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佳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到国子学入学之后,李曦的(日rì)子就变得悠闲而惬意了起来。每天早上卯时三刻”也就是后世的早上六点起(床chuáng),按说这在后世也是小白领的起(床chuáng)时间,甚至比那个还要早了些,现在的李曦完全没必要起那么早,但问题是后世的时候晚上有颇多娱乐手段可以耽误时间,在这里的话,李曦这小院里又没养什么歌姬之类的,无以娱乐,(身shēn)边又没有女人,这熬夜自然就成了颇蛋疼的一件事,于是也就干脆的早睡早起。

    卯时三刻起了(床chuáng),盥洗已毕之后,先是吃早饭,然后,李曦要读半个时辰的书。

    在蜀州的时候李曦可是见识过这个时代人的学问的,不必说别人,就是武姬一个歌姬出(身shēn)的女孩子,都是博览群书,而且人家读书不光是读”几乎是背,倒背如流的背,至于周邓那等进士出(身shēn)的,做官之前整(日rì)介就是埋首书堆,那学问就更不待言。

    李曦觉得,与他们相比,自己固然是多了不少穿越者的见识,乃至于很多方法、观点、境界、格局等等,这个东西莫说他们这一辈子,怕是再过几百年都没人能追的上自己,而且自己从后世带过来的许多生活乃至商业上的技巧,也足以让他们望尘莫及……但是,这些东西让自己做一个富家翁是没问题的,要做国之大臣”要跟玄宗皇帝玩心眼子,要跟玄宗和寿王父子俩抢女人”在未来很可能还要面对李林甫这等人物……可就是远远不够了。

    所以,既然有了眼下的机会”让自己可以不必((操cāo)cāo)心其他的坐在大唐第一学府里安安静静读几天的书,李曦倒真的是有些分外珍惜。尤其是在他弄来,眼下教授的这些书,可都是历几千年不变的好东西,搁在后世里”你不读到文史专业的博士级别,压根儿也没有教授会给你讲这个,不为别的,因为讲了你也听不懂。

    集然了,现在的李曦要听懂那些国子学博士和助教们的授课也很有难度。虽然逃课成风”但那是学生的问题,老师可绝对是好老师。

    国子学毕竟也是大唐第一学府,在这里教学的可都是有着正式国家官职的人物,整个国子学”也就是只有五位博士而已,官居正五品上啊,顶的上一个中州的刺史了,这学问和修养,自然不是后世里那些半瓶子水的所谓教授所能比的。

    基础差”听不懂,怎么办?一个字,补!

    于是,他每天都会拿了学里发的课本,认认真真的把昨天授课的内容复习背诵一遍,然后再把今天上课要学的东西先死记硬背下来,通晓个大概。

    辰时三刻”他从家里坐车出发去国子学,一路上坐在马车里正好可以仔细思量刚刚背诵的今天要授课的内容”毕竟有了后世的基础”很多东西仔细思量之下,还是可以弄懂个大概的”那么实在不理解的,也就正好可以记下来,到课堂上的授课中去寻找〖答〗案。

    大概巳时左右,马车可以到达国子学,晚不了上课,然后就是听课,等到午时初刻下了课,再坐马车回去。中午在家吃了饭,还可以小小来个午睡,只要不晚了下午未时初刻的课就成了,当然,下午去上课也是没有人授课的,只会有一位直讲坐在教室里,有问题可以随时请教而已。不过,下午的李曦不读书,改练字。

    他自己知道自家事,就连给玄宗皇帝上的奏折都是老婆替誊抄之后才递上去的,这种事儿一回两回的,说出去是风流雅事,可老这么整是绝对不行的。

    别的不说,至少这奏折可是做官的人少不了要写的,而且做官之时,批文之类的事(情qíng),也总少不了,奏折还好说,可那公文总不能拿回家去让老婆帮着批吧?因此,这练字实在是必须的”就不说练出个张旭那般的大家,至少也得能拿得出手去,不至于太过丑陋才好,不然可是大丢面子,只怕就连贺知章李适之他们也会瞧不起自己。

    然后呢,在学里练上一个时辰的隶书,申时初刻下了学,就坐马车回家”吃吃饭,温温书,跟李逸风闲聊几句”偶尔的剑南烧(春chūn)长安店掌柜的罗克敌也会过来回报些事(情qíng),李曦就随口分派处理一下,等到困意袭来”便上(床chuáng)睡觉,第二天照常如此这般。

    说起来这(日rì)子有些按部就班”但是对于穿越到大唐之后就始终心里紧张,一直都在紧巴巴的赶时间努力创业,想让自己这个外来户多一点依靠”多一点心理安全感的李曦来说,这(日rì)子却已经是十足的惬意,也十足的闲适了。

    甚至可以说,一直到最近这一段时间,他才觉得自己的心渐渐地放了下来”你看,做做生意读读书,偶尔跟莲莲和妙妙调笑几句,再不然就是蓦然想起远在三千里外的蜀州,想起柳绾儿”想起武姬,想起huā奴,想起狗(肉ròu)娘子,甚至,想起阿锦和阿瑟,这种(日rì)子是多么平静而优美啊。有时候甚至李曦会感觉,眼下的自己还真的已经是个唐朝人了。

    这样的(日rì)子不消多,只十来天的功夫,惬意和享受之余,渐渐的就连听课也觉得不像开始那么吃力了,甚至就连诗词的格律,也开始逐渐学起来”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学习之余,班里的三十来个学生中,终于也开始有人对李曦这么一个每天都来听课的新学生好奇了起来,渐渐地,就开始有人过来搭讪。

    虽然只是客气的认识一下”于李曦来讲”却也是个很好的开始”于是他就不卑不亢地应对着,偶尔也有些谈笑”大家就渐渐地熟识起来。

    这时李曦才逐渐的知道,像他们这样都已经十七八岁了却还没有出来恩荫做官,只是继续在国子学里读书的,大多都是本来不够资格进国子学”或是家里托了人给举荐,或是牵亲挂戚的跟朝中某位大官儿有所关联,这才借了面子进来的,虽然家中肯定不穷,甚或也是仕宦人家有些地位的,但是却不够资格借了父祖的余荫出仕。

    即便家中有父祖辈还在做官,他们袭了恩荫,也不过就是前八品九品的前程,这在天子脚下长大的他们看来,起点未免太低,再说了”即便有些好缺也未必就轮得到他们,不知道多少人等着抢呢。

    因此在他们看来倒不如继续在这国子学里再多读几年书,一来积累些学识,二来盼着父祖辈还能往上走一走”三来么,每年都照例的会有玄宗皇帝或者太子(殿diàn)下到以国子学为首的长安六学里来考校学生的学问如果得到优评,也是可以出仕的”那个倒还更加荣光些。

    对于他们来说,虽然李曦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他们也只是知道他是从剑南道过来的,也是借了一个祖父辈人物的面子才得以进到国子学里读书并不会把他跟最近在长安城内颇有些风头的那个李曦联系起来。

    再说了李曦即便略出了些名气却也只是在部分的小圈子里流传,还不至于名声响亮到尽人皆知的地步,尤其是眼下国子学毛诗班的这批学生,虽然也会从朋友或者父辈那里听到最近长安城内来了一个一出场就极为高调先是跟新任御史大夫李昌李适之大人约为兄弟,随后就又当场不给右散骑常侍王家面子公然硬顶的家伙,极是牛气,但是于他们来说,这些不相干的八卦消息也大多是听听就过,不会有人往心里边走。

    所以,对于他们来说,李曦仅仅是一个长相英俊谈吐不俗,而且(性xìng)子还颇和睦的同学而已,甚或言语之中趣味相投的话,也可以做个不错的朋友”将来若是大家都走上仕途,说不得就可以相互关照。也就是说”李曦是他们之中的普通一员,而并不是很独特的那一个。

    当然,事有寻常,则必有反常,李曦是知道的,这个班里肯定有一个人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来历,而且似乎不,可以肯定,男人是不会有那种声音的,肯定是一今年纪不大的女子”但问题是,自那那天在国子学的大门口熙攘的马车流动中听到了那几句对话之后,尽管李曦已经很用心的在班里这三十多个人中寻找,却再也没有听到那个类似的声音。

    甚至,这班里经常会见到的三十来个学生”也都正常的很,没有谁像是女扮男装的。

    要知道,大唐盛行女子着男装,尤其是上层的贵族社会,女子走向社会走向社交的态度更加开放也更加坚决,女子们会穿了男装骑马、逛街、参加吟游、诗会、饮宴等等很多的社交活动,但她们却并不会因为自己穿了男装而刻意的扮出男子的姿态。

    如果(套tào)用一今后世的概念的话,唐朝的女子们穿男装,顶多也就是可以归类为女(性xìng)服饰打扮的一种潮流和倾向,恍如后世就会有很多女孩子格外偏好一些中(性xìng)服装一样”而并不会像后世很多电视剧里演的那种,女子乔装改扮之后就是为了让别人认为她们是男人。

    她们穿男装,只是为了方便,并不是为了扮成男人。

    所以,即便是在大街上走”也时常可以看到一袭裥衫或一(身shēn)胡服,却偏偏是柳叶弯眉樱桃口外加纤腰若柳的佳人。

    但是显然,这毛诗班里并没有这么一个人物。

    不过呢,因为这国子学里的学生们很多人都是倏忽来去的,经常有人在某天会过来一趟,虽然只是听上一堂课明天就不再出现,却到底还是导致流动人口不少,掰着手指头数一数,似乎每天总会有那么几个甚至十几个人是如此的,真正固定了每天都会来的,大约的也就只有那么二十来个出头。

    这样一来,似乎也就有了解释,或者,那女子那边便是正好来此逛了一趟的?

    只是,从那对话里能听得出来,似乎她的父亲对自己该是有一定了解的”甚而有些激赏,这样的人家,想来却也不该会有太多才对。

    在大家渐渐地熟识了之后”李曦便拐着弯儿打听了一下这国子学里是不是会有女子扮了男装过来上学的,谁知道这一间之下还真是颇有收蕊据说朝中颇有一些大人们家中的女公子会跑到国子学里来听课”毕竟大唐时候女子的社会地位相对较高,尤其是贵族人家的女儿,更非乡野间女子可比,而且大唐男子的心(胸xiōng)也足够开阔,做父亲的和做丈夫的,大多都不会限制自己的女儿或者妻子参与一些在此前朝代似乎只有男子才有资格参与的公众活动。

    所以这么一来,那些大官家里的女公子们偶尔跑来听一堂课两堂课的,倒也是数不鲜见的事(情qíng)。诸如宋螺老大人家里的几位小姐,在出嫁前就曾很是喜欢跑到国子学里来听课,当然,人家现在早都嫁做人妇了,而后来张说大人家的几位小姐,乃至于李林甫、苏晋、贺知章、裴耀卿、萧嵩、杨崇礼等等朝中一些显赫大员们家里的女公子”也都时常来……,甚至于,据某位学子绘声绘色的讲,甚至也有当朝公主来过,只不过他举不出例证来”因为人家的女公子们即便来这里听课,却也不是常来”因此与这里的人都并不怎么熟识,偶尔来了,也并不与这里的人交谈的”只是听了课便走,所以那人虽然这么说,可不管李曦还是其他人,却都只当是笑话来听。

    总而言之一句话,女子来国子学听课,绝非偶然现象,是一件很正常很普罗大众的事(情qíng)……所以”从这个思路上,还是没法查。

    到最后,十几天的时间过去,李曦心里虽然还是好奇,不过随着他逐渐的融入了这里,那时听到的那几句奇怪的对话,也就渐渐地淡忘了。

    可是,就在他将忘未忘的时候,却在某一天,又突然的听到了那个清脆的声音。

    那一天,李曦刚走进教室”博士还没来上课,他便照例走到自己习惯坐的书桌前坐下”书包打开”取出笔墨纸砚,和课本。然后,他就突然听到那个声音响起来、

    “喂,据说你很会作诗,是真的么?”!。。!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