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国子学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开元二十一年的八月十二(日rì),就在李曦进入长安城之后的第三天上午,他正式坐了马车来到长安国子学报道入学。

    因为昨(日rì)的时候就分别到吏部、礼部和国子监等处办理了一切的手续关文,虽然按照规矩,他这个从九品的奉礼郎还不够资格进入国子学,但是既然有了国子监的批文,国子学这边自然是见文放行,所以这一遭入学倒是顺畅的很。

    自打在蜀州接到口谕之后,李曦就恶补了一下大唐的教育体系,当然,最最紧要的就走了解这国子学,堪称是备足了功课。

    大唐治下,国子监堪称是最高的教育机关了,在穿越来之前,李曦这个历史白痴一度坚定地认为〖中〗国古代国家的〖中〗央机关就是三省六部就完了,而礼部毫无疑问就是国家教育的最高机构,事实上穿越过来之后他当然是一点点的弄明白了,大唐的〖中〗央机构说起来固然是三省六部制,其实在三省六部之外,还有很多负责专门事务的机构。

    比如负责刑事案件的不光是刑部就完了,还有大理寺,再比如负责礼仪啊接待啊之类的事(情qíng),并不说就由礼部统一负责了,在礼部之外,还有鸿胪寺,再比如户部自然是负责全国赋税钱粮的,但是在此之外,还有一个太府寺。

    大理寺卿,鸿胪寺卿,太府寺卿……还有国子监祭酒,这些官员都是从三品,比正三品的六部尚书低了半级,而且他们负责的事务面也相对狭窄许多。但是在某种程度上却不得不说,正是因为他们是负责管理具体事务的,所以在这些具体事务上,其实他们的权力甚大。

    国子监既为大唐的最高教育管理机关,那也就相当于后世的教育部了。除了要负责管理全国各地的州学、县学等等机构之外,国子监还直接管理位于长安的三大学校——肼国子学、太学、四门馆,以及三座专门类别的学校律学、书学、算学。这六所学校,被并称为大唐六学。

    在此之中,国子学毫无疑问是地位最高的,是大唐的最高教育学府。能进到这个学校里来读书的”都不是普通人物,因为它入学要求的基本的底线就是:朝廷三品以上官员以及国公的子孙,从二品以上官员的曾孙辈。

    国子学按照年龄划哼分为五个班级:周礼、仪礼、礼记、毛诗、(春chūn)秋左氏传。

    除此之外,每今年级都要学的,还有一些副科,诸如隶书、国语林、三仓、尔雅等等。当然,教授吉、凶二礼更是题中应有。

    虽然明知道玄宗皇帝把自己调到长安来,绝对不是让自己来好好读书的”只不过是他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才能决定是否采纳自己的意见,所以才先把自己丢到国子学里罢了,但走出于对大唐第一学府的向往,李曦还真是准备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读一段时间的书。

    所以此次来报道,他准备的很充分,束将之礼也是纳得格外重些。

    或许是此前国子学里也曾有过不少学子是本来并不够资格,却被硬塞进来的吧”李曦这个毫无背景的从九品小官去办理入学手续的时候”人家看都懒得看他,只是咕哝了一句,“剑南的……李曦,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

    李曦当然不会接话,于是稳稳当当的办理了入学手续之后,按照年龄,他被分在了专门教授毛诗的班级。然后,就有一个仆役类的人被唤过来带他去认班级。

    所谓毛诗,自然就是《诗经》了。

    这个班级就在第一排房子就是。跟在那个仆役的(身shēn)后一路走过去,那仆役便指着教室告诉他那里就是,李曦频频的点头,满怀着走进大唐第一学府的憧憬与小激动走到那教室开着的窗子外。

    但是,只往教室里看了一眼,他就愣住了。

    这就是……国子学?大唐第一学府?

    来之前李曦知道,国子学五个班级的额定学生都是六十人”事实上随着国朝百余年至今,朝廷里的官员公卿们乎乎孙孙颇多,这个数额早就超过了,据那天喝酒时李适之说,国子学里的五个班常年的都是保持着百多人一个班的数目。

    但是此刻……偌大的教室里稀稀落落只坐了大概三十来人。

    探头看去,那正在授课的人穿了一(身shēn)绯袍,想来还是正五品上的国子学博士。要知道,整个国子学里也只有五个博士罢了”这地位,绝对比后世里北大清华之类地方的博士后导师还要牛上许多的,而此刻,面对着教室里稀稀落落的学子,他正讲授的来劲儿——

    “……毛注说这首诗是作于幽王时,郑笺却认为此诗作于厉王时,到底是何时所作,历来争论不休,所以关于这一点,本博士也只能告诉诸位,诗以言志尔”吾等向学,年有十五而治毛诗,所求的是这诗歌之道本(身shēn)的学问,至于他到底是何时所作,出于何人之手,仅为学余之暇戏尔,万万不可扰了读诗之正事。如今,我们且来看这第一句……”

    李曦站在窗子外头听得晕晕乎头大也,扭头看看那带路的仆役,指着教室里的许多空座位,小声问:“不是说这国子学里每经处都有百余学子吗?这是……”

    那仆役闻言看看李曦,因为这国子学里的学子大多是朝廷高官之后,即便资格达不到的,能进到这里来,也都是有背景有势力的,所以当下听见李曦问,他便很耐心地小声解释道:“学籍上是有百十人不假,不过,那诸位都已经请过假了。”

    “呃……”李曦闻言一愣,扭头看看那些空座位,再看看讲到唾沫横飞的博士先生,忍不住问:“这么多人都请假了?是今天巧了还是……”

    许是那仆役遇到过不少次类似的疑惑了,都不用听李曦说完他就已经开始摇头,然后才道:“,回禀李公子,这毛诗博士名下共有学子百二十七人,基本上每天只有三十到三十五个人回过来听博士大人授课,其他人大都是以请假为主的。”

    李曦再次愕然,忍不住又问:“那……就没人查吗?他们都做什么责了?”

    那仆役听见李曦这么问,当下看李曦的眼光就有些诡异了,看那意思,倒好像是想问李曦一句”你上没上过学呀!

    不过他自然不敢把这个话问出口来,因此当下便只好耐心的跟李曦解释,道:“做官呀,这学里的不少学子都是带着官来读书的,读书读腻了就回去做官,偶尔来听一堂课就是,博士大人们也都走向来便不会留难的。这边毛诗博士还是好的,您有时间可以去看看(春chūn)秋左氏传那里”那里好歹只剩下十个人左右会来听授课……”

    李曦闻言不由得拍拍脑袋,点了点头,心想也是,能有资格到这国子学里来读书的,几乎无一例外都是高官的子孙,他们都是可以不必参加科考的,直接恩荫即可做官,倒是没必要在这些枯腐的学问上下什么功夫。

    只是……这跟后世里大学逃课也太像了吧?好歹你也是顶着大唐第一学府的名头啊!

    ………………………………………………”……”…………”“……………………

    上午时候,李曦顺利的入了学,然后便坐在教室里认真地听课。

    对天发誓,他是真的想认真听课的,可是……听不懂。

    当然,也不是完全的听不懂,毕竟前世里也是大学毕业的,虽然文学水平不怎么高,但到底也是无数的大家名篇熏陶过”所以很多东西还是可以似懂非懂的。

    而且此前在周邓那里拜师学字的时候,周邓也时常的会提到一些诗经啊周易之类的学问,李曦虽听不大懂,却好歹也是粗粗的有所了解了。

    可是要认真说起来,毕竟那个闲谈时的涉及,与此时坐在教室里听一个官居正五品的国子学博士给你讲课,那涉及的深度可是截然不同的”换句话来说,博士后导师肯定是很厉害的,但是你让一个小学生去听他讲课,估计十有**是个听不懂的结局。而眼下,李曦觉得相对于国子学的这些学子们来说,自己确实是个小学生。

    国子学内是上午下午各有一堂课,每堂课一个时辰,上午那一堂课会有博士或者助教、直讲等人来给学子们上课,下午则是自习时间,可以〖自〗由的温习功课,或者是练字等等,当然,你要逃课,只需要去跟博士打个招呼即可,方便得很。

    李曦来的时候上午的课已经上了近半,于是他就老老实实的在教室里坐到上午课结束,而教室里多了一个人来,那位博士也是毫不在意,该怎么讲就怎么讲自己的,下了课也是直接扭头就走,颇有些后世里大学教授的姿态。

    而且面对李曦这么一个新来的学生,这班里剩下的三十来个学生居然也没人会过来搭理,他们之中颇有些彼此相熟的,下了课便是三五成群地谈笑着走出教室各自回家,混没人在意角落里坐着一个新生——一切的一切,都显得那么自成方圆,却又分明冷漠。

    这让李曦颇有一种被冷落的感觉,不过想想也对。能在这里读书的,可没有普通人家的孩子,说不得都是家中极有教养的,像后世里那种发现一个转校生就无比好奇的事(情qíng),发生的几率倒是不大,而且据李逸风的调查,这班里的学生,似乎只是只比自己小一岁而已,也就是说,大家都已经很成熟了,不会再做某些幼稚的事(情qíng)了。

    而且这种相对冷漠的环境对于眼下的李曦来说,倒也还算对胃口。

    于是等到学子们三三两两的出了教室,李曦便也把自己的纸墨笔砚都收拾起来装进书囊,然后背着书囊最后一个走出教室。

    此时的国子学门口便比后世里周末时的大学门口也查不到哪里去,此时此地虽然没有宝马奔驰,却入眼皆是奢华的马车一辆辆等在门口,学子们出了大门之后三三两两地拱手道别,然后便各自上了马车,马蹄得得声中,缓缓地离开。

    李曦下意识的拍拍眉头,也走出大门来到自家的马车前,跨步上车之后饶有兴致地看着四周各式各样的马车缓缓驶动,最后才摆摆手,道:“走吧,回家。”

    就在马车缓缓地驶出国子学门口这个大停车场的时候,李曦却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那是两个女子的对话,似乎就在不远处的某辆马车上——

    “公子公子,今天那个李喜来入学了没?”

    “来了呀,我还偷偷看他了呢,不过他没发现,唉……,…”

    李曦打了个激灵,悄悄地掀开车帘子往外看,马车正缓缓地跑起来,还不等李曦找到那声音的来处,那声音便已经渐行渐远,一点一点的变小,直到最终消失。

    “哇,拿他长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像老爷说的那么厉害?”

    “厉不厉害的”我只偷偷看了几眼,哪里看得出来!唔,要说长相么,倒还不算难看,不过呢,有点傻乎乎的,估计鬼……,…老爷那都是信口胡说啦,天底下的才子咱们见了多少了,李曦就算是再厉害,还能比他们厉害到哪里去……”

    李曦下意识的拍拍额头,唐朝时候非常流行女扮男装这个他是知道的,别的不说,就在蜀州那等地方就有不少女子(热rè)于此道,馆儿不是也办过嘛”更何况是在大唐的帝都,这里的贵族女子极多,此风自然也就(欲yù)炽。

    可问题是,这女子女扮男装之后,还能混到国子学里去听课,这就有点匪夷所思了!而她女扮男装之后能进入国子学听课,偏偏还对自己很了解,知道自己就在这几天里就要来报道入学,甚至听她的口气,她家里的那位老爷还夸过自己,赞誉很高……

    这,会是御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