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女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龍淼淼 书名:师生联萌
    两个人互致一个鄙视的眼神,不再看对方。

    苏沁沁、米诺、吴浩泽三个人从医院出来,却谁都没有去上学,反而一起去了咖啡馆。

    果然学生都不喜欢上课,不管成绩好坏或者年龄大小,都是一样的。

    咖啡厅里播放着小野丽莎那首经典的C’est si bon,悠扬的曲调很适合作为一个慵懒午后的背景音乐,可三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却有一种很快要爆发战争的感觉,服务生在桌子边上站了半天,愣是没敢说话,最后苏沁沁无奈的摇摇头。“三杯黑咖啡,谢谢。”

    服务生犹如下了绞刑架似地,愉快的走开了。

    苏沁沁轻敲敲桌子。

    “喂,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这样?”

    米诺和吴浩泽互相看一眼,还是谁都不肯说话。

    “我服了你们俩,都是孩子,只有我一个是大人。”苏沁沁抚着额头说。“别干坐着了,我来找话题好了。何老师快要过生了,你们知道不?”

    “过生?”吴浩泽和米诺两人听到苏沁沁的话,立即像打了鸡血似地兴奋起来。

    “你怎么知道的?”吴浩泽问。

    “何老师上次填表格的时候我正好去她办公室,是我帮她送到教务处的,所以看到了。”

    “我竟然都忘记了!送她什么好呢?”吴浩泽想了想,拍一下手,说:“就送她一个游艇吧!好主意!取名叫做‘子薇号’,怎么样?”

    米诺冷笑一声:“‘子薇号’,还‘尔康号’呢!”

    “敢嘲笑我的游艇?你个小糯米能拿出什么样的礼物来?”

    “我要做的比你有意义的多!我要在场上为何老师燃放烟火,一片灿烂的,绝对的浪漫!”

    “你要是在场上放烟火,我就叫袁佑园给你记大过!”

    “你……你无理取闹!”

    “你怎么不说——‘你无你冷酷你无理取闹!’?”

    苏沁沁在一旁看着两人斗嘴,米诺涨红了脸,吴浩泽高高的个子,总想用气势压着他,偶尔也会被米诺弄得哑口无言。这样的子,还有多久?米诺就快走了吧?

    米诺去美国的时间定在年底,他们一家会一起去米诺叔叔加州的家里过圣诞节和元旦,之后他会住在那里直到美国的学校开学,然后搬进新的宿舍。

    虽然上次跟苏沁沁说了不想离开的想法,可到现在米诺还没有告诉父母。每次看到爸爸妈妈开心的跟朋友们说自己的儿子马上要出国留学的事,米诺心里就会难过。在父母的眼里,他一直是懂事的乖孩子,他成绩优秀,有绘画天赋,网球打得又好,是父母眼中最大的骄傲,可是现在,他真的决定要让父母伤心了吗?

    吴浩泽、米诺和苏沁沁都被她打发去学校上学,房间里只剩下何子薇一个人,护士在门口守着,保证随传随到。

    何子薇不想看电视,于是随手翻看吴浩泽从家里给她带来的书。这间病房布置的简直像高级酒店,而且为了她,吴浩泽甚至还让院长填了一个书架在里面。有钱人真是过分,连住院都像度假。

    肖特的父亲带着他来拜访何子薇的时候,护士刚刚为她量过体温。

    肖特的父亲是个个体经营的小老板,在学校对面的胡同里开一家台球厅,生意不是很好,勉强可以维持生活。

    肖特的母亲在他三岁那年就离开了他和他的父亲,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消息。邻居们有的说她跟有钱人跑了,也有的说是被肖特的父亲打跑的。总之,不论什么原因,肖特成了没妈的孩子,跟着父亲生活。

    “何老师,我是肖特的爸爸肖忠强,都是我儿子不懂事儿,才伤着您了,您千万别介意,千万别介意啊。”

    肖忠强把带来的水果放在何子薇边的桌子上,点着头说。

    “没关系,我没事儿,谢谢你们来看我。”何子薇说。

    肖忠强点着头笑,转给肖特一个凌厉的眼神:“想什么呢?还不快点儿把牛给何老师拿过来!”肖特不看肖忠强,倔强的把一箱牛放在桌子旁边,站在何子薇旁边不说话。

    “肖特,这两天有没有上学?”何子薇问。

    肖特不说话,只盯着桌脚看。

    “老师跟你说话呢!你是聋子啊!”肖忠强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肖特的后脑上,打得肖特一个踉跄,险些栽倒在何子薇的上。何子薇一惊,赶紧下阻止肖忠强。

    “肖先生,你怎么能这样打自己的孩子?”

    “老师您不知道,他欠教育,就得打!我这么打他,他还敢给我逃学!这次月考又给我得倒数第一,长没长脑子!”

    护士听到喊声进来。“这位先生,你吵什么呢?这儿是医院,请您不要打扰了病人的休息!”肖忠强赶紧给护士点头行礼。“对……对不起啊。”

    何子薇做一个手势,示意护士不要管,护士赶紧关上门出去。

    “肖先生,你不能这样对你的孩子。”

    “老师你不知道,这孩子……”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想单独跟他谈谈可以吗?”

    肖忠强想了想,点点头出去。临走的时候跟肖特说:“老师跟你说什么好好回答,别天天像个傻子似地!”

    肖忠强在门外等,何子薇叫肖特在沙发上坐下,她坐在他的旁边。

    阳光很明媚,照在两人的上,暖洋洋的。屋外的天气很好,没有风,也不是很冷。冬天正在人们不知不觉的时候渐渐走来。

    “你爸爸不在,你有什么想法,告诉老师。”何子薇微笑着说。

    肖特不说话,转过头去看着窗外。

    何子薇没气馁。“我其实比你大不了几岁,你有什么事可以告诉我,我理解你现在的心,青期的时候偶尔叛逆,也是很正常的,可是你爸爸也是希望你能够进步,希望你有一天可以出人头地,即使他的方法不对,可是初衷毕竟是好的啊!”

    “切,你别装好人了!你是个老师,怎么可能理解我?你们老师都一样,只知道学学学、分分分,根本不会在意学生们真正想的是什么,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你们只知道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学生们的上,还要假装神圣似地,把自己包装成正面角色!”

    “嘭!”门被用力推开,带着风吹进来。是吴浩泽。他冲进来一把拉住肖特的衣角,几乎把他拎起来。

    “你小子疯了吧?在病房里鬼叫什么?怎么跟我的女……怎么跟我们老师说话呢!”

    肖忠强也跟着进来,看到眼前的况吓坏了。

    “肖特!我刚才没告诉你好好跟老师说话!你这什么态度!犯了错误还总理直气壮的!我平时都是怎么教你的!”肖忠强说着,又要动手打肖特,吴浩泽放下肖特,拦住肖忠强。

    “我说这位大叔,拜托你教训儿子的时候能不能选择在没人的地方?你总在我们面前喊打喊骂的算什么?给我们看吗?”

    肖忠强立即住手,拉着肖特往外走,还不住的跟何子薇道歉。

    肖特一直倔强的不肯说话,直到被他拖出了医院。

    何子薇站在窗口看到肖忠强带着肖特离开,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肖特的话吓了何子薇一跳,不过这也是她的意料之中。肖特果然是叛逆的孩子,不然怎么会出现现在的况?可是何子薇要怎么面对?她原本以为晓之以理动之以,肖特会听得进去,没想到适得其反,反而又害了他。

    “你没事儿吧?”吴浩泽看到何子薇脸色如白纸一般,又是担心又是心疼。

    “没事。”何子薇在边坐下。“肖特这孩子怎么办呢?我一定要想一个办法帮助他才行,否则他就真的完了,他这一辈子都完了。”

    “得了,你个小丫头还是好好管管自己吧,上的伤还没好,就想着为别人心。”吴浩泽说着,忍不住用修长干净的手指触碰何子薇头上的纱布。这女孩子怎么总是这样让人无法放心?

    “他是我的学生啊,我当然要尽我最大的努力让他有更好的明天啊。我是教师,除了教知识,还要给他正确的引导,这才是我做老师的初衷的!”

    何子薇句句认真的样子让吴浩泽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可

    他好想抱抱她,给她一个肩膀,让她永远都不要再有任何的烦恼。

    “上你第一个夏天,我就想给你整个世界……”吴浩泽的手机铃声响起。认识何子薇的那一天,他无意间听到这首歌,便用它做了自己的铃声。

    吴浩泽出病房接听电话。

    “江秘书,什么事?”

    “吴总您好,打扰了。我想请问您,明天酒会的女伴定下来没有,我需要通知会方。”

    “还没,着急吗?”

    “是这样的吴总,这次的酒会表面上将是非正式的,可事实上会有很多企业家和政要参加,因而不能轻视。”

    “你觉得呢?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有,凌一菲小姐。”

重要声明:小说《师生联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