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吃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第一章吃醋

    六月,酷暑。

    李曦在衙门里一边批着积累了好几天的文牍,一边顺手就抓起一份来啪啦啪啦的扇着,饶是如此,他脸上还是给(热rè)得涨红一片,额头上不住的有汗珠子滚动,(身shēn)上更是粘腻的厉害,觉得实在(热rè)得撑不住了,就拿起旁边的湿毛巾擦一把汗。

    其实他这房里还算是好了,好歹县衙里每天还都给一桶冰支用,那一桶冰就放在(身shēn)边不远处,至少要比外边的温度低了好几度,怎奈今天实在太过溽(热rè),还是叫人觉得无法忍受。除了县衙里四位有品秩的官员之外,其他的那些小吏们房里却是连冰块也无,自然也就要更(热rè)了许多。纵是门开着,窗户也开着,可是外头便连一丝风儿都没有,开也没用。

    蜀中自来就比其他地方要更加溽(热rè)一些,因此赶上这个时候,只要是家里条件略微好一些的,便都辍了活计,只是千方百计寻了那(阴yīn)凉的地方躲暑气去。

    但偏偏县衙里的人却是休息不得的,他们可是吃官俸的,必须按点儿进退,丝毫都错不得,不然金饭碗可就砸了。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县令大人郑爽,赶上最(热rè)的这几天,他每天便只是过来点个卯巡视一遍,有需要他拿主意的庶务,便说几句,然后布置一下,扭头便走,躲到后院里想办法乘凉去。便有些需要他亲自处理的事(情qíng),也多是推给李曦这个主簿,由他代为料理。

    别以为两个人关系好,县令大人就肯处处关照了,牵涉到这些琐碎的庶务,县令大人照旧是能推就推的,而偏偏的,李曦迫切的想要融入这个大时代,想要多掌握一些为官的经验,因此县令大人但有吩咐,虽然劳苦些,他却也并不推辞,只是任劳任怨地接下来。

    李逸风虽然不在,但李朌在衙门里呆了这么些年,倒还算得庶务精熟,有了他时不时的指点,这些事(情qíng)倒还难不住李曦,一来二去的,非但县令大人越发觉得这李曦是个能踏实做事的,便衙门里上上下下对于李曦的评价,也从一开始的敬畏,逐渐开始变为敬佩了起来。

    不要小瞧这似乎不起眼的一点区别,一个是敬畏,一个是敬佩,却决定了李曦在处理(日rì)常事务时大家是只不过畏惧其威而勉强应付了事,还是心甘(情qíng)愿的听令行事。

    而这种态度的区别,自然也就影响到办事的质量。

    而且在最近这段时间里,经由了前面连番的打击,裴俊和江安两个人越发的老实了起来,那江安平(日rì)里便对裴俊言听计从,所以还可以姑且不提,但裴俊自打那(日rì)见识了李曦的很辣手段之后,却是真的有点怕了李曦,自那之后,便是原来总要拖延推诿一下的事(情qíng),他也不再横加刁难,也因此,李曦在这晋原县县衙里的话事之权却是越发大了起来。

    好容易手里头的文牍处理的差不多了,李曦喊来那个叫做杨多郎的小吏,命他将文牍一一分发下去,这才得了空儿起(身shēn)走走,那杨多郎心思灵巧,赶紧给他打来一盆凉水,李曦就着凉水洗了把脸,这才觉得清爽许多。

    这时候那杨多郎还不住地奉承道:“李大人真是(热rè)心公事,像这么(热rè)的天儿,便有事的也不愿意非得赶在这个天儿急着过来呀,所以,郑大人就不用说了,便是裴大人和江大人,也是只过来点个卯就回去了的。”

    杨多郎是负责处理县衙大堂文案的,自然是县令郑爽的属下吏员,但是李曦这个主簿乃是县令的属官,因此他也正该归了李曦管,甚至于这些天里,因为县令郑爽几乎不怎么管事,杨多郎更是简直就成了李曦的跟班。

    李曦闻言看了他一眼,顿时心有所悟。

    倒也是啊,当官的想偷懒躲暑气去,下头人也不愿意呆在这火炉也似的衙门里啊衙门里四个主官,便只有自己在这里顶了一个大上午处理事务,其他的三个只是早饭后过来晃悠了一圈,然后便各自找理由跑开了,想来下边也是人心浮动的紧。偏偏自己在这里硬生生的扎了一上午,大家便是想溜也不敢溜……

    想明白这一节,李曦便笑了笑,抖手把手巾扔回盆子里,道:“也是啊,天太(热rè)了。”

    然后他笑着看向杨多郎,一本正经地道:“你去,把衙门里的人都召集了来,到二堂里等着,本官有话要说。”

    那杨多郎一看他的眼神,顿时有些会意,当下便赶紧点头哈腰地应了,火烧(屁pì)股一般跑了出去。

    最近几天里,已经有不少人在他跟前头借故嘟囔了,说是这么大(热rè)的天,便是往年裴大人最勤恳时,也都是上午来视事,不一会儿就走了,这李大人倒好,居然一天天的戳在县衙里不肯走,他勤苦大家敬佩,但是这么一来,却得叫大家都陪着他受罪啊

    杨多郎倒是不觉怎样,他家里有个悍婆娘,呆在家里也是被拧耳朵的份儿,虽也纳了一房小妾,倒是以伺候家中那大娘子的时候居多,便晚上睡觉,也要看那大娘子是不是乐意,若是她不乐意,自家纵是再怎么眼馋那小妾,也要先把她喂饱了才好换屋子,因此在他看来,于其回家去看那婆娘的脸色,倒不如呆在县衙里还消停些。

    但他是个有心的人,一来觉得最近一段时间以来这位李曦李大人在县衙里的地位越来越高,发现他是个会做官的人,而且又有柳家做靠山,自己还拜了刺史大人做老师,想来肯定是个青云直上的前程,因此便铁了心的要投效,而且他心细,知道既然要投靠,那总要有些效劳的,因此便时常留心的为他打算一二,替他在县衙里多拉拢些人心。二来么,他也很想借着眼下跟着这位李主簿办事的机会,在县衙里那些文吏们中间多结些善缘。

    因此,大家才一唠叨,他就已经上了心,今(日rì)瞅准了机会,便小心翼翼地绕着弯子说了那么一句,没想到,主簿大人居然是一点就透,立马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这便顿时让他心里喜滋滋的,越发觉得这李曦的前程肯定是不可限量,自己这番小意的心思,倒真是找对了人,想来异(日rì)必有回报了。

    当下他快步在县衙里转了一圈,不一会儿就把县衙里的六房文吏以及衙役等人,都召集了过去,在二堂里等着,这才又过去请李曦过来。

    李曦来到之后,看着人员整齐,便笑着点头,咳嗽一声,开始训话。

    “本官知道,夏(日rì)溽(热rè),大家都辛苦了,但是辛苦归辛苦,谁让我们是吃官俸的呢?为民辛苦,也是应该的嘛诸位知道,本县县令大人今天一大早的,就出去视察晚稻种植去了嘛,这等(热rè)的天气,县令大人尚且在外,曝于酷暑烈(日rì)之下,我等又有什么可以怨言的?”

    李曦的话说到这里,聚集在二堂里的这些人不由得就面面相觑。

    县令大人上午来的时候是说了要去下面视察来着,但谁都知道那只是个借口,县令大人说完了就回后衙了,这可是大家都亲眼瞧见的……当然,大家心里也都理解得很,那么(热rè)的破天气,别说下去视察了,便是呆在衙门里都觉守不住,县令大人便是找个借口躲起来也是正常,甚至于,他要是不这样,那才是不正常呢

    只是不知道……主簿大人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个……

    这时候,对于大家的面面相觑,李曦虽然看在眼里,却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只是继续一本正经地继续道:“县令大人下去视察了,县丞大人下去视察了,就连县尉江大人,都(热rè)心公事,出去缉查捕盗了,本官虽然受他们诸位所托,坐镇县衙,但是,眼看着他们诸位在这大(热rè)天里奔走如此,本官安能稳坐乎?”

    他这么一本正经地说着,大家却是越发觉得不对劲,因为……这话简直更离谱了。

    谁不知道江大人也是借口下去视察回家里避暑去了?至于县尉江大人,这么(热rè)的天,便连那强盗也都知道找个清凉地方猫着,他捕的哪门子盗?再说了,晋原的治安向来很好,那大牢里却是已经许久都不曾有过重犯了,便偷盗之事,也是极少,哪里有那么多盗贼需要捉?还需要这个天气里跑出去?

    这时候,只听李曦已经继续道:“因此,本官决定,也要立刻下乡去视察一番,唔,估计要到明天下午时分才能回来……”

    听到这里,二堂内众人不由得就是一阵子(骚sāo)动……

    闹了半天,原来主簿大人的落笔是在这里

    当下刚才愣来愣去不知道主簿大人突然唤大家来是什么意思的众人,这会子却是突然回过神来了,当下便一个个也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恭敬地道:“主簿大人劳心政事,真乃民之父母,吾等敬佩不已”

    李曦闻言心里好笑,脸上却仍是一本正经地含笑点头,将大家的奉承一一笑纳,然后才道:“本官不在期间,唔,杨多郎,李朌……”

    那杨多郎与李朌闻言先是一愣,然后赶紧出列答应了。

    李曦笑着冲他们点点头,“县衙之内的庶务,就请你们二位多多劳心,有不能决的,便商量着来,商量不下来的,便留着等本官回来处理,或者交给郑大人处理,你们可记住了?诸位,你们可听到了?”

    “小人记住了……”

    “小人们听到了,谨遵大人吩咐。”

    众人闻言,虽然看向杨多郎和李朌的目光不由得立刻就复杂了许多,却仍是纷纷地答应。

    李大人这意思……却是要拣拔那杨多郎与李朌了,大家都是衙门里混老了的,如何听不出李曦这意思?不过呢,一来这杨多郎和李朌的人缘素来都算是不错,二来,人家一个是主簿大人的跟前人,关系亲近,那李朌又干脆就是主簿大人的亲叔叔,这个……却也是争不得的,因此,大家羡慕归羡慕,嫉妒也是嫉妒,却还都不至于有什么不服。

    这时候,李曦眼看布置的差不多,这才意味深长地道:“县衙,乃是一县之驻地,百姓民心所望,但或有事,县衙都必须要尽快给出反应,所以,这里可是万万不能无人值守哇大家如果有急事的话,就去找杨多郎与李朌二位知会一声再走才好,不然么,诸位可就要休怪本官翻脸无(情qíng)了”

    他这话里的意思,大家一听就心领神会。

    那意思是,你们瞧,你们都抱怨我不该在这里盯着你们,让你们受罪,现在我也要出门“视察”了,所以,你们也可以翘一下班了,不过,别给我都跑干净了啊,如果闹出篓子来,本官却是不会替你们担责任的,到时候么,谁跑了就找谁

    说到这里,李曦咳嗽一声,在大家众口一词的马(屁pì)声中,欣欣然转(身shēn)离开。

    等他一走,整个二堂之内轰的一下子就炸开了,大家七手八脚地拉住杨多郎和李朌,先是没口子的称贺,然后就是……请假。

    这两个人乍一得了统领众人的(身shēn)份,一时间不免有些飘飘然,幸好两个人都还算机灵,很快就从众人的马(屁pì)声中回过神来,当下便有选择的准了一部分人的假,至于其他人,杨多郎则是学着李曦的话口,绕着弯子提醒大家了一句。

    如果翻译一下,那意思就是,虽然大家都想溜,但是大人交代过,县衙里不能缺了值守的,所以……大家轮班溜吧

    听他这么安排,大家倒也都认可,因此便乱纷纷地恭贺了一番之后,也就渐渐地散去了。今天准了三分之一的人一天假……也就是说,从此之后,自己等人就可以三天之内休息一天了……主簿大人这真是……善政啊,善政啊

    眼看着众人逐渐走了,那杨多郎同李朌碰了个眼神,两人会意一笑,心里都是忍不住想:“这位李曦李大人,虽然才只有十八岁,刚刚上任也才几个月,却真是像一个做老了官的呀老辣,老辣呀”

    既然是要“外出视察”,李曦自然是说完了回去收拾一下,就赶紧出了县衙。

    得是他先走了,大家才敢放心的溜嘛

    一路坐了马车回家,虽然李曦刚上车就把车帘子撩开了,马车一路小跑起来,倒也能带来些风,那风确实裹着(热rè)气来的,吹在人(身shēn)上只是把汗蒸干了,却叫(身shēn)上越发粘腻难熬了。

    因此刚刚回到后宅,李曦便嚷着要洗澡,武兰笑着命人烧水给他调了浴汤,让他洗了个(热rè)水澡,出来之后擦干了(身shēn)子,经风一吹,果然就觉得凉爽了许多。

    他只穿了一件松松的袍子,便要拉着武兰到后边园子里乘凉去,却被武兰一把拉住了。

    李曦见状纳闷地看看她,却见她笑了笑,道:“她把阿锦姑娘给派过来了,说是她们家少夫人命她过来伺候你,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阿锦?”李曦闻言一愣,突然想起来刚才进后门的时候,似乎确实看见阿锦了,当时还以为是杨花花过来坐着找武兰说话阿锦就跟过来了,或者还有可能是杨花花让她过来送东西之类的,当时他只觉得(身shēn)上粘腻,急着要洗澡,便也没多想。

    杨花花是个(性xìng)子高傲的,只要她喜欢,做便做了,便偷.(情qíng)也是偷得光明正大,从不忌讳给任何人知道,因此自打那天两个人共赴巫山之后,便来往也都是公开的,非但并不瞒着两边府里的人,就连外边人,虽然不至于主动张扬,却也并不避讳,不但李曦经过过去那边睡,杨花花也经常到这边来主动求欢,因此两府里的来往倒是一下子就(热rè)络了起来。阿锦作为那边的内管家,和实际上的总管家,每天少说也得往这边跑上几趟,这倒也是正常的紧。

    这会子听武兰说杨花花居然是把她打发过来伺候自己,李曦不由得就伸手摸摸下巴,不知不觉地就皱起了眉头。

    自打上次她提过要把阿锦嫁过来做妾却被李曦给婉言回绝了之后,这一个多月来,她却是不曾再提过了,倒不知为何今天又突然打发了阿锦来。

    当下李曦便问她:“是阿锦就这么说的,还是……”

    武兰闻言点点头,“是阿锦自己说的,她今天便是自己拿了个小包袱过来,脸上(阴yīn)沉沉的,说是那边把她送给相公了,求妾(身shēn)收下她,妾(身shēn)看她那副模样,也不知道相公跟那边到底说了什么,便只好先安排她住下来。记得上次不是还说,相公已经给拒绝了?”

    李曦闻言点头,“是啊,我回绝了呀,这个花奴,想起一出是一出,简直胡闹嘛”

    武兰闻言虽然勉强笑了笑,却还是道:“杨家姐姐也是心疼相公,这才给你派个既贴心又能帮你的人过来,换了是妾(身shēn),像阿锦这么好用的丫鬟,才不舍得给你”

    李曦闻言愕然,忍不住扭头看着她,却见她只是勉强地笑了笑,然后便低下头,不敢跟李曦对视,只是道:“阿锦姑娘就被妾(身shēn)安排在相公的书房旁边了,这会子妾(身shēn)劝你还是先不忙着歇着去,离晌午饭还有一会子,不如就先过去问问她,看那边到底什么意思?以后该怎么待她,府里又该怎么称呼她,都该定下来,待会儿午饭的时候,就一并说给府里人听,免得阿锦姑娘不里不外的,给夹在中间不好做。”

    李曦闻言点点头,却又低头看着她,扳过她的肩膀来,盯着她的眼睛,见她还是一脸的不自然,便笑着问:“怎么了?吃醋了?”

    武兰赶紧摇头,挤出一个笑脸儿来,“哪有,相公别埋汰人”

    又道:“杨家姐姐那么疼你,派了阿锦来帮你管家,岂不正是省了妾(身shēn)的事?而且,你又不肯要我,正好阿锦姑娘生得那么漂亮,正好来伺候相公枕席。”

    李曦闻言呵呵一笑,“你这丫头,上次相公说什么来着,说是你既然那么感动,不如就以(身shēn)报恩吧,你还不肯……”

    听李曦说到这个,武兰突然一下子就冷了脸,竟是连那份强自装出来的欢笑模样都不见了,只是看着李曦道:“相公又来埋汰妾(身shēn),那是妾(身shēn)不肯吗?只是妾(身shēn)想要帮相公挽回那件事而已,可是相公事后都上了奏章,不用妾(身shēn)去长安寄(身shēn)与贼了……”

    “呃……”

    听着武兰突然前所未有的激烈话语,李曦有点发愣。

    这时候,看着李曦一脸愕然的样子,武兰也不知怎么那两只眼睛突然就泪兮兮的,只是却给她强自忍住了,那眼里只是噙着泪,却不肯流出来。

    李曦让她这副样子给吓坏了,赶紧拉着她的手柔声呵哄,“怎么了这是?怎么说着说着刚才好好地,这就突然哭了?”

    被他这么一哄,武兰再也忍不住,顿时一拧腰便扑在李曦怀里,委屈地啜泣起来,一边啜泣还一边拿手攥了拳头,在李曦(胸xiōng)口狠狠地捶了几下,道:“你明明知道妾(身shēn)是早就想要把这(身shēn)子给了你的,你明明知道的,却就是不要,只是认着别人欺负我,这倒好,人家干脆打发了贴(身shēn)大丫鬟来伺候了,你让妾(身shēn)以后可怎么还有脸继续在这府里呆下去?”

    “呃……”

    李曦闻言,这才回过味来。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武兰温柔静默,最是个气量大的,便是自己同杨花花之间的事(情qíng),她知道了之后也只是调笑几句,却是默许的居多,甚至有时候,还好些是隐隐有些鼓励的意思,杨花花过来这边的时候,她们两人也是有说有笑的,便姐妹一般,丝毫瞧不出有什么不对来,因此李曦便也就始终不曾太往心里去。

    眼下李曦却是突然发现,武兰便是再怎么气量大能容人,却毕竟还是女人啊

    是女人,哪有不吃醋的?

    早就承诺了要爆发,就是今天了

    这是第一章,六千字,晚上十二点之前,还有一章今天的更新,绝对超过一万字

    诸位,再不投票可就说不过去了吧?

    月票拿来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