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惊心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大雨滂沱之声充斥耳畔,却越发显出前堂内的谧静。

    一句话出口,李曦心内顿时大悔。

    且不说自己刚刚才得罪过人家,这会子又出言调戏,对方会不会勃然大怒,单只是这个女人非同一般的精明与难惹,就已经让人心中不敢生起亵渎之心了。

    天底下漂亮女人有的是,别的不说,单只是李曦所认识的武兰与柳婠儿,便都是在美色上丝毫不输给这裴杨氏的绝代佳人,虽然囿于她们眼下的年龄,很多时候她们给人的第一感觉好像是不如裴杨氏更有滋味,也更加明艳撩人,但是李曦知道,只需要再过几年,等她们完全成长为一个小妇人,以她们两人的姿色,是绝对不逊于这裴杨氏的。

    既然如此,何苦惹她?

    但是不行,在这静谧的房间里,面对着这位绝代佳人或许根本是无心的一个动人眼神,就是会让人下意识的想要说一些轻薄的话。

    哪怕心里一直都是清醒的,也一直试图警告自己,对面的这个女人虽然美艳,但是想要轻薄,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可是巨大的……却还是忍不住。

    只有当把想说的那句话说出口了,这才会突然一惊的回过神来。

    只是,当李曦内心万分懊悔的偷眼瞧去时,却突然吃惊地发现,坐在自己对面的绝代佳人竟好像是并没有生气,那凝脂白玉一般嫩的脸蛋儿上反而腻出了一层薄薄的酡色。

    那眼神儿薄嗔带羞的,直是勾得人心都忘了跳!

    一个瞬间,李曦突然觉得口干舌燥,似乎心里突然起了大火。

    不知怎么的就想起那天夜里她跪坐在自己对面那副撩人的样子,李曦勉强咽了口唾沫,似乎隐隐约约能够感觉到这会子自己额头上肯定已经冒汗了……

    雨一直下,虽然隔着门口处的屏风,却仍是淋漓在耳。

    那一个似乎是嗔怪,却又似乎是默许,还似乎是勾引的眼神儿,突然就让人觉得自己心里跟长了草似的,密密麻麻,茂盛而葳蕤。

    明知道前面是个火坑,李曦还是慢慢地站起来走过去。

    注意到他的动作,裴杨氏先就吃了一惊,抬头看去时,只觉得他那脸似乎是涨得通红,倒好像里头正有一把火在烤着,便连眼神之中,都似乎燃着熊熊的火把。

    心里似乎有什么话想要说,她知道,这个时候哪怕是随便弄出一点什么动静来,就肯定可以让对方从这种诡异的状态里清醒过来,而事实上,自己心里也觉得确实该至少咳嗽一声,阻止他走过来,但是这个时候,自己竟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魔障,眼看他一步步走进,却只是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心里一遍遍喊着不行,却总也张不开嘴打断他。

    甚至是……舍不得打断他!

    倒好像自己心里也隐隐的有那么一抹渴望似的。

    眼睛紧紧地盯着他,两手狠狠地绞着袖角,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打着颤,却连自己都感觉到那鼻息的灼,似乎浑上下都正在渐次的燃烧起来。

    前堂之内却是静得呼吸可闻。

    两个人的呼吸声都是那么急促,那么亢奋,却又都是那么小心翼翼,似乎唯恐一个不小心就会惊了对方。

    走到她前,李曦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道:“少夫人,我给你烤一烤,这样穿着湿冷。”

    这声音干涩,话音颤抖,实在是没有什么煽动,但听得此时的裴杨氏耳中,却只是中了魔障一般,直觉得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是似乎被人按住了脖颈,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这动作同样是机械而僵硬,毫无美感可言,但偏偏落在李曦眼睛,顿时就觉得心都要蹦出来了。

    他矮下去,手伸向湿冷的裙角,却只是在那里耽搁了一下,随后,就在两个人的屏息之中,李曦的手突然探了进去。

    火而发潮的手掌,冰凉而嫩滑的小腿,蓦然相遇。

    裴杨氏只觉得刚才还冰冷的下肢,突然就被五根手指点燃了,一路火,直奔腿根。

    她下意识的就打了个寒颤。

    李曦想要吞咽一口唾沫,却发现嗓子里已经干涩到只剩下灼的火息。

    那小腿嫩滑而腻,不见一丝硬,有的只是弹软润腻的触感,于是他顺着腿管一路摸上去,轻轻地抚摸,缓缓地揉弄,似乎这个时候已经什么事都不再重要,他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看不到,似乎全上下所有的知觉,都已全部聚集到了手掌上,直到一声压抑不住的吟入耳……

    李曦定了一下,抬头看她。

    裴杨氏杨花花也正低头看过来,那眼神儿媚媚的,软软的,似乎在哀求,似乎在鼓励,却又似乎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意思,或者说,那眼神儿已经空洞到只剩下撩人的

    李曦坚决伸出另外一只手,轻轻撩开裙角,另一只手失去了束缚,只一纵,便已经探进那软腻的腿弯里,再往上,触手处便突然觉得丰腻了起来……

    杨花花只是觉得突然一下子就恢复了所有的知觉,似乎都能觉察到自己腿心处的潮润,还有那被撩开的裙口处吹进来的冰凉的风,只是一眨眼之间,那些感觉却又好像是突然消失了,只剩下自己大腿上那一个火的手掌在轻轻游弋……然后,她蓦地醒过神来,突然一下子就觉得浑似乎都虚脱了一般,再无一丝力气。

    怎么办?阻止他?不阻止他?

    不等她想清楚,李曦的手已经探了上去,杨花花只觉得心旌一摇,似乎那处已经有津津露水流下来……她突然惧醒,似乎浑的气力也一下子回来了,当下赶忙伸出一只手,隔着裙子一把摁住了李曦的手背。

    时下大唐境内,但凡是有些份地位的女子,裙内皆无内衬,只在骑马的时候,才会在裙内穿上一件裈裤,是以当下她若是再容李曦前进几寸,便毫无疑问要碰到自己裙内那处光溜溜的嫩所在。

    这,却是绝对不成的。

    李曦抬头看她,她也低头看着李曦,微微摇头之余,眸中满是哀求。

    只是男子在这种况下,得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刹住车?因此,当下李曦看着她的眼睛,心里只不过略犹豫了一下,便果断地挥戈直上。

    杨花花忍不住心内哀叹一声,心道这下子完了,若是给他摸着那处,自己怕是再也休想逃开,当下她赶紧伸出另外一只手,双手角力,似乎把全的力气都已经用了出来,只是狠狠地死命摁住,坚决不叫他那手再进分毫。

    李曦见状干脆松开裙角,将手来一把握住她那一双似乎冰凉又似乎灼的小手。

    四只手掌,隔着一条被雨雾之息濡潮了的罗裙,紧紧地用力在一处。

    要进的,进不得,要推的,推不开。

    当下里只是四目相望,一个哀求,一个果决。

    正在这时候,屏息相望的两人却同时听到廊子下一个声音传来,似乎是有人正在问堂外路过的一个小丫鬟,仔细一听,竟是阿锦去而复返——

    “我家夫人可还在?”

    ※※※

    “那么,为什么非得要有品牌呢?所谓品牌效应,又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在我看来,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是不会泄露的,哪怕咱们的保密措施再严格,总会有人为了利益铤而走险,你不能保证底下的所有人都跟你一条心,那不可能。所以,顶多三年,甚至只有三个月,咱们这剑南烧的方子就有可能会泄露,到那个时候,兴许一眨眼的功夫,市面上就会出现第二,甚至第三家新酒……所以,我们需要品牌!”

    阿锦手里拿了包袱进得堂去的时候,李曦正在坐在椅子上侃侃而谈,再看裴杨氏,也正聚精会神地看着李曦,听得很是入神。

    她是回家换过衣服之后,又赶紧过来给裴杨氏送衣服的。只是当下见堂内两个人一个讲一个听都是全神贯注,她便没有打断,只是轻步冲裴杨氏走过去。

    听见脚步声,两人同时扭头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又同时扭过头去。

    李曦继续口若悬河,“我们得要力争做到这样一种效果,那就是让每一个喝酒的人,让大唐境内的每一个人,心里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只要是挂着剑南烧这块牌子的,那就肯定是好酒,先别管喝得起喝不起,要让每个人只要一想到酒,第一个反应就是,剑南烧!这样一来,哪怕是到时候市面上开始有第二种第三种新酒开始卖,咱们也已经借着新酒刚出来的这股子冲劲儿,一举拿下来所有人心里的消费**,到那个时候,有了手里这块牌子在,其实咱们才算是真正的站稳脚跟了。”

    杨花花似乎听得很是认真,闻言频频点头之间似乎还在不断地蹙眉苦思,偶有所悟,眉眼之间便是一片明亮。

    当下阿锦看见这副景,倒也不好开口打断,便干脆就站到杨花花的后去,也看着李曦,静静地听他上课。

    顺口胡诌了前面那些之后,李曦觉得自己额头上开始冒汗,倒跟当初拜师之后的第二天到座师周邛府上去被他考校诗书时候的感觉有点像。

    不过幸好,虽然刚开始确实很紧张,不过说着说着,发现阿锦似乎丝毫都没有察觉到什么,对面佳人也自听得认真之极,似乎心有触动,这感觉也就渐渐的来了。

    这些现代社会的商业常识,倒也不需要提前理什么思路便可以张口就来,而且可以笃定的是,即便是在这位很有商业头脑的绝代佳人面前,自己这一通胡侃也绝不至于露了怯,相反的,估计还能给她些不小的震撼和启发。

    “那么,既然品牌如此重要,咱们又该如何去营造和培养这个品牌呢?第一,精品,也就是说,在少夫人您所主管的生产这一块儿,上次跟柳家大公子还有在下的三叔咱们一起议事的时候也说定了的,那几种浓度和风格的酒品,都要尽快调试好,务必要让每一坛咱们产出的酒,都有着独特而令人难忘的好口感。”

    “第二,销售分层,订立从高到低不同档次的标杆产品,这些产品的分层,不管是酒品的口感,外在的包装,还是定价,都要有鲜明的目标和指向,比如说,最高的一个档次,我们不要去管它的具体价值到底几何,也不要害怕定价太高了是不是还会有人买,因为那个东西买酒的人是不知道的,他们知道的,只是两点,价格,和质量!”

    “所以,质量最高的那个档次,就要把价格定的高高的,一下子就把档次拉开,直觉上就要给人这么一种感想,那就是咱们这个酒是不普通人根本就喝不起也不敢问津的,它就是专门供给给富贵人家用的,它,是一种奢侈品!是地位和份的象征!”

    “当然,这是最高档的,奢华奢侈一级的,那么,高档的,中档的,低档的,又该如何定位和定价呢?……”

    提到这些东西,李曦倒是越说越来劲,当下只是一边轻轻地捻着手指,缓缓地回味着刚才那弹软嫩滑的手感,一边目光炯炯地看向对面的两位佳人,口若悬河之间,颇有些挥斥方遒的气势,直是把自己肚子里那一点关于商业、商品,乃至销售等等的策略和知识,都掏腾了出来,到最后听得阿锦都不由得暗暗点头,心想这位李家大郎倒果真是有些本事的。

    便是他说的这些东西,虽然乍一听有些怪异,叫人心里吃不准的犹疑,但是仔细的用心想一想却可以发现,他说的竟是少说也有七八分道理。

    自从几之前,在李曦的主导下,几家人当面锣对面鼓的敲定了合作的具体事宜,阿锦便开始忙活了起来,只是忙活归忙活,说实话她也只是按照自己心内固定的一些老思路在处理事,并不曾考虑过其他。

    比如说生产这一块是以她们府上为主,李肱和柳蓝这另外两家为辅的,那她就一本正经的把早就看准了的两个老酒槽子给重金招揽了过来,又紧锣密鼓的按照几家商议时定下的一些方法,竭尽所能的解决一些保密的问题。

    诸如工序拆分,不叫一个人或者一批人掌握太多机密,招人的时候也都要挑选家底可靠为人老实的,还有就是要在酒庄子附近给他们建新宅子,所有人连带着家属集体入住,实行李曦口中的所谓“半军事化封闭式管理”,便连常所需的菜蔬油盐之类,也在酒庄子内设点销售,总之就是尽力的隔绝他们与外界的一些联系,等等。

    直到眼下听李曦这么一说,她的心思突然一下子扩展开来,恍恍惚惚之间就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下子明白了许多道理,却又不晓得到底懂了些什么,便懂了,也不知该从何说起。

    想一想,倒是李曦说的对,生产和销售必须要分开,但是做生产这一块儿的,不能只是整天闷头的做酿酒,必须也要了解市场,因为酒酿造出来,终归还是要走向市场的,你酿造的东西好不好,那得是市场说了算。而同样的道理,做销售这一块儿的,也不能只知道卖酒,有什么问题都要及时跟生产这块儿进行沟通,让生产上能及时了解到市场的变动。

    嗯,市场化这个词真是精准,真是有些道理呢。

    听着听着阿锦就忍不住想,或许自己和少夫人都该早就过来请教的,若是早听了这番话,自己也就不至于在如何跟负责主管销售的那位李家三老爷李肱如何交涉而费脑筋了。

    只是不知道这些话李曦是否跟他三叔也说过,若是同样也说过,那说不得此后双方之间的来往就爽利多了。

    一通大侃之下,李曦很快就说得有些口干舌燥,趁着他招呼堂外的丫鬟进来上茶的功夫,阿锦赶紧把自己刚才听他说话时心里攒下的几个问题抛出来,李曦也都笑着一一作答,倒叫阿锦心里觉得透亮了不少。

    小丫鬟进了上了茶,李曦却又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看了裴杨氏杨花花一眼,道:“上次议事的时候记得少夫人推荐过一个人,好像是叫什么杨钊的,说是想把他安排到销售这一块儿,记得当时柳家我那位大舅哥也是点头同意了的,倒也不是在下信不过你们二位的眼光,只不过这件事关乎你我四家的利益,所以,我还是想要亲自见一见他。”

    阿锦闻言看向自家少夫人,只见她略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答应下来,这时候才抽空伏在她耳边,把一直藏在后的小包袱拿到她眼前来亮了亮,道:“少夫人,要不咱们先问李先生借一处静室,您把这裙子换了吧。”

    杨花花闻言心里一个吃紧,然后才放松下来,却是不经意之间瞥了李曦一眼,直是眸若流光,说不清是埋怨还是羞,当下也只是淡淡地对阿锦道:“子先生也说累了,咱们这就回去吧,想听的话改再过来请教就是了。”

    阿锦闻言自然也就收起了那个小包袱,既然这就要回去了,那倒是不必在人家家里借地方换衣服了。这时候见自家少夫人已经站起来,她便赶紧伸手来扶。

    只是李曦闻言之后站起来看着裴杨氏,目光炯炯的,却问:“少夫人刚才不是还说要留下来吃一杯酒嘛,怎么这会子又急着要走了?”

    杨花花闻言不由得愤愤地看他,不知不觉就有些羞嗔,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这个话,他倒是知道自己不便反驳,竟拿出这个话来挤兑人,刚才都险些吃你的手给摸了那处去,我留下来做什么?说什么吃酒不吃酒的,到时候还不是要任你轻薄?

    犹豫了一下,她的眸子逐渐冷淡下来,却是看都不看李曦,便恢复了一贯的傲气模样,当下里只是淡淡地道:“子乏了,这酒,不吃也罢!”

    ※※※

    上了马车之后,阿锦就坐在侧面跟杨花花聊一些刚才听课时的感想,一低头的时候,却是突然看见自家少夫人的裙角有些攥水的痕迹,不由得就皱了眉头。

    杨花花心内有事,正自敏感之极,当下注意到阿锦的这个动作,很快便自然地说了一句,“这雨下的,真是烦死人,幸好刚才趁着李曦去后宅换衣服不在的时候拧了拧水,这才觉得湿气没那么厉害,饶是这样,还是觉得腿冷。”

    阿锦闻言释然,只是抬头间却见自家少夫人脸上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态,仔细再看,她两靥似乎微泛了些媚润的潮红,此时眸子虽冷,却似乎是隐隐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在其内流动,这一番神态,却是阿锦自从进了杨家之后便从不曾见过的。

    若说有,当年两个小女孩拿凳子砸晕了行悖伦之事的杨钊之后彼此相望时的感觉,倒有些差堪仿佛。

    当下她低下头,心内不解。

    想着怎么听了一堂课,倒把自家少夫人给听得有些与此前不同了?

    ※※※

    一直到马车跑出好远,已经拐过弯去,离开了李曦家的那条巷子,杨花花瞥见阿锦低了头想事,这才觉得自己渐渐放松了下来,不必再刻意的端正着姿势。

    下意识的两腿并拢才突然惊觉,自己腿根处竟是黏腻腻的,饶是事已经过去了那么大会子,那处似乎仍有汁液泌出来。这时候完全清醒过来,忍不住心中又羞又恨。

    还有些后怕。

    即便是现在回想,似乎仍能感觉到当时那**之间的动魄惊心。

    若是吃人捉住了,或是当时阿锦不曾来,被他上了手,以后自己却要怎么处?

    李曦这厮,忒也可恨!

    *******

    嗯,这一章写得我心旌摇曳,果断的继续求票!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