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英年早肥 书名:大唐春
    ……晋原县城,岷江坊。

    杨花花头戴帏帽走下马车,眼见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无序的涌动,不由得就看得目不转睛,虽然她自小到大都是闺阁里的翘楚,而且与当时的女子们相比,也算是见过些世面有些见识的人物,却哪里曾见过这等生发的场面?

    抬头看去,大门口那块写着“官督民办蜀州李氏蔬菜市场”十二个金色大字的招牌正在头底下闪着金光,看去璀璨夺目的很。

    对于李曦动不动就提议用金泥做招牌的做法,她虽然不免在心里撇嘴不屑,认为真是俗气到家,可是放眼看过去,还真是就有不少人正跟自己似的驻足在门口抬头看着那金字的招牌,而且还一个个的正在那里啧啧称羡,她就不得不承认,虽然这办法儿俗气是俗气了些,对于市井间的这些普通老百姓,却还真是实用的紧。

    晋原县本有东西两市,那东西两市里也自有不少卖些时鲜果蔬的,可是一等李曦的这家蔬菜市场开业,那些个店铺却是马上就冷清到几乎要关门歇业,就连那些原本走街串巷挎个小篮子卖菜的,也必须得是每天从李曦这菜市场里发买了去,讨一个刻着“李氏蔬菜市场街头专卖”阳文的小铜牌,这才能有好生意。

    仔细想想,还真是不讲道理的紧。

    左右的看看这汹涌的人流,同样带着帏帽的阿锦一边紧紧地扶稳了杨花花的手臂,一边心里就有些发紧,忍不住道:“小姐,要不咱们就在门口看看吧,别进去了,这人也太多了,别给挤伤着,那可就不好了。”

    杨花花闻言一脸的不以为意,笑笑道:“这么大一番闹,咱们不走进去看看,只在外边呆着,又有什么意思?你叫他们在四周好好地护着就是了。咱们走,进去瞧瞧闹去!”

    说着,她竟是不顾其他人,只是兴致勃勃的一径往里走。阿锦见状只好一边快步跟上,一边招呼这次特意带出来的家中仆人也跟上,就在四周护持着,免得给人挤到上。

    出门之前杨花花就说了的,她们今天到这里来,还真就是凑闹来了。

    李曦的蔬菜市场已经开业足足三天了,她每天都有听到下边人的回报,说是那蔬菜市场实在是闹的不得了,便各色人等,整个晋原县城,就几乎没有不过去瞧瞧的,生意也是一等一的好,别的不说,就自家府里负责采买东西的人就说,往常在东市里经常见到的城里不少人家负责采买的管事,现在已经都是每天就直奔那李家的菜市场了。

    此时杨花花在四五个家仆的护持下顺着人流进了李曦的菜市场,左右的看一看,还真是觉得这里的蔬菜又新鲜又好看,当然了,至于是不是便宜,她却不知道了,从小到大这么些年,除了米价她还偶有关注,对于这些菜蔬的价格,却是从来不问的。

    菜市场里空间很大,但是蔬菜品种却并不是太多,据说是因为李曦那大面积的蔬菜种植还没到上市的高峰期,眼下出产的,都还只是些生长周期短的,诸如小白菜之类,其他的品种,则干脆就是外出采购,保证不缺那一样了罢了。

    看见这李氏蔬菜市场里的闹,她美目连闪,心里便是说不出的好奇。这会子回想起来自己那位堂兄杨钊的话,倒是觉得颇有几分道理了。

    李氏蔬菜市场为什么会那么红火?杨钊认为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眼下大唐富庶,而川蜀之地又历来都是天府之国,百姓富庶更甚,即便是普通百姓人家,吃或许有些舍不得,但是吃些时鲜菜蔬,却几乎已经是家家都吃得起了。

    而且仔细想想,大家的子越过越富,其实已经不太满足于每天只是吃些米粮咸菜了,但凡子过得去的,也都想让自己的一三餐丰富起来,此前东西两市的菜铺子那么红火,就可为一个明证。

    只不过在此前的时候,大家并没有谁把目光投注到这些小事上面,甚至有些人家即便想买些菜吃,往往也不太方便买到,因此才给大家一个错觉,觉得普通人家都是不怎么吃菜的。一直到李曦站出来,搞了这么一个种菜减灾的办法,开起了川蜀之地的第一家蔬菜市场,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就连最普通的老百姓,都已经可以每天都吃得起蔬菜了。

    想到这里,杨花花不由得笑笑,心里想,李曦的这些古怪心思也不怎么生出来的,倒好像是他肚子里那颗心就硬生生的比别人多出几窍似的。

    扭头看见旁边一个小摊上围了不少人,正一个个都伸长了胳膊抢着往摊子里头递钱,摊位后头三个小伙计正在卖力的兜售,一个吆喝着装菜,一个过秤,另一个则负责收钱,就听见那里抑扬顿挫的喊着,小伙计嗓子都已经有些哑,伴着哗啦啦的铜钱落袋响,听来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再低头看看,他们那个摊位负责卖的,正是自家早上才刚吃过的水豆腐。

    当下杨花花一转,便要往那个摊位前去,当下她四周的几个家仆赶紧奋力的往前挤,给她开出一条路来,当下里前头的人不肯让开,家仆们又要奋力向前,顿时就惹来一阵叫骂声,杨花花却是充耳不闻,一直挤到摊位前,自己低了头看那豆腐和秤,这蔬菜市场里的生鲜活猛,实在是让她这个不怎么出过门的人好奇不已。

    这时那负责吆喝的小贩看见她们一行人强自挤进来,先是有些心中不快,继而看清了杨花花等人的着装打扮,顿时就知道这不是普通人物,于是那原本皱起的眉头很快就又松开了。

    当下他赶紧拿起竹刀子往一大块豆腐上拍一拍,道:“这位夫人,您看看,上好的豆腐,这可是从北边长安城过来的新花样儿,又嫩又滑,好吃,听说就连皇帝老子都每天吃它呢,您要不要来一点儿,小的敢跟您保证,整个剑南道,我们李氏蔬菜市场绝对是独一份有这个的!您瞧瞧您边,每天都抢,不到晌午顶儿就卖完了!”

    杨花花闻言笑笑,心说这小伙计倒也是一张好嘴,据说这菜市场开门之前,李曦还特意把挑选出来的这些小伙计们集中起来做过“培训”?却不知这些话儿是不是也是李曦教的。

    这时节正好一阵风来吹起帏帽一角,那小伙计正想继续说话,却突然瞥见帏帽下露出一角白腻圆润的下巴,和一张薄红人的小嘴儿,顿时就不由得愣了愣,等他回过神来再想说什么,却丢了魂魄一样,两眼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杨花花的帏帽,嘴里也打起了结巴,竟是断断续续的说不利落了。

    阿锦见状心中不快,正要出言喝斥,杨花花却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模样,甚至那眼光根本就没往那小伙计上看过,当下里只是昂首指着那豆腐道:“你这豆腐,多少钱一斤?”

    小伙计醒过神来,心里明白这等样美若天仙的贵妇人绝对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便赶紧收起心中绮念,恭谨地道:“回这位夫人,豆腐十个钱一斤!”

    杨花花闻言不觉怎样,阿锦倒是忍不住惊叫出声,指着那豆腐道:“你这豆腐,倒是比鸡蛋都贵多了!”

    其实倒也不怪阿锦吃惊,时下岁入丰饶,物价极低,别的不说,在晋原县里,一个通宝大钱就可以买三个鸡蛋,还得紧着个大的挑,鸡蛋若是小一点,那就能划四个!

    如果要买米的话,成都平原是天下粮仓,自来米价就低,一斗米也就是价值十二个钱左右,一斗米是十二斤,也就是说,一个通宝大钱就可以买一斤大米!

    可眼下,这一斤豆腐居然就敢卖十个钱!怎么能叫不贵?简直是贵的很!

    以至于阿锦一听这个价钱,就忍不住在心里骂了李曦一句商。

    这个时候那小伙计见是杨花花边的女子在那里发问,知道肯定是这位贵妇人的贴丫鬟,便也不敢怠慢,当下里便打起精神来应对道:“这位姑娘,您这话可不能这么说,鸡蛋您随处可买,我们这豆腐可是独一家呀,再说了,这豆腐的造价可是不低得很,今年咱们剑南道遭灾,因此我们用的原料都是直接从北边州郡买过来的,您算算,光是这一路的运费,就得要多少?”

    说到这里,他见杨花花听得频频点头,当下想起当里培训的内容来,便赶紧又道:“您只需要走走看看对比一下就明白了,我们这里卖的所有菜,都可以跟您保证是整个剑南道最便宜最新鲜的,我们家东主说过,只要您能发现比我们家菜还便宜的,我们按照差价双倍赔偿,这您总该放心了吧?”

    说着,他又指指自己摊子上的豆腐,道:“再说了,您应该知道我们李氏蔬菜市场的两大口号啊,第一个叫‘大唐素生活’,什么意思,吃多了对人的体也不好的,所以像您这样的富贵人家,就该多吃些素菜,这豆腐就是素的呀,而且吃了它对人有好处,比都强!”

    “大唐素生活?”裴杨氏倒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个说法,当下不由得心中觉得好笑,心想这李曦肚子里的奇思妙想真是叫人不得不佩服,也不知他哪里想来的。当下便忍不住追问,“你说有两个口号?那么,除了这个大唐素生活之外,还有什么?”

    小伙计闻言赶紧回答,“这第二个口号,就是‘心菜’了。您进来之前也该瞧见我们那招牌了,叫‘官督民办蜀州李氏蔬菜市场’,什么意思?那就是因为今年咱们蜀州大灾,我们这菜市场就是应了救灾而生的,里面的菜,都是为了给灾民谋福利而卖的,您在我们这儿每买一斤菜,可就是为官府的救灾做贡献了呀!您想想,我们的价钱已经取得那么低了,而且您买菜的同时,还能伸出手来救助一下灾民,这多好啊!”

    这一番话,听得杨花花目瞪口呆,竟是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等说法都能想得出来,这李曦真是……

    要说对人心民心之了解,要论到在这抓人心上的机巧百出妙不可言,只怕当今天下再也没有人能比得过他了吧!

    听了这心菜的说法,她倒是没来由的就想起自己负责的剑南烧这一摊子来。

    半个月之前,剑南烧的销售店铺就已经开业了,随后,各大酒楼酒馆,也都开始发货,在柳蓝和李肱的精密筹划布置之下,各地都已经有了分区域的“代理商”,因此这网络铺开的就极为便利,几乎只用了三天时间,剑南烧就已经卖到了整个剑南道的边边角角。

    按照李曦的要求,剑南烧共分为四个系列,从低档到高档依次为:剑南烧酒、剑南烧五粮醇系列、剑南烧酒鬼系列、剑南烧黄金酒系列。

    每一个系列,小到瓶子,大到酒坛,他都做了独到的设计,为了这个酒,他还特意带着人去过本地的瓷窑,联系了当地最好的几个画师,大量订做酒瓶,又在烧陶的窑上定了酒坛,也是专属的造型,独家订做。

    酒瓶之精致就不用说了,那是赠品之一,自然美轮美奂,就连大量使用的酒坛,在还是胚子的时候就已经拿刻好的模板给压出了字迹和花纹来,便比如这里面的酒鬼系列,上面除了有本州刺史大人亲笔题写的一方剑南烧小印和酒鬼两个大草之外,还额外的压出一首诗来,叫做:酒鬼背酒鬼,千斤不嫌坠。酒鬼喝酒鬼,千杯不会醉。

    这种种奇思妙想,就已经让人目不暇接了,而光是这些,才只是开头呢。

    从当初酒庄子刚开始建那会子,李曦就已经提出了一个买酒送东西的概念,管这个叫赠品,比如每买一坛酒,就至少要送一只精致的酒瓶,还要送六只酒杯,六双筷子等等,当然了,所有的赠品上头,都是肯定要留下剑南烧的独特标示的。

    按照李曦的说法,这叫广告轰炸,要让每个人,不管是喝酒的不喝的,都必须每天一睁眼就能看见剑南烧的标示,要让剑南烧这四个字深刻的进入他们的生活。

    当然,李曦做什么事都是向来喜欢细分的,在他看来,以上这些方法,适用于普通人家,因为对于普通人家来说,你送的瓶子酒杯筷子乃至纨扇之类,只要是比他们自家买的还要高档,那他们就都会舍不得丢掉,会留下来用,这样就可以起到宣传效果,但是对于那些大富之家来说,这种小手段当然就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对付他们,要用另外一种方式。

    那就是在有人购买高档酒的时候,除了要每坛酒都赠送一些小物件之外,还要告诉他们,每购买一坛酒,都可以按照价值不同获得多少不等的积分,而当积分到达一定程度之后,他们将获得独家大礼,比如雕缕精美的金杯,比如雕刻着精美花纹的玉箸,等等。这样一来,小物件可以送给负责买酒的那个下人,鼓动他们的购买积极,而积累的积分,以及当时来讲还相对神秘的赠品,则就勾起那家主人的好奇。

    等到有人忍不住好奇攒够了积分,开始获得那些精美的赠品,随后就会引发一股攀比的潮,甚至有很多人家明明是根本就喝不了那么些酒,也非得要一股脑儿多买很多回去放着慢慢喝,就是为了要那些精美的赠品,以免别人家里有自家没有,会觉得丢面子。

    如此一来,这种本来是免费的赠品,却反而成为一种份的象征,它所带来的巨大购买力以及利润,立刻就把赠品本的价值摊入成本之后导致的成本提高,给压缩到了一个让人不得不无视的地步。

    就因为这么一个思路,甚至还连带着火了一大批相关的小作坊,现在每天都有人找门子想送礼,想从李家或者自己家里找些路子,揽下些赠品加工的活儿。

    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是李肱这样做老了生意的,还有自己这样向来眼高于顶的人,也都觉得像就这些主意,这些商业上的奇思妙想,就已经足够叫人瞠目结舌了,但李曦的点子居然还没完。早在剑南烧正式上市之前,他就已经提出了更下一步的构想。

    那就是,在各个州府建剑南烧主题酒楼。

    按照李曦的设想,这种主题酒楼务必要极尽豪华,它的一楼对外公开营业,但是二楼三楼却并不对外营业,里面设雅间,称为贵宾室。

    贵宾室不接待外客,只接待剑南烧的贵宾,要想成为贵宾,又必须积累够一定的消费额度。于是可想而知,这种贵宾室很快又会成为一种夸富的东西。

    同时,李曦还想要在各地修建园林,这些园林包括吃喝玩乐一条龙,做生意是其次,主要是让它成为官商各界们可以坐下来沟通的地方,提供一个大家聚会谈生意的场所——这主意简直妙到让每个听说的人都赞不绝口。

    要是真的按照李曦的设想把这些计划一一的都实施了,这里面蕴藏的商机姑且不谈,光是这园林里即将聚拢起来的巨大人脉,就已经是一笔千金难换的巨大资产了。

    因为这主意一出来,都别说杨花花一个妇道人家了,就连柳家兄弟那么聪明的人,听到李曦这些主意之后,都是当场傻掉,过了后回过神来,却又跟疯了一般的喃喃自语一脸红光。

    甚至,李曦还早就已经给那些计划中将遍布整个大唐的酒楼写好了一种被他称作“对联”的东西,自从李曦说了,这两副对联杨花花就一直记在脑子里,片刻都不能忘却——

    第一幅对联是:天不管地不管酒管,醒也罢醉也罢喝罢。

    第二幅则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愁来明愁。

    又是妙到匪夷所思的构想。

    事到了这里,杨花花本以为李曦的那些花招也该耍个差不多了,一个人就算是再怎么聪明,这聪明总也有个穷尽的时候啊,但是今天突然起了兴致要来这菜市场看看,她却再次让李曦的种种奇思妙想给镇住了。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哪,他的心到底是怎么生的!

    杨花花在那里愣着出神,脑子里过光一般的瞬间想起许多,但是这时候周围那些等着买豆腐的人却是早就已经不耐烦了,只是顾忌着杨花花她们一行人的派头儿,大家都不敢说什么而已,这会子见为首的杨花花终于没话了,当下便有人道:“我说钱小六,赶紧的,这是我的二十个钱,给我来二斤豆腐,家里等着做饭呢!”

    好容易杨花花给那人这一声喊惊醒过来,扭头看看阿锦,摆手道:“咱们走吧,回头你叫何贵过来多买些,我也吃李曦的豆腐。”M

重要声明:小说《大唐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