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天空之翼(十三)

    骑士瞬移到少年后面。

    “游戏结束了,【神拳?碎界】。”

    大地被龟裂开来,蓝色的光芒冲天而起。

    宛如天崩地裂,视野一片混沌。

    初音和巡音因为结界的守护上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可是精神上就不是这样了。

    她们认知的世界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被颠覆,人类可以发挥出这样的力量,仅仅受到两个人的战斗余波鸣海市消失不见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骗人的…….吧!”巡音大声的叫道。

    “这就是真实,这就是魔法。”骑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战斗结束了,整个结界消失不见。

    巡音和初音慢慢的靠近骑士,恐惧感油然而生,仿佛骑士不是人类而是恐怖的杀人兽。

    骑士头轻轻动了一下,眼角的余光看着2名少女,细微的动作谁也没注意到。

    前来的刺客少年,正奄奄一息的躺在骑士的脚下,体轻微的浮动证明他还活着,但是离死期也不远了。

    腹部被黑枪贯穿,硬深深的吃了一击骑士的必杀,全的骨骼粉碎,体内的内脏全部变成泥,还活着简直是个奇迹。

    “让你死掉,可是很麻烦的。”骑士把少年平方在地上“我还有报没有获得。”

    温柔的绿色光膜轻轻包裹着少年,一点一滴治愈着惨重的伤痕。

    骑士在最后手下留,不是因为慈悲,对于骑士来说敌人就是毁灭的代名词,仅仅是为了获得重要的报,只要没死就够了,不论任何程度的重伤在骑士眼里都是一样的。

    “尤伦纳斯先生………”靠近骑士的初音看着少年的惨样咽了咽口水“这个人……会死吗?”

    说出这个字的时候,初音感觉胃里不停的翻腾,充满了呕吐感。

    “放心吧,我想救得人,没有的死亡这一说法。”

    呼~~~

    初音吸了口气,手放在口抚摸。

    救人是一件伟大的事,不论敌我,还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但拯救生命这一事实却无法反驳,可是却有人想妨碍骑士。

    虚空中突然出现一个带着面具的男子,放出凌厉的光束向毫无力量的初音和巡音攻击。

    “哼,不自量力。”骑士的语气冷酷森然,散发出来的杀意把周围的空间染成暗红色。

    凌厉的光束被骑士单手接住。

    “我说过这是不自量力。”

    偷袭重伤少年的面具男被骑士掐出了脖子。

    咔~咔~

    骨骼与骨骼摩擦的声音,在灰色的空间里不断的响起,空中的面具男不断加强魔力的输出,想借此来拯救另一个人。

    非常可惜,单手接着攻击的骑士根本连脚步都没有移动,面具男的攻击……..无效!!!

    咔嚓~!!

    脖子断掉的声音异常响亮,沉的空间里不断回响。

    “啊!!!”空中的家伙怒吼着,魔力仿佛不要钱的输出,明亮的光束粗了3倍,光束变为光柱。

    愤怒的杀意透过攻击轰击在骑士上,巨大的光芒淹没了骑士的影。

    本来疯狂的攻击哑然停止,同时冷酷平淡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说过这是…….没用的!”

    手上、脚上充满了强大的电流,肢体不再受控制,麻痹感遍布全

    骑士的缓缓抬起右手“目标锁定,杀之。”

    蓝色的光柱埋葬面具男的影,弹道上没有任何遗留的东西,连灰尘都蒸发干净了。

    攻击还远远没有结束,光柱毫无阻拦的向前推进,直到被天空中的结界给阻拦,可是再强力的结界都有破碎的时候,何况这结界面对的是是破坏神尤伦纳斯的攻击。

    砰~~~

    没有悬疑,没有停顿,结界像玻璃一样的碎掉了,破碎的镜片掉落在地面上化为点点光粒。

    3人又回到了原来的世界,天空是还是天空,街道还是街道,只是没有任何人在而已。

    骑士转头看着呕吐的少女们,刚才的场景对于她们来说太猎奇血腥了,魔法的存在或许可以接受,但是那种程度的虐杀场景,实在是接受不了。

    骑士的铁手覆盖着温暖的光芒,慢慢靠近初音和巡音想为她们缓解痛苦。初音和巡音下意识的躲避起来,即使那手上的光芒令人无比渴望。

    骑士的手慢慢的收了回来,躯直立起来。

    “对不起,让你们受惊了。”骑士转过子“再见了,初音、巡音。”

    初音意识到自己的动作对骑士而言是多么大的伤害,立即解释起来,可是留个自己的只是漫天飞舞的黑色羽毛。

    鸣海市,夜晚0:00骑士与初音、巡音分别开来。

    骑士缓缓的降落在疾风邸的庭院里,落在地面的骑士静静的站着,眼神凝望着2楼的某个房间,良久踏出了自己的步子。

    骑士打开主卧的房门。

    “尤伦纳斯下…….”希格诺看见骑士进来立刻出声。

    “嘘。”

    希格诺感到嘴唇上传来阵阵凉意,骑士冰冷的手指抵住自己的嘴唇。亲昵的动作让希格诺脸颊微红。

    “恩。”上的疾风皱着眉头,不安稳的动了起来,在梦中似乎遇到什么不称心的事。

    骑士轻轻把疾风露在外面的手放进棉被,为疾风和维塔盖好被子。

    转眼间,疾风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紧紧搂住睡在旁边的维塔。

    “希格诺,我们去外面说。”骑士的声音很轻微,却可以很清楚的听见。

    “恩。”希格诺轻轻的点头。

    “尤伦纳斯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么晚才回来,我刚才感到2股巨大的魔力反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跟着骑士离开主卧的希格诺立刻把所有的疑问说了出来。

    “事是这样的…….”骑士慢慢的述说着今晚所发生的事件。

    希格诺静静的听完了骑士所描述的一切。

    “这么说来,你被人盯上了。”希格诺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呵。”骑士轻笑“这也是必然的,因为我成为了某些人达成目的的障碍,要是我的话也当然会排除。”

    “什么目的?!”希格诺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封印或者夺得夜天之书。”骑士一字一句的说出来。

    “什么!不可能!除了主人疾风以外,没有人能纵夜天之书!”希格诺激动地说道。

    “安静。”骑士抵住希格诺的嘴唇“听我解释。”

    希格诺的脸又一次红了起来,显然很不习惯这种亲昵的动作。

    “夜天之书,这是她的本名,而外人则称呼为暗之书。”希格诺点头,在没有遇到骑士之前她们都是这样称呼的。“因为某个魔导师的关系,夜天之书的系统遭到篡改,所有的系统遭到严重的破坏,你们风云骑士的记忆出现遗失,充分证明了这一事实。”骑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而其中最为恶劣的一点就是,在觉醒的瞬间,夜天之书,不,称呼暗之书也许贴切些,吞噬主人的生命当做魔力疯狂的破坏一切,直到主人死亡为止。”

    “什么!!!不可能,我没有这种记忆……”希格诺说着说着连自己都无法说服,模糊的片段出现在脑子里。

    “这就是被篡改的证明,你们关于暗之书的一切事实将会封印起来。”骑士安抚激动地希格诺。

    “暗之书的每一次暴走必定是一场灾难,而对我进行攻击的人,在过去的某个时间里肯定与暗之书结下了深厚的因缘,当然是负面的。”骑士的目光看向二楼“而这一次,那个人找到了暗之书的新主人,也就是疾风,想执行某个计划,封印或者夺得暗之书。对于夺得我认为的可能很小,但没有任何报之前不排除这项可能,至于封印这个时代的科技来说,只有永久冰封才有可能杜绝暗之书的转生系统,就是说在疾风觉醒开始的一段时间内,把疾风整个人冰封起来然后放逐到次元的夹缝里。”说道这里,希格诺握紧了拳头,愤怒的颜色表现在脸上。

    骑士指着自己“而我成为了他计划中的不必要因素,足以颠覆一切的外来者,所以才要对我进行排除。但是,他们唯一错误就是以他们的世界观来衡量我的力量。”

    骑士的右手紧紧篡住天空的明月。

    “没有人能在我眼下,夺走疾风的任何东西。”

    希格诺看着这个外来的骑士,心里充满了无法言语的感,有嫉妒、有敬佩、有感谢亦或者有依赖?至少现在希格诺无法给出答案,但能肯定的一点,他……是绝对不会伤害疾风的,这就足够了。

    希格诺笑着摇了摇头,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骑士近在咫尺。

    “希格诺,你的脸色不好,轻微食物中毒的迹象。”

    “唔….”没有任何准备的希格诺被吓到了,或许害羞更贴切。

    “是吗,原来如此。”希格诺把中午众人的遭遇讲个骑士听,要不是晚饭有疾风在的话……不敢想象。

    “等着,我去弄些食物给你吃。”骑士转向厨房走去。

    “尤伦纳斯下…….疾风很担心。”希格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这样一句话。

    骑士的脚步停了下来。

    “是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许……

    “谢谢你,希格诺。”骑士很少见的向人道谢“还有以后直接叫我名字就可以了。”

    “不用谢,尤伦纳斯。”

    骑士的记录二十三:

    所有的计划,将要开始执行……….

    元历023

    ――――――――――――――――――――――――――――――――――――

    PS:让骑士带个疾风幸福。

    PS2:求书评啊~!!!求票票~!!

    PS3:书评区有投票,大家快去投一票给我宝贵的意见!!XD

    PS4:偶可是很萌希格诺这样的御姐滴~~!!!(^o^)/

    PS5:想欢乐的吐槽吗,想认识更多的禽兽吗,如果是还犹豫什么,打开你的QQ查找号码49264849,对加入我们吧,再重复一遍号码为49264849。加入“大东亚骑士君共萌圈”

    [[[CP|W:285|H:370|A:L]]]

重要声明:小说《骑士的旅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