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谁干的(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三十五章谁干的(下)

    “光天化(日rì)之下,你们竟敢动刀杀人,眼中就没有王法么?”

    一声暴喝之中,走到李曦(身shēn)前来的,是一个瘦小的汉子。【叶*子】【悠*悠】

    (身shēn)上衣服破破烂烂,黑色葛布短衫,下面一条裈裤,皱皱巴巴,还破了好几个洞,衣服皴折得已经完全没有了样子,而且他脚上穿的,居然是一双草鞋。

    李曦惊魂不定的从地上爬起来,这才发现,说话此人的个子竟是只到自己肩膀处而已,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这般豪迈粗犷的嗓门。

    这个时候,周围的人群眼见杀手被击退,终于开始渐次恢复了镇定,只离得远远地看过来,不走开,却也不敢靠过来。

    光天化(日rì)之下行凶,人人看了都心有愤怒,但是敢于出手救人的,即便以盛行游侠之风的大唐长安城,十个里头也找不出一个来。

    看看那边口吐鲜血的三个杀手,再看看自己面前这个(身shēn)形瘦小到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只有七八十斤的瘦小汉子,李曦紧喘了几口粗气,开始回过神来。

    他抱拳拱手,道:“多谢先生出手搭救。”

    那人根本都懒得扭过脸来,摆了摆手,却并不回答,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那边三个人,挑衅地道:“怎么,不服?那就再来较量”

    李曦闻言着急地道:“先生,他们光天化(日rì)之下行凶,还请先生一力擒之,送到官府,在下必有重谢。”

    谁想那人本来正跃跃(欲yù)上前,听了李曦这话,他却是眼见一瞪,扭过头来,“俺凭啥听你的?”

    李曦愕然。

    就在这时,那三个杀手眼见事(情qíng)不对,似乎这突然杀出来的汉子手头上颇有功夫,即便是自己三人合力,亦未必能从他手里讨了好去,再者一击不成,事(情qíng)已经败落,于是他们简单地对了一个眼神,然后转(身shēn)就跑。【叶*子】【悠*悠】

    人群呼啦啦闪开道路,似乎是唯恐躲避不及被三个凶人撞上顺手一刀。

    于是,就在李曦目瞪口呆之中,三个人从容的逃之夭夭。

    目送三个人跑远了,李曦来不及打理自己(身shēn)上的泥土,只是吃惊地看着那瘦小的汉子。

    不等他说话,那汉子眼见对方被自己给吓跑了,这边转(身shēn)走过去,捡起自己那豁了一个口子的破碗,连看都不看李曦,便转(身shēn)走开了。

    虽然此人行事诡异,竟然坐视凶手逃逸,但他毕竟救了自己的(性xìng)命,回过神来之后,李曦就想追上去道谢,但是他才刚迈步,就又听到水中的扑腾声。

    这时候人群里有人喊,“呀,水里那人怕是不会游泳”

    李曦闻言,顾不上去追那人,赶紧走到曲江池旁,眼见莲莲正在水里扑腾,两只手乱扒,却已经叫水给淹没了,只留一对双鸭髻还在水面上晃悠着,偶尔抢出水面喘一口气,却还来不及说话就已经再度沉默。

    幸好上一世的时候,李曦倒是会游泳的。

    他也顾不上衣服,一个猛子就扎到曲江池里,奔着莲莲游过去。

    时值秋末,天气渐凉,正是秋风生渭水落叶满长安的光景,虽然正值中午,可是曲江池内的水仍然冰凉刺骨,李曦奋力的游到莲莲(身shēn)旁,单手探过去托起她的纤细的腰肢,却给她一把拽住,整个人八爪章鱼一样奋力的裹住了李曦,一时间竟是叫李曦都动弹不得。

    此前曾经听说过,经常会有救人者硬生生被溺水者困死的(情qíng)况出现,却也只是听说过罢了,此时感觉到莲莲这么一个小丫头,此时手脚并用地牢牢抱住自己,力量竟是出奇的大,李曦不由得就是心中一紧。 ~

    他也知道,对于溺水者来说,一者他们心中求生的意念极其强烈,只要有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出现在(身shēn)旁,都会被他们立刻死死的抓住,这无关其他,纯粹就是一种求生的本能。

    二者,此时莲莲入水虽然没有多久,但是显然已经吃了不少水,再加上这池水冰凉,连自己进来之后都觉得冰凉刺骨,隐隐有些想抽筋的感觉,更何况她已经在水里泡了一会子了,这时候指不定肌(肉ròu)都已经痉挛。

    这个时候,她的双手双脚都紧紧地扣在李曦(身shēn)上,即便是李曦奋力的想要掰开她一只胳膊,却也根本就掰不动,甚至越是想要掰开,她就抱的越紧。

    李曦努力地踩水,保证自己不至于沉到水面以下去,同时奋力的挣扎出一只手来,死命地托起她的(身shēn)子,同时在她耳边狂喊,“莲莲,醒醒,醒醒”

    一只手掌在她后背上用力的拍了几下,莲莲哇的一声吐出一口水来的时候,李曦已经快要沉下去了,犹在大喝,“莲莲,别抱我那么紧,你醒醒。”

    吐出一口水来,莲莲的意识似乎恢复了少许,手臂上的力量也稍稍有所松懈,李曦闭着气,嘴巴鼻子都没在水中,只头顶发髻还浮在水面上,托着莲莲奋力的往水边游。

    说来也奇怪,莲莲入水时,是李曦把她抛下来的,以李曦的力量,即便是靠岸再近,也不可能把她丢的太远,但是此时莲莲溺水,却已经距离岸边足有三四丈。

    这时候岸边纵有人也想救人,见李曦已经把人救了,便也只是驻足岸边观看罢了,至于庚新和妙妙,他们倒是想搭把手,可是两人都是自小北地长大,也是旱鸭子,却哪里敢入水帮倒忙?

    好不容易,李曦总算是游到了岸边,庚新和妙妙抓住莲莲的手之后奋力地把她拽上岸,李曦就松了口气,手脚并用地爬上曲江池畔的护栏,翻过(身shēn)去躺在地面上,就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一般,(身shēn)上冰冷,四肢麻木到几乎失去知觉,只是大口贪婪地喘着气。

    劫后余生,莲莲和妙妙两个女孩子紧紧地抱在一起,彼此都打着哆嗦,莲莲更是叫水给冰得脸上煞白青紫,嘴唇都有些乌色,眼看着李曦躺在地上,眼神中满是感激,嘴唇哆哆嗦嗦的,却是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反倒是庚新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哭得声泪俱下,一副忠心为主的模样,“公子爷,吓死小人了,小人该死,当时就想冲过去为您挡刀的,可是没等小人过去,那刺客已经退了……”

    李曦睁开眼睛,无力的喘着气,闻言又是气又是笑,忍不住一脚把他踹开。

    “滚蛋,找辆马车去”

    任何事(情qíng),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面对突然而来的袭杀,李曦惶急之间,几乎是爆发出了百分之二百的敏捷、力量和速度,但是等到那紧张的一刻过去了,他能感受到的,除了一(身shēn)的冷汗之外,就是浑(身shēn)上下的肌(肉ròu)都说不出的肿胀酸痛,再加上为了救莲莲,他又当即就跳进冰凉的曲江池水里扑腾了半天,可以说,就这两件事(情qíng),精气神已经完全耗光。

    以至于坐上庚新找来的马车一路往家里走的时候,虽然能感觉到车马粼粼碾过街道的微晃,但是李曦已经有气无力到睁不开眼睛。

    回到家里,就发起了高烧。

    迷迷糊糊之中,不辨(日rì)夜,就觉得自己似乎睡着了,却又不知什么时候,似乎醒来了,只是始终觉得疲惫(欲yù)死,根本就懒得睁开眼睛。

    也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力气睁开眼睛。

    朦朦胧胧中,有人在耳畔哭,也有人在耳畔轻声地说话,只是那声音似乎在,但是对方说了什么,他却是总也听不清楚。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天色近晚了。

    李曦只是觉得自己虚弱之极,勉强睁开眼睛之后,看到一对双鸭髻就在跟前不断地上下晃悠,他勉强伸手碰碰正在打瞌睡的妙妙。

    妙妙遽然而醒,眼见李曦醒了,她愣了一下,却是突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公子,您可算是醒了,吓死妙妙了”

    李曦笑笑,碰了她一下之后,那手臂就似乎连再次抬起的力量都没了。

    这时候,妙妙回过神来,抹了抹眼泪,才开始高兴起来,忍不住冲外边喊:“快来人哪,公子爷醒了”

    其实不用她喊,听到刚才那一声哭,李逸风就已经赶紧过来,此时挑开鰕须帘子走进来,李逸风也是忍不住以手加额,“公子爷,您总算是醒了。”

    李曦冲他也笑笑,然后想起莲莲,她是溺水,而且比自己在水里呆的时间还要长,也不知怎么样了,便问:“莲莲没事吧?怎么样了?”

    妙妙闻言,脸上的泪痕未干,便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李逸风笑道:“要是知道公子爷您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问她的安危,莲莲姑娘怕不知要感动成什么模样了”

    又道:“公子爷放心吧,莲莲姑娘只是着了些凉,虽然也起了高烧,不过大夫也看过了,如今吃了几服药,已经不碍事了。”

    李曦松了口气,笑着点点头,然后想起那惊险的一瞬,这脸上才逐渐的开始(阴yīn)沉下来。

    顿了半天,就在妙妙出去给李曦倒水的功夫,他看着李逸风,眼中慢慢地散发出一抹狠厉的光彩来,沉声地问:“查出来没有,谁干的?”。.。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阅读,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