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世界可不是温柔的

    比总城堡事件几天之后,骑士一行人继续踏上前往艾迪鲁庭园的旅途。

    因为道路分成两条的缘故,大家觉得分成两拨人马,先找到村庄或者城镇的一边将发手中的信号弹,通知另一边。

    于是,奇雅、龙威一路,骑士、蕾以及希斯卡一路。

    “希斯卡,你已经这样追问我好几天了,我不是已经做出了回答吗?”骑士对着旁边纠缠不清的希斯卡说。

    “口胡!笨蛋都看的出来那是骗人的!晚上出去散步可以走到那个城堡附近,好巧不巧你去那个城堡做客,除了你以外城堡的主人连同城堡一起被奇怪的雷电劈成灰烬,你却安然无恙站在这里!”希斯卡拦在骑士面前神色凶狠,一股不给我接受清楚的就不让你过去的气势。

    “我的运气比较好而已。”骑士眼睛眨都不眨。

    “那还真是逆天的运气啊!”希斯卡头上挂着#号,面带“微笑”的看着骑士。

    “嗯,别人都这样说。”骑士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当我是傻子啊?还是把你自己当傻子啊?尤伦纳斯先生!!!”希斯卡把骑士的名字咬重音。

    “谁当真谁就是傻子。”骑士整理下衣服。

    “请你认真的把那天发生的事告诉我。”希斯卡眼神认真的盯着骑士。

    骑士上的感觉,变得冷漠起来。

    “你真的想知道吗?希斯卡”

    希斯卡以眼神回答骑士。

    骑士翻手拿出一个细小的圆球。

    “这是追踪器,可以感知目标半径10米内的任何环境,在那个农夫请我们去他家做客的事实,我放在了他和他女儿上。”骑士毫无感的说着。

    “你怎么可以这样,人家好心收留我们,你居然监视他们。”希斯卡带着一点气愤语气。

    “真的是好心吗?”骑士冷冷盯着希斯卡“就算是为了报道救命之恩收留我们,对我来说这也是必须得。对方与我们无无故,他们的真实想法也不得而知,是否怀有谋我们也不得知晓。”

    “这么会……..”希斯卡气势弱了下来。

    “希斯卡,不要用外貌来判断一个人。真正的坏人不会把‘我是坏人’写在脸上,况且…….”骑士冷哼一声“他把我们信息报告给当地的领主。”

    “外来人人口,报告给领主不是当然的吗?”希斯卡争辩起来。

    “你说了没错,但是他对他们领主所报告信息是‘这几个人怀有圣战天使’。”骑士打破希斯卡最后的一点幻想。

    “那个城堡是当地一个叫比总的领主的基地,比总对手下的人民下令一旦有圣战天使的消息就必须上报给他,凭这一点还无法断定比总的立场,可是………”骑士边的温度骤然低了下来“那个家伙居然趁机来绑架蕾,不得不说简直愚蠢之极,但是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把他放在敌人的立场。”

    “之后的事就很简单了,为了排除不安定的因素,我就去毁了那个城堡了。”骑士就像在述说一件小事一样。

    知道事实的希斯卡,沮丧的低下了头。

    “希斯卡…….”骑士按住了希斯卡的帽子“世界不是温柔的,她不会对任何人微笑。如果,我们不注意的话,属于我们的幸福和温柔将会被夺走。”

    “对我而言,自己边的人是最重要,为此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挥剑,这双手已经染满了无数的鲜血,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将来也不会有任何改变。把无数普通的人和我重视的人放在一个严重倾斜的天平上,我绝对会抛弃那无数的普通人,我的剑,我的体甚至我的灵魂全部都是为此存在的,为了我重要的人我可以放弃自己。我不是正义的骑士,我是誓言的骑士,主人一切便是我存在的意义。”骑士的声音变得轻柔起来“那么你的意义是什么?我的朋友。”

    希斯卡和骑士的一席对话让气氛变得沉重起来,三个人都默默不语。

    “尤……”蕾担心的拉了拉骑士的衣角。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很久以前就已经决定好了的。”骑士摸了摸蕾的脑袋。

    “阿尤,我…….”希斯卡看着骑士犹豫不决。

    “希斯卡,对此你不必怀有压力,毕竟说出那番话不像正常的我。”骑士又恢复成往常的冷淡。

    一声吵杂的摩托声破坏了这份沉寂。

    “发现女人了!”

    希斯卡抬头望去,自己三个人已经被一群强盗包围了。

    貌似头领的男子开口说到“抢到值钱的东西之后才能尝鲜,上!“

    “这伙没教养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希斯卡讨厌的看着周围骑着摩托转个不停地强盗们。

    骑士紧紧把蕾护在前,轻声说着“什么都不要听,什么都不要看,马上就好了。”

    “嗯。”蕾乖巧的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骑士的前。

    一个强盗骑着摩托靠近骑士企图抢走怀中的蕾。

    就在要得手瞬间,强盗停在的原地。

    “什么?!”

    强盗吃惊看着被骑士抓住的手。

    “这孩子谁都不能碰。”冰冷的话语在耳边响起,随后便是骨骼扭断的声音。

    强盗还没叫出口,骑士挥一挥手连人带摩托全部飞出了出去砸在另一个人上,相撞的两个人没有就此停下来,而是撞进了后的岩壁里。

    深红的血水带着人类的内脏缓缓流了出来。

    毕竟是一群乌合之众,看见自己的同伙死的如此之惨,每个人都脸色苍白。

    “撤….撤退!”

    他们打劫的是人,不是怪物。

    这就是你的觉悟吗,尤伦纳斯,可以毫无顾及抹杀一切。

    希斯卡手中拿着一串烤鱼,蹲在火堆旁边,即使手中的食物已近焦掉了。

    “在想什么?”骑士的声音在希斯卡耳边响起。

    “啊!”被吓一跳的希斯卡急速的后退至少10米左右。

    “我有那么可怕吗?”骑士拿着一块布擦拭着眼镜。

    嗯!很可怕!希斯卡在心中吐槽。

    “是吗……..”骑士故作感叹“其实我很反对暴力的。”

    世界沉默中……..

    “你……你……你当我是白痴吗!!!”希斯卡愤怒的咆哮起来“你是我看过最暴力的家伙了,反对暴力!?这算什么?冷笑话吗?还是把别人当白痴啊!你这个死变态!”

    骑士看着眼前的希斯卡,唧唧歪歪的发泄怨念,心中不由想到,人类还真是难以相处啊。

    视角转向蕾这边。

    蕾一个靠在树下休息,本来是这样的………但是,听了骑士那番话后,蕾破天荒的没有在考虑事中睡着。

    心灵有触动的不仅是希斯卡,蕾同样也是。

    “这种感觉真讨厌…….”蕾把头埋在双腿间。

    对于蕾而言,她不仅是骑士的主人,同样也是同契者,既然是同契的关系…….

    为什么尤不和自己同契?

    这个问题一直一来都在烦恼着她。

    比总城堡那次,刚才的山贼也是,自己只会躲在尤的后,没有给他任何帮助,总是让他一个人背负一起。

    “自己就像一个笨蛋一样……”

    讨厌这样的自己;为什么不和自己同契?

    一直以来都在困扰着这个笨拙的少女。

    “尤,大笨蛋。”同样少女也在埋怨骑士的木然。

    “找到了哦!”一个陌生的声音在蕾耳边响起。

    蕾抬起了自己的头,她看见一只巨大的蜘蛛。

    看着这个浑上下散发着敌意的大家伙,蕾想到了敌人。

    蜘蛛吐出了淡黄色的蛛丝,向蕾涌去。

    “尤!”闭上眼睛的蕾只能默念骑士的名字。

    “在呼唤我吗,我的主人。”

    睁开眼睛的蕾看见,骑士高大的躯护在自己生前,所有的蛛丝仿佛被什么利刃斩断一样。

    “可恶!是敌人吗。”赶过来的希斯卡看见巨大的蜘蛛,立刻用枪击。

    巨大的蜘蛛很灵活的躲过了希斯卡的攻击,顺便还吐出蛛丝把希斯卡绑在了树上。

    “要小心这个蜘蛛的吐丝攻击。”骑士看着被绑住的希斯卡,小心的提醒她。

    你一定是故意的这样说的,骑士君。

    “混蛋!为什么不早说啊!”希斯卡对着骑士大叫。

    一道闪光,希斯卡上的蛛丝全部都被斩断。

    “这是圣战天使,可是雷达上没有反应,人造天使!?”希斯卡手上拿着某个仪器。

    “希斯卡帮我照顾好蕾。”骑士把蕾推入希斯卡的怀里。

    “尤…..”蕾担心的看着骑士。

    “这就是使用者吗?真有型啊。”两个女人的虚影出现在蜘蛛旁边“但是,好像是一个笨蛋。”

    真的吗?为自己的自大无知付出代价吧。

    两只蜘蛛腿被骑士用手硬生生的斩了下来。

    “怎么可能!”蜘蛛女难以置信叫了起来“你简直就是一个怪物!”

    骑士没有任何回答,只是用行动来证明他现在的心

    他的心很不愉快。

    巨大的蜘蛛立刻跳出了骑士的攻击范围,她们原来站的地方被出现了一个半径3米深1米的大坑。

    蜘蛛女看着大坑冷汗连连,如果晚一步的话……..

    “什么时候?!”蜘蛛女看见骑士出现在她们的正上方,立刻打开了体上的某个部位。

    “太卑鄙了!用自己的同契者当盾牌!”希斯卡大声指指责。

    “对我们来说,同契者是为战斗而存在的,不论换多少次都行,这和………”

    一瞬间,被她们挟持来的强盗头目变成血末飘散在空气当中,同时自己的同契体也撕扯成两半了。

    “为…….什么……”蜘蛛女瞪着眼睛看着手中滴血的骑士。

    “挡住我的顽石直接踢开就行,是敌人就要给予毁灭。”

    骑士的记录五十二:

    这就是我的骑士道。

重要声明:小说《骑士的旅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