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轻抚幽夜 重新启动

    向往天空、接近天空

    在这个只有极少一部分人开始得到飘浮在天空的神秘力量的世界―“庭园”。在那里有一个传说,在天之尽头,云之彼岸的天空中,有黄金之大地存在。在哪里“圣战天使”―一种能够与人类合体,变为最强武器并与人类共同战斗的梦幻种族,存在着。

    不同于命运的安排,一个新的故事就此拉开。

    酷德?万?基鲁艾特,红山猫空贼团的成员之一。自从懂事的时候自己一个人生活,5岁的时候被首领捡回来。个相当顽固又鲁莽而且很容易得意忘形。

    就在刚才酷被红山猫的其他成员强力围观,并且被自己的老大给狠狠数落了一番,忍受不住众人嘲讽的酷德一股脑的冲出了房间。

    酷德一个人一边吐槽一边漫步在走廊上,看来他本人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可是为什么你越往下面说越没有底气列?

    “全是伤心的回忆啊!”一边大叫着一边在走廊上泪奔。

    “啊?是宝物库。”酷德停在了宝物库门口“话说回来,我还没有瞻仰今天的战利品。”

    酷德露出不怀好意笑容,赶在其他人之前先参观一下。

    命运有时候很奇怪,一个小小的举动就可以颠覆你之后的人生。

    本来是该如此的…….但是,命运有时候也无能为力,因为挡在他前面的是一把足以斩断所有的利剑!

    酷德直直盯着眼前的少女,那是对美丽事物痴迷的神

    苍青色的青丝随意散落在旁,翠绿色的瞳孔流露着淡漠的波动,雪白的皮肤在黑暗中散发出晶莹的光芒。

    “那个….”酷德向少女问出了愚蠢的问题“你是活人吗?”

    少女无视酷德的问题,注意力放在仓库的某个角落。

    「这是什么感觉?简直就是…….」

    酷德看见少女没有任何回应一个劲发问。

    对于眼前人类的发问,少女选择了无视,比起自己讨厌的人类,找到这感觉的源头才是最重要的。

    就在这个时候,空艇上的警报响了起来。

    “可恶!”酷德咂舌,直接拉着少女往外跑“跟我来。”

    “啊?!”

    少女在踏出大门的一瞬间捕捉到那个奇怪的源头,一具冰冷的铠甲!

    滴~~~~

    系统重新启动,检测开始。

    黑暗的宝物库里响起了一声微弱的声音,细小的光芒如同黑夜中的萤火清晰明亮。

    检测完成,

    一级武装…….使用可能!

    二级武装…….使用可能!

    三级武装……使用可能!

    魔剑系统……使用不能!

    记忆库100%完好!

    动力系统输出……..极其低下!

    新系统置入!

    系统启动许可。

    视野开启!

    嘟~~~~

    青色的电子眼再一次开启,本已近“死亡”的骑士在另一个世界重新启动了。

    骑士盯着自己的左手,久久不曾说话。

    “菲特,疾风…….”骑士念出了自己思念之人的名字。

    我这是在干什么,骑士自嘲的想着,我的已经不存在她们的记忆里了,这样就行了…..

    骑士握紧自己的左手,送出了最真挚的祝福“希望你们幸福…….”

    筛选记忆,开始清除。

    无法触及的东西就此放弃吧,再见了,我的小主人们。

    此时此刻,骑士的记忆里再也没有关于菲特和疾风两人的故事。

    对她们,对自己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温暖的回忆,沉沦于黑暗的时间里。

    “话说回来……”骑士审视自己“还真是极端状况啊。”

    除了魔剑系统不能使用以外,其余所有的系统全部都在正常,但是能量的输出却被评为“极其低下”,简而言之现在的力量可以忽略不计。

    “还有一件事…….”骑士望了望四周“这是哪里?”

    一颗巨大的汗珠出现在虚空中,某意志明显被骑士君给?到了。

    “哼….”骑士一声冷哼“看来走这边是对的。”

    苍青色的光芒聚集在骑士的左手上“虽然现在的能量很少,但是这种程度的事还是做得出来的。”

    【以太凝霜?极光】

    苍青色的光线破门而出…….

    受重伤的酷德像一块破烂的抹布一样丢在一旁。

    可恶!!!敌人比自己强过太多了!

    蒙面的杀手直接从酷德旁走过,甚至连余光都不曾飘过,自己的双眼里只有眼前被奉为“七煌宝树”的少女。

    眼前一片猩红,红色的血液沁入了视线。

    少年憎恨着自己,明明已经发誓要保护眼前的少女,可是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这便是罪,所有悲剧的源头,名为弱小的原罪。

    少女看着蒙面的杀手一步步靠近自己,淡漠的眸子有一种名为慌张的神,没有同契者的自己,什么都不是……

    很快慌张的神被淡漠所取代。

    这是当然的,自己的价值自己最清楚不过,反正这是我只是人类手中交换的“货物”而已。

    少女心中自嘲的想着。

    即便如此,少女心中还是渴望着改变,改变这一成不变的命运。

    敌人的手已经近在咫尺,少女只是闭上眼睛静静的等待。

    “结束了…..”一声冷漠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

    宛如宣告一样神圣!

    杀手旁边的墙壁毫无征兆爆裂开来。

    少女猛然睁开眼睛,浓浓尘烟挡住自己的视线,即使这样影中的影依然高大矫健,鲜红的盔缨在空中摆动着,昭示着主人的正义。

    骑士的正义是鲜红的,血染的鲜红。

    长久以来养成的直觉使杀手在爆炸前的瞬间就离开了,杀手双眼紧紧盯着浓烟,浓烟后面的真实是…….魔物!

    烟雾渐渐散开。

    墨蓝色的铠甲反出冷冽的寒光,腰间的裙甲勾勒出锋利的刀锋,英武的头盔从双眼处流露出苍青的光芒,额头处刻着XII的标记,右肩臂描绘着大树纹章。

    冷冽的骑士护在少女前,如同天险一般的屏障。

    骑士向前踏出一步,仅仅一步整个空间就充满了肃杀的压迫感。

    杀手当机立断冲下骑士,他有感肯定,等眼前的骑士出手,自己将无生还的可能。

    这是杀手的想法,然而骑士的想法又是另一个。

    这种程度的攻击就让体内的能量临近枯竭,再次使用能量攻击的话,我将因为缺少能量进入休眠状态。

    舍弃炼金弹幕,能量炮击,以及此等级各种作战方式,完全转换成近战冷兵器作战模式。

    杀手的刀刃已经贴近了骑士的口,骑士轻轻移动一下脚步,必杀的一击就被轻而易举的给化解。

    就算此状态如此不佳,其技艺也并非区区人类可以比拟的!

    骑士抓住杀手握刀那只手,轻轻扭动一下,骨骼断裂的声音异常清晰,骑士手呈压掌印在杀手的腹部,眼可见的扭曲出现杀手的腹部,紧接着杀手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飞了出去,钢铁的墙面上出现一个人形的空洞,污秽的血液顺着裂缝一点点流了出来,很显然那个杀手已近死亡了,而且是粉碎骨。

    酷德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骑士,杀手死前的惨叫依然回响在耳边,比怪物更强大!这是酷德对骑士第一看法。

    骑士丢掉手上的半截手臂,这是从杀手上硬生生扯下来的。

    就在这个时候,骑士的探测系统传来信息。

    22个源正在往这里赶来,从反应回来的信息这伙人分为两派,其实一派有两个人,另一派有二十个人。

    两个人的那一方有一个力量非常强大(同契以后的龙威)另一个比之也丝毫不逊色,二十个人那一方虽然没有单个没有他们厉害,但是他们胜在平均其实有几个源发出和那个力量非常强大一样的波动,推测使用的特别的战斗方式来提升力量。

    这下有点麻烦,自己现在的状态可以说自己制造以来最危险的,稍稍动用一下能量就会陷入休眠状态,虽然可以结果他们所有人,但是现在要保护后的少女,变数太大了。

    暂时撤退……..

    撤退对于骑士来说就如同败北一样的存在,但是现在的况容不得骑士稍稍有所迟疑。

    骑士不容分说立刻抱起了少女,准备撤退。

    “晚了吗……”

    就在骑士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名巨大的刀刃迎面斩来,后面跟随的是没有任何准头的枪弹……(不用说,大家都知道是谁吧)

    骑士用手腕挡下了斩击,接力跳出了枪击的范围。

    “你个混蛋,给老娘放开手中的七煌宝树!”一个材的少女(男?)凶神恶煞对着骑士吼道,顺便还送上几百颗莲子羹。

    “希斯卡前辈!冷静!”旁边的金发帅哥立刻拉住了她“这样会误伤七煌宝树的!”

    龙威虽然这样说,但是心里又是另一回事。

    对方轻而易举就挡下了自己的攻击,而且那手腕居然没有损伤,奇雅变得武器又多么大威力自己非常清楚,眼前的人物是强敌!

    “你个变态,我劝你老实把七煌宝树放开,要不然老娘把你打成马蜂窝!”虽然希斯卡停下了手上的攻击,可是语气有往劫匪靠近的趋势。

    不是有,这简直就是劫匪啊!龙威此刻泪流满面。

    从混蛋上升成变态吗?骑士心里认真的想到。

    请不要这么严肃对待这个问题,骑士君,否则菲特会哭的的。虚空中某意志??有神的想到。

    “如果我说不呢。”骑士君不要这么严肃的回答,这样简直完全就是一个真正的变态啊!

    “那……”希斯卡正准备说什么,就在她附近产生了一声巨大爆炸,她整个人眼睛变成蚊香状。

    “前辈!”龙威在希斯卡旁边慌张的叫道。

    “嘛嘛,希斯卡才不会这么容易被干掉的。”龙威后出现一位女的虚影。

    这就是他们战斗的方式吗?骑士把一切看在眼里。通过类似契约的方式,把契约者灵魂姿态变成武器的方式呈现出来,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灵魂,眼前这个金发青年属于内心严谨自律的一类人,厚实的武器包围整个体,同时属于那种太过犹豫不决的人,凡是希望做到最好,且不知有获得就必须会有舍弃。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额!我这是怎么了,这不像我啊…..

    骑士抛弃疑惑,眼前的事态才是紧急事项。

    另外一帮人也冲了进来,没有人任何话语直接冲向骑士。

    骑士放开了少女,抱着少女无法很好的对敌。

    大部分人围在骑士边,少数人缠住龙威,至于希斯卡……..大家为她默哀吧,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阁下!”龙威一边和敌人缠斗一边对着骑士大叫“虽然,不知道阁下是什么,但是眼下的况对我们都没好处,我们两方都处在劣势。”

    骑士默默击退杀手的斩击,弱小的人通常都会抱在一起,想不到不知不觉我也成为这里面的一份子。

    “好吧,我同意。”骑士也不得不妥协“吾名尤伦纳斯。”

    “我叫龙威。”龙威回应道“那边那个是我的前辈叫希斯卡。”

    骑士瞟了一眼希斯卡,还真是一个冒失的人。

    对于龙威他们来说首要的任务是保护七煌宝树的安全,在他看来骑士比这帮人好说话,事后也许有什么转机。

    对于骑士来说,虽然龙威的帮助可有可无,如果他愿意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是活着的,可是要保护后的少女打起来束手束脚,对方也非常卑鄙总是攻击后的少女,虽然骑士明知对方不会真正的伤到她,但是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这是的阳谋。

    “糟糕了!”龙威大叫。

    一个杀手趁着骑士被缠住立刻掳走了少女。

    就在这个发生的瞬间,这名杀手已经首异处,同时倒下的还有包围骑士的五个人,而他们锁定的对象已经不见了。

    “谁也不能动她。”骑士的话语如同极度深寒。

    少女抓住了骑士的手。

    “我不理解,虽然你是个人类,但是你很奇怪”少女翠绿的瞳孔对上骑士苍青的眼神“虽然很奇怪,因为很奇怪……..”

    强大的气流把骑士和少女包围起来,宛如肆虐大海的暴风一样。

    “你们等一下啊,若是同契了话!”被气流吹醒的希斯卡立刻大叫。

    「幽暗黑夜伴我前行」

    「荣光照耀天之原野」

    「光明满载紧紧包围」

    「与我同在相生相

    「互结契约气息相应」

    「缠绕着飞扬之风」

    「与我同在无论何地」

    「血红之心缠绕风中」

    「互结契约」

    如同直视太阳一样刺眼的光芒,充斥着整个空间,每个人都不敢直视其光辉,混乱的大气形成一道道风刃肆虐着四周的墙壁,光滑的切痕散布在开来。

    每个人此时都只有一个想法―这是何等的强大!

    “试问,汝是我的master吗?”

    “是的……”

    “吾以最强骑士尤伦纳斯之名,于此契约成立!”

    骑士的记录四十八:

    这是新的开始……..

    ――――――――――――――――――――――――――――――――――――――――――――――――――――――――――――――――――――――――

    PS:不知不觉这章写了4000+,?(???)?。

    PS2:因?某人的建?,以後都要?每章取名字,?(???)?不能偷?了。

    PS3:因?某?人的怨念,酷………….我不想说什么了,你自求多福吧~~~

    PS4:诸君,我喜欢票票,有了票票,我才有动力,或者评论也行。用票票或者评论砸死我吧!

重要声明:小说《骑士的旅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