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谎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龍淼淼 书名:师生联萌
    “吴总您怎么才来啊,何小姐早上都已经走了。”

    “什么?怎么走了?”吴浩泽推开门,果然里边空空的,被子已经整理好,窗子开着,风吹进来,有些微凉。

    “何小姐今天出院。”小护士回答。

    “怎么这么早?”

    “何小姐今天起非常早,说是要回家收拾东西,一会儿去学校上课。”

    “什么?这死丫头,刚出院就想着那些混蛋孩子!”吴浩泽低低的说。

    “吴总,您说什么?”

    “哦,没什么,你先忙吧,再见。”

    “吴总再见。”

    看着吴浩泽离开的背影,小护士一阵惆怅,心里默默地想:“何小姐啊,我不是诅咒你,我还是希望你能多生几次病,好让我们吴总也多来几次。虽然我没您那么有福气,可是能这么近的看他几眼也是幸福的了!”

    红色的小跑车冲进校园,上课时间一路上都没有人,吴浩泽的车子甩进每天的停车位停下。

    走廊里响起一阵脚步,虽然尽力压着,却依旧急匆匆的。

    班级的门被推开,全班目光聚集在门口,是吴浩泽。他没穿校服,而是一的西装。一时间,班级里传来一片女孩子轻声尖叫的声音。

    吴浩泽站在门口,看着讲台上站着的何子薇。她看他一眼,简单地说了句:“迟到了,下一次早点,回座位吧。”然后便转继续讲课。

    吴浩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却什么也听不进去。何子薇的额头上还有淡淡的粉色伤痕,仿佛会刺伤他的眼睛。

    下课之后,吴浩泽追上何子薇。

    “臭丫头,为什么不等我接你,就自己擅自出院?”

    “请你说话注意用语,我是你的老师。”何子薇说,却没停下脚步。吴浩泽跟上来。

    “又来,别拿老师的名义压着我行不行?”

    “这是事实。”

    “好好好,是事实。我真拿你没办法。走,一起吃饭去。”

    “我约好周老师一起去食堂。”

    “你才刚出院,去那种地方吃什么?走,我带你去‘世纪皇家’。”

    “我不去。”

    “你怎么这么倔?你今天压根不应该来上班你不知道吗?”

    “我已经没事了,我还有我的学生,我还有自己的工作!”

    “你这是怎么了?干嘛这么冰冷的对我?”吴浩泽伸手去拉何子薇,却被她躲过。

    “浩泽!”后有人叫他。是凌一菲。

    “你女朋友来了,我走了。”何子薇冷冷的说,转就走。

    “你!你个臭丫头!”吴浩泽被她气坏了,没有再追上去。

    何子薇在教学楼下遇见米诺,何子薇喊他的名字,米诺转看到她,脸微微泛红起来,可眼神却黯淡了一下,一种从瞳孔霾一闪而过,很快恢复了阳光。

    两个人一起去了食堂。

    “何老师你怎么刚出院就来学校?”米诺问。

    “你们都高三了,怕你们换了老师会不习惯,再说我本来就没什么大碍,休息一下就没事了。只是肖特……他今天没来上学,我真不知道怎么帮助他才好。”

    “何老师你注意体啊。”

    “谢谢你,我没事的。对了,听说你快要去美国了,你成绩很好,加油!”何子薇笑着说。

    “哦。”米诺犹豫了一下,说:“何老师,其实,我不想去美国了。”

    “为什么?”

    “这里有我惦记的人。”

    惦念的人?他说的恐怕就是自己的至亲父母吧?

    何子薇突然想到大洋彼岸的弟弟,还有她的父母。

    那一年,她十三岁,却已经上了高中。

    她记得那一天,她放学回到家,他们都在,房间里的气氛很郁。母亲好像哭过,父亲的脸色也很难看。弟弟何子豪看到她回来,像往常一样笑着替她拿书包。

    “姐你回来了,今天在学校累不累?”

    “恩,还好。子豪,怎么了?”何子薇看着父母,小声问何子豪。

    “没什么,我们回房间做作业吧,我好笨,又题目不会做要问姐姐。”

    “哦,好。”

    何子薇跟着何子豪去了书房,父亲母亲却一直没有说话。

    “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何子薇一放下书包就问弟弟。

    “其实没什么了,说起来也算是好事呢,只是怕姐姐生气。”

    何子豪走到她边,坐下来,拉着何子薇的胳膊,像平时那样静静微笑。

    “姐,”他说:“其实我们应该早点告诉你的,我希望现在还不晚……”

    没等她说完,何子薇脸色煞白,腾地一下子站起来。

    “天啊!你不会告诉我我是领养的吧?我早就说爸爸妈妈都那么漂亮,弟弟也那么漂亮,全家只有我最难看,我一定是抱养的!”

    “姐,你瞎说什么呢。”

    “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别人家里只有一个孩子,偏我们家有两个。爸爸妈妈都是汉族,怎么可能有两个孩子?完了,我是领养的孩子,我是多余的……”

    何子薇说着,竟然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何子豪怎么劝都劝不好。哭声惊动了父母,他们赶紧跑进来扶起何子薇。

    “怎么了子薇,为什么哭啊?”何妈妈说。

    “弟弟说我是捡来的!”何子薇的眼泪还在往下掉,躺在妈妈怀里撒

    “子豪,你跟姐姐说什么了?”何爸爸问。

    “我什么都没说呢,姐姐说我们是汉族,不应该有两个孩子,所以自己是捡的……”何子豪很委屈。

    “嗨,小子薇真是个傻丫头。”何爸爸摸着子薇的头说:“我不是跟你说过,你出生的时候生病,为了救你才生了子豪。所以说子豪的命还是你这个姐姐给的呢。”

    “真的?”何子薇的眼睛里闪亮亮的,一眨一眨看着父母。

    “当然是真的。”何妈妈为何子薇擦去眼泪。“有了子薇,才有子豪呢。”

    何子薇不哭了,拉过小子豪的手,对妈妈说:“不对不对,子薇的命是子豪救的,有了子豪,才有子薇呢!”

    父母听到这样的话都笑了,小子豪笑得很甜,可何妈妈却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抹了一下眼泪。

    四个人并排坐下,虽然之前有了准备,而且最坏的打算并没有发生,可一个决定的宣布还是让小小的何子薇如遭当头一击。

    “什么?弟弟要去美国?”小子薇睁大了眼睛使劲儿看着爸爸。

    “子薇,你要听话。弟弟去美国,会有更好的发展。子薇也希望子豪有更好的前途对不对?”何爸爸拍着小子薇的肩膀劝她。

    “话是这么说,可是……”何子薇的心里酸酸的,喉头仿佛被什么东西堵着,说不出的难受。家里的决定,由父亲带着子豪去美国,而母亲留下来照顾何子薇。

    何子薇看着小子豪,他正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眉头轻轻蹙着,像一个忧郁的洋娃娃。她不能想象没有妈妈和弟弟的子。从懂事开始,弟弟就一直跟在她后,无论到哪儿,他都会跟着她。

    何子薇九岁的时候和子豪一起去李家买夹馍,路上突然遇见三个高个子的男孩子抢他们的钱。高个子的影一步步像他们近,小子薇吓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年仅七岁的小子豪把何子薇护在后,低声对她说:“姐,别怕,我保护你。”没等何子薇反应过来,小子豪找准时机,一把推开一个高个子,拉过何子薇的手使劲儿的往家的方向跑。

    他们在前面拼命的跑,三个男孩子在后面穷追不舍。小子薇怕了,再加上累,腿开始发软,步子一点点慢了下来。何子豪用力拉她一把。“姐,你别怕,跟着我往前跑,你一定行的!”何子薇听到弟弟的鼓励,死死地抓着他的手,跟着他一路跑回了家。

    何子薇慢慢恢复了平静,她真的不想跟弟弟分开,可是爸爸说的对,为了子豪的前途,她必须这么做。

    何子薇抬起头,微微笑着,对妈妈说:“妈,你也一起去吧。帮我好好照顾弟弟和爸爸。虽然我们家在这里的生活算是不错的,可去美国生活的话花销一定会很大,你一起过去工作境况会好一些。至于我,我留下好了,你们不要担心我,我可以住在宿舍。将来等子豪有出息了,我们一起去美国团聚!”

    何子薇说完这些话,何妈妈的眼泪终于止不住涌了出来,何爸爸的眼眶也红了,可何子薇却没有哭,依然微笑着。何子豪走过来,拉住姐姐的手,何子薇没有发现他的微笑里有一种释然,她也没有发觉这一切,都是个美丽的谎言。

    何子薇在办公室里把自己的故事讲给米诺,她告诉他自己的弟弟也在加利福尼亚读大学,希望他们可以遇到,或者成为朋友。

    米诺喝一口何子薇为他泡的柠檬草茶,有一点酸酸的味道,却也有一种淡淡的,特别的香味。他突然觉得这味道很应景,就像他的心境。

    “那你不想他?我是说你弟弟?当然,还有你爸爸妈妈。”米诺为自己语无伦次的话有些不好意思。

    “当然想啊,我可想他呢。算起来有子没跟他们视频了呢,因为时差的关系,只能发E-mail。”

    “那他们回来没有?”

    “爸爸妈妈都回来过,可子豪没回来过,他很努力,除了功课很好,还要去打工,所以没有时间回来。不过我知道他过的很好,就很开心了啊。”

    “你不会因为他们留你一个人在这里而恨他们?”米诺小心的问。何子薇一个人被留在中国,她的心里会怎么想?

    其实当初父母跟他商量要他去美国的叔叔家时,他心里就很难受,好像被抛弃的感觉,是父母不想要自己了,所以才要把自己丢到大洋彼岸去。他怕那里的寂寞,怕那里的种种不习惯,可是自从认识了何子薇,他怕的事好像一下子更多了。

    何子薇笑着摇摇头,刚刚端起的杯子又放下。

    “家人永远是相亲相的,这才叫家人。为了子豪的发展,父母舍弃了中国优越的工作,到美国去开中餐馆,我为什么就不能留下来,给他们减少一些负担?不管是金钱还是精力,我都希望他们多放在子豪上一些。因为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的命是子豪救的,我当然也要为他牺牲一些。”

    米诺什么也没有说,他惊讶于那个第一次讲课会脸红,会摔跟头,会俏皮的吐舌头的何子薇会是这样坚强的女孩子。渐渐地,他笑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没有看错人。

    肖特的事着实让何子薇发愁好久,吴浩泽一周也都很忙,忙着处理各种公务,有时候下了课便直接去公司,到深夜才回来。

    每一次打开门,猫儿欢快的跑到他脚边蹭来蹭去,却很听话的不出声音,它也会怕惊动了楼上已经休息了主人。好几次,他凌晨回来,发觉她房间的灯还亮着,而她已经睡着了。

    晨曦的微光散落在她的眉眼上,她睡着,好像个孩子一般。吴浩泽静静坐在她边,她的梦里会不会有他的影子?她这么笨,究竟有没有感受到他的

重要声明:小说《师生联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