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文武双全(一)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四章武双全(一)

    自己前天刚管杨崇礼老大人要了人,昨天才递上去保荐的奏折,今天就看见杨慎馀过来了,李曦很高兴,当先便过去先拱手,道:“原来是慎馀公,曦见礼了。”

    别看杨慎馀一直都不曾入仕,但他作为杨崇礼的长子,在长安城内素来威望很高,在他面前,李曦倒是不敢摆什么架子。

    杨崇礼年轻的时候自恃乃是前朝皇族出(身shēn),虽然入唐已经几十年,但是隋朝的皇族杨氏与唐朝的皇族李氏本就沾着亲,除了隋炀帝的血脉至亲之外,其他杨氏倒是基本都得到了保全,而且基本的生活和地位还是有的,因此便不肯读书,也摆架子不肯出仕。

    一直到十**岁,他看了一位女子,但是人家女方家里坚决不肯答应他的求婚,因此他一怒不娶,正式出仕,奋做官,一直到三十多岁,已经官居四品刺史,仍是独(身shēn),直到这个时候,或许是打开了心结,或许是父命难为,他才勉为其难的娶了亲,因此他虽然已经九十二岁高龄,儿子也不小了,但是父子俩的年龄差距还是不小。

    杨慎馀今年不到六十,而且骨骼气脉上也像他的父亲,整个人给人一种奕奕有神的感觉,一看就是一位肚子里有计较的智者。

    两人闲话了几句,算是见过了,这时另外两人才又过来见礼。

    一个三十来岁的,生得高大威猛,黑灿灿的,一副典型的关大汉形象,此人便是李逸风刚才介绍过了的,原户部水部司主事魏岳,现正式出任江淮转运使司衙门的督漕使。

    另外一个则是原本在太府寺勾当,名叫常风,今年也是三十多岁不到四十,不过面皮极是白净,看上去温尔雅,他眼下也是出任督漕使。

    当下两人就在官厅之外郑重地拜见了李曦这位主官,李曦也淡淡地还礼,然后才笑道:“我知道,你们或在户部,或在太府寺,都是捂(热rè)了的被窝,突然给调到这里来,扎被窝,想必心里早就把我翻来覆去的骂了多少遍了。”

    李曦这话一说,杨慎馀脸上倒是不动声色,而魏岳的脸色偢黑,看不出什么来,这时候便只有常风闻言一下子就红了脸,却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什么来,想必是被李曦一下子点了心事,颇有些尴尬的意思。

    李曦一边迈步往官厅里走,一边肃手让大家也进来,同时边走边笑道:“是啊,江淮转运使司,这个衙门到底是该管些什么,手里有什么权力,大家都还不知道,到这种地方来,自然是不如呆在原来那老地方舒服惬意的。但是,诸位……”

    这时候,李曦已经走入官厅,便随便拉了一把胡椅坐下,其他人不好坐,便罗列地站在官厅一侧,静静地听着李曦这位上官的第一次训话——

    “你们之,除了慎馀公之外,想必也都在原来的衙门里呆了不止一年两年了,甚至魏兄、常兄,你们也都已经做到主簿了吧?想再往上一步?是不是很难了?”

    主事再往上,自然就是员外郎,前者主簿虽然也是官,但却是署事官,意思是,如果放在地方的小衙门里,他们就是吏员一级的人物而已,而员外郎,则已经变成了主事官,这其区别,可是非常之大。

    所以,就是这么一个台阶,就可以把多少官员硬生生的压住。

    只要你有本事,慢慢的熬资历熬到个主簿,还不算太难,八品而已,但是要想做员外郎……那可就是难如登天了。

    所以,李曦这一句话,几乎是一下子便戳了他们的软肋,当下那常风自不待言,便是魏岳和杨慎馀,也都是打起了精神认真地听着李曦的话。

    好吧,今天我八点起(床chuáng),在电脑前傻坐了一天,一整天啊,一个字没写出来心(情qíng)实在是差到了极点

    本来真的是想请假了,真的是一个字都不想写。但是思来想去,最终,我还是勉强挤出了一点字,很汗颜,但是好歹表明一下我的态度——这本书,绝不断更

    今儿欠下大家的,我记着呢。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