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一波又起(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李过刚才那番话,巳经够让人吃惊的了,而那股子吃惊的劲儿还没退”这里王殊彦却又来了一个“负荆请罪”顿时就让现场再次为之一静。

    这个时候”即便是镇定如杨洄,也是忍不住目瞪口呆地看着王殊彦。

    前些(日rì)子里王殊彦带人去东市里要砸人家店的事儿,虽然因为最终失败了”所以王家上下都在尽力的遮掩这事儿,但到底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于一些喜好打听消息的人,诸如杨回那里,却还是知道此事的。

    只不过毕竟消息来得飘渺”所以他并不知道当时王殊彦去砸的就是李曦的剑南烧(春chūn)店,所以当时听了也就是一笑而过,而且因为事涉他人的脸面,当了王殊彦,他也只做完全不知道这件事,并不曾问起过。

    此时的吃鼻过后,才突然明白,原来事(情qíng)竟是这样的一个来回。

    不过越是想明白了”他就越是后怕,心想幸好自己刚才在国子学也好”还是带着这些人进了李弃之后也好,都并不曾表现出怎样对国子学学生们的轻蔑,否则的话,怕是不知不觉就得罪了一个厉害的人物。

    不过这事儿回想,却也怪不得自己,谁能想到”一个可以跟新任御史大夫李适之平辈论交把酒言欢,又能让右散骑常侍王家的大公子都心甘(情qíng)昼“负荆请罪”的人,却居然会安心的窝在国子学闷头念书?

    心里头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再次抬头看向李曦的时候,他眼中不知不觉的就多了一抹少有的谨慎。

    这个时候李曦有些闹不清楚那天狼狈而走的王殊集怎么突然就肯低头了”于是他不由讶异地看看王殊彦,然后就把目光投向李过。

    随后李过走过来附耳低声的解释了一番,把刚才王家父子来了之后的事儿都告诉给李曦李曦这才恍然地点了点头。既然人家老爷子都亲自出马找李适之这位大哥道歉了,他自然不能不给人家这个台阶下,再说了,人家这么做是给面子的,自己一个小小的国子学学生而已,人家不给面子”自己又能拿人家怎么样?

    于是这会子他听明白了事(情qíng)的来龙去脉”便赶紧弯腰亲自搀住王殊彦,把他扶起来,口中道:“王公子太客气了正所谓不打不成交”些许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王殊彦本来低着头给李曦赔礼道歉,这心里可是难受之极的”不过此时听着李曦的语气倒还算是诚恳而且也并没有如先前害怕的那样冲自己摆架子,于是他这心里不知不觉的就舒服了许多”说起来毕竟人家也是王家的大公子,这家学渊源倒真个不是吹得,此时李曦客气,他心里一舒坦说出话来顿时就更加诚恳:“说来惭愧」那次纯粹是让几个居心叵测之辈给糊弄了没得给人当了一回枪使唤,幸得了(日rì)先生不见怪”这才心中稍安。”

    李曦闻言哈哈一笑,“此事就此揭过你我都不必再提,如何?”

    李过闻言在旁边敲边鼓抚掌称善,又说待会儿一定要好好的敬两个人,感谢他们集赏光过来赴宴。

    有了他这么个边鼓一敲,顿时就连方才李曦和王殊彦之间那抹子生分和不自在都似乎是消失不见了,当下里三个人呵呵地说笑了几句”抛开心底里的想法不论,单从表面看,至少是无比的融洽了起来。

    这时候李曦便打发李过走,道:“今(日rì)是你们家开宴,你父亲辈分也高”职位也高,是不方便出去门口站着的,一切都得看你的,哪里能耗在这里陪我们说话,你快去吧!”

    李过闻言称是,然后便告了罪,招手叫了一个知客过来,着他带着李曦等人到正堂去,自己这才转(身shēn)回大门口去了。

    等他离开,李曦和杨洄、王殊彦等人便一边谈笑着一边随知客往后面走,这时候那李姓女子却是连岑参也顾不上了,只是追上来,伸手拉过李曦”也不顾旁人都看着她呢,就无比好奇地看着李曦,眼睛晶亮晶亮的,问:“没想到啊,你跟李适之是兄弟么?我刚才听人说,你还跟王……王什么来着……就是他……”

    她这会子便什么都忘了,毫不客气地就当面指着王殊彦,全然不顾王殊彦脸上已经变了颜色,只是问:,“他们都说,你还跟王殊彦打过架?王殊彦想砸你的店,被你给打跑了?”

    李曦闻言先是挣开她的手”然后正色地看着她道:“这位公子”你不要听别人胡说,我与王殊彦王公子乃是朋友,此前不过是一场误会而已。再说了,即便是当初我跟王公子之间发生过那么一点误会,也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嘛,道听途说之事,信不得的!”,那李姓女子闻言不由的就扭头看看王殊彦,见李曦这么一说,王殊彦的脸色就渐渐的好看了些,她顿时就不屑地冲着季曦冷哼一声,“虚伪!““虚伪?”本来说完了话李曦正自转(身shēn)要走,不准备再跟她说什么了”但是听到这句话,他刚刚迈出脚去,却又不由得收回来,扭头看着那高傲地昂起脸蛋儿的女孩,他笑笑,“什么叫虚伪?什么叫不虚伪?难不成就为了小姐你的一句话,为了你的一点好奇,我就得撸胳膊挽袖子的当场跟王殊彦再打一架?那样就不虚伪了?”

    “你……”

    看着对方一副涨红了脸面却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李曦又笑笑”“如果你自以为走到认为只要是别人不承认你道听途说来的话就是虚伪”不按照你臆想的来回答就是虚伪的话,那没错”我这人还真就是有点虚伪。”

    女孩闻言给气得不轻,却又找不出反驳的话来,当下只好冷哼一声扭开脸去。

    这个当。”王殊彦是不会开口说话的”她刚才说话还对自己连连嘲讽呢,虽然她是个女子,这会子却也不必去帮她,杨洄倒是可以站出来说点什么,但是看看李姓女子那副气鼓鼓的样子,他又不敢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话,以免惹火烧(身shēn)。

    幸好李曦压根儿也就没打算跟一个女孩子纠缠什么,说完了这些,他就招呼杨洄和王殊彦等人,道:“走吧,咱们进去喝酒去。”然后迈步就走。

    王殊彦闻言自然是欣然举步,杨洄扭头看了看那女孩子,想说话,最终却还是赶紧三两步追了上去,低声对李曦道:“子(日rì)先生,看在在下的面子上,还是不要与她制气吧!她的(身shēn)份毕竟尊贵些,为先生计,得罪她也是不好。”

    通过把此前对李曦的一系列了解串联到一起,他突然觉得这个李曦似乎大有来头,至少不会是像他表面上所展现出来的那样,只是一个国子学的学子,所以便起下了结交的意思,只是那女子却更是他不敢得罪也不舍得得罪的,因此便只好居中来做这个和事老了。

    李曦闻言边走边笑着摆摆手道:“知道!看你杨公子对她的态度,想来她的(身shēn)份估计贵不可言吧?嗯,她姓李”想来要么就是宗室之女,要么就是朝中哪位姓李的大人家中的千金小姐,甚至……说不准还是为公主呢”呵呵,你放心,我闲来无事惹她作甚!”

    听了这话,杨洄才算是略略放心。

    只是这个时候他放心了,那女孩子却是憋气的很。长那么大了,这还是第一次居然敢有人如此当面训斥自己,偏偏自己还给他训斥的接不上话来。

    这时候想想,心里生气觉得丢人都还是其次,最主要是有些不服气,自己当时怎么就能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听着他训斥自己呢?

    她撅着嘴儿在那里生气,她那女扮男装的小书童就怯怯的走过来,小心翼翼地想劝说两句,道:,“小姐,您别生气了,他一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人,居然当众这么不给小姐您一个女孩子家面子,定是个不可理喻之人,跟这种人生气,可是不值得很,白气坏了自己!要么咱们去找那位岑先生聊天吧,让他给您做首诗,好不好?”

    女孩闻言扭头看看她,依旧撅着嘴儿,良久,她狠狠跺脚,“不行,本公子何曾受过这种气,今天非得叫他给我当面赔礼道歉不可”那什么岑参不岑参的”先搁到一边去。

    说着,她眼睛一转,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于是就扭头看着自己的小书童,鬼精鬼灵地问:“我突然想起来,我记得上次听清哥哥说,他也接到了李家的请柬,恐怕今儿也要过来吧?”

    小书童闻言迟疑了一下”才道:“小姐”您要是找他的话,您符(身shēn)份可就……”

    女孩闻言浑不在意的摆摆手,“漏了就漏了,今天非得出了这口气不可!”

    小书童闻言犹豫再三,这才怯怯地陪着笑道:“小姐,其实在婢子看来”您完全没必要那么大动干戈吧,刚才虽然那位李曦李公子说话的口气有些重了,可去……,…可去……“……”

    “可是什么?”女孩问。

    “可是似乎是您一开始问的就有问题,这件事我觉得倒也不能完全怪人家”葬以……”

    “好啊,好你个颜清微!学会帮着别人来指派本公子了是不是?”

    小书童颜清微闻言赶紧低头,再也不敢说什么了,只是道:“婢子不敢”婢子不敢,那,“那要么咱们就去找寿王(殿diàn)下,让他帮您出气吧!”

    “这还差不多,回去再跟你算账!”女孩轻哼一声,摆手道:“走!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