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不是人类

    “重力反转。”

    红色的波动从骑士的脚下扩散开来,急剧下降的速度变得缓慢。

    “着陆完成……”抱在怀抱里的蕾被骑士放了下来“有没有什么不适应,蕾。”

    毕竟从急速状态中突然退出,与与理对体都是重大的负担。

    “只是有一点头晕,休息一下就可以了。”蕾摇晃着可的脑袋,貌似处于晕眩状态中。

    “是吗……”骑士揉了揉蕾的脑袋“那么我们就休息一下,如果有什么不适就自己告诉我。”

    蕾点了点头,接着就跑到不远处的水塘边休息了。

    骑士看着渐渐远去的蕾,随即便找了一个可以目测到她的地方坐下。

    那么……就让我好好看看到底是什么系统让弄的我这么狼狈吧。

    检测开始。

    10%......

    30%......

    50%......

    70%......

    90%......

    100%.....

    检测完毕!

    由神秘文字谱写的数据流以极快的速度从骑士眼前流过。

    数据的容量超乎想象的庞大,以骑士夸克级这种超级夸张的计算速度也整整浏览了数十分钟。

    读取完资料的骑士久久不曾说话,只是目光凝视遥远的天外,企图寻找到自己曾经熟悉的东西。

    “尤?”蕾疑惑的脸庞出现在眼前,挡住了骑士的视线。

    “有什么事吗?”骑士淡淡的开口。

    蕾也如同骑士一样凝视遥远的天外“天空的尽头有尤想去的地方吗?”

    “有,那是对我无比重要的地方。”骑士伸出一只手把天空紧紧握住“那是我的出生地,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哪里开始的,虽然恶劣的记忆比比皆是,但是却有无法磨灭的温柔,一块名为尤科特拉希尔的大地。”

    “但是…….”骑士松开了紧握的拳头“也是我最大的遗憾。”

    蕾可以很明显感到骑士上散发着一种名为哀伤的淡淡气息。

    骑士仿佛看穿了蕾心中所想,用冰凉的手掌抚摸着蕾的额头,用来冲淡这种绪:“那么…..蕾有想去的地方吗?”

    “迪鲁庭园。”蕾抬头望着蓝色的天空“那座安宁之园,在天空中,隐匿在云彩之中,不见庭园,有似于无,无似于有,沐浴着金色的光芒,众物安宁,孕育新的财富,一切之本源。”

    “那就去吧,按照你自己心中所想。”骑士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高大的姿如同连接天地的支柱一般。

    “吾在此宣誓,无论吾之君主所想之事,善良与否,邪恶与否,吾定将长伴其左右。”神圣的刻印出现在两人脚下,古老的神文建立起主从二人的联系“君主蕾芙丽?梅札兰斯其想法,将是吾以后的行动准则。”

    蕾怔怔看着骑士伸出来的右手,然后回应了一个浅浅的微笑“谢谢你,骑士尤伦纳斯先生。”

    就在蕾握住坚硬冰冷右手的同时,青色的光芒包裹着骑士,淡淡光华洗净了外表的伪装,从未展露的真颜暴露在清鲜的空气中。

    “那我们就出发吧。”冷冽的声音从一位英俊男子空中传出。

    苍青色长发随风飘舞,冰蓝的双眼点缀着点点星光,一袭黑色的风衣衬托出主人冷静淡漠。

    此时此刻,骑士终于变成完整的了。

    新置入的系统名为“人类补完”,最终骑士们的必要存在着。这个系统并不是用来战斗的,但是它的作用却比战斗更加珍贵,有了它最终骑士们就可以从一个冰冷的机械变成活生生的人类,其开发难度仅此于制造最终骑士。

    当初在制造第十二最终骑士的时候,纯粹是为了对付亚里士多德,这个系统就被尤伦纳斯的制作者放在计划之外,毕竟战争结束后尤伦纳斯的封印是既定事项,搭载这个系统还不如搭载更为强大的战斗系统,而且制作尤伦纳斯的少女也无法狠下心来,因为她知道骑士们面临着什么样战争,即使濒临死亡骑士们也依然对她微笑着,所以她不敢面对那同样的笑容………

    于是,她剥夺了骑士的感,骑士的笑容,骑士的???人之

    可以说“人类补完”这个系统,根本就无法和骑士共存,为了让全适应这个系统,需要从内部抽取巨大的能量用来改造,以至于骑士陷入了种种窘境,而且这个系统还是一个残缺品,需要骑士一步步来完善,现在仅仅只能制造……一副皮囊而已。即使划破皮肤也不会流出鲜血,因为皮肤下面依然是冰冷的机械………

    「但是,这样就足够了,因为现在的我拥有“希望”,不在是那个只会战斗的怪物了,总有一天……..」

    “不,你说错了。”希斯卡元气的声音打断了骑士的思考。

    “和我们一起会天使守护队吧。”希斯卡带着龙威和奇雅站在蕾的后面。

    “额…..”希斯卡突然一脸茫然的看着骑士“请问你是哪位?”

    骑士不知道什么时候拿出了一副眼镜戴在了脸上。

    “阁下还真是健忘啊…..”骑士推了推了眼镜,镜面反光看不清骑士神

    哇!要黑了!要黑了!要黑了!骑士君要黑了!!!

    “不久前我们双方才见过面,我本以为阁下的生命力和智商成正比。但是,没想到是成反比,就像某种生物一样。”

    “龙威…….”希斯卡拉了拉龙威,悄悄的问“他说的生物是什么啊?”

    “前辈…….”龙威满头黑线的看着希斯卡。

    “那个某种生物,我们叫蟑螂,通俗一点就是小强。

    ―尤伦纳斯留”

    不知道什么时候希斯卡手上又出现了一张纸条,并且她还很认真的读了出来。

    龙威头上的黑线多的几乎看不清了。

    “诶?”希斯卡拿着纸条,俨然一副不明真相的观众一样。

    “啊!!!原来是那个混蛋啊!!”希斯卡手上的纸条已经没事尸骨无存,类似大型爬行动物的吼叫惊飞方圆十里内树上安息的小鸟们。

    “那个混蛋在哪里,这次一定要宰了他!!”名为枪的凶器,已经上膛完毕,随时随地都可以杀人灭口了。

    “就在你读哪张纸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走远了。”奇雅指了指骑士和蕾离去的方向。

    怀中抱着熟睡的蕾,骑士一人漫步在安静的林间,突然听到后面传来吵吵闹闹的声音,一些恶毒的字眼传入了耳里,比如宰了啊!,还有宰了啊!或者宰了啊!抑或者宰了啊!

    等等等等……….

    希斯卡已经神志不清了,虚空中某意志感叹。

    “虽然,我个人对你是否寻仇感兴趣,但是请你能不能不要影响他人。”骑士一脸淡漠的指责追上来的希斯卡“而且,我个人觉得寻仇这种事不要说出来,要在暗地里进行,假如借助某些手法可以更快目的,比如,趁着目标在睡梦中,涂上只要一点就可以污染湖泊的强烈剧毒攻击目标的致命部位;或者,用足以毒杀5000前头牛羊的毒药放入对方的饭菜里,当然不要忘了消除证据,事后把目标的尸体绑上5000公斤的巨石并且绑住手脚沉入零下数十度的深海里。假如作案期间出现目击者,个人觉得灭口是最合适,至于方法可以参考以上种种,如果目击者和自己的关系亲密,那么我建议喂对方喝下足以忘记一切的药水,然后用布满约3寸长铁钉的木棒直击后脑,可以造成暂时失忆。”

    骑士对面三个人已经被骑士这番言论?的??无比了,他们敢发誓这是他们这一辈子遇到过最?的事,并且他们还可以很自豪的说,我以后再也不会被?到了。

    “以上是我个人的意见,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在我这里购买,鉴于我们双方见过几次面的分上,我就按进口价买给你们。”骑士还很严肃的做了一次总结,顺带还打了一个广告。

    希斯卡的脸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为什么我很想吐槽啊!吐槽点太多了吧!用布满3寸长铁钉的木棒直击后脑,我看除了失忆外还会失去脑浆吧!还有什么叫进口价啊!难道这些东西还可以去什么地方进口吗?!这太不可思议了吧!你这么想我吐槽吗!你是故意的吗?你难道是故意的吗?你敢肯定你不是故意的吗?

    其实为编外的我很想狠狠说一句,认真你就输了!!!!

    咕咕~~~

    肚子的交响乐让希斯卡几个人从该不该吐槽这个无限??的循环中清醒过来。

    希斯卡发誓绝对不会在和骑士纠缠下去,否则总有一天会??不能自拔的。

    “啊!不行了!我肚子饿了肚子饿了肚子饿了!”奇雅抱着脑袋大闹起来。

    “马上就要到了,奇雅。”龙威在旁边细声的毫不确定安慰“也许不过多久就能到城镇或村庄了。”

    “多久是多会啊!几时几分几秒,有几个饭团可以吃。”奇雅凶恶的摇晃着龙威的衣领。

    “那个我不知道拉。”为什么还是这种不确定的答案呢?龙威~~~

    “那就不要随便说说啊,TAT~~~”看见没有,龙威你把人家弄哭了。

    “现在可是要静静忍耐的时候啊,奇雅,到了地方后我就让你尽吃个够,我们从总部带来的钱足够…….”希斯卡心想来点正常的对话来减轻那种??感觉,而且有那么多钱还可以好好享受一下生活。

    呀呀,我认为这也并不是正常的对话~~~

    “都没了……”龙威挂着苦笑,打破希斯卡的幻想。

    “我们从总部带来的钱足够……”

    “我说都没了。”

    希斯卡直愣愣的看着龙威。

    “你们的钱放在飞机上,一起烧了…..

    ―尤伦纳斯留”

    “这种事你不要说出来啊!!TAT~~~”希斯卡泪流满面,摇晃着龙威。

    “前辈…….”龙威脸色发青“我快不行了…….”

    “我的钱啊……”希斯卡成OTZ状倒在地上。

    已经饿的神志不清的奇雅一边高喊“烤全猪!”一边凶恶的咬了上去,结果可想而知。

    “既然这样!”奇雅眼露红光,满嘴獠牙,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如果没有钱的话,做强盗什么的就行了!总之我的肚子饿了!”

    骑士抱着蕾不理会这群脑袋秀逗的人,继续踏上了他路程。

    “有人吗,救救我们!”

    一名驾车的农夫带着自己的女儿,脸色惶恐驶向骑士这里。

    农车带着滚滚的尘烟和骑士擦肩而过,一只巨大的怪熊出现在骑士的眼前。

    “那是长尾鬃熊。”希斯卡说出了怪熊的名字。

    但是,这一切对于骑士来说都不重要,如此下的物种,连记住名字的必要都没有。

    怪熊飞一跃扑向抱着蕾的骑士。

    “快躲开啊!”龙威大声呼喊。

    开什么玩笑,我可是骑士!

    空出来的左手在怪熊咬到面前的瞬间死死扣住了喉咙,刚才还不可一世的怪熊现在就像无助的动物一样,不停悲鸣着。

    “碍事的家伙,别挡路。”轻轻扭动手腕,怪熊粗大的喉结脆弱的扭曲起来。

    骑士整个人站在阳光下的影中,重达数百斤的生物如同没有重量一样,单手提在空中,刘海下的蓝色双眼从始至终不曾有任何波动。只是,生物本能中森寒冲刷着脊梁。

    希斯卡咽了咽口水,一个疯狂的想法出现在脑子里

    “这家伙不是人类!”

    骑士的记录五十:

    我拥有了“希望”。

    ――――――――――――――――――――――――――――――――――――――――――――――――――――――――――――――――――――――――――――――

    PS:我很想吐槽…….OTZ。

重要声明:小说《骑士的旅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