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结与解

    朝露看着一个劲跟骑士道歉的点点,心里很不是滋味,一个人在哪里嘟囔。

    “真是对不起,我们家店长太貌似了。”点点诚恳的低下腰来。

    “点点君,偏心,欺负人。”朝露在哪里小声嘟囔。

    “店长,闭嘴!”点点凶恶的瞪了一下朝露“把自家的店子扔着不管,一个人跑出来偷懒,还有好意思说。”

    “哼…..”朝露把头扭到一边去“反正有没有人上门,在哪里还不是浪费时间。

    骑士OR点点:………..

    虽然,这是事实,但是………那可是你家的店子啊,有这么咒自己的吗?

    “算了…….”骑士淡淡的说“反正又没有出现什么损失,而且……..”骑士瞥了一眼朝露“反正是一个没人上门的店子。”

    “纳尼!?你个混蛋乱说什么!”朝露就像一个被抓住尾巴的猫

    “那不是你自己说的吗……….”骑士双眼半开半合,微眯着“你自己都承认了。”

    “?嗦!?嗦!?嗦!只能我自己说,别人不能说,特别是你!”朝露用力的指着骑士“不要在哪里跟我口胡!小心我告诉你家疾风,你在外面偷腥。”

    想到疾风惩罚骑士,先【哗――】然后在【哗――】接着把骑士丢进【哗――】【哗――】后,在把骑士解【哗――】然后重【哗】变成【哗――】,朝露不由露出了如同怪蜀黍一样的笑容。

    “店长…….”点点满头黑线的看着自家的BOSS“我认为那许多【哗――】是不现实的,而是…….”点点咳嗽了两声,伏在朝露耳边说“店长,你笑的好邪恶哦。”

    “咳咳…….”听到自己店员这样议论自己,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朝露看着骑士一点反应都没有,生气的说到“你难道不在乎疾风那孩子的想法吗?你倒是给点反应啊!”

    骑士沉默不语,久久没有开口,但是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朝露感到震怒…….

    “疾风……..”骑士冷漠的说“那是谁?”

    “什么…….”朝露满脸震惊的看着骑士,想从骑士的表上找到一点破绽,但是很可惜的是,骑士没有开任何玩笑。

    “开什么玩笑!”朝露气极反笑,一把抓住了骑士的衣领“那个你为之奋斗的女孩,连命都可以舍弃的少女,你给我说不知道是谁!!!你把别人都当成傻瓜吗!!!”

    朝露看着无动于衷的骑士,愤怒的举起右手“混蛋!给我醒过来!”

    啪!

    重重的打在骑士的脸颊上,即使这样依然没有任何反应。

    “你……..”朝露带着决裂的意思平静的说着“给我走开,我不想再看见你了。”

    说完,朝露转离开,没有任何犹豫。

    点点茫然的看着自家的店长和骑士,对骑士行了一个礼就往朝露的方向追去了。

    骑士摸着脸上通红的地方,喃喃自语“你不知道吗?这连伤都算不上。”

    几息之间,通红的地方就消失不见了。

    “店长!”点点朝着自己店长大叫起来。

    “什么吗……..”朝露郁闷的转过头来“原来是点点啊……”

    “那么店长希望是尤伦纳斯吗?”点点笑着说。

    “口胡!谁希望是那个家伙啊。”朝露狠狠的握紧拳头。

    “店长…….”点点看着自家店长这样的表现,无奈的了笑“我想尤伦纳斯有可能是失忆了。”

    “你少帮他说话!”朝露冷哼一声“他是什么样的,我们还不知道吗。”

    点点听了朝露的话哑然起来,骑士是一个机器人啊。

    “就算他现在有着人的外表,也骗不了我,那个家伙内在依旧是…….”朝露想到这里神不由黯然。

    对啊,就算有着人的外表,内在依旧是机器,只是在钢铁外面披着一副皮囊而已。

    “有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故,让他把那段记忆给忘了。”

    “不可能。”朝露立刻否决“如果是这样他为什么没有忘记我们呢?我们和他认识可是属于那段记忆里的。”

    “诶…..”

    “记忆对他来说就是资料,对于机器来说,资料存储在资料库里,想要消去某部分内容,只有两个可能,其一是受到外部的影响人为的破坏,其二是从内部自己把消除。”朝露瞥了一眼正准备说话的点点“我可以告诉你,那家伙对资料的保护程度可是非常夸张,如果把那个防御程式比作一面墙壁的话,就算宇宙爆炸都无法撼动,所以来……..”

    朝露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清晰的说了出来“那―是―他―自―己―删―除―了―的!把关于那孩子的记忆全部都删掉了!”

    点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样的表,但是他肯定会很糟糕,或许比糟糕更糟糕。

    那深沉的羁绊就这样消失了,到现在点点依然不相信。

    “但是……..”点点突然对着朝露微笑“就算是这样,店长依然很担心尤伦纳斯,要不然不会露出这么生气的表,毕竟我们可是朋友。”

    “?嗦!谁担心那个家伙啊!”朝露满脸通红的对着点点大叫。

    “店长……..”点点一脸忧郁的看着自家的BOSS。

    “怎么了………”看着自家店员的这幅样子,朝露不知道为什么心虚起来。

    “尤伦纳斯可是被你重重的伤到了,而且还打了那么重一巴掌。”点点满脸担心的看着骑士所在的那个方向。

    “嘎……”朝露一下定在了哪里。

    骑士对于感这方面的事可以说很认真很迟钝,被骑士认定的对象他可以不留余地真诚相对,相反的是骑士不懂判断他不知道什么气话什么是真话,要是被他当真的了话……

    一下子朝露脸上变得晴不定,显然犹豫不决。

    “店长……..”点点叹了一口气“你还是去和尤伦纳斯解释清楚吧,否则的话……..”

    “闭嘴!”朝露挥手打断“这本来就是他的错,为什么要我去解释,如果他来向我我解释我在原谅他。”

    “那么……..”点点喃喃自语“要是他不来呢……”

    “那么……..”朝露转离开“就当做从来没有认识他!”

    骑士没有看朝露离开的方向,目光停留在蕾上。

    “我……..”骑士闭上双眼,平淡的说“错了吗………”

    依旧平淡如水,但是其中的痛苦与伤痛任谁也听的出来。

    虽然不记得那个叫疾风的孩子是谁,但是每次念道这个名字的时候,总有一股莫名的悸动。“我的所作所为全部都错的吗………”

    骑士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他。

    当自己离开那个世界的时候,所谓的因缘就已经断掉了,忘掉又有什么不对呢?

    “只要被过去束缚就无法前进了吗?”不知何时蕾已经醒来了,一双眸子笔直认真的看着骑士。

    “无法前进吗……..真的是如此也说不定……..“

    我无法用此等污秽之躯亵渎那份纯真,对现在的我来说,宛如毒药一般。

    “蕾,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骑士望着一望无尽的苍空。

    “嗯。”蕾轻轻的点了一下。

    「我并非一个人连生命的都算不上,是一个机器。我出生一个名为尤科特拉希尔的星球,在遥远的过去那是我的一切。我是名为AbschließenderRitter(最终骑士),这个系列的专职战斗的骑士。当时,我们的那个宇宙被一群外来生物入侵,我们称它们为亚里士多德。那场战争没有终点仿佛无穷无尽一样,最后......我们败了,除了我以外所有的人都战死了。本来我也应该如此,可是在最后的时候,我的主人和其他的骑士们把我藏了起来,让我逃过了那场浩劫。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重新启动,至于接下来的......」

    “忘了吗?”蕾轻声的说着。

    “嗯。”骑士点了点头“但是,我还是可以大致的推断出来。”

    “够了……这样就够了”蕾出声阻止骑士“当你能清楚记得的时候在告诉我吧。那个时候,你已经可以面对那段记忆。”

    “我知道了。”

    为了保护,才选择忘记;为了能之后能坦然面对,才选择了忘记,当我……..

    骑士紧握拳头。

    “尤,能答应我一件事吗?”蕾抓住骑士的衣角“不要丢下我一个人离开。

    骑士只是握住蕾的手,用行动来证明。

    “只要到了艾迪鲁庭园后………”蕾在心里想着“见见那个一直呼唤我的声音后,就一直跟尤在一起。”

    “回去吧,这里的主人,不欢迎我了。”

    蕾可以听出骑士话语黯然无力。

    “笨蛋。”蕾小声骂道“就是因为你做事不顾及他人的想法,一个劲的固执才会这样的,要不然我也不会……..”

    原来是这样啊,骑士在心里想到。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蕾这段时间总是刻意的避开自己。

    武器生来就是被使用的,不管是一何种姿态出现,这一点是不容改变,当一个武器如同装饰一样高高挂起,那么其存在本就被否定了。

    除了在飞空艇那次以外,骑士都没有在和蕾同契了,而是一味的被骑士庇护在羽翼下,这样一来不是等于骑士否定了蕾吗?

    蕾所求的是彼此守护,骑士借用蕾力量,蕾把力量借给骑士,两人彼此守护,而不是眼睁睁的看着。

    想不到我把自己最初所知道的事物,都遗失了。骑士带点自嘲的意味想到。

    为武器的自己,保护可以变为武器的蕾,这样一来如同把彼此双方都否定了。

    “我知道了…….”骑士摸摸蕾的头。

    “知道就好。”蕾把头扭到一边去。

    “那么,愿意彼此同行吗?”

    “当然了,我的骑士先生。”

    骑士的记录五十五:

    当我能直面自己的时候,我一定会取回那份遗忘的记忆!

    ――――――――――――――――――――――――――――――――――――――――――――――――――――――――――――――――――――――――――――――

    PS:好久没PS了的说。

    PS2:蕾貌似入手成功的说。

    PS3:本大大喉咙痛的说不出话来了的说。

    PS4:读者强力要求更正文的说,那么番外就有时间的时候写的说。

    PS5:的说很美的说。

重要声明:小说《骑士的旅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