时被罢免,因此宰相之位已经完全悬空。所以,玄宗皇帝要任命新宰相,就更是有可能要着重的询问一下宋璟这位老臣的看法了。

    所以,虽然李曦几乎都不怎么出门,却也知道最近这些(日rì)子里,宋璟的那座广平郡开国公府邸的门口,每天都是一副车马如龙的模样,每天都有很多人,或是自己,或者派遣了自己的门客又或者是代表之类的,前往求见,希望能够得到宋璟的一点好感。

    老宰相已经彻底退休了,本来是准备年前年后就要去洛阳养老的,谁知道还未及动(身shēn),就又被这件事给堵在了长安,眼下外头天寒地冻,又是眼看就要过年,他上了年纪,(身shēn)子已经大不如前,自然是不便在年前出行了,所以,纵然他有意想要躲过此事,却也是有种避无可避的感觉,不过他还是以(身shēn)体不适为名,闭门谢客了。

    思来想去,李曦实在是闹不懂,在这种敏感的时刻,他怎么会想到邀请自己这样一个陌生人“过府小叙”的。

    不过既然人家已经邀请了,李曦自然没有拒绝的选择。

    一来对于宋璟这位一代名相,李曦心里也是仰慕已久,二来人家的(身shēn)份地位摆在那里,主动邀请你,实在是没法推辞。

    所以,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李曦就带了庚新和高升两人一起出门,到东市里去闲逛着,一是视察一下自己的店铺,二来就是准备选购一些礼品带着。【叶*子】【悠*悠】

    人家说是邀请自己过府小叙,但自己毕竟是晚辈,又是除此拜见,总要带些礼品才显得有礼数。

    来到剑南烧(春chūn)长安店,李曦进去看了看,又跟罗克敌随口聊了几句最近的生意(情qíng)况,得知生意已经稳定住了,虽然没有什么进益,但是向外地辐(射shè)的出货量却是每个月都有递增,这也就代表着,借由打开长安这个市场,剑南烧(春chūn)已经开始正式的走向了全国。

    有这个成绩,李曦当然很满意,他是向来就用人不疑的,因此罗克敌虽然拿了账本出来,他却也不看,只是在店里坐了一会子就起(身shēn)要走。

    临走时才想起来,要说起在东市买东西,罗克敌自然是要比自己内行的,再说了,他对于朝野上下了如指掌,或许在这种事(情qíng)上,还能给自己一些好的建议呢。

    开口一问,罗克敌果然是无所不知。

    想了想,他捻着一把鼠须,道:“据小人所知,宋老相公乃是河东道邢州人,非常喜欢吃当地的两种小吃,一个叫做‘滚皮枣’,据说是把当地产的脆枣子晒干了,拿(热rè)水煮熟之后,再次晾干,然后下到蜜里炸出来的,呃,小人也没吃过,说不好……另一个叫做‘驴条儿’,这个,小人就更只是听过了,也不知道是驴(肉ròu)做的,还是其他的什么……”

    李曦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子,这才收回目光。

    如果是不问的话,实在是无法想象,罗克敌一个东市里打工的生意人,居然连一个致仕了好多年的老宰相喜欢的小吃都知道,而且还能记得那么准。

    没有见过、没有吃过,没关系。

    李曦伸手一挥,“你带路,咱们一起找,就买这两个小东西了。”

    既然是长辈主动相邀,这就透出了一股亲近的意味了,晚辈登门的时候带些礼品,这是礼数,很正常的,但是这礼品的选择,却是很见人心的。

    长辈与晚辈之间,没有什么利害关系的交往,总不好俗气到直接送金送银,送纸墨笔砚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是这些东西哪怕是你想拣着最好的买了送礼,但是人家宋璟家里会缺么?这也体现不出你一个后辈的心意来。

    倒是不如买两样他最喜欢吃的家乡小吃带过去,既做到了礼数周全,又显得用心别致。

    所以接下来,罗克敌便带着李曦在东市里到处跑,问了十几家有可能会卖这种小东西的地方,都没有这个东西,一直折腾了足足一个多时辰,这才终于在一个小吃摊上现了。

    一问之下这才知道,滚皮枣是叫滚皮枣没错,但是驴条儿可不叫驴条儿,而是叫做炸驴条,两者都是河东道邢州的特产小吃,东市虽大,这东西却并不流行,因此没有店家卖它,只在一家邢州人开的小吃摊上,才有这个东西卖。

    让店家把这两样东西都拿过来一看,李曦不由得失笑。

    什么滚皮枣,说的怪玄乎的,其实就是蜜枣子嘛,至于什么炸驴条,就更干脆是大概类似于腊(肉ròu)之类的东西,只不过是过了油之后又晾干制作的,看上去sè泽有些金黄而已,前世的时候这些东西虽然没吃过,但到底还是见过的。

    庚新尝了一个,说是这滚皮枣还不错,至于这炸驴条……太难咬了,他拿了一块在手里,半天都咬动,抬起头来咕哝,“这就是腊(肉ròu)吧?”

    李曦见状失笑,不理他,摆摆手命掌柜的给一样拿五斤带回去。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摊位上却突然有人开口说话,听口音好像是有些山西味道:“后生,你们不是邢州人吧?这个东西可不能这么吃,诺,你们看,要拿丸子菜叶子煮过了才行。”

    李曦扭头看去,见说话的是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者,一(身shēn)宽大的灰sè道袍,头上簪着道士髻,他生得干瘦干瘦的,脸上也是灰méngméng的,看去不怎么有精神。

    说话的时候,他正在坐在店铺里靠门口位置的一张小桌子上笑眯眯地看着李曦,面前的桌子上有一碗冒着腾腾(热rè)气的吃食,而跟他同一张桌子背对着李曦的方向,还坐着一个梳着双鸭髻的女孩,这会子正低着头吃东西。

    李曦笑笑,还真的是走过去往老道士的碗里瞧了瞧,果然,他吃的正是这个炸驴条,只不过这炸驴条肯定是已经如他所说那样加工过了的,此时有七八根在碗里浮动着,看上去就要柔软了许多,配着绿的菜叶,金黄的丸子,看上去就有些馋人了。

    眼见引起了李曦的注意,老道士笑眯眯地momo胡子,招手道:“年轻人,你既然来了,好歹总要吃一碗,尝一尝嘛,这可是邢州的名吃咧,好吃不尝一下可要后悔”

    李曦想了想,冲他一拱手,“老丈说的也有道理,好,既然来了,那就尝一尝”说着他就要找桌子坐下,老头儿闻言却是招招手,“对咧,年轻人,你来,来,小老儿看你对眼,你来,坐到这里来,咱们拉拉呱。”

    老道士话里带着的似乎是浓重的山西口音,只不过跟后世的山西话又有些不太像,幸好李曦后世的时候没少跟山西人打过交道,所以倒还不陌生,闻言一下,便爽快地地过去到老头儿的那张桌子上坐下了,口中还道:“如此,多谢老丈了。”

    坐下之后,他才现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女孩正自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眸子里时而闪过一丝慧黠的笑。

    “呃,姑娘,怎么了?”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