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肥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柳家兄弟都是坐言起行的子,也不过刚说了要买宅子,第二天下午,这兄弟俩就携手来找李曦,要带他去柳家那栋宅子看一看,既然要买,总得李曦看过了满意才好问价钱。

    一大早武兰已经被裴杨氏派来的马车接走,李曦左右也是在家闲着无事,便同他兄弟俩一起坐了马车往晋原县主簿李逸风李老爷子的宅子而去。

    李逸风老爷子看上去只有四十多岁,颌下长髯飘飘,子高大壮硕,倒是好风仪。得了门房的通报之后,知道竟是柳家兄弟俩一起带着一位客人来看拜访,他不敢怠慢,赶紧就亲自迎了出来,言谈之间很是客气地将几个人迎进前堂,只是李曦看他行动之间步履轻快,却是一点儿都看不出已经到了要“告病”的样子,当下不由得扭头看向柳荣。

    柳荣似乎已经料到了李曦肯定有此疑惑,正好就在李曦看过去的时候,他扭头促狭地冲李曦眨了眨眼睛,一脸暧昧的笑意,却反倒让李曦更加的糊涂了。

    丫鬟上来奉了茶之后,李老爷子听明白了三人的来意,却是突然有些为难,搓着手道:“不瞒两位公子说,就在你们来之前,刚才老朽正在陪着一位客人,他已经看过了院子,也已经与老朽议定了价格,这个……实在不好意思,你们几位晚来了一步啊!”

    三人闻言都是有些吃惊,李老爷子这栋宅子位于靖边坊,在晋原县城里虽不是顶尖的地角,却也是难得的好地方,更难得的是宅子很大,收拾得也很好,因此抢手些倒也不足为奇,只不过,即便是李老爷子急着要脱手,这栋宅子的价格也肯定低不了,晋原县城里能买得起也舍得花大价钱买这宅子的人家,可是不多。

    有大哥在场的场合,除非必要,柳荣一般都是不说话的,当下柳蓝闻言沉吟片刻,便道:“既然李大人已经与人议定了价格成交了,咱们自然不能横刀夺,不过,李大人可否帮忙转达一下,我们想见一见那位买家,如果可行,我们愿意转手从他手中加价购买。”

    李逸风老爷子倒是不介意临走之前卖柳家一个人,他才五十岁刚出头,虽然眼下已经告了病,这仕途并不能说就此中止了。因此当下他闻言之后不过略犹豫了一下便慨然点头,道:“那就请诸位先用茶,那位买家还在老朽家中未走,老朽这就去帮诸位传个话儿。”

    柳蓝起道了谢,李逸风告辞而去,只留下家中一位老管家伺候着三位贵客。柳家兄弟俩便借机攀谈着,零敲碎打的挤兑,倒是把李家老爷子卖这宅子的价格给问了出来。

    四十五万钱,说实话,不算贵。

    别的不说,光是李曦进来的路上看到这宅子里的屋角之扎实,以及李家这正堂内的陈设之讲究,就可以大概知道,这房子李老爷子住了足有五六年了,期间可没少费了心思布置和改建,怕是光家里的家居摆设,就是三十万钱挡不住,更何况除了宅子之外,人家还另外赠送不少带不走的下人奴仆呢,这可又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柳家兄弟正拉着李家的老管家,拐弯抹角的想要把李家宅子的买主给提前问出来,也便提前打算好把价钱加到什么程度,这时候却听得后宅突然起了不小的吵闹声。

    那老管家听见后边有声音,几乎是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蹦起来,连连的告罪,道:“诸位贵客稍坐,稍坐,小老儿去去就回,呃,见谅,见谅。”说完了竟是匆匆忙忙的奔后宅去了。

    等他走了,柳蓝就是不由得叹了口气。

    这时候,瞥见房里没有其他人,柳荣碰碰李曦的胳膊,凑过去笑着小声道:“你很好奇就李老爷子这硬朗的子骨儿,告的哪门子病啊,是不是?”

    李曦一听就知道,这里头肯定有事儿,当下便纳闷地点了头,等他说话。

    柳荣笑笑道:“说起来,李老爷子这回不是告病还乡,却是实实在在的告孕还乡。”

    李曦闻言一愣,纳闷地道:“他家里添喜了?那是好事儿啊,干嘛为这个告病?”

    柳荣闻言又笑,道:“可问题是,这怀孕的人居然是李老爷子的小儿媳妇儿,偏偏他这个儿子去年天就因病没了,你想,这就不对了。”

    李曦闻言一愣,继而就想到怪不得李老爷子要告病,原来是家中除了这等儿媳妇偷人的丑事,不过仔细想想,即便是家中出了这等丑事,老爷子也不至于就告病辞职啊!

    旋即,他扭头看见柳荣脸上那副暧昧的表,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不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指着柳荣问:“不会是李老爷子他自己……”

    柳蓝闻言重重地咳嗽一声,端起茶盏来,却是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李大人其实是一个颇有能为的官员,他任晋原主簿这几年间,很是有些政绩,只是……唉!”

    柳荣闻言笑笑,冲李曦眨了眨眼睛,接着大哥的话调笑道:“只是为老不尊了些!”

    想了想,见李曦一脸的吃惊,他又道:“这等事儿虽然龌龊,说出去名声不大好听,其实倒也没什么,肥水不流外人田嘛,这年头儿,倒也不稀奇!”

    “李大人丧偶多年,早就有续弦的意思,只是因为异乡为官,一直都犹豫着没有定下音信,想来这些年也是难熬得紧,偏偏一个未亡人儿媳妇又生得年轻美貌,偌大的宅子里就他们孤男寡女的,李老爷子你也看见了,虽然五十多岁了,却是风度翩翩的紧,因此那小娘子不想守活寡,又不甘心抛下李家的富贵……老爷子扛不住倒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李曦缓缓地从吃惊中回过神来,不由得就摇了摇头,突然想起唐玄宗那位老爷子跟他儿媳妇的事儿来,后世人每常说什么脏唐臭汉,初时李曦还以为这脏唐就是指的唐朝几代皇帝搞的那些破事儿呢,却没想到,原来之所以连皇帝都这么弄,实在是因为时下民风如此啊!

    只是,他想了想,又忍不住问:“即便是出了这等丑事,怎么不设法遮掩一二,倒要为了这个告病辞官呢?”

    柳荣闻言却是叹了口气,“估计也是一言难尽吧,我听说这事儿其实是从他那儿媳妇的娘家人嘴里走漏出来的。李老爷子家门严谨,因此府中下人都不敢乱嚼舌头,这事儿一开始外人根本就不知道,只是后来新媳妇儿怀上了子,据说李老爷子就准备打发他这小儿媳妇儿回原籍保胎去,只是回原籍守着,边连个可以依仗的都没有,哪里比的现在跟在晋原做这家里的女主人自在?”

    “再说了,李老爷子的长子眼下就在原籍呢,据说他那媳妇儿可不是个好惹的,新媳妇害怕,不敢回原籍,倒也可以理解。只是她这么一留下来,一来二去的,就被娘家人给看出了不对来。”

    “当年李老爷子来此上任时,跟他一同过来的二公子还未成年,因此并不曾在原籍娶亲,来到晋原之后,老爷子干脆就给他在本地成了亲,那位新媳妇的娘家在本地也算不得什么望族,只是这三两年间借着李老爷子的帮扶,这才逐渐抬头,却是出了不少欺男霸女的货色。呶,眼下跑来闹的,估计就是那帮子货色了!”

    “本来眼看着新媳妇守了寡,他们以为失去了最大的依傍,谁想非但没有失宠,反而跳上枝头成了凤凰,按说这家子人可是该高兴坏了,可是他们却高兴得过了头,居然自以为攥住了李老爷子的把柄,因此竟是拿着这丑事儿要挟起老爷子来,老爷子不答应,他们居然会蠢到把这事儿的风声给放出去了,甚至还隔三岔五就让人过来闹!”

    “这下子好了,事越闹越大,别说他们了,连李老爷子都已经弹压不住,甚至连刺史周大人都不得不过问此事,得李老爷子实在是没脸在主簿的位子上坐下去了,只好告病辞职!唉,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说的就是这种人了!”

    听柳荣这么一番解说,李曦也不由得就跟着叹了一口气,倒是替李老爷子惋惜起来。

    按照柳荣的说法,李老爷子的儿子已经没了,这事儿根本就没了苦主,虽然双方的关系实在是尴尬,但是按照时下的风俗,这种事儿,大家也不过就是背地里嚼嚼舌头根子,并不会有人真的摁住了不放,非拿什么道德问题来说事儿。

    时下大唐注重风评不假,道德和文章一样都为人们所看重,不过好色却并不在此范围之内,家中纳个几房甚至十几房妻美妾,另外还要豢养一大群歌姬的,只要你有本事养得起,那就只会被称赞为风流雅士,并不会导致道德有亏,甚至文人雅士之间之间还会互赠家中姬妾,人们只会引以为士林美谈,并不会有人认为不对。

    李老爷子这扒灰的事儿虽然并不能归入以上那些类别,但毕竟苦主早就已经不在了,事出来之后,大家也不过就是议论一阵子罢了,等到风头过后,这五十老翁倒玩儿媳的事,说不得还得算是一桩风流韵事了。

    但是眼下给那帮不掂不清轻重的货色一闹可倒好,这下子正如柳荣所说的,事越闹越大,便是上边也不能装聋作哑了,毕竟这通.可是典律上写明了的一桩大罪,虽然没了苦主无人上告,但是毕竟已经闹到了满城风雨的,无论如何晋原县和蜀州刺史府也必须得拿个态度出来了,于是,李逸风老爷子就不得不“告病”了。

    而且,虽然时下民风开放,但是既然这种事儿已经闹到了这个地步,别的不好说,至少李老爷子剩下的这半辈子就别想再继续做官了。而根据柳蓝所说,其实他还是一个颇有能力也颇能任事的好官的,因为这等事就此毁了一世的名声和前途,想来实在是叫人扼腕。

    想到这里,李曦不由得叹了口气,听着后宅那头的声音似乎歇了下去,想来是老管家过去把事劝下来了,便问柳荣,“既然老爷子已经告病辞职,他儿媳妇的那娘家也算是鸡飞蛋打了,那他们这时候还跑来闹什么?”

    柳荣笑笑,伸手往地上一指,李曦顿时恍然,原来他们是想要在李老爷子临走之前把这栋宅子给要过去,说起来以后李老爷子回了原籍,他们就是手再长也够不着了,眼下倒是最后一回能张嘴要东西的机会了,倒也怪不得他们会这样来闹。

    这时柳荣见李曦一副摇头叹息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你还别替人家惋惜,李老爷子虽然被迫告病,但毕竟美人在怀呀,说不好是赚是赔,据说他那儿媳妇今年才二十岁,可是嫩的很,指不定咱们这里替他扼腕,人家老爷子自己却是心满意足的很呢!”

    说完了柳荣一脸暧昧地笑起来,而李曦则是摇头苦笑。

    不过仔细想想,柳荣说的倒也未必没有道理,刚才看见李逸风老爷子时就觉得,他脸上倒是颇有些风满面的感觉,说不定人家还真就是那种不江山美人的风流种子呢!

    不过转头想想,自己这些子先是忙活着在裴杨府上演戏,然后又忙活着开那劳什子品酒会,实在是忙得有些脚不沾地,像这种闹到阖城风雨的事,自己居然一直到刚才都完全没听到一点风声,最后还是从柳荣的口中得知的,说起来这消息可也真是闭塞的紧了。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柳荣突然伸手碰了他一下,李曦回过神来往外一看,却是不由得吃了一惊——

    正与李逸风老爷子一起迈步走进堂内的人,居然是三叔李肱!

    “三叔,要买这宅子的人是你?”

    李肱走上堂来哈哈大笑,却是抬手就在李曦口捶了一拳,骂了声臭小子,才道:“我又不是没地方住,要买这等好宅子作甚,要买这宅子的人,是你!”

    他话音方落,不等李曦接话,就见李逸风老爷子呵呵地笑道:“说起来都怪老朽无礼,这些子诸事缠绕的,心神不属,居然忘了问来客姓名,这才闹出这般笑话来!”

    然后他指着李肱道:“这位李老弟刚来就说了的,他是要为自己的侄子李曦李子买这栋宅子,说是也只有这栋宅子,才能配得上将要入门的新贵人。哎呀呀,说来说去,还是要怪老朽糊涂了,遍数这晋原县内,能有资格叫两位柳公子一起陪着来问老朽这栋宅子的年轻人,除了李大才子李曦,还能有谁?”

    当下堂上众人闻言纷纷大笑。

    李逸风老爷子赶忙叫了仆人来命重新上茶,众人这才重又坐下说话。

    这会子既然三叔李肱已经把宅子买定,甚至按李老爷子的说法,他甚至就是带着定金来的,所以宅子已经拿下,剩下的就只是自家人关起门来算交易了,自然不必在李老爷子面前说这些,因此大家坐在一处,便只是聊些闲散话题。看看天色已晚,李老爷子甚至非得要请几个人留下来用酒,李曦等人本来觉得人家家里杂七杂八的事,不愿意打扰,奈何老爷子态度非常诚恳,到最后推辞不过,众人便只好答应下来。

    天色还未黑,李家的前堂内便点起了蜡烛,酒菜上席之后,众人推杯换盏之间,倒是渐渐地络了起来。

    李逸风老爷子为人极是健谈,难得的是言语风趣,即便饮酒之间也是风仪不减,倒不愧是在一县主簿的位子上呆了那么些年的,与他一起喝酒,叫人很是有些如坐风的感觉。

    席间提起李曦的那首箜篌诗,李老爷子自然是大赞一番,末了提起李曦的新酒,老爷子倒是提出了不少有关销售和保密的建议,仔细想想都很有些道理,显然这老爷子正如柳蓝所说,并不是一个读腐了书的老学究型官员。

    而且听他的言谈,与时下很多官员桌面上大谈农为本商为末,私底下却总是抓亲带戚的弄了一大摊生意挣钱不同,老爷子对于农业与商业之间关系的看法,倒是很有一番见地,而且或许是这就要辞职走了,所以言谈之间忌惮的东西便少了许多,他甚至坦言自己也在县城里不少铺子上入了股,还笑言正是有了这些份子钱里滚出来的钱息做支撑,他才用不着贪墨,还能有闲逸致的在公务之余养花弄草,几年间攒出这个大宅子来。

    一席酒吃下来,李曦倒是对这位老爷子的感觉非常好,最关键的是他发现,这位李老爷子几乎言出必中,席间所谈毫无所虚,他对于人商道乃至为官之道,都很是有一番独特的见解,尤其是他对过往历史的看法,让李曦这个被马克思主义唯物历史观点教育着长大的人有一种突然遇到了知音的感觉。

    李逸风老爷子认为迟早有一天,当整个国家在农业上发展到极致,那么除非改变路子,重视商业,让商人们用钱来生钱,继续为国家为社会积攒财富,也就是改用资本来推动整个国家的继续发展,否则整个社会的发展就会走进死胡同,最后只能导致崩盘,盛极而衰,于是一个朝代结束,动之后,另一个王朝站出来搞重建。

    虽然老爷子的看法比起马克思他老人家来说,还稚嫩偏颇的很,但是一个读着四书五经做着诗词歌赋长大的人,居然能自己独立思考出这些东西,倒是让李曦不得不肃然起敬了。

    一席酒吃到最后,老爷子意兴湍飞,他本就是个洒脱倜傥的人物,这会子喝了不少酒,尤其是席间言谈与李曦颇有些投契,很有些忘年遇知己的感觉,因此不等酒席结束,他就命人到后宅请了新夫人出来,落落大方的把自己原来的儿媳妇介绍给大家。

    他都大大方方的丝毫不觉尴尬,众人更是不必尴尬,而且看那新媳妇出来时老爷子满脸的宠溺,众人就明白,看来老爷子当真是煞了这小媳妇,因此当下众人便干脆就按照对待老爷子正室的规矩各自问了好,那新妇也对众人道了几个万福,还亲自执壶为众人倒了酒,这才告罪回了后宅去。

    说起来这一番动作下来,又是拉着众人留下吃酒,又是叫那新夫人出来拜见的,老爷子实在是坦诚的紧,倒是很有些意结交的意思,因此本来就习惯在人前少言寡语的柳荣便顿时更加沉默了。

    李曦也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些他的意思,心中微微有些意动,心想这新酒的生意若是只在蜀州一地经营,有自己在背后出主意,又有柳家的支撑,以三叔的经商才华,倒是足够了,可蜀州一地能有几多人口,便是人人皆喝自己的新酒,又能有多大的规模?若是往外走,不消多,哪怕只是整个剑南道,只怕以三叔的能力,便会有所不逮了。

    而这李逸风老爷子无论官商,都很是有些见识,且难得的气度非凡,眼界也够高远,更难得的是,他可是真正的在大唐的官僚圈子里打混过许多年的,虽然官儿不大,但毕竟是内部人士,说起来如果将来这新酒要走向全国,少不得要跟上头甚至长安打交道,李曦还真是缺一个像李逸风老爷子这样的人。

    不过既然他自己不提,不管是他放不下段来由官改商,觉得有些抹不下面子来,还是他觉得自己并非没有复起的可能,因此还在犹豫着是否要走些路子改判外任,李曦倒是都没有必要主动的开口邀请。

    酒席吃罢,众人又饮了些茶汤,便齐齐的站起来告辞。

    李老爷子送到大门口,亲眼看着众人纷纷上了马车,这才转回府。

    而一等离开了李家的那条巷子,柳荣便立刻叫了停车,非得要挤到李曦这辆车上来,进来之后却笑着道:“李老爷子这可是来抢我的活儿来了,你怎么想的?”

    李曦闻言不置可否,只是反问:“怎么说是抢你的活儿?”

    柳荣闻言笑笑不答,却是顾左右而言他,道:“说起喜欢美色来,你俩倒还真是有些臭味相投,倒也可以忘年相交一番了。”

    又笑着看李曦,道:“不过我可是你的大舅哥啊,怎么样,你新酒的这摊子,还是交给我吧?”

    李曦闻言纳闷,“好端端的,你怎么想搀和进这种事来?不怕老爷子打断你的腿?便是真想搀和,你背地里搀和也就是了,这出面的事……”

    柳荣摆摆手,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我这辈子是不指望考什么进士了,可要是让我从一个小吏做起,我又耐不下子,而且以你的聪明该当能看得出来,别看我这人一肚子主意,却注定了不是个能独立做事的人,我多谋无断哪!所以,我就盯上你了,眼下新酒的这一摊子,怎么说咱们都是自家人,你这肥水可不能留了外人田!”

    然后又道:“至于老爷子那里,你更是不用担心,他老人家比谁都清楚我的子,做官固然好,但这官儿可不是谁都能做的,比如我,就不行。所以,我就负责站出来帮咱们两家打理些产业吧!”

    说到这里,他扭头看着李曦,一反常态地收起脸上那股子不正经的劲儿,很认真地道:“不过幸好,大哥是个做官的好料子,虽然不是进士出,但将来若是机缘好,混个破家的县令应该没问题,甚至于走到阿爹这一步,也并不是没可能,而且最关键的是,你做官的天赋,比大哥还要好上无数倍!”

    李曦闻言不由觉得好笑,忍不住道:“我?做官?”

    柳荣很认真地点点头,“不然你以为前些子你那么胡闹,我阿爹会不管你?你以为李逸风那个老滑头会真的只是看中了你那新酒里的利益?”

    李曦闻言更是纳闷,“可是,我不会去考什么进士的,民间风评又那么差,我能做官?”

    柳荣闻言嗤之以鼻,“民间风评?你以为老百姓街头巷尾那些议论,就能叫风评?什么叫风评?能传到上头那些人耳朵里的,才叫风评!而街头巷尾的那些小老百姓,他们的话是根本就没有资格上达天听的!”

    李曦闻言深思片刻,还是摇了摇头,不过付之一笑,道:“其实我跟你的子很像,叫我去衙门从一个小吏做起,我也是坚决不干的。”

    柳荣闻言想了想,倒也不再说什么。

    只是这个时候看着他脸上略带些神秘意味的笑意,李曦却不知怎么就突然想起武兰题在那首《咏史》眉页上的话来——

    冯公乎?珥貂乎?

    我能做官……乎?

    *********

    嗯,这一章七千字,所以这个推荐票的事儿,还用多说么?

    不过思来想去,还真是有几句废话要说,今天又是周末了,不知不觉之间,这本书发布已经26天了,下周将是本书最后一周的新书期,因为站点的推荐不太给力,所以俺也就没有非得硬要大家帮忙冲什么榜单,新书期么,过去了也就过去吧,反正咱们一本书长着呢,不在乎这几天怎么样,眼下俺只是觉得推荐票太少了点,脸上有些难堪,大家要是觉得这本书还算好看,觉得俺这二十来天里还算勤恳,那就多投几张推荐票吧,俺要的不多,周推榜前五十名,就知足了。

    拜谢诸君。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