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只要你跪下来求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叶清欢 书名:外遇的誘惑
    岳然微笑着,掰开了齐母的手,退后一步:“这件事法律自有公正,我无能为力。”

    齐母哭得泪不成声,一未见,她的双鬓都染上了霜华,因为焦虑齐子阳的事,她明显又老了几岁,显得她更哀婉可怜,但依然勾不起岳对她丝毫的同,曾经她对自己是多么的刻薄挑剔,她不会忘记齐母不顾她还是齐子阳的妻子,便把卫茜领进家门当成媳妇一样,把她的尊严完全踩在地上践踏,当时她的多痛,谁又知道。

    现在齐子阳只不过在警察局一夜未归而已,她就急成这样?

    人,可以无,但不能无耻!

    “岳然,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住你,子阳也对不起你,警察局说你们的案子要经过法院审理,这次只要你不指证子阳对你使用家暴,那么我一定给你做主,不让他和你离婚,把卫茜给赶出去……只要你答应我,我什么都听你的。”齐母认真无比地伸出右手发誓,“岳然,我发誓,还不行吗?”

    “太迟了。”岳然清澈如水的眸子有寒流涌动,她一脸的漠然,齐子阳和齐家的一切都和她没有关毛钱的关系,而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人欺凌的岳然,也不是把什么苦都往自己肚子里咽的岳然,现在的她要为自由而斗争,为了有尊严的活着,更为了让曾经背叛和欺辱过他的人都得到应该有的下场。

    不是她心狠,是他们的所作所为让她绝望。

    “不迟,真的不迟,岳然,求求你给子阳一次机会吧。”齐母立即跪在了岳然的前,“妈给你跪下了,替子阳向你道歉。”

    “我说过做坏事的人自有报应,齐子阳有今天是他应得的。如果你们有念过我和他的夫妻份就不应该纵容他和卫茜在一起,更不应该让卫茜住进来,现在你心疼齐子阳了,那我受的伤害又有谁来心疼?”岳然摇着头,坚定的目光里是不容退步半分的决绝,“我和齐子阳就要离婚了,你也不再是我婆婆,做你的媳妇我承受不起。”

    齐父也上前一步:“岳然,你真的如此狠心?”

    “比心狠,我自叹不如你们齐家,所以不要在我面前假装一幅可怜的模样,这会让我更恶心。”岳然越过齐母就要上楼。

    她走进曾经和齐子阳的卧室,头的那幅婚纱照讽刺了现在的一切。这里已经全是齐子阳和卫茜的味道,只让她感觉到一阵冰冷和陌生。

    她匆匆收拾着自己的衣服、鞋子、生活用品……只要是属于她的东西,她一丁点儿都不会留在这里。她要和这里的有的一切说再见。

    装了满满两个箱子,岳然先拉一个下楼,在楼梯口遇到刚上来的齐母,她再一次地质问岳然:“你真不放过子阳?”

    “不是我不放过他,是他自作孽不可活。”岳然美丽而柔软的唇角扬起最好看的弧度,那毫不在乎的语气完全激怒了齐母。

    齐母看着岳然完美的微笑,刺得眼睛生疼,心脏一抽一抽的,整个脸就扭曲了起来:“岳然,你不放过我儿子,我也不会让你好过,不过就是一命赔一命!”

    她伸出双手,疯狂地推着岳然,而岳然早有防备,将手中的拉杆箱摔倒在自己的前,刚好挡住齐母,她被箱子给绊到,重重地磕倒在地,只见她脸色一如死灰,惨白到汗水滴落,她咬着牙,撑着腰,试了几次都没有站起来。

    她抬眸,那目光如淬了毒液的利刃向岳然飞过来,满含怨恨,咬牙一字一字:“你以为你和子阳离婚了又会找个什么样的好人吗?你以为那个男人是真心对你吗,你只不会是他看上的玩物而已,一个离婚的女人玩起来他不需要手软,也不会有那么多麻烦。岳然,你的心这么狠毒,我诅咒你会不得好死,哈哈哈……”

    齐母笑得张狂而肆意,仿佛这样的诅咒就能让她的心里平衡。

    齐父跑到楼上来,愤怒地指责岳然:“当初我们都错看你了。岳然,现在找到靠山就要对我们齐家赶尽杀绝是吗?”

    “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你们就承受不住了。”稳重的步伐声在室内响起,男人站定,嘴角勾起笑,虽是笑却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岳然抬眸看向楼梯下方的萧南,目光与他相接,涌起一阵温暖。

    她知道他是见她这么久没的出去才进来,他是在担心她。

    “你怎么在这里?”齐父齐母咬牙切齿,恨不能生吞活剥了他们,“滚出去!”

    “我们走。”萧南一步一步踩上楼梯,瞳孔里没有齐父齐母的影,只有岳然的模样,“我来。”

    他从她的手里接过拉箱,提下了楼。

    岳然也没有停留片刻,跟着他的步伐,看着他英高大的背影,她的眼眶莫名的湿润。

    “想走没有那么容易。”大门外人一个人影背着光,轮廓深刻,目光却明亮如星,看着萧南和岳然都是怒为腾腾,杀气乍现。

    齐子阳回来了,齐父齐母都喜极而泣,齐母在齐父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只是腰上扭得不轻,疼得她是咬白了干裂的嘴唇。

    “也不想想你怎么能出来,还敢撒野?”萧南他冷冷道,他非要自己说更难听的话吗?

    “是你。”他咬了咬牙,放大的瞳孔里是震惊无限,背脊上湿冷了一片,他竟然有如此强大的关系网,看来他的份地位并不简单,“那好,我们谈一笔交易,这个女人我不要了,我同意离婚,小烨和公司股份不能给她。以你的能力应该不会计较这些。”

    “三年的欺骗和背叛用这些作为代价已经是很便宜你了,还想讨价还价?”岳然不会在这件事上让步,就算萧南同意她也不同意。

    “如果你真要计较那么我就把你和她出入酒店的照片公开,要死大家一起死。”齐子阳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态。

    萧南眸光暗涌波动,笑他的无知:“你说的是这些照片吗?”

    他拿出一两张照片给他看,上面是他和岳然去尊华酒店的画面:“很可惜的是我昨天就拿到了这些照片的底片了,要你白高兴一场,真不好意思。”

    有人刻意挑选了角度,把她和萧南之间拍得极为暧昧,有一张看起来像她在亲吻萧南的脸颊。原来齐子阳早有一手,她抿了抿唇:“齐子阳,你早有预谋。”

    他就是要用这些莫名的照片给她扣上偷人的罪名,然后让她在这场离婚案里一无所有是吗?

    萧南从容冷漠地在齐子阳燃烧怒火的眸子里,在他扭曲的面孔前把照片撕成了雪片。

    “你根本就不应该和我谈条件。不过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萧南将一直静默的岳然轻推一步,让他们面对面,“只要你跪下来求她。”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外遇的誘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