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恋姐癖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四十四章恋姐癖

    “晚生蜀州李曦,见过长公主(殿diàn)下”

    虽然进来之后看了一眼就发现,今儿到场的大多数都是此前曾经见过的一帮名字,也知道能跟这帮人交往的玉真长公主大约不是个怎么喜欢繁文缛节的人,不过第一次见面,李曦还是宁可执礼恭敬一些,干脆深施一礼,总之是礼多人不怪。 ~

    如果是李适之或者张旭等人,见李曦这么正儿八经的行礼,指不定反要恼了,“彼此相熟,以文会友,子(日rì)何须如此多礼?”,但是玉真公主见状脸上却仍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只淡淡地伸手虚扶了一下,笑道:“子(日rì)先生客气了,快请入座”

    李曦闻言口中道谢,直起(身shēn)子来之后,仍是拱了拱手,这才转而冲其他的几位熟友们问好,贺知章、张旭等人也是纷纷回礼。

    今(日rì)这宴会,是在玉真别馆的后院,这里修得曲觞流水,极有韵味,虽当秋末,然而小溪淙淙之外,多少还有几顶残荷三二翠竹可看,是以倒是个聚会的好场所。

    只不过因为大家是在后园里饮酒成宴,所以压根儿也就没有什么座次,这小桥流水之地,杂乱的在草地上扑了不少硕大的蒲团,贺知章等人便是席地而坐,倒也极有雅趣。

    到了地方之后,李适之自过去同张旭说话,两人便并肩坐了,李曦也随便找了一处地方,就挨着一个陌生人坐下来,彼此一通姓名,知道这人名叫焦遂,据说是布衣出(身shēn)。

    等到李适之和李曦到了,今(日rì)里玉真长公主邀请的人就算是到齐了,也没有什么开场白之类的,大家便自顾自的三三两两的闲聊着,倒是酒下得极快。

    李曦不(欲yù)多喝,不过(身shēn)边有那么多酒鬼,想逃酒,那是基本上没有什么可能的。

    酒到中筵,有人开始作诗,有好有坏,大家无一例外都要褒贬评论一番,有诗下酒,这酒也就喝得越发爽利了。 ~

    不过这是随意的,你喝了酒,来了诗兴想做诗,那就写,不想写或者没诗兴,完全不会有人催促或者刁难你,从头到尾,整个宴席都是这般充满了诗酒的气息,却是行云流水一般,让人不知不觉的就心(情qíng)舒畅下来,只是感觉无比轻松惬意,全非那些所谓的家宴小宴可比。

    不过呢,人,毕竟是人,规矩再宽松,也大不过人去。

    酒到中途,李适之喝得满面红光,一副神采飞扬的模样,笑眯眯地看着李曦,对众人道:“想来诸公也该是知道吧?前些(日rì)子寿王(殿diàn)下小宴,邀请了子(日rì)前去,当场让子(日rì)为咸宜公主作诗一首,于是……哈哈哈……子(日rì)这家伙坏呀……”

    他显然不是一个合格的讲笑话人,话到一半,其他人都还没听懂他要说什么,他已经自己先就笑得不行了,别人也只好懵懂着,幸好知道李曦那首碧城的人倒也不止他一个,这时候有人疑惑,苏晋便笑着把这件事大约一说,于是众人皆笑,纷纷痛骂李曦恶毒,竟为人家堂堂公主做了这种诗,还是当面说在人脸上,委实不厚道的紧。

    当然,痛批之余,大家自是不免又要把李曦这首新诗拿出来剥皮抽筋的从头到尾解析一遍,提到中间赤鳞狂舞拨湘弦一句,众人妙赞之余,纷纷的说李曦此句意象典雅,用字玲珑,委实的是妙句,甚至贺老神仙也听得摇头晃脑的,当场就回忆起自己当初年轻时候与一女子拨湘弦的趣事来。

    老家伙口才好,年轻时便才名甚著,因此一直都得女子们喜欢,这方面阅历也丰富,因此他讲得眉飞色舞,大家也都听得兴致勃勃。

    独独李曦,别看是现代社会穿越过来的,要按说后世里女(性xìng)都解放了,可该是比唐朝人的(性xìng)观念要开放多了,但是对于唐朝的名士诗人们这种在宴会上公开而肆无忌惮的剖析男女**过程的(情qíng)况,他还是不太适应,所以从头到尾也只是听罢了。

    听得过程中,时不时扭头看看玉真长公主这位在场的唯一女子,却发现她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微笑,虽不插口,却也并无异色,显然是对于这帮名士们讨论这个的场景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等到大家讨论这个讨论到差不多的时候,她才突然开口道:“咸宜的(性xìng)子是傲气了些,却也是天家惯例,我皇兄实在是太过宠溺了,不过究其本心,还是个好孩子的。”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此时听她在那里浅笑着替咸宜公主说好话,李曦突然觉得(胸xiōng)口一(热rè),赶紧低下头端起一杯酒来一饮而尽。

    说起来虽然至今记忆犹新,却毕竟是前世的时候,已经很久远的事(情qíng)了,那时候应该还是在上大二,为了选修课好过,特意选了一个什么舞蹈艺术与欣赏,据说不用去上课,而且百分百好过,于是第一节课没去,只是听去过的同学回来之后形容,说那老师舞蹈学院的,太漂亮了,于是第二节课的时候,李曦兴致勃勃的去了,结果这一去,就迷上了。

    那位老师确实漂亮,个子不算太高,但是跳芭蕾舞出(身shēn)的,后来又学过民族舞,整个人给人的感觉非常好,气质优雅,谈吐温婉,不徐不疾,给那时候牛犊子一样满腹(骚sāo)(情qíng)与(春chūn)(情qíng)的大二男生们一种邻家大姐姐的感觉,而且还是特别高贵迷人且和蔼可亲的类型。

    从那之后,李曦对于这一类女人,几乎就已经丧失了免疫力。

    只可惜,这种气质优雅而又娴静温婉的邻家大姐姐,实在是不多见的很,以前世的时候李曦二十多年的经历,大约也就碰到了那么一位真正让他感觉恨不得把人家搂在怀里一辈子不撒手的大姐姐而已,而且还从头到尾只能是做一个旁观者。

    这辈子来到大唐盛世,虽然时间还不长,说起来不过半年而已,他见过的绝代佳人却是不少了,举凡杨花花、武兰、柳婠儿、师母周张氏等等,乃至于狗(肉ròu)娘子、阿锦、阿瑟,无一不是冠盖之选,只不过她们美则美矣,惊艳也是惊艳之极,却是并不属于李曦心中最为属意的那个类型。

    只有当第一眼看到玉真长公主的时候,虽然比之记忆中的那位大姐姐老师,她(身shēn)上不免飘飘然多了一抹出尘之意,可是那气质之温婉,举止之娴雅……简直比大姐姐还大姐姐。

    不知不觉间,连李曦自己都没有发现,他今天喝酒喝得特别爽快。

    前尘往事,尽上心头。

    这时候,玉真长公主说完了这番话,众人倒是纷纷颌首赞成,即便是李曦做了那首诗对咸宜公主颇有羞辱之意,其实他心里也清楚,生长在那样的帝王之家,又是从小被宠大的,咸宜公主有那种做派实在是不足为奇,因此玉真公主说完了,连他也跟着微微点头。

    不过话题被玉真长公主这么一转,顿时礼部侍郎贾曾便笑道:“子(日rì)啊,既然寿王(殿diàn)下和咸宜公主属意与你,我看,你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张旭摸着胡子也跟着附和,“是啊,咸宜公主虽然(性xìng)子高傲了些,却到底还年轻,再过些年,定会好多了,说起来,子**今年也已经十八岁了,该是时候考虑一下婚事了,若能得尚咸宜公主,倒也是一桩不错的姻缘。”

    甚至连贺知章听到这里都是微微地眯起眼睛,道:“有道理啊,驸马都尉一职,虽然手中没有什么权力,却到底清贵,说起来与子**的(身shēn)份雅好,倒是般配。”

    …… ……

    话题突然转到这上头,而且还是一帮人围攻自己,李曦当即就有点发愣。

    不光他,这时候就连李适之都有些下意识的觉得不对,犹豫了一下,他忍不住道:“这个……自古同姓不婚呀,子(日rì)姓李,似乎……”

    他话音落下,不等其他人接话,玉真长公主已经微微一笑,道:“这个倒不成问题,同姓不婚的说法是有,但是也要因人而异,皇族之李,起于太原,子(日rì)先生之李,或可查一查族谱,只不过据我所知,我皇族之李,与剑南道那边,应该是没有支脉的。”

    她这话几乎是一下子就否定了李适之的同姓不婚之说,因为尽人皆知,所谓同姓不婚,大约是指的同地、同宗的同一个姓氏,至少也得是同族,但是剑南道蜀州的李姓与太原的李姓,显然只需要查一下族谱就知道,两边往前查五百年都扯不上什么亲(情qíng)关系。

    也就是说,李曦要娶咸宜公主,是不存在道德漏洞的。

    于是,她这番话说完了,众人纷纷颌首之余,便忍不住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李曦。

    这当儿,李曦搓搓手,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有些醉意了,当下脸上红扑扑的,说话也少了许多顾忌,道:“这个……长公主(殿diàn)下,您今(日rì)里拉了这么多大人物来,就是来((逼bī)bī)婚的?”

    他这话说的,可是有些无礼。

    且不说人家玉真长公主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要替咸宜公主做媒,即便是说了,也仅仅只是一个提法而已,或许是她确实在事先跟在场众人沟通过了,以至于话题一转之后,大家都是顺着她的话题说话,却也仅仅只是劝和,谈不上什么((逼bī)bī)婚不((逼bī)bī)婚的。

    不过李曦虽然这么说,玉真公主闻言之后却也并不恼,只是淡淡地笑着看李曦,“子(日rì)莫非真的是很讨厌咸宜?”

    李曦醉眼惺忪地挥挥手,“我讨厌她干嘛,只不过相比于她,在下倒是更喜欢长公主(殿diàn)下这般的佳人。唉,没办法,我有恋姐癖啊”

    他这话一出,现场一片呆滞。

    PS:章节名弄错了,上一章该是第四十三章,特此更正。。.。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阅读,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