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猝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竹小哥 书名:丑妾大翻身
    席上,连城的眼光若有若无地落在一桑上。一桑仍然在笑,举止仍然得体,可是凭着第六感,他总是觉得一桑眼底里浓重的忧愁。连城极少在她眼里看到这样的神,觉得很是不同寻常。

    旁边的凡臣屡屡与他碰杯,他也诧异不已,觉得今的事儿都透着些蹊跷,不由得纳闷道:“怎么了?今兴致这么高?”

    凡臣一愣:“我有么?今儿个是我娘寿辰,我自然是高兴的了。”

    连城皱眉问道:“不对,不是这个,我还不了解你?说吧,到底怎么了?”

    凡臣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其实,不瞒你说,我跟赵一桑,嗯,怎么说呢……”

    一听涉及到她,连城的心先紧了紧,装作无意地问道:“赵姨太?她怎么了?”

    凡臣居然有些脸红,说道:“也没什么,就是吃饭前些时候,我让人知会她说,晚上歇在她那儿……”

    连城一听这话,只感五雷轰顶,半响说不出话来。直到凡臣都觉出他的反常,问道怎么了,他才勉强回过神来,挤出一句:“这,这很好……”

    凡臣笑了笑:“是啊。说来也怪,我纳了个妾,居然这么久都还没有……说来也是我自己不好,以前总是太看重她脸上的疤痕了。现在也不知怎的,总觉得吧,这也不是很大的问题……你说呢?”

    连城心中泛起阵阵苦涩,轻轻地“嗯”了一声,再也说不出话来,只好拼命灌着自己酒,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件事,不停告诉自己,她是别人的妾侍,她是别人的妾侍……

    一桑此刻已经完全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她知道,该来的怎么躲也躲不掉。她一介女流,又能如何反抗?

    没有办法,就拒绝去想。今儿个是老太太寿辰,她一直记着秋韵送人参给桂姨太的反常。因此,宴席上,她也一直注意着秋韵的举止。但是,没有任何异常。

    宴席散去,老太太兴致很高。

    按以往的规矩,宴席后还有一轮敬茶。老太太乐呵呵地坐在了上座,小辈们又轮流过来敬茶。

    凡臣先走过去跪下,朗声说道:“娘,儿子祝您年年有今,岁岁有今朝,给您磕头了!”

    还没磕下去,老太太早早地扶起了自己的儿子,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心意到就好了。”说完,便取过茶来饮了一口。

    接着连城、秋韵、桂姨太、一桑,纷纷过来磕头敬茶。

    喝完茶后,大家又笑着闹腾了起来。凡臣聊聊自己的差事,秋韵哄着老太太说着宅子里的趣事儿,东家长西家短的,桂姨太抱着珊儿,众人也争相来逗着,一片和和美美的景象。

    连城一晚上的脸都是淡淡的,哪怕给老太太敬茶都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满脑子里都是一桑恬静的笑容。她会怎么办?她会愿意么?

    满屋子的人都各怀心思,却都不露声色,让人叹一声,人哪。

    看时辰也差不多了,连城便起告辞了。他实在不知道再坐下去,再看到一桑的脸,他会不会做出一些让自己追悔不已的事来。

    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他,和蔼地说:“城儿啊,多谢你来看我老太婆了!以后衙门里的事儿啊,你可要多帮帮我们家凡臣,他,他……”

    话说了一半,老太太忽然脸色大变,手捂住口,嘴巴张的老大,却发不出一句声音来。

    大家都惊呆了,凡臣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扶着老太太,连声叫道:“娘,娘!您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了?”

    秋韵也是脸色大变,高声叫道:“来人哪!快叫大夫啊!快去!”

    老太太此时已经不停地在抽搐,没过一盏茶功夫,在众人惊恐的叫声中,就这样去了。

    遭此大变,大家都慌成一团。凡臣一个七尺男儿,泪水滚滚而下,死死地抱着已经咽气的老太太不撒手,哭着喊着叫娘。连城在一旁也是震惊不已,还不时地在凡臣耳边安慰着。

    秋韵匆匆找来了大夫,大夫上前刚一搭脉,就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什么,退到一边儿去了。桂姨太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女儿,瞪大眼睛站在一边,也不知该说什么做什么,想要哭,却也挤不出什么眼泪。

    一桑跟老太太本就无甚感,让她哭泣流泪那确实很难。可是,一条生命在眼前就这样流逝,还是让她颇有几分伤感。她看了看秋韵悲痛绝的神色,心中有几分了然又有几分不解。如不出意外,这就是那根人参原本的用处吧。现在过程不一样,结果却还是让她给达到了。不解的是,老太太死了,对她又有什么好处?单单只是为了报复当年慕容家不施以援手?好像又有些说不过去。

    一桑心中渐渐升起一股寒意,连这样杀人灭口的事都做得出来,此人已经离丧心病狂不远了,自己过去还是太小看了她。

    不光这些主子们,连下人们也乱作一团。尖叫的,哭喊的,奔跑的。珠生从事发生那一刻就待在一桑边,不曾离开。虽说好些丫头婆子也在嚎哭,但真正悲切的恐怕也只有几个一直在老太太边伺候的婆子们了。九儿此时不在秋韵边,镇定地指挥着丫头们撤了茶水,整理大厅,碰撞间,桌上的茶盏都撒了一地。当然,刚刚敬茶的杯子也已摔得粉碎。

    看着这样的一幕,一桑心中明镜一般,却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也不能说。

    凡臣从悲伤中回过神来,嘶哑着嗓子问大夫,他母亲到底是什么病症。大夫回答说是心绞痛,来的突然,因此束手无策。

    虽然知道母亲老了,总有那一天,可万万没有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快,更何况,居然就发生在寿辰这一天。见凡臣神色疲惫,秋韵便起招呼大夫去偏厅休息,然后还吩咐账房取来了银子,吩咐全管家送大夫出去。

    忙忙碌碌的众人,自然谁都没有察觉站在神色沉的柳就站在府门外不远处。

重要声明:小说《丑妾大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