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议论纷纷(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六章议论纷纷(三)

    咳嗽了一声,李曦看着杨慎馀,问:“慎馀公以为应当以民运为主?”

    李曦这一问,一直低着头微带紧张的杨慎馀这才突然的精神一振,抬起了头来。 ~

    “大人实在是不必如此客气,如此一来,实在叫下官无以自处矣。大人还是唤下官做慎馀最好……”顿了顿,他道:“不瞒大人,关于此事,下官曾多次同家父商议,期间多有争辩,不过到最后,下官和家父的意见还是趋于一致的,下官以为,要想转运江淮漕米入长安,最好最便捷,也是见效最快的,毫无疑问就是官督民运。”

    李曦闻言不置可否,只是点点头,道:“继续说下去。 ~”

    杨慎馀逐渐的(挺tǐng)直了腰杆,道:“若官运,一来滋扰地方,二来么……耗费巨大。家父任太府寺卿多年,他一直强调一点,庶民之力,乃天下最大亦最不可测度之力,而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要使之以利,则万民为之所动,如此一来,官府只需要善加调度,则不需造一船,无需扰一地,亦勿用动一民,则事可谐矣,岂不为上策耶?”

    李曦闻言微微点头。

    刚才在看这份案的时候,这就是最让李曦啧啧称赞的地方了。

    要知道,自古以往,朝廷治理天下税赋钱粮的主流思想都是官府积蓄和征调为主,也就是说,一切都是以官府为主的,究其思想根源,毫无疑问就是认为,朝廷的力量大过一切。 ~

    当然,这里面自然不会简单的只是一个治理税赋的问题,这里面还包括了复杂的治国思想,而体现的最明显的,就是每朝每代都会再三强调的“重农抑商”政策。

    也就是说,官府不希望出现什么太过强大的民间力量,不希望老百姓整天想着赚钱,不希望老百姓全国到处跑。

    无论是汉代的编户齐民,还是大唐的租庸调制,其实都是一种把老百姓(禁jìn)锢在土地上的一种政策。

    老子说,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归根到底,这是一种愚民政策,也是一种困民政策。

    一旦商潮涌动,万民逐利,则民心思动,一旦民心思动,整个国家都运动起来,那么……对于任何封建王朝的统治者来说,都将是一场巨大的无法阻止的灾难。

    但是呢,虽然自古以往这种控制天下的方式都是主流,却并不是没有异类。

    孟子曾经提出过“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说法自不待言,而且早在战国末年,国古代史上第一位著名的太后赵威后,也曾经留下过赵威后答齐王使的著名问答,再次提出了这一思想。而到了大唐,先太宗皇帝陛下也曾说过“民为水,君为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的话。

    所以,尽管延续千年的统治办法并不曾生过根本的改变,但是明白人却是一直都有的,历朝历代,总会有一些明白人知道,老百姓的力量,才是最为强大而不可控制的力量。

    而如果抛开其他的不论,单只说杨慎馀在面对漕运问题时居然能想到这个思路,其实是一件很好,也很了不起的做法。

    但问题是,这件事显然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定定地看着他良久,李曦笑了笑,伸手按在那厚厚的一沓案上,(身shēn)子突然前倾,目光炯炯地盯着杨慎馀,顿时就让他下意识的(身shēn)子微微后仰,同时眼珠也猛地一缩。

    突然有一种威压感袭来,而且李曦的眼神雪亮雪亮,让人几乎不敢对视。

    “敢问慎馀公,若官督民运,则谁运?若官督民运,慎馀公有望将长安城内的粮价降到多少?若官督民运,一旦到了某一天,民不运了,奈何?”

    接连三个排比式的问题,一下子就问得杨慎馀汗流浃背。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