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承德山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竹小哥 书名:丑妾大翻身
    一桑沉着一张脸,在月色中显得尤为沉静。

    凡臣的脸色慢慢严峻,森然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桑丝毫不惧,说道:“我说,慕容凡臣,你不是男人!老病死乃人之常。你伤心,你难过,都是可以理解的。可你若因此堕落,那便决计不可原谅!慕容府还要靠你撑起来,一大家子还要靠你来养活!请你牢记,你是这慕容府的一家之主!”

    一家之主!

    这四个字如醍醐灌顶,浇醒了凡臣。从未有人用这四个字来形容过他,一家之主,一家之主!想到从今往后,自己便是这个府邸的唯一主人,是要带领这府里上上下下生活的领航者,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充斥着他。

    一桑缓和了语气,继续说道:“少爷,妾侍明白你心里的苦楚。不过,您必须振作起来,如果老太太在天之灵看到您这样,她会不安心的!往好处想,老太太她并没有经历什么病痛的折磨,她……她解脱的很快。”

    这话颇有些大逆不道的味道,可凡臣细想之下却也觉得有些道理,不由得多看了一桑几眼,也没有了刚才的怒气。

    他本不是如何浮躁易怒的人,闭了闭眼,沉住了气。

    过了良久,他冲一桑点了点头,便朝书房的方向去了。

    此时的一桑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她回房后,想着今突发的意外,心复杂不已,便不由自主地踱到了花园,却无意中听到了慕容凡臣的自语。

    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她就迈步上前,说了刚才那一番话。说的时候沉着冷静,说完的时候才惊觉不妙,这字字句句别说自己一个妾了,就算是秋韵都没这个资格说。忐忑不安的心,直到凡臣离去才得以缓解。那个点头算是什么?感激?了解?

    其实,一桑也并不是出于一片圣母的善心去开解他。只是,若凡臣就此一蹶不振,那秋韵岂不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在秋韵的卧房里。

    九儿明显有些恐惧,不停地来回走动,直到秋韵不耐烦起来:“好了好了,别老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晃得我眼都花了!”

    九儿停下来,却还是一脸焦急:“主子,您说,奴婢已经把那些茶水倒了,不会留下什么破绽了吧?”

    秋韵悠然地喝着茶,淡然道:“瞧你慌的。放心吧,不会有人怀疑到咱们头上的。茶水那儿不会留下任何痕迹。咱们这儿的那些药粉也已经毁掉了。连大夫都说是心绞痛,你就安心吧!别老提心吊胆的,倒是白白让人觉出来!”

    听主子这么一通说,九儿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这可是件天大的事啊!估计得有些子晚上睡不着觉了。虽然很怕触怒主子,但还是忍不住继续问道:“主子,那洋大夫那儿……”

    秋韵瞪了她一眼,说道:“不说个明白你不死心是不是?我都同你说了一百遍了!那个洋大夫前两就回到那个法,法兰西去了!那些药是他们洋人的东西,无色无味的,这儿没人知道!这下你放心了?死丫头!就这么点胆子!”

    九儿终于稍稍放下了心,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主子,奴婢是,是有些害怕……”

    “好了好了,过两老太太就要出殡了,这事儿就算这么结了!别忘了,咱们还有别的事儿做……”

    承德山庄。

    经过了长途跋涉,当今圣上领着一众臣子终于到达了承德山庄。

    洪德王夫人领着雨,指挥着下人们把行李搬进山庄里洪德王的住处。除了皇上的行宫,这儿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最富丽堂皇的屋子了。可夫人还是有些不满意,皱着眉头扇着扇子,说道:“我怎么总觉得有一股霉味儿?是不是很久没人住了,房子都旧了……唉,这地方真是哪儿哪儿都比不上京城……”

    雨贴心地递上了酸甜的果子,贴心地说:“夫人您吃两个果子会舒服些的。您累了吧?奴婢让人去放洗澡水去,给您解解乏。”

    夫人欣慰地拍了拍她的手,说道:“还是你最了解我!哎,把你带来真是带对了!”

    雨听到后便退出去准备。可刚一出门,便褪下了笑意,吩咐其他的小丫头去烧水去了,而自己却溜出了门。

    逛着逛着,便到了行宫附近。

    行宫附近守卫森严,好几队带刀侍卫在那儿来回巡视着。好容易看到一名侍卫脱离队伍去买茶水,便悄悄地跟了上去。

    那侍卫正在掏银子买东西,忽然听见后头滴滴地声音传来:“这位侍卫大哥……”

    他只觉得浑骨头的酥了,回头一看,只见一名风韵的丫鬟打扮的女子站在他的后,含羞看着他。虽说一看就知道这女子年岁已经不轻,但总觉得别有一番风在。

    他嘿嘿一笑,问道:“这位姐姐,您叫我?”

    雨又甜甜地笑了笑,说道:“是啊,我有件急事儿想问你,不知道,肯不肯帮我一个忙?”

    侍卫急忙点头如蒜捣,说道:“你说你说,什么事儿?只要我能帮得上忙,我一定帮!”

    雨羞答答地说道:“我是洪德王府的,洪德王跟着皇上进了行宫,到现在都没回来……我们夫人都急得不行,只好,只好派我去问一问……可是,这行宫这么森严,我一个弱女子,又到哪里去问呢……”

    说到后来,眼眶儿都快红了。

    那侍卫一阵心疼,想帮她擦泪,却掏不出一块干净的帕子,只好心急火燎地在那儿说:“你别哭,别哭啊!这事儿你问我呀!我知道呀!”

    见雨终于破涕为笑,侍卫连忙接着说:“我听我上司说呀,皇上今宴请众臣,今晚上不仅有晚宴,还有表演,恐怕得等到子时左右了。”

    雨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了,侍卫大哥,真是谢谢你了!”临走,又抛了个媚眼,只把那个侍卫迷得七荤八素的,只怕都快识不得回去了路了。

重要声明:小说《丑妾大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