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父子情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龍淼淼 书名:师生联萌
    何子薇醒来的时候,吴浩泽已经洗了澡,换了新的衬衫,坐在餐桌前往全麦面包上涂黄油。他干净修长的手指很好看。

    看到他就在自己的眼前,何子薇突然觉得安心许多。

    “看什么呢臭丫头?起连头发都不梳。”吴浩泽说着,晃晃手中的面包。“快点儿洗漱,我煮了牛,再不吃一会儿要凉了,到时候别哭鼻子说肚子痛啊。”

    “我哪有跟你哭过。”何子薇撅着嘴说,突然的,她笑了。就这样吧,不管未来怎么样,就这样就好,每天看着他,偶尔拌嘴却也会觉得开心,能这样子每天在一起,还要奢求什么呢?

    下午,何子薇独自在办公室批改作文。很少有老师会像她这样仔细的批改英语作文的每一句话。

    在她看来,这些都是孩子们的心血,不能随便给个分数,简单讲解一下就算了。如果不仔细找出每句的错误,认真写评语,她会觉得不安心。

    出乎意料的是,肖特竟然在下午第三节的自习课来找她。

    “何老师你好。”肖特的语气很礼貌,并不像当初那么排斥她。何子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她还是很开心,毕竟想要肖特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跟她谈谈,是她所期望的。

    “肖特你好,请坐吧。喝点什么?咖啡?或者绿茶?吴浩泽给我的速溶蒙古茶味道不错,要不要试试?”

    肖特有些受宠若惊,从来没有一个老师像何子薇这样真诚的对他说话,曾经在他眼中,所有的老师都是虚伪的。

    “那就试试茶吧,我替你做主了,喝不习惯也要吞下去,否则我罚你抄写单词。”

    何子薇的话逗乐了肖特,这让她着实送了一口气,看起来接下来的谈话会更容易进行了。

    何子薇冲一杯茶递给肖特。“慢点喝,小心烫到。”

    肖特接过来,闻一下,很醇香的味道,很特别。

    “谢谢老师。”肖特小声说。“我……我可不可以提一个请求?”

    “什么事?说啊。”

    “我不想叫你什么老师,你根本不想个老师,你像……你像个姐姐,大姐姐的样子。我叫你子薇姐怎么样?”

    “啊?”何子薇明知道这话是在夸奖她,可是还是觉得别扭,倒不是因为肖特说想要叫她姐姐,而是——她明明已经非常非常努力想要做一个好老师了,肖特竟然说她一点都不像老师,真是个大大的悲剧啊!

    肖特还以为自己提的要求不礼貌,赶紧道歉:“对不起何老师,我不应该乱说话。”

    “没事没事。真的,我就是想,你可以私下叫我姐姐,不过课上你还是要叫我老师的!”

    “遵命!”肖特笑了,他小麦色的皮肤在蓝色校服的映衬下显得健康活泼。

    “其实我也有一个弟弟,在美国。他的年纪跟你差不多大,个子嘛,我想也应该跟你差不多高吧。”

    “你很久没见到他了吗?”

    “是啊,很久了,好多年都没见到子豪了。”

    “为什么?”

    “他要专心读书,我还要工作啊。”

    “所以,等我长大了以后,也要跟家人分开吗?”

    肖特的话,何子薇不知道要怎么样回答。这世界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左右着每个人,有时候选择的权利并不在我们自己的手上,我们的一切都是被动的。

    “子薇姐,我也想做个好孩子,真的。”肖特说话的时候低着头,眼睛红红的。

    “我小时候我妈就不要我了,我爸把我带大,很不容易,我心里是知道的。我爸说他自己没文化,希望我能够在学校上学,好好读书考大学,最后找一个像样的工作,成家立业。可是这并不是我所想的啊。”

    “那你想要怎样的生活呢?”

    “我想赚钱。”

    “你还这么小,会想到赚钱,一定是有了很大的困难吧?”

    “子薇姐,我总想着钱,你不觉得我很功利吗?”肖特睁大眼睛问。

    “不会啊,我觉得你是个有责任感的男孩子。”

    “真的?看来他说的没错,你果然是个与众不同的老师。”

    “谁说的?”

    “没,没谁。子薇姐,我爸是个很好面子的人,他怎么受苦受累,都不肯让别人看见,甚至不肯让我看到。他不准我给他帮忙,尽自己的全力在我面前维护着作为父亲的那种威严。”

    “你有没有把你的想法告诉过你爸爸?”

    “没有。我们父子俩甚至很少说话,我总觉得只要自己做到了,才是最重要的,语言是空洞的,没有用。”

    “肖特,你是个好孩子,可是你要把你的想法告诉你爸爸……”

    “我不!我要做给他看!”

    “肖特!你听子薇姐跟你说。哪个父亲不自己的孩子,你爸爸会选择打你,是因为他怕你走了弯路,长大之后会后悔。他希望你能够出人头地,能够成为一个男子汉。虽然他选择了错误的方法,却依旧改变不了他的初衷。肖特,子薇姐相信你都是明白的,你一定也是着他的,不是吗?”

    肖特沉默了一会儿,点点头。

    “那好,现在能不能告诉子薇姐,你为什么想要这么早去赚钱?难道你不觉得等你大学毕业之后,或许会找到更好的工作,能赚到更多的钱吗?”

    “子薇姐,我现在才是高中生而已,要等到我大学毕业的话,最少还要四五年。上了这十几年的学,我已经很后悔了,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连高中都不会上!”

    “为什么?真的那么厌学吗?”

    “对!我就是厌学!我讨厌学校,讨厌那些叽叽喳喳的同学,也讨厌那些衣冠楚楚的老师!子薇姐,我不是说你……”

    “你骗人。”

    “我真的不是说你!”肖特慌了,想要解释,何子薇摆摆手。

    “我说的不是这个,我说的是,你根本就不厌学,而且你很想跟同学们一起相处,或许你真的会讨厌某些老师,但是那是青期孩子们的正常想法,并不能说明你是个坏孩子。”

    “我真的厌学,否则我怎么可能逃课?而且我成绩那么差,没有老师愿意理睬我,大家看见我也都像看见瘟疫,连同学们都好像怕被我带坏了似得,不愿意与我过多接触。”

    “看,没等我摆出证据,你自己就坦白了。”

    “坦白?”

    “你刚才的几句话已经说出了你想要跟大家接触的渴望啊。”

    “子薇姐,你博士读的不是文学,是读心术吧?”肖特不得不承认了,笑着说。

    “呀!被你发现了!你知道的太多了,我得把你灭口了!我现在命令你,把茶喝掉,不然会凉了。”

    肖特才想起自己的茶,摸着杯子,还是温的。喝下一口。

    “天,怎么是咸的?”

    “我也没说是甜的啊。”何子薇偷笑。

    “子薇姐你在里边放盐了?”

    “我哪有那么坏?就是这个味道的,特别吧?我问你喝什么,你又不肯说,这就是不跟别人沟通的后果。快喝吧。”何子薇笑着说。

    “我真服了你了子薇姐,这样也可以教育人。”肖特说着,把茶喝下去。乍一喝觉得怪怪的,可是仔细品起来,味道却很好,一整杯喝下去,竟然觉得很喜欢。

    “谢谢子薇姐。”肖特把杯子放下。“很好喝。”

    “不客气,你喝了我的茶,就得告诉我你的想法。我在里边放了含笑半步颠,你不告诉我你的想法,我就不给你解药。”

    “子薇姐,哪有你这样的老师……”肖特皱着眉说。

    “怎样?不服?”

    “服,彻底的服了!子薇姐你想要知道什么?”

    “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要赚钱。”

    “我是财迷!”

    “少跟我胡闹!小心我罚你抄单词!”

    “……子薇姐,你是十岁吧?总拿这种小儿科的东西来威胁我……”

    “吴浩泽那么不学习的学生都能被我这句话吓唬住,何况是你!”何子薇做这险邪恶的表,说:“快说!”

    “怕了你……”肖特说:“我想赚钱,能早一天就早一天。因为我知道我爸其实很累,可我每天都只能坐在教室里,或者课桌旁,看着他辛苦,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我爸体不好,每天看着他早出晚归我就会很难过。”

    肖特叹了口气,慢慢的说:“每一次我想要帮他分担,他总会很不开心。他说只想让我好好读书,可是我不肯。我逃学去工地打工,赚了钱浑疲惫的回家,进了屋子就被爸爸一顿毒打,老师找到他,告诉他我逃学。我还记得那天那女人掐着腰对我爸说‘你家里这种野孩子别拿到学校里来影响其他人学习,根本就不是那块料,长大了也是个祸害!’”

    “所以你恨老师?可是肖特,并不是所有的老师都像她一样。老师也是普通人,你不幸运、遇到一个不好的人,并不代表你以后遇到的每一个都是坏人,你不能因为她素质低而害了自己!”

    “谢谢子薇姐,说真的,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这样一个老师,愿意站在我这个差生的角度看问题。”

    “肖特,你不是差生!你是个好孩子!其实你很聪明,底子也不错,只要你肯努力,一定可以赶上来的,只要你能安下心来,坐稳板凳,就这么简单,相信老师!相信子薇姐!好吗?”

    肖特摇摇头。“谢谢你,子薇姐。可是我真的静不下心来。家里经营一个台球厅根本赚不到几个钱,我爸就买饮料、雪糕还有一些小零食。早晨的时候店里没有什么人,我爸就凌晨起做了早点去早市买,因为没有交摊位费,不得不躲着城管。每次想到他这样辛苦,我怎么能心安理得的坐在教室里呢?有一次我在上学路上看到我爸被城管追,没骑稳三轮车,车子翻在路边,包子全掉在地上,豆浆撒了他一,在他前烫红了一大片……”

    肖特哽咽得说不出话,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却倔强的不肯流下来。

    何子薇的眼泪却已经在脸颊湿了一片,不得不赶紧从纸巾盒里拿纸巾擦了擦眼泪。

    “肖特,你要是真的心疼你爸爸,就顺着他的意思去办。子薇姐知道你是插班生,需要比别人多很多的学费,可是你爸爸把自己的血汗钱全部用在你的上,你难道还不明白他的意思吗?”

    肖特看着何子薇的眼睛,他的目光在颤抖,眼睛里有晶莹的东西。

    “肖特,子薇姐相信你,只要你努力学习,你爸爸一定会很开心,这样他的辛苦才是值得的!你现在这样,不是让他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吗?”

    肖特的眼泪终于还是流了下来,何子薇站在他对面,轻轻搂住他的头,像在安抚一个孩子。

    “小特。”门口响起一个沙哑的声音。何子薇和肖特向门口看去,站在那里的人竟然是肖特的父亲肖忠强!

重要声明:小说《师生联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