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拉皇帝做后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十五章拉皇帝做后台

    长安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富丽堂皇。

    坊与坊之间的城墙都是黄土筑造,虽然高大雄壮,但是在李曦看来,怎么都觉得没有后世在电视里看到的那种布景用的灰砖城墙更带劲些。

    不过长安的东市真的是很繁华。

    妙妙出去跟其他人一说李曦要出去,府里应该是一位被李逸风委派做了管家的人便赶紧过来了,请了安之后说妙妙和莲莲两个小丫头自己都曾怎么出过门,让她们带路怕是不妥,便自告奋勇地要带路出去,李曦自然乐得有个更熟悉的人带着出门,便点头答应下来。

    只是回头看妙妙和莲莲的时候,见她们都是小嘴儿微撇,一副失望的模样,知道她们正是贪玩的时候,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可以出去溜达溜达,却又被人给夺了去,自然是不高兴,于是李曦便冲她们招手,也带了她们一起出门。

    这管家模样的家伙叫庚新,生得倒是典型北人相貌,生得胖胖大大,据他自己说祖辈是河南府人,到他这一代才到长安来,这厮看去憨厚,其实为人机灵得很,一看李曦要出门,知道家里唯一的一辆马车给李逸风使出去了,便立刻打发了人到坊头那边的车马行里租了一辆,就在妙妙和莲莲伺候李曦换衣服的功夫,那马车便已经稳稳地停在门口了。

    看见马车,李曦还纳闷,听庚新一解释,这才明白,原来在这大唐时代,尤其是在长安这等超级城市里,马车行早已经兴盛了许多年了,几乎是每个坊里都有几家,承接所有长途短途的租赁业务,也就是说,出租车这个行业,至少也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

    其实在长安那么大的城市里生活,要说没有个代步工具,还真是不行,但问题是,马车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养得起的,养马的耗费极大姑且不说,便是熟练的车夫,那也是拿着一个月三千个钱高薪的工种,因此一般的人家还真是不舍得也配不起马车,所以,出租车马这个行当就应运而生,而且这些年的生意还越来越好。

    这个坊到那个坊,足足有十几里路,步行也不是不可以,但问题是,如果你是去拜访朋友,那么租个马车过去,多有面子啊,如果是出门买东西,你买了东西怎么拿回来?人家马车可以帮你拉回来,如果还是几个人一块儿去买东西的话……大家既能拼车省了脚力,还能有马车给拉东西,这才叫一个舒服又划算。

    长安城毕竟是有着一百多万人口呢,即便去掉那些大户人家自己配备的马车之外,再养活个几千辆马车也是完全不成问题的。

    而且经营的时间一长,大家为了抢生意,也是五花八门的经营招数一起上阵,业务是越分越细,比如眼下庚新派人过去叫来的这辆车,那就是豪华型的,专门租给那些家里养不起马车,但是出门的时候又老想弄辆好车炫耀一下,以免在朋友面前落了面子的。

    所以别看这马车只是出租的,却是装饰的极有卖相,而且那车夫往前头一坐,腰杆儿(挺tǐng)得笔直,一看就是多年的老把式,打扮得也精神,这要是带出去,就是一份不言而喻的体面。

    当然,如果你只是出门去买点东西,就为了省个脚力,那自然就不必找这么好的。

    这马车豪华,内部也宽敞,足够坐下李曦和妙妙莲莲两个丫头还绰绰有余。虽然比起李曦在蜀州自己花钱打造的那辆豪华车要差了不少,但是只要一想到不管你是什么人,只需要花费一千个钱,像这样的马车就可以随意使唤一下午,想去哪里人家都稳稳当当的把你送到,再把你接回来,服务绝对周到,李曦就不由得感慨万分,怪不得人说大唐是盛世,盛世之大,乃在于民生之富裕发达呀。

    有了庚新这个长安熟,再加上那车夫又是本地长大的,常年赶着车在长安城里来去,自然也是地理精熟,李曦便先是让他们带着自己在长安城里大体转悠了几处地方,然后便提出了去东市。

    长安东市与兴庆宫对角相望,自己就占了两坊之地,可即便如此,里面的店铺仍是千金难求,因为只要在这里开店,便几乎没有赔本的可能。别的不说,只站在门口往里面一看,光是那大太阳底下黑压压的人群一簇一簇的,就能明白这里面的生意该有多么红火了。

    因为李曦想要步行逛逛,所以马车便在东市门口停下,庚新与那马车夫约好了就在门口等着,然后便在前头带路,引着李曦和两个小丫头一块儿逛街。

    这庚新惯来是个地皮熟,便东市这里也是摸得精熟,有他带路,这东市里哪家店铺信誉如何,货色如何,都如掌上观纹一番,而且他口才了得,叽里呱啦之间,还能捎带着说些东市里的细谙典故,听得妙妙和莲莲都是捂嘴而笑,这一路走来,倒也欢乐。

    一路上逛过去,米粮市、布市、木器市、皮货市……天南海北的东西,哪怕是几万里之外那波斯大食的猫眼儿石,只要你想买,在这市场里肯定都能找到的。路过人市的时候,李曦甚至还能听见里面有叫卖什么海东扶桑国公主的,只不过扭头看到妙妙和莲莲看到这市场就有些脸上变了颜色,知道她们对于这里是心有余悸,便只好按耐下心里的好奇。

    看见李曦逛得兴致盎然,那庚新也就解说的越发满面红光,末了,他见李曦左右的巡视,鼻子还一吸一吸的,自己嗅了一下,闻见了酒味,顿时便主动地问:“公子爷可想去酒市上看看?咱们家里那铺子就开在酒市上,小人也随着李老爷子来过两糟,倒认得路。”

    李曦闻言欣然点头,一抬手道:“那你就头前带路,咱们去瞧瞧。”

    那庚新闻言立刻便引着李曦他们往东一拐,顿时就拐到另外一个街市上去,挑头第一家,门口就挂着一个硕大的招牌,上写五个字——富平石冻(春chūn)。后面则有不少家小说~就*来胡商的葡萄酒铺,当然,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名酒。远远看去,剑南烧(春chūn)的招牌似乎在街道中间的部位。

    站在拐角处认真地打量了一番整个街道,李曦便驻足在那富平石冻(春chūn)的招牌之下,静静地看着那店面里人来人往。

    这是,那庚新小心翼翼地道:“据小人所知,这富平石冻(春chūn)可是上百年的老招牌了,此前一直被誉为大唐第一(春chūn)酒呢,不过自从公子爷的剑南烧(春chūn)店一开,可是抢去了不少富平石冻(春chūn)的风光了。就前些(日rì)子,有位大老爷,叫什么来着,呃,对了,是朝中一位号称是‘四明狂客’的贺知章贺老大人,他就评说天下名酒,公子爷您的剑南烧(春chūn)就名列其中呢”

    李曦闻言很感兴趣地扭头看他,问:“贺知章?这个人我知道,说说看,他怎么评说天下名酒的?”

    庚新闻言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过,他也就是因为知道自家公子是经营酒这一块儿的,所以才稍微留意了一些这一类的传闻,其实对于那些文人墨客的东西,他压根儿就是不怎么懂的,这会子让他说,他哪里说得上来,于是吱唔了半晌,这才结结巴巴地道:“他说什么,八斗一斗的,好像是说……反正就是说公子爷您酿的这个剑南烧(春chūn)好”

    “八斗?一斗?”李曦闻言更是纳闷,只是看庚新脸上那副为难的样子,知道他也说不出什么来,便干脆也不再问,又在那富平石冻(春chūn)的店铺门口站了一会子,这才扭头往里走,着各家门口的生意,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自家剑南烧(春chūn)的招牌底下。

    听到庚新进来说李曦亲自来了,李逸风便赶紧迎了出来,于是几个人一道进去,李曦随意的看了看,对这店里的(情qíng)况倒是满意,而且看上去自家店里的生意似乎果然是要比那家富平石冻(春chūn)还要红火不少。

    这时候随口问起贺知章的评价,那李逸风便笑着向李曦解说,贺知章时任工部侍郎,于是李逸风就称呼他为贺工部,“贺工部是在一次宴会上,第一次品尝到咱们的剑南烧(春chūn)之后便说,天下酒气共十斗,剑南烧(春chūn)独占八斗,富平石冻(春chūn)与那荥阳土窟(春chūn)共分一斗,其余天下百酒,亦不过一斗尔。”

    “哦?”李曦听了哈哈大笑。

    他就算是再没什么历史知识,也知道贺知章这句话其实是照抄了谢灵运的八斗诗才之说,不过呢,人家这是夸自己的酒,他听了当然还是高兴。

    这时候李逸风也笑着道:“贺工部乃是当今名士,他这话一出,好事者便将剑南烧(春chūn)、富平石冻(春chūn)与荥阳土窟(春chūn)并列为天下三大名酒,只不过,咱们剑南烧(春chūn)却是抢了富平石冻(春chūn)的第一了,正是因为有了贺工部这句话,所以咱们的生意才能刚一开张就立刻稳居东市百酒的销量之首,甚至于一度卖断了货”

    李曦闻言笑着点头,一边看着不远处柜台前一个中年妇女拿着自己的购物积分卡向小伙计索要礼品,一边低声问李逸风,“这是先生自己想的点子?”

    被李曦一眼看破,李逸风反而很是得意地摸起了胡子,道:“跟大人一处呆了许久,便老朽再蠢,好歹也该学到一点什么才对,不然岂不是愧对公子?”

    说着说着,他得意地笑笑,才又道:“当初只是得知了这长安城里有几位大人物极(爱ài)饮酒,且都是诗文唱和之人,很有影响力,于是便从大人那里借了这么个主意,老朽亲自给那吏部侍郎苏晋苏大人府上送去了二十万钱的,然后又奉送了二十坛极品剑南烧(春chūn)。”

    “……于是,那位苏大人便在他们一众人聚会吟诗的时候,把咱们这酒拿了出来给大家品尝,大家喝了都是赞不绝口,非但贺工部,其他几位也各有赞语,使得咱们剑南烧(春chūn)在长安的名气就这么一下子打起来了,眼下不单是朝廷各公卿,便连许多王府公主府,都是到咱们这里来订酒,说起来可是抢了这条街上不少人的生意。”

    李曦闻言哈哈大笑,直赞李逸风这个主意妙得很。

    两人正说话间,这剑南烧(春chūn)店的掌柜赶着亲自捧了茶来,李曦也不吝赞了他几句,便把他高兴得了不得,犹豫了一下,他赶着想表现一下殷勤,却是先夸李逸风,“小人蒙公子爷夸赞,实在是愧不敢当,小人不过就是会老老实实的守着铺子,给公子爷看好账本就是了,要说咱们这剑南烧(春chūn)能如此大卖,一来是这酒好,耐得住夸,二来也是李老爷子灵心妙手调遣得度哇,小人是不敢居功的。”

    李曦闻言与李逸风对视一眼,心想这掌柜倒也是个机灵人,李逸风别的本事倒未必有多大,只是做了这么多年的官儿,在这看人上的本事,却是绝对可靠的,于是便冲那掌柜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掌柜得了李曦的鼓励,便顿时又继续道:“小人此前也曾在这长安东市里打拼过多年,因此对这东市里的一些规矩,倒还晓得一些。眼下咱们剑南烧(春chūn)虽然生意火爆,几乎一家就把整条街的生意占了一半,但是为公子爷计,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得不小心啊”

    李曦听他话里有话,当即就忍不住皱着眉头扭脸看向李逸风,李逸风冲他点点头,李曦便会意地扭头又看着那掌柜,一副请教的口气,道:“掌柜的有什么话尽管说。”

    那掌柜的闻言笑着点头,道:“据小的所知,这东市里的生意,大多都是有后台的,酒市亦然,毕竟有位官员大老爷在背后给撑着场面,不但坊正那里市税司那里都好说话,而且也没人敢找茬啊,不然的话,这东市里来往皆是各家贵胄,一家店面里一天进来过十几个公侯那也是寻常事,谁都保不齐哪里不周全会得罪了人。”

    “背后有人,便得罪了,也好收场,若是没人的话,那些个世家出(身shēn)的,可不管你做的大小生意,照例都是一口气砸的稀巴烂的,谁都受不起啊”

    李曦闻言点头,“那掌柜的你的意思是……?”

    那掌柜的道:“据小人所知,别的不说,便咱们市头的那家富平石冻(春chūn),他们背后的人就是右散骑常侍王丘王大人,而那王大人,便是当朝宰相萧大人的好友哇”

    说到这里,他不无担心地道:“眼下咱们剑南烧(春chūn)如此红火,第一个就是抢了他们富平石冻(春chūn)的生意,您想,他们那边岂会甘心?因此……因此小人敢谏言于公子爷,咱们剑南烧(春chūn)是不是也要……”

    “哦?”李曦闻言点头,知道他说的也未尝不是道理,不过想了想,便和颜悦色地笑着问他,“这么说,掌柜的倒真是老成谋国之论了,不过,既然掌柜的已经想到此处,那么,你可有好的建议?”

    那掌柜的一听李曦这么问,就知道自己这番话真是说对了时候了,当下便高兴得眉飞色舞,急着道:“小人(日rì)来为公子爷思量过的,这个后台一定要选好,他的(身shēn)份地位既要压得住人,又不能位子太靠前,小人看这朝廷里的变动,发现越是声势烜赫一时的,说完蛋却也是快得紧。”

    说到这里,他害怕李曦不理解,便举例子道:“便比如那荥阳土窟(春chūn)原来的后台,那可是当年开府仪同三司的霍国公毛仲啊,仗着陛下宠信,那可真是煊赫之极了,借着他的势,荥阳土窟(春chūn)当年可是卖得红火,一度有压过富平石冻(春chūn)的架势,还自称天下第一名酒呢,结果如何,开元十九年一开(春chūn),毛家就完了,霍国公直接赐死啊,于是,荥阳土窟(春chūn)一直到现在都没缓过气儿来”

    李曦闻言点头,深以为是,越发觉得李逸风眼光不错,这个掌柜的思路细致不说,最关键的是,他的确是真心的为剑南烧(春chūn)的前途用了心的。

    于是李曦便点点头,正色道:“掌柜的请继续说下去。”

    那掌柜的道:“所以,小人思量来思量去,觉得虽然李老爷当时借以扬名的贺工部虽然很有地位,但到底不够有实权的,一旦有事,别人可以敬他,也完全可以不敬他,所以,在小人看来,这位贺工部老大人怕是不顶用的。而在小人看来,当下朝中,有那么几个人,似乎都蛮适合,现说出来,供公子爷斟酌。”

    李曦点头,道:“你说,说来听听。”然后看他竟是一直站着说话,便扭头对(身shēn)边的庚新道:“去给掌柜的搬把胡椅来,让掌柜的坐下说。”又对妙妙道:“你去给掌柜的端茶来。”竟是摆出了一副礼贤下士的做派。

    那掌柜的顿时感激的了不得,一副遇见了知己的模样,连声道着不敢地在胡椅上挨边坐下了,又接茶在手,却是也不急着喝,便道:“小人要说的,有三个人——”

    “其一,当今陛下的嫡亲兄长,薛王。当今陛下待自家兄弟极为亲厚,这是海内皆知的,虽然薛王手里没什么权势,但若是咱们剑南烧(春chūn)成了他的产业,那么即便是宰相之尊,也绝对不敢动咱们只是……只是这薛王非同一般人物,他从不曾和其他官员贵胄一般插手市场这一块儿,为人本分的很。”

    李曦闻言点头,心说当今玄宗皇帝待自己的兄弟倒是确实亲厚,但这种亲厚的前提却是要求他的这些兄弟们必须老老实实的,钱,富贵,都给够了你们,但是不许给我乱说乱动。所以,这薛王从来不插足这一块的利益,倒也不难理解,一来对他来说,钱不是问题,二来,他也不愿意为了这么一点利益就额外引起玄宗皇帝的警惕。

    因此当下李曦点点头,道:“掌柜的,请继续说。”

    那掌柜的喝了口茶,继续道:“其二,当今吏部侍郎,李林甫李大人。”

    听到李林甫三个字,李曦先就吃了一惊,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然后便突然盯着那掌柜的看个不住,道:“掌柜的,继续说,继续说……”

    那掌柜的见李曦有些激动,先是吓了一跳,然后才结结巴巴地道:“小人觉得,这位李林甫李大人为官谨慎,居官多年,居然没有结过任何仇家,而且近来皇上那边对他也是恩宠(日rì)隆,将来前途不可限量,此时投靠在他门下,将来前景可期啊”

    李曦听了他这番分析,不由得心里倒吸一口凉气,心想果然是有句老话叫市井多奇人,此人虽然只是个小小的掌柜,却真的是目光如炬啊

    自己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知道李林甫的前途会是一片光明,这个丝毫都不足为奇,但是在当下,李林甫在朝中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声望,这一点只看自己穿越来了那么几个月,做官也有一段时间,听到的朝廷动向里,却几乎都没有出现过官居吏部侍郎这等高位的李林甫什么消息就可知一二。

    但是,此人一个小小市井生意人,却能判断出李林甫未来有登台拜相的可能

    可以说,不管是不是要采纳他的意见,李曦都必须得承认,他选的这两个后台人选都是极好的,显示出他的眼光不凡,于是,李曦对他心里的第三个后台人选便顿时更加好奇了,当下便道:“掌柜的说的很好,下面呢?”

    那掌柜的越说越来劲儿,当下便道:“其三,便是当今皇帝的嫡亲妹妹,玉真长公主。她虽然是修道之人,但是在当今皇帝陛下面前,却是有着极大地影响力,而且最关键的是,前面那两个人咱们纵然有心,人家还未必愿意笑纳,这一位却是不同,因为这位玉真道长向来便与贺知章贺工部等人熟极,有了贺工部的一番评语,公子爷要找她,却是容易上手的很了,有她做后台,可就等于是有了当今皇帝陛下做后台哇”

    李曦闻言点点头,脑子里思路飞转,心想,找皇帝做后台……这个思路不错。

    好久没求月票了,已经进入下旬,想必诸位手中应该有月票了,早肥拜求支持,眼看就要掉出新书月票前十名了哇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