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凡臣的伤痛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竹小哥 书名:丑妾大翻身
    原来,柳在仙绣坊呆呆地坐了不知几个时辰后,实在忍不住了,鬼使神差地走到了慕容府去。

    一直走到了府门口,被冷风一吹,他才清醒了起来。自己这是在做什么?即使人来了,又能怎么样?他什么都不能做,制止不了任何事。他想回去,脚却迈不开步子,只好呆愣愣地躲在角落里,远远地看着那个方向,想象着那个女子现在在做什么,在想什么。

    直到听到宅子里女人们的哭声,男人们的喊声,他意识到,好像是出了什么事。以他现在的份,当然不便贸然冲进去,只得继续躲在一角观察着。

    他看到全管家请来了大夫,联想到秋韵的举动,不猜测到,是谁出了事?心中又猛地一紧,不会,不会是她。是慕容凡臣?是桂姨太?是珊儿?是老太太?头脑中一直有个问号在盘旋。

    只是过了几柱香的功夫,柳却觉得像过了几年一般。他的指甲几乎掐进了里,喃喃自语:“千万不能是她,她不能出事,不会出事……”

    终于,看到全管家送了大夫出来。他悄悄跟上了大夫,过了两条街后走上前,装作不经意地问道:“这位大夫,可是慕容府出了事儿啊?唉,我妹子还在里头当丫鬟呢……没出什么大事儿吧?”

    大夫摆了摆手说:“是慕容府的老太太,在她自个儿的寿辰上役了!”

    柳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瞬间,理智又恢复了他的大脑,开始琢磨这件事的内幕。

    “哦?真的?我听我妹子说,老太太子一向好,怎么,怎么说没就没了?”

    “人老了呗,心绞痛,一下子就过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

    大夫渐渐走远。柳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出现的时候,便在夜色中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怎么是老太太?目的是什么?

    柳根本不用去想凶手是谁,对他来说,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他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为了报仇?不像,她可不会做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这件事,有没有幕后的另一个人在插手呢?

    他想起了一桑,这么聪明的女人,应该也会嗅出一丝不寻常,等她把具体的事告诉自己,再行讨论也不迟。想到她,就想到一下午令自己心绪不宁的事。当然,柳对慕容府的老太太也没有丝毫感。虽说他也为了一条无辜生命的陨落感到可惜和愤慨。但是隐隐的,却有些感激这意外,让自己所担忧的事烟消云散。

    不过,这件事确实也给自己敲响了警钟。今天不会发生,不代表明天、后天不会发生。而自己对她,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真的要一直压抑下去,直到有一天追悔莫及么?

    柳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慕容府方才还是大红灯笼高高挂,一下子都用白色代替了一切。

    内宅里哭声一片,凡臣却已经没有了眼泪,呆呆地跪在灵堂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这种况,连城自也不好离去,也留在慕容府陪着凡臣。

    凡臣心中空落落的,父亲多年前就走了,如今母亲也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当年父亲人走了,却那样对待自己,让他一直到今天都难以忘怀,只感觉父亲对于自己的存在就是一种打击。本来将满腔的孝意寄托在母亲上,所以才想闹闹地给她办个寿辰,谁曾想……一切的一切都不如人意,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他?!

    他想哭,他想放声大哭,哭母亲的离世,哭父亲当年对自己的残忍。可他哭不出来,只是默默地看着母亲的遗像,不愿同任何人说话。

    一直到了午夜,见凡臣还在那儿发愣,连城只好自己做主,让女眷们统统去休息。若是又有人倒下,这可就得不偿失了。

    连城默默地走到凡臣边跪下,叹了口气,重重地拍了拍自己好兄弟的肩膀说:“兄弟,你可千万要撑住。你这一大家子以后都要指着你了!”

    凡臣好像没听见一般,连城正要再说,凡臣忽然开口:“连兄,你说,从今往后,我是不是就要一个人了?”

    连城一呆,下意识地答道:“你说什么傻话呢?你还有结发妻子,还有我这个朋友,在衙门里有官职有兄弟,还有这个家,怎么会一个人呢?”

    凡臣苦笑了一声,摇摇头说道:“不是的。秋韵虽好,咱们俩当初也确实算是门当户对,这些年也是琴瑟和谐。但是,总觉得我跟她是合适的两个人,却没有那种深深相的感觉。至于你,当然是我最好的朋友和好兄弟。可血缘这个东西就是这么奇怪,你姓连,我姓慕容,咱们永远也成不了一家人……不一样的,不一样的。从今往后,我真的,就是一个人了。”

    连城没有想到凡臣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在他眼里,凡臣时而是个纨绔子弟,玩世不恭;时而是个大宅门的少爷,肩负着一家的兴旺。而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如此……孤独?

    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两人只好沉默。

    终于,凡臣不再坚持,站起来说道:“你回去吧,今天已经麻烦你太久了!放心,我没事。”

    说完,便缓缓地走出了厅堂,往花园方向走去。看着如此失魂落魄的凡臣,连城感到一阵痛心,可又无可奈何,也只得先行回府,想着过些子再好好开导开导他。

    在花园中独自一人走着,吹吹风,听听树叶沙沙的响声,心终于平复了一些。

    吐出一口浊气,他自语道:“伤心够了,一切都过去了。慕容凡臣,你一定要振作!你要证明给他看!自己不是废物,我一定能,也一定会,好好地撑起这慕容府!”

    喊口号似地说完这番话,想到母亲的音容笑貌,他又像泄了气的皮球似地萎靡了起来。“一个人了……我是一个人了……”

    忽然,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女声在不远处响起:“慕容凡臣,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ps:谢谢各位亲的打赏!我那个鸡冻啊~~今双更,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我!!!

重要声明:小说《丑妾大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