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相遇

    大陆震惊了!大陆上所有的人都震惊了!

    不久前,在海滨城市拉兹废?安克鲁天使守护队遭受了巨大的损失,一名高级司令官三十名保护官已经他们的圣战天使被人斩杀于此!

    进过天使守护队的一系列调查,造成这次惨剧的凶手名叫尤伦纳斯,用某种特殊的手段纵七煌宝树。

    对此,天使守护队已经下达最高等级的通缉令,无论什么份,无论什么职业,只要提供此人的信息,必定给予丰厚的报酬,如果杀死此人天使守护队将给予高级军官的职位。

    于是,骑士尤伦纳斯成为了全大陆的敌人。

    为了报酬行动的人们也好,对他恨之入骨的天使守护队也好,觊觎七煌宝树的人们也好,拯救王族的圣战天使也好………

    没有人站在他那一边!

    几道黑色的影子穿梭在森林里,浓厚的血腥味以及杀气腾腾的意志,无不说明黑影的危险程度。

    警告!警告!

    12,11,3,2点钟方向敌人接近,预计4秒钟之后接触。

    “切,还真是纠缠不休啊,这些猎犬。”

    唰!

    一瞬间四条猎犬就把猎物包围住了。

    月光透过云层,照在这寂静的森林的里,黑暗中被隐去的姿态渐渐明朗起来,猎犬们所咬杀的猎物,正是整个大陆的敌人――骑士尤伦纳斯!

    骑士冰冷的站在包围之中,两股混沌的杀意毫无掩饰冲刷整片森林。

    彼此双方都都在等待机会,神明只给予一次机会,一次杀死对方的机会,错过的话…….万劫不复!

    树叶摇曳着影,月光透过层层空隙凌乱不失美感铺满整个大地,还有比这个更好的舞台吗!今晚必定有一方长眠于此,与天的光辉永世相伴!

    双方都在等待一个机会,一击必杀的机会。

    骑士的状态空前低下,被神秘人直击的口如同焦黑的煤炭一样散发丝丝量以及令人作呕的焦臭味,大量的力量都在用来对抗这股残留的力量,只要再攻击一次就会陷入休眠模式,如果那个时候没有干掉所有的猎犬那么只能任人宰割了。

    双方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猎犬已近开始焦躁不安,异形的四肢不安刨着地面,骑士依然明镜如水静静等待机会。

    但是,谁了想不到,一个毫无关系的人骤然闯入了双方之中。

    圣战天使的前统治者,纯白的女王伊芙!

    骑士冰冷的双眼里藏在惊讶,不解伊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反之猎杀的巨犬们……

    压抑的杀意沸腾起来,如同淹没大地的灼岩浆焚烧万物!

    就是现在!

    骑士此时顾不上他物,当前紧急事项便是灭杀敌人!

    黑色的钢枪倾泻而出。

    嗜血的气息与浓厚的黑色碰撞起来,仅仅一息之间黑色便被撕裂开来,嗜血的猎犬汹涌的奔向前方的猎物。

    挡在双方之中的伊芙,也别列入狩猎的名单之中,挡在面前的生物,统统撕裂!

    看着近的猎犬,伊芙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占领了艾迪鲁庭院神秘人的宠物,企图反抗过他的人都惨死在这幅獠牙之下。

    连绝望的时间都没有,省去忏悔的读秒,死亡迎面而来。

    凌烈的冷哼如同炸雷般,在伊芙耳边响起,一副冷漠高傲的面容深深映在伊芙眼中。

    骑士抬起双手,破碎的黑枪跟着一个脉动雀跃起来,青色的电磁场充斥着战场。

    四匹巨犬骤然僵直在半空之中,青色的电弧束缚着矫健的四肢,悲惨的低鸣从獠牙间流露出来。

    一个响指打响,四匹猎犬淹没殆尽。

    “咳!”

    蓝色的血液沁湿了地面,那是生物所不具有的颜色,这是为机器属于骑士的颜色。

    “你没事吧!”伊芙急忙扶起骑士,不论骑士是谁,至少他救下了自己,对待救命恩人不至于连搀扶都做不到。

    “你是谁?”骑士依靠在伊芙上虚弱无比的问道。

    “这不是问我是谁的时候吧!”伊芙恼怒的叫道。

    骑士晃晃站直了子眼神虚弱的看着伊芙。

    “你还真是……”伊芙愣愣的看着骑士“好吧,我叫…….”

    突然,骑士虚弱的神色变得锐利起来,猛然推开伊芙。

    “好疼!”没有任何防备的伊芙直愣愣的坐到地上,吃痛地大叫起来。

    “你干什么…….”伊芙抬起头来看见了……

    骑士紧紧握住黑色的利刃,冷酷的看着眼前穿浪人服的男子。

    “哦呀呀,真是可惜啊。”男子眯着的双眼里散发着冷冷的杀机。

    男子猛然抽走长剑向后跳去,一条黑色的锁链宛如毒蛇般咬向骑士的脖子。

    黑色的毒蛇被骑士抓在手中,手掌微微用力,杀生的利器已成点点粉末。

    但是,男子的目标一开始就并非骑士,而是伊芙!

    黑色的毒蛇袭向毫无防备的伊芙,丝毫不用怀疑,那粉嫩的脖子与利器接触的瞬间,伊芙将香消玉殒。

    只觉背后一阵冷风,伊芙银白的秀发凌乱的飘了起来。

    只见骑士手中握着那黑影,骑士原来所处的位置已是虚影一片。

    青色的电弧顺着铁链奔腾而去。

    影里立刻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钢铁碰撞的声音也想了起来。

    “跑了吗……”骑士看着传来声音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

    双方交手的速度仅仅瞬息,伊芙依旧保持着坐在地上的姿势,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死了一次……

    站起来的伊芙走到骑士面前,轻轻推了推他:“你没事吧…..”

    低垂着头的骑士,看不见脸上的神,但是咧……..

    全严重破损,系统进入休眠模式。

    “可恶…..亚里士多德…..”

    说完便直直的倒了下去。

    安详的森林中,摇曳着火焰的倒影,树木燃烧是淡淡火花声给这清冷之地增添一丝温暖。

    纯白的女王跪坐在火堆前,高贵的礼服沾满了泥土的尘埃,对此平时厌恶之极的污渍此时却视若无睹,所有的视线此时全部聚集在枕在双膝之上的陌生男子之上。

    才刚刚见面却已经救了我两次了。

    伊芙心中无限感慨。

    明明刚才战斗时那么凶狠,此时却露出孩子般的睡颜。

    伊芙轻轻摩挲骑士冰冷的脸颊。

    蕾能遇上你,还真是幸福,那遇上你的我呢?

    眼前的男子虽然没有真正的见过面,但是在呼唤蕾前来的时间里,在蕾的记忆里已经见过数面了。

    伊芙撸起耳边的鬓发,鬼使神差的靠经骑士的面容。

    慢慢的,慢慢的,两个人脸颊的距离只有几厘米了,双方已经可以感到彼此的呼吸了。

    要吻上啦!要吻上了啦!要吻上了啦!马上就要吻上了啦!!!

    某意识:话说我激动个什么劲--

    一双青色的眼眸对上了银白的双眼。

    骑士醒了,在关键时刻醒了……

    “脸靠太近了。”骑士淡淡的说道,十分的不解风

    伊芙立刻坐直了子,双手捂着脸孔,从手上的温度来开,脸非常的十分的通红。

    没有比偷吻被当事人抓个现行更糟糕啦,而且根本都没有吻上。

    “什么软软的。”

    骑士还枕着伊芙的大腿。

    伊芙二话不说抽回了双腿,失去支撑的头笔直没有任何犹豫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啊呀,好痛。”骑士用一点不痛的语气说着很痛的话语。

    …………………….

    谁信啊!!!

    “你没事吧!”伊芙连忙的问道,心里责备自己怎么这样冒失。

    “啊,没事,其实一点都不痛。”骑士平躺在地上,眼神直愣愣的看着璀璨的星空。

    冷场了,又冷场了……

    啊咧,为什么要说“又”啊。

    “对了,接着刚才的话题吧。”骑士率先打开话语。

    “刚才的话题?”伊芙歪着脑袋问道。

    “恩……”骑士的脑袋轻微偏了偏“你的名字,根据你的回答,我也会报上自己的名字。”

    伊芙呆了一下,然后愉快的笑了起来。

    “有什么问题?”骑士疑惑的问道。

    “没有,没有。”伊芙强忍着笑意,还真是孩子气的人。

    伊芙整理下服饰,郑重的行一个礼:“伊芙,这是我的名字。”

    “在下尤伦纳斯,一介骑士。”骑士虽然躺在地上声音里却满是诚意。

    “今晚的星空,还真是美丽。”

    “嗯。”

    两个人望着同样的天空,陷入宁静的沉默。

    “你不走吗……”骑士默默地说着。

    “不,我不会走的,那家伙不是还没死吗……”说道这里,伊芙俏皮地眨了眨眼“而且你还是的救命恩人哦。”

    对于伊芙的回答,骑士沉默了。

    自己前方将要面面对什么,自己最清楚不过,这块大陆的本土势力,以及纵一切幕后神秘的亚里士多德,伊芙更在边的话恐怕凶多吉少,虽然伊芙的语气很俏皮,但是骑士可以感到她是认真的,对于劝说这一行,骑士最不在行了。

    “唉。”骑士微微的叹了口气,既然这样的话……..

    “伊芙。”骑士念出了名字。

    “怎么了?”伊芙带着笑容看着骑士。

    “好吧,我同意你跟来。”

    伊芙一愣后,随即笑了起来,本以为骑士会劝自己离开的,谁想到这么简单,而且自己和这个人在一起发愣的次数比过去都多。

    “那么,现在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骑士的语气异常严重。

    “什么事?”伊芙也不由凝重起来。

    “那就是把我给拉起来,体动不了了。”

    ――----------――------------――--------------――------------――――----------――------------――

    PS:想骂我就骂吧。

重要声明:小说《骑士的旅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