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谁干的?(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三十五章谁干的?(上)

    乍一听苏晋这么说,李曦倒是吃了一惊。 ~

    还没等他问,苏晋却已经轻轻地抹开了话题,笑眯眯地开口问他,“你来长安也不短(日rì)子了,还没出去逛过吧?”

    李曦点点头,“来了之后就紧赶着到国子学去入了学,随后就是每(日rì)读书,说来(日rì)子清闲,只是时间散碎,所以,倒还真是没出去逛过。”

    苏晋闻言点点头,一扬脖,又是一杯。

    “曲江池、慈恩寺、大兴善寺,都是好地方,该去走走看看,城西边有几座不错的胡寺,造型与我大唐的建筑风格迥异,也饶有趣味,该去。”

    李曦笑着给他斟满了杯子,苏晋口中的胡寺,估计也就是莲莲和妙妙口中那些波斯大食的胡商们建起来的寺庙了,这个说起来李曦倒真是好奇,早就想要去看的。

    苏晋端起杯子来,看看李曦,诡异地笑了笑,突然压低了声音,道:“当然啦,平康坊也是好地方。尤其是下午申时之后,满楼红袖,一街奇香啊”

    李曦笑笑,不置可否。

    平康坊最出名的,自然就是ji院了。

    这年头逛ji院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qíng),相反,全国各地的文人士子们来了长安城,首先要去的地方就是平康坊,因此甚至可以说,在大唐这个时代来讲,平康坊虽是ji院云集的地方,却堪称是一处雅集的妙地。

    文人士子、商贾黎庶,乃至于达官贵人,人人争往平康坊。

    说到最后几句,苏晋的声音渐渐的低沉起来,一杯酒端在手中好长时间都不见喝,只是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良久,他好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只是慢慢地道:“开元十五年,我与你老师周邛,还有其他几个朋友,一起去北里。”

    怕李曦不理解,他又解释了一句,“北里是平康坊的一条大街,最是奇人艳姬汇集之处。”

    然后才道:“那时候,罗秀姑娘年方十七,笑语盈盈,粉面桃花,我跟周邛同是一眼就看上了她,你那老师是个厚脸皮,我脸皮儿薄些,所以最后到底是叫他抱得美人归。”

    乍一听这个,李曦吃了一惊的同时,恍然一段心事回到心头。

    记得那还是(春chūn)末时分,自己刚刚拜入周邛门下的时候,甚至剑南道的那场大雨才刚刚开始,老师周邛好像做过一首诗,叫做: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离乱李花香。东风不为吹愁去,(春chūn)(日rì)偏能惹恨长。

    当时自己还动了心思,怀疑是老师当初在担任庐州别驾的时候有所艳遇,后来还曾一度想要让李逸风代自己到庐州和长安去打听一下,只不过后来先是被李逸风劝住了,后来又是七事八事的缠绕,尽管李逸风到长安已经两三个月了,自己也已经来了大半个月,这件事(情qíng)却是给彻底的抛到脑后去了。 ~现在看来,莫非还真有过这种事?

    这时候,苏晋颓然地叹了口气,“可惜,周子安的那位夫人,实在是太过厉害,子安虽得了罗秀姑娘的芳心,却始终都不敢把她娶回家去,只能在外边给她买了栋宅子安顿下来,而且,后来被周张氏发现之后,他甚至连过去都不敢,可怜罗秀姑娘啊,红颜薄命……”

    他说到这里,李曦的脑子里打了几个弯儿,忍不住问:“难不成您刚才说的松口气……那位罗秀姑娘……呃,罗大家,眼下就还住在这长安城里?”

    苏晋点点头,“你倒是激灵。……几年前,子安调任庐州,于是就托我照应那边,而且就因为害怕自己不在长安期间,那周张氏会借故生事,他甚至费尽心机,好容易才算是把周张氏他们都给带到任上去了。”

    李曦闻言恍然大悟。心想怪不得老师赴任外地,一直都带着家眷呢,要知道,朝廷的规律历来都是上任时不许携带家眷的。

    听到这里,李曦冲苏晋点了点头,“大人放心,回头我就过去拜见小师母。”

    苏晋闻言点点头,冲着堂后努努嘴,“那也是个醋坛子,这些年,我可没少替你老师背了黑锅,跟你没法算,回头等他回长安来,且看我如何讨债”

    李曦告辞离开苏府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苏晋已经喝到醉得无法送客,李曦也已经到了七八分的酒量,最后还是苏晋的儿子扶着李曦出来,最后还跟李曦的车夫一起,把他抬上了马车。

    迷迷糊糊的上了马车,李曦伸手撩开帘子,听着耳畔马蹄得得,清风徐来,有着片刻的清醒,却是忍不住要想,看那师母周张氏一派雍荣华贵的贵妇人风度,没想到竟真的如当(日rì)里三叔所说的那般,奇妒无比。

    酒醉之后又吹冷风,脑子里花思乱想着,不觉就有些头痛起来。

    放下帘子眯起眼睛来,初时还觉得脑袋疼得了不得,后来不知不觉的,竟是睡着了。

    这一觉,无比黑甜。

    此时上午醒来,已经是天近巳时,秋末的长安,空气凉飒飒的,即便阳光仍旧刺目,但是走在阳光里,却是丝毫都不觉炽(热rè)。

    李曦起来之后洗漱过来,莲莲给他端来一碗莲子羹,李曦(热rè)(热rè)乎乎的喝了,觉得舒服很多,也精神了很多,虽是宿醉酒醒,却好像是也不觉得怎样。

    想到昨天下午跟苏晋的谈话,自己来长安之后还没有出去逛过呢,于是他便招呼了莲莲和妙妙一起,让庚新负责带路,一行车马直奔曲江池。

    曲江池内一泓碧水,曲江池畔落木纷纷。

    时值秋末,曲江池内只剩残荷,但游客却仍是不少。

    虽然没有庚新口中的踏青之妙,可是这秋风乍起落叶萧萧的景观,却别有一番壮美。

    庚新在长安生活了很多年,莲莲和妙妙更是长安本地人,这曲江池他们自然都是来过的,有他们带着,这一路倒是游尽其妙。

    逛了大概有一个时辰,天近午时,李曦昨夜宿醉,自然没吃什么东西,今天早上也只吃了一碗莲子羹而已,此时自然饿了,于是他大手一挥,去吃饭。

    地方自然是庚新推荐的,就在曲江池畔,曲江楼。

    一行几个人正谈笑间往曲江楼里去,这时,却突然有几个遒实大汉迎面走了过来。

    李曦正扭头跟两个小丫头谈笑,是以并没有注意到,但这时候,李曦眼中所见,莲莲却是突然眼睛一眯——

    “公子,小心”

    自从四月十三(日rì)发书至今,滴酒不沾,今天是一个好哥们,下了班之后非得拉着出去喝酒,心想也罢,一来朋友之请不好推辞,二来我也馋了,于是……喝得多了点儿,今天就这些了。。.。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阅读,地址: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