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春宵一刻值千金

    桃花眼似挑非挑,端木摇看都不看自己手上被扣住的脉门,眸光一闪竟似温柔的能滴出水来,神极是认真诚挚,眸光晶亮深带着几分的悲呛幽幽一笑,“笑儿你……你真想让本王死吗?”

    幽深的眸子专注的望着她,倒映着谈笑一个人的影。

    他的神仿佛在诉说,又好像多了几分指责,带起天地间万千的重影,低低的柔柔的,如天上下来的妖孽,媚惑着她,他说,这天地间万人万物,我的眼里只有你,笑儿,你怎么可以如此狠心,你怎么可以下得了这个手,你怎会如此狠心,怎么会……

    在这样如海水般幽深的眸子里,谈笑的脑海慢慢恍惚,逞现出一种真空状态。

    扣在端木摇脉门上的力道已经缓缓放松,甚至整个人子都出现软绵绵的状态,眼神迷离双眸空洞……低低的一声笑自端木摇的在薄唇里溢出,他的声音低沉磁,如同天下最美丽的催眠曲,他在问,“说,你是谁。”

    她被催眠了!!

    “我是谈笑。”

    “你的武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本王以前不知道。”

    “爹爹不许用。”

    “是么?”

    “是。”

    低垂着眸谈笑唇边划过冷笑,在她面前玩催眠,也不看看她上辈子是干什么的。

    早在刚才她觉得眼前一阵恍惚时拢在袖子里的手已经用银针扎在了道上。

    痛意刺激着她怎么会真的被他催眠过去?

    那几句话不过是她顺势而为罢了,你即然想问,那我就给你问。

    端木摇蹙了下眉,直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不容他细想,谈笑冷眸如电瞬间回神扯下腰里的软鞭扬手就劈,卷起万千鞭风直向端木摇抽了过来,“端木摇你混蛋,你竟然对我用这种邪术,说,你刚才问了我什么,别以为我会告诉你三哥的下落,哼,别说我不知道,就是知道我也不会和你说的,你捉不到他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笑儿真是说笑了,本王和谈三公子可是朋友,捉他做甚。”悠闲的侧避过谈笑的鞭子,端木摇望着对面一脸倔强气怒交夹的谈笑,竟是蓦的低低一笑,“再说了,笑儿的哥哥也是本王的哥哥,本王敬他还来不及呢,不是吗?”

    敬,愧他说的出口。

    听着对方神态自然的话,谈笑觉得想吐,却是凭空收回了鞭子。

    她擅于近战,刚才能和端木摇斗个棋鼓相当也不过是一时侥幸罢了,要是他把内力和轻功都运用起来,自己绝撑不过一百招,这一点的自知之明她还是有的,她要杀一个人第一个想的方式绝对是暗杀和出其不意的近出手,然后一朝得手迅速撤退,像这样的长时间缠斗最后吃亏的肯定是她。

    或者,以后可以看看能不能练练这古代的内功?

    抬头望上端木摇妖孽般的容颜,朱唇薄削桃花眼似笑非笑,此刻正以着淡漠而慵懒的眼神望着她,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互撞在一起,绝美的唇形缓缓勾起,他道,“笑儿,一刻值千金,咱们也该回房歇息去了吧?”

    言小说站()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六等小妾太逼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