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红|袖|言||小|说“你给我站住,好一个狗眼看人低的奴才,我呸……”

    秋荷气的小脸煞白猛的一跺脚,随后又怕谈笑伤心难过的转了头,一脸忧心的望向谈笑,一张小脸皱成一团小声的劝慰道,“小姐,您先忍忍,这些个狗奴才就是这样的,咱们不和她们一般计较,以后等王爷消了气一定会重新迎您回兰院的……”

    “我没事,咱们进去吧,这院子好的啊。”

    确实是很好,比起她前世居无住所甚至晚上露宿山林要好多了。

    这里最起码也算是单独的一个小院了,虽然只有前后左右四间屋子。

    靠边,偏僻,安静没人打扰,多好的住处啊。

    最主要的是谈笑现在只想着好好的坐下来清理一下思绪,她脑子里一团乱麻,除了她之前的信息,还有就是和现在这个子有关的……还有看边这个秋荷一路上对她虽然毕恭毕敬母鸡护小鸡似的,但眼角余光却一直在打量她,应该是在好奇她之前无意间露出来的手吧?

    一会她若是问起来该怎么和她说,接下来的路自己要怎么走……

    她都得好好想想。

    四间屋子,谈笑住正屋,所谓的正屋也不过就是稍大了那么一丁点罢了。

    屋子里的摆设很简单,除了必要的桌椅板凳就是卧房还有一张

    翻遍整个小院再不见其他半点东西。

    “小姐,她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吧,连最寻常的常物件都没有,真是气死我了,小姐你等着我找那些个狗奴才算账去。”秋荷一脸悻悻的挽了袖子往外冲,她是真的心疼自家小姐,平白无故的被陷害了,王爷不但不帮着小姐说话竟面都不露一道旨意把小姐降到了只有那些歌婢女们入府宠幸之后才拥有的低等妾……

    “秋荷回来,不许去。”

    “小姐。”

    抬头对上谈笑平静却犀利的眼神,秋荷不自觉的怔了一下,张口要反驳的话也被她轻轻的咽了回去,这样的小姐让好觉得很陌生甚至很害怕,悄悄的睇了两眼谈笑的脸色,在谈笑平静的眼神下秋荷不自然的拉了拉自己的衣角,“小姐您还有有什么吩咐?”

    “你和弄梅去厨房要些水,然后顺便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吃的拿回来。”

    “哎呀都怪奴婢该死,竟然忘了小姐一天没吃饭了。”

    懊恼的用力拍了下自己的脑袋,秋荷一阵风似的旋了出去,“小姐您等着,奴婢马上回来。”

    坐在屋子里仅有的一张椅子上,谈笑缓缓的蹙起了柳眉。

    半响过后。

    谈笑轻轻的叹了口气,脸上的怒意却是更多了。

    是被这个体的正主气的。

    难怪她该死了,真是活该,就没见过她这么笨的。

    爹是当朝一品,她要嫁个什么人不成?

    非要死要活的嫁了个她爹的死对头,当今新皇的亲弟弟安平王端木摇。现在好了,她爹为前朝旧臣,前不久才被刚登基三年的皇上收拾了,然后她这倒霉的女儿也在嫁入安平王府的第二个年头之后跟着她那可怜的爹一起归西了。

    叹口气谈笑是真的为这个子的正主不值。

    一片痴心付出得来的却是整个谈府的毁灭以及所有亲人的死亡……

    也难怪安平王连面都没露直接就叫人把她降职了,依着谈笑看来,现在安平王没把她一块和她爹和谈府的人弄死只是降成了妾还真的是安平王的仁慈。

    不过现在看来不管是因为什么都没用了。

    因为真正的谈笑已经死了,死在最后的绝望里。

    安平王的那道圣旨如同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真正的谈笑自动放弃生命,魂飞魄散,却不想便宜了她这个谈笑……

    言小说站——()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六等小妾太逼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