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绸缪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四月二十六,在李曦的一力推动下,蜀州晋原县颁布针对全县灾民的赈济方案。

    根据各地里正们报上来的数字,县里除了大幅度减免了今年的税赋之外,对于家中存粮告蹙的饥民,也提出了救助办法。

    那就是,需要多少粮食,都尽可以向当地里正申请,官府审核之后将免息发放,只等将来晚稻收下之后再原数交还给县府即可。另外,县里还提供了另外一偿还方案,那就是可以利用眼下稻子们被淹死之后的空地,和种晚稻之前的这两个月闲暇,在官府的引导下种菜,将来官府会按照市场指导价进行收购,冲抵粮款即可。

    之所以最终采取了这样一个方案,其实是李曦那个种菜的方案和原本县里的赈济方案相互融合之后的产物,毕竟不管是县令郑爽还是李曦的幕僚李逸风,都觉得单纯执行李曦那一方案,有些太过冒险了,另外,将本来该有的免费赈济,变成强势要求民间集体跟着种菜,官府里也怕民间会有反对的声音。

    而按照目前这个方案来走,一来县府里本来该补贴出去的粮款一下子省了下来,正可以拿这些钱粮来做些事,比如以工代赈的引导百姓们重修田基和都江大堤等等,确保以后不至于再次受灾,二来赈济的粮款虽然不是完全免费了,但是却毕竟给百姓们提供了一个便利还款的途径,百姓们也不至于有太大的抱怨。

    当然,从原来李曦所考虑的强势引导变成现在的可选可不选,这力度自然也就不可避免的小了很多。

    消息发布出去才两天,下面的反响便一一的回馈过来。

    即便如此,民间反对的声音还是不小,最关键的矛盾点当然就在于出了这等大灾,官府本该免费赈济灾民的,眼下却变成了有偿的借贷。

    不过幸好,不管是有了李逸风指点的李曦,还是县令郑爽,都对此早有准备,于是第二手紧接着就施展了出来,那就是官府宣布,会拿本来该免费发放给百姓们的赈济物资用来做薪酬,利用大灾之后田地抛荒的这一段闲暇,大规模整修晋原的水利和田地。

    如此一来,民间反对的声音倒是一小子就小了许多。老百姓们虽然还是希望能免费拿到赈济,不过一想到官府把这些赈济用作来修整水利,那也就意味着以后再次遇到这等大灾,就不必如此狼狈了,这种拿眼下一点钱粮换的此后长久安全的做法,无形之中就让大家觉得官府是有心要做些事的,因此,大家心理上倒是很快就接受了这种安排。

    不过即便如此,除了那些家中田地完全绝收的农户之外,其他人对于这个种菜冲抵赈济的办法,还是不太感兴趣,因为谁都不知道种出那么多菜来卖给谁!

    即便是那些地里完全绝收的农户,也是顾虑重重,反倒有不少人更倾向于去报名参加那个以工代赈修理水利的活儿,在他们看来,官府给的工钱不低,家里只要出两个劳力去做工,换来的米粮已经足够养家,倒是比跟着那个什么主簿大人种菜要稳当多了。

    因此,当官府两手齐下,一边组织大规模的修整水利工程报名,一边让各地里正们统计辖区内愿意种菜以冲抵赈济的农户时,就出现了很鲜明的对比。

    想要参加那以工代赈的,每每都得排着队报名,甚至还有不少人需要暗地里给里正们答应些好处才能拿到一个名额,而里正们为了帮自己的辖区多争取几个名额,也是各施神通,别的不说,光是李朌这个跟着江安的小小刀笔吏,在几天之内就混了足有万钱的油水,都是下面里正们孝敬来的。

    而愿意报名参加种菜冲抵赈济的农户,却是寥寥可数。一直等到以工代赈的名额已经招满了,再也不要人了,这才有人无奈之下勉强选择了种菜,觉得好歹总比让田里抛荒着自己一家人挨饿要好。

    可即便如此,有人宁愿排干了水之后抢着种上麦子,想要好歹抢回一点收成,也不愿意跟着李曦种菜。毕竟在老百姓们心里看来,拿了那么多好地来种菜,实在也是太不胡闹了。大家很害怕到时候菜种出来了官府又不要了,到最后只能烂在地里,要是那样,倒还不如干脆就让它抛荒着好些,还能省些地力。

    等到四月快要过去,江安都已经开始组织着各地聚集来的壮丁们开始修理都江大堤了,李曦这边也总算是收到了各地里正们统计出来的种菜田亩。

    加在一块儿全县才只有二十三万亩地。

    看见这个数字,李曦有些挠头,不过李逸风倒是松了口气,见李曦有些不满意,还赶紧的劝,“先少些好,也就算是趟趟路子,真要是五十万亩一块儿来,老朽还真是有些担心啊!”

    李曦听了这话心想也有道理,便也只好作罢。

    这些子里,别说李逸风和柳荣了,就连他这个原本做甩手掌柜的,也是忙得脚不沾地,就连坐下来悠闲地跟武兰吃顿饭都不可能,因此虽然比预期的田地少了一半,李曦便也只是抱怨了一下,觉得不够让自己展才而已。甚至于,随着穿越过来的时间越来越久,对于时下这些老百姓们了解的越来越深,他其实也早就料到了大概会有这种结果。

    不过二十来万亩,也够来一把大的了。

    要想真正把大家眼中的这幕荒唐闹剧变成一出震撼人心的大戏,需要做的事,需要提前准备的基础设备,实在太多。

    要种菜,就得有种子,而且还得是多种多样大量的种子。这一点早就交给了李逸风去办理,他庶务精熟,这些事倒是并不作难。

    然后,考虑到将来上市时间的控制问题,必须把蔬菜的成长周期计算的很精确,严格控制各地下种的时间,要力争做到一片一个品种,一片一个收获时间。为了这个,别说柳荣了,就连李曦都不耻下问了一回,两个人找到了几个经年的老圃,耐心的请教了许久,柳荣还特意做了一份记录,事后耐心的整理了出来,又按照区域布置了下去。

    再然后,就是种植和管理的问题,这个李曦倒是不担心,种地的都是经年的老农,没有人比他们更会侍弄田地了,眼下这个时候又没有后世那么多病虫害,因此到时候只需要定期的带着自己和柳荣选出来的几个老圃下去多转悠转悠即可。

    到最后,还有采摘、收拢和运输的问题。

    因为分发种子的时候,就是按照区域来处理的,并且只需要许给当地里正一份不低的工钱就可以让他们代为管理,因此这个收拢倒是不成问题。

    难题在于运输。

    晋原县在后世的时候叫做崇庆市,东距成都不足百里,如果是在后世的话,这连一个小时的车程都用不了,但是在当下这个时候,这一百里的路,可是一段很不近的距离了。快马固然是可以当往返,但蔬菜运输却显然不可能那么快。

    南方少马,即便有马,也多是富贵人家的骑乘,李曦当然不可能聚集那么多马车,而川蜀之地虽然水路通畅,甚至就连蜀州和成都府之间也有很多人工的沟渠相连,但是那些沟渠大多很浅,虽然勉强可以行船,却大多只是很小的小船,且全部都是人力撑船,说起来要想大规模运输,很是有些不堪一用,因此能用来运菜的最佳选择,是牛车。

    经过跟柳荣和李逸风的多次商讨,大家最终把方案确定了下来。

    由李曦和柳荣出面,在全县范围内征召牛车,每辆车必须带一个车夫,一人一车一牛,除了管饭之外,还会按照牛车的核定标准载重,每天都给以优渥的饷筹。

    每天一早起来,牛车按照规定的时间、地点、路线,到地方上去拉菜,上午是蔬菜采摘和收拢的时间,下午的未时初刻,各地必须装车完毕,车夫也都吃过饭,下午便正式上路,连夜不停地走,大概一共有九个时辰,也就是后世十八个小时的时间赶路,在第二天太阳升起前后,肯定可以赶到成都,也就正好不耽误发卖。

    而卸了车之后,那牛车用一天的时间空车赶回晋原,也还有一晚上的休息时间,第二天再次上路。牛可以换着休息,人可以在路上打盹儿,但是车不能休息,必须这样循环往复。

    而为了让牛车在晚上赶路的时候保持顺畅,经过和李逸风柳荣等人的反复商讨,李曦还决定建立一支大概有二十个家仆组成的护路队,这队人马分成两班,来回在晋原通往成都的官道上巡查,遇到事或者故障,也好及时排除。

    至此,种菜的前期工作,就算是可以完美交工,剩下的则是最后一点,也是最最重要的一环,那就是,销售。

    根据李曦的提议,除了要在成都府的东西两市上买下两块大店面重新改建成蔬菜超市之外,还要在整个成都府的四十二个坊区里,选择人口居住最稠密的坊,至少再建立二十家稍小一些的分店,确保一下子就把销售网络完全铺开。

    而为了保证在成都府内经商的安全以及渠道等等,李曦还听取了柳荣的意见,选择了由柳荣出面,主动跟成都府著名的商业世家鲜于仲通联合,宁可利润给分走一部分,也咬牙认了,只求鲜于家能出面维持这二十多家分店的经营。

    因为李曦知道,对于自己眼下要做的这件事来说,最重要的是保持销售网络的畅通和覆盖面,即便短期内被人分走一些利润,只要网络能及时的铺开了,要赚钱,在后头。

    当然,柳荣在负责办理这些前期准备的时候触类旁通,提出既然可以在成都府卖菜,那么自然也就可以在其他地方卖菜,甚至他还已经自主的开始运作几个地方的销售渠道,李曦对此自然也是乐见其成。

    别的不说,单说眉州,本地晋原与眉州之间有都江相通,此去运菜又是顺江而下,舟行极是便利,虽说由本地到达眉州,有足足两百三十里路,可是蔬菜装了船顺江而下,甚至连一天时间都用不到就可以达到,说起来竟是比运往成都还要便利,而眉州虽然不比成都是名扬天下的大城,但城市人口也有将近十万,李曦自然乐得不放过。

    可以说,只要是在一天的运输半径之内,蔬菜的保鲜没有问题,那么就完全可以看做是晋原的市场所在,对于这一点,李曦完全放权给柳荣。而柳荣本就是个聪明绝顶的,原来的时候还受制于思路问题,此时得了李曦这么些个异想天开的点子,他也是一点就透,很快就琢磨出很多让李曦都瞠目结舌的奇思妙想,一一实施起来,倒是让李曦省了很多指点的功夫。

    要认真的说起来,李曦这个穿越者其实只是因为在后世的现代社会生活了许久,所以比时下的唐朝人多了那么一点见识,眼界也开阔了许多而已,只要把他这些东西拿出来,那么柳荣反应过来之后,无论是做事的周到还是处事的机敏,乃至于思路的发达,都是李曦所远远不能比的。

    于是,四月的晋原县就一下子闹了起来。

    这么大的一桩新闻,自然是街头巷尾无人不知,只不过这一次与前面不同,虽然大家都觉得整个县几十万亩地一起拿来种菜的事儿几近儿戏,便天方夜谭一般。

    但是因为有了前面接二连三的成功先例在那里放着,大家倒是都觉得,这事儿若是别人来做,也不说别人来做了,其他任何人,单单是说出这个想法来,就足够让人笑掉大牙了,但是这事儿是李曦在做,倒是让大家觉得在事水落石出之前,着实的是不好判断其结果到底如何了,因此李曦此前做的几乎每一件事,都是不怎么靠谱的,但出奇的是,他居然每件事到最后都成功了,面对这样一个人,还能以常理来分析揣度么?

    而且明眼人也都看在眼里,李曦这么搞全县种菜,别的且不说,只要他不赔本,那就已经算是成功了。因为经他这么一弄,至少算是把全县绝收的粮食给补回来了,已经绝收断粮的老百姓籍凭种菜,可以拿到充足的口粮,顺利的完成了大灾之后的赈济任务。

    同时因为粮食只是以借贷的形式下发,因此还杜绝了每逢大灾之年的官吏克扣和地方虚报等等弊端,而顺利的帮助县府剩下来的粮食,又正好拿去修了都江大堤和各处的水利,杜绝了此后的水患问题,正可谓一举数得,利国利民之良策。

    不过除了柳荣等少数几个看懂了里面文章的知人之外,其他的即便是再怎么对李曦高看一眼的人,对于种菜这件事的预估,也顶多就是好到这个程度了。在大家看来,李曦不赔本就已经算是大胜,他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就算是顺利的烧起来了。

    甚至就连李逸风老爷子在提到这件事的时候,也总是说,整件事做下来,等到收完了所有蔬菜晚稻下种,能保证把前期置办铺子装修等等这些都挣回来,也就算是成功了。

    至于裴俊和江安两个人,因为李曦这一手突然使出来,叫他们有些反应不及,事后许久都有些回不过味来,可以说,这一招用出来,就让他们事先准备的那些对付李曦的计策完全落在了空处,甚至于这件事已经超出了他们这两位老官僚的思维范畴。

    因此面对在整个晋原上下折腾的李曦,他们闭门喝酒的时候再三商讨,到最后却也只能是决定还是先不要试图插手给他捣什么乱,当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让人摸不清头脑的况下,还是先看看再说。

    在他们看来,就算是李曦这次又憋足了劲头儿要捣鼓什么新鲜事儿,但是眼下这一摊子扑出去,他可未必就能像酿酒似的那么轻松快意了,指不定不用自己等人动手,他自己就会败在自己这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上。

    可事实证明,李曦再次让绝大多数人都失算了。

    晋原地处天府之国,地力肥厚,从四月一开始有田地里落下蔬菜种子开始,仅仅过了不到一个月,晋原县的第一批蔬菜——小白菜,就已经正式上市。

    而就在小白菜在成都、晋原、眉州三地同时上市的第一天,它的销售之火爆,就让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

    推荐票很不给力,继续求。

    我知道你们想看啥,快到了,别急,多投票。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