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容后再议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竹小哥 书名:丑妾大翻身
    过了良久,柳终于淡淡地开了口:“老太太出事儿那天,珠生来找过我,你知道吗?”

    “珠生?”一桑疑惑地问道:“她来找过你?是来告诉你老太太出事儿的消息么?”

    柳摇了摇头:“她是晌午左右来的,说的是另一件事。”

    如一道闪电在脑中劈了一下,一桑立刻明白过来,柳所说的是什么事儿了。她心中又羞又气,暗恨珠生怎么连这种事儿都要一一来跟柳汇报?

    柳见她不说话,也知道她的想法,继续说道:“你也不用去怪她,她也是一片好意。那天,她很伤心,也很焦急,苦苦哀求我帮忙。只是,这个忙……你知道的,我柳帮不上。”

    一桑恨不得有个地洞让自己钻下去,实在不知道该做何回答。

    没曾想,柳一改之前的儒雅体贴,反而步步紧。他继续问道:“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一桑下意识地答道。

    柳仿佛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字眼来表达出自己的心,犹豫了半响,才低声说:“为什么……你不愿意做慕容凡臣的女人?”

    这话问得太过直接,一桑几乎不敢想象这是一个古代男子对自己问出的话。她张了张嘴,想要说,却又无从说起。

    “我……我不想做任何人的妾侍。”

    “哦?”柳居然笑了,“那如果,我是说如果,慕容凡臣要迎娶你做他的妻子,你就愿意了?”

    “怎么可能,他已经有秋韵了……”

    柳忽然一下子走过来,在离一桑很近很近的地方才停下,双眸紧盯着一桑,一字一句地问:“我是说如果,你会怎么做?”

    一桑被他盯得有些害怕,偏了偏脑袋不去看他。柳却轻轻用手抚上了她的脸,愣是让她转过头来看着自己!

    若是一桑到现在都不明白柳的想法,那她真是傻的可以了。懂了,了解了,倒也镇定了。

    看着这双有些霸气又带着温柔的眼睛,一桑忽然坚定地说道:“不会。就算他要娶我做正妻,我也不会同意。”

    柳又笑了,“这又是为何?”

    一桑不甘示弱,巧笑倩兮,“因为,我对他没有感。而且,我有意中人了。”

    这下轮到柳傻眼了。一个古代女子,再怎么样都不会把这句话说出口。当然,对于接受现代教育的一桑来说,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却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

    看着柳讷讷的样子,一桑只想放声大笑,却强忍着。

    此时的柳心中很是纠结,在意中人面前,他的思维都显得迟钝了不少。她说的人,真的是自己吗?会不会是自己搞错了?

    一桑见他不说话,决定以退为进,便起说道:“天色也有些晚了,那我就先告辞了。”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外走。

    她越是这般,柳越是没有自信。终于在最后一刻,与生俱来的那种霸道占据了他的整个头脑。他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了一桑的手,沉声问道:“那个人……是我吗?”

    终于,终于还是说出了口。

    一桑眯了眯眼,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处这样的一个时代,居然还可以收获自己在现代都没有收获的……

    见她不说话,柳缓缓扳回她的子面向自己。见她眼眶含泪,一阵手足无措,慌忙帮她拭泪。

    “怎么了?是不是吓到你了?都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不哭了,乖……”

    有多久了?有多久没有被一个人这样关心呵护?有多久没有体会两相悦那份喜悦与激动?

    一桑的泪流的更凶了,嘴角却微微上翘,温柔地抱住了眼前这个男人。

    柳只感到被强大的幸福感包围,不自觉地轻搂上她的细腰,把头埋在她的秀发间,低低地说道:“虽然现在的况很不好,很难,但是你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我会许你一个未来!”

    仿佛想到了什么,一桑忽地抬起头说道:“你看过我的相貌的,你……真的不在意?”

    柳轻抚她脸上的泪痕,温柔地轻笑道:“怎么好好地又提起这个?我说过,这淡淡的小瑕疵根本不影响你的美丽。一桑,我要定了你!”

    听到如此霸气坚定的话语,一桑险些幸福地晕了过去。什么慕容府,什么秋韵,什么谋,此时此刻,这些问题在她眼中都不再是问题。

    一桑正想告诉他自己脸上疤痕的真相,忽听柳说道:“不过,有一件事,盼你能够体谅我。”

    “什么事?”

    “你是知道的,我来慕容府是有自己的目的,在追查一件很重要的事。并不是我不信任你,也不是我有心隐瞒。只是这件事事关重大,并不是我一个人就能做得了决定。所以……我不能告诉你我在做什么,也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实份……”

    一听这话,一桑火的心凉了半截。本来的一腔霎时间被冰冷的现实浇了个透心凉。她不是个任气的女人,她打心眼里理解柳。从他以往的种种行径就可以看得出,他绝不是个普通人。自己也曾揣测过他的份,却怎么也想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而如他这样的人居然会甘愿来慕容府当一个“奴才”,那显然是有十分重大的事了。当然,自己也更加猜不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事了。

    是的,她理解他,因为她本就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女人。可是,这并不代表在感上她可以接受这些隐瞒。人的感都是没有理智可言的,要她毫无保留地去一个对自己有所隐瞒的人,她自问实在是做不到。

    柳自知这些话大煞风景,可他不得不说。带着几分懊恼与愧疚,他轻轻地说了句,对不起。

    一桑浮现出一丝苦笑,也没了告诉他自己假疤痕的兴致,淡淡地说道:“不用道歉,我并不怪你,我都明白的。你有你的事要做,我也有我的问题要解决。咱们的事儿,容后再议吧!”

重要声明:小说《丑妾大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