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做寿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竹小哥 书名:丑妾大翻身
    说笑了一阵,两人便开始谈起正事儿。

    一桑皱起眉头说:“别的先不谈,怕就怕,湘姨太这事儿只是个开始。秋韵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又是使手段害人,又是装模作样地打家具……”

    “这事儿我也说不好,只不过我们不得不防,照这样下去,不定什么时候就扯到你上来了。”

    “那怎么办呢?慕容凡臣很是信赖她,更何况,我在他眼里毫无地位,也说不上什么话。唉,可也不能眼睁睁地当做这一切没有发生过,还真是难办的……”

    听她直呼慕容凡臣的名字,柳有些异样地看了她一眼。这个时候的女子,即使是正妻也不会这样直呼自己丈夫的名字,更何况是一个小妾了。而她的口气却再是自然不过,不带什么敬畏,更不带什么感

    正自胡思乱想间,一桑问道:“你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去调查秋韵一下?”

    柳回过神来,笑道:“这可是个难事儿,调查前任丞相大人的儿媳妇?呵呵,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能做到呢?”

    一桑一愣,但下意识地回答道:“这……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觉吧?”

    见柳直视着自己的双眼,一桑心下有些慌乱,便说道:“啊呀,我就这么一说,若是你觉得困难,那就算了吧。”

    柳嘿嘿一笑,说道:“好啦,不逗你了。这个事么……我试试吧。”

    一桑大喜,自己果然没看错,他还真是有办法的。她小心翼翼地问道:“嗯,这个事儿……会不会影响你自己的计划安排?”

    “放心吧,不会的。现在慕容府的事儿就是我最大的安排了。”

    湘姨太被处置后,慕容府上下都沉寂了几天。总是觉得心中好像有个影。毕竟,这等事在慕容家是史无前例的。

    其实,大家心里也都清楚,少爷在这件事上已经很是容了。湘姨太的那些下人们也并没有被处置,想走的就给一笔遣散费离开,撕了卖契。有些想留着的,便被各房的主子要了去,或者是到别的地方打打杂。而无双,却被少秋韵要了过去。

    “说吧,要什么赏赐?这件事儿办得不错。”秋韵喝着茶,淡淡地说着。

    无双规规矩矩地跪在下面,老实地答道:“奴婢不敢,本就是奴婢的分内事。”

    “嗯,当年你刚进府就开始为我办事,一直都尽心尽力的。赶明儿我让九儿拿张银票给你,就算你自己用不着,给家里贴补下也是好的。”

    无双仍旧是看不出悲喜,恭敬地低头谢恩,然后便告退了。

    一旁的九儿一边替秋韵捶着腿,一边说:“主子,无双这丫头看上去普普通通的,不显山不露水,办事儿倒利索,而且也不邀功,真真是难得。这样的人为主子办事,您真是有眼光!”

    秋韵哼了一声,说:“你懂什么?越是这样的人,越是要提防着些。看她这不露声色的模样,谁知道她心里边儿在想些什么东西?这种人,可要小心些!你平时里也替我多注意着些,听见了没?”

    “是,奴婢明白。”

    “唉,这子一天天地过去了,咱们还一点儿进展都没有,真是愁死我了。”

    “是啊,张铁三上次也没找出什么东西,这么大的宅子,确实难的。”

    “嗯,容我再想想吧。”

    “先不说这个,主子,算算子,桂姨太快要生了,那我们……?”

    “这是小事,不足挂齿。真要除掉她,多带上个小婴儿也是顺便的事儿。先让她生下来再说吧,最近得消停些,先不折腾了。眼瞅着这天也了,不管怎么样,年底前,我可一定要得手!”

    确实,天气慢慢变了,甚至知了也开始叫了起来。桂姨太的肚子尖尖的,任谁看了都说是儿子,把凡臣喜的合不拢嘴。他是太需要一个子嗣了,出了湘姨太这事儿后,也确实需要一件喜事儿来冲冲自己的心

    人逢喜事精神爽,最近在衙门的事儿也做得不错,深得上司的赏识,让他更是满怀斗志。

    这一在衙门里,收到一个同僚赵五的喜帖,家里老太爷做寿,便趁此机会请些同僚来家一聚。

    说到这个赵五,可真是风流倜傥,貌比潘安。常常流连于青楼之中,家中美妾娶了一房又一房,甚至于有时会有女子专门找上衙门来示,大胆地很,足以见得此人的魅力了。听说,此人的老父亲当初也是美男子一个,到处拈花惹草,倒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了。

    这次过寿,老爷子自知也再活不了几年了,兴致不高。赵五便盘算着要给老爷子办个别出心裁的宴会。想了半天,老爷子什么?美女啊!于是乎,便想出个歪点子——让所有同僚都带一房美妾过来一同祝寿!到时候大家欢坐一堂,男子喝酒划拳,女子吟诗作对,也是一道风景。

    其余同僚一听,心中也起了些争奇斗艳之心,只想着把自家的美人儿带过去让大家伙儿羡慕羡慕。那些尚未娶妻或是只有妻子没有妾侍的,只有唉声叹气,恨自己没赶上好时光。因为赵五有言在先,一律不准带发妻。

    只有凡臣一个,听闻这个消息,只感如坐针毡。大家都知道他家里有几房妾侍在,所有他绝不可能自己一个前去。容儿已是快要临盆,怎么还能出府到处颠簸?难不成,自己只能带她去了……

    回府后,凡臣兀自闷闷不乐,可也知道逃不脱。自己升了官,这些朋友也不是当初那些酒朋友,不至于像上次一样让自己和赵一桑这么难堪。

    叹了一口气,他还是缓缓地向红丝阁走去。

    三百年不出现的少爷又出现在自己的院子里,一桑心中又有股不祥的预感。

    凡臣在那儿干坐着与一桑闲扯,茶水喝了一杯又一杯。一桑心中不耐烦了起来,觉得此人也太婆婆妈妈了。正要找借口开溜,凡臣终于还是开口了:“嗯,过两一个同僚的父亲做寿……你陪我一同前去吧。”

重要声明:小说《丑妾大翻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