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沉眠的刹那(十八)

    骑士转过躯,看见了……………

    “菲特…..小姐。”

    金发的影,出现在骑士的面前。

    这瞬间骑士的眼里只有菲特一人而已,跟着来的奈叶,克罗诺,艾尔芙,尤诺,全部都在视线之外。

    “为什么要来。”骑士侧着子问着,话对着所有人说的,但是真正在乎的却只有菲特这一人。

    “我说过不要打扰我………..不怕我像杀那个人类一样,杀掉你们吗。”骑士的气息冷酷,语言充满杀意。

    “什么!你个该死的家伙,杀了埃尔迪斯,还这么嚣张!”克罗诺愤怒的咆哮。

    包括奈叶在内所有人都露出愤怒的表,埃尔迪斯的阳光给舰上的每个人都带来了欢乐,那个像大哥哥一样的人,就被眼前的机器给杀掉了,如何不叫他们愤怒。

    但是,菲特却表现的非常平静,在骑士面前失去冷静只会死得越快。

    菲特只是做出战斗姿势。

    “我要去见见妈妈,能让我过去吗,尤伦纳斯先生。”菲特坚定不移的说道。

    骑士沉默不语,时间一点点流逝,每个人都感觉空间异常沉重,每个的呼吸都如同止了一样。

    “是吗,但是我不会让你们过去,即使是菲特小姐也不行,我的职责就是守护这里,而且菲特小姐你现在只是个背叛者而已。”骑士冷寂的话语,毫无感

    菲特的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细小的波动谁也没察觉,除了一直注视她的骑士。

    “什么!你个混蛋!明明是你把菲特先当祭品看待的,有什么资格说菲特是背叛者!要说背叛者的话,是你这个没感的东西而已!”艾尔芙仇恨的望着骑士。

    “这是当然的结果,对机器抱有希望是你们的无知,机器只要执行命令就可以。不像你们这些有血有的人类,一个人是孤独时会感到害怕,即便是单个的个体我们也能活下去。需要相互理解,相互依靠,相互共存的是你们人类!不是我们机器。

    同样,战场上人类会害怕,会畏惧,被恐惧所支配。因为自己的可以背叛自己的君主,为生存下去可以自相残杀,可以妄义而为抗拒上面来自的命令,不是有句话‘将在外,军令有所不为’,或许是况而定,有好、有坏,可是在我们眼里没有什么区别。

    战场上我们不知畏惧,不会害怕,恐惧亦为何物,我们也完全不必了解。比起人类我们更理智,没有自私这种想法,完成命令亦可。

    受损后只要修复就可以,修复不能就换下坏掉的部件。失去了作用,废弃掉就可以。这就是你们人类对待我们的态度,有用留下,没用废弃。

    这就是你们人类所赋予我们机器的世界,这就是你们人类所赋予我们的道德观,这就是你们人类所赋予我们机器的所有一切,事到如今,再说什么有何用处!!”

    骑士停顿了一下

    “没有感,不是你们人类所希望的吗?”

    静,没有声音的静,连空间都停止住。没有人能反驳骑士的话,“试问,一个自己熟悉的人和自己长用的魔导器,两个中选择一个,放弃一个,会有人选魔导器吗?”

    没有,绝对没有。魔导器没有的可以再制造,重新开始培养,自己熟悉的人没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骑士和魔导器,虽然大大不一样,但是本质在他们眼里还是机器,如果有工艺的话,可以再造一个骑士。这就是机器与生命的差距。

    一席话,勾起了骑士的回忆。

    在尤克特拉希尔的时候,当人们知道自己没有人之时,没有任何犹豫,就决定战争之后封印,自己的力量过于强大,一旦失控不受控制,带来的毁灭绝对不是灾难二字可以形容的。此的意义只有战斗,封印的事没有任何想法,自我的封印是为了不让故乡的人们,活在时刻的威胁中。只是,每当提起时,她总会向自己哭诉…………..对不起。

    菲特坚定的心,此时此刻,如同汹涌的大海,摇摆不定,如果变成那样,我会怎么样选择……

    “哼。”骑士冷哼一声。

    看着菲特动摇的模样,骑士内心充满的愤怒。为什么你还要来,看见你的瞬间,我抱有希望,问出问题的时候,我希望你可以回答,即使不是我想要的答案,也不愿意看见这种摇摆不定的样子。

    我已经斩断了因缘,为什么要出现,只希望你可是幸福,你现在又可以依靠的人,不在是我这个机器,即使会痛苦,也会被时间的流逝而磨灭,到时也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

    我为你物色可以依靠的人,与你划清界限。现在,你却站在我面前,却无法回到我的问题………

    你把我所做一切到底当成什么!!!

    “吾辈,手中利刃说明一切,规矩如同往常一样,能伤到我就让你们过去,不管你们多少人一起来。”

    “什么?!伤到你,你现在只有AAA+的魔力,说话如此狂妄。”克罗诺对骑士的狂妄充满了不屑。

    “人类小鬼,这不是狂妄,而是……..”骑士单手空挥,空气震动,一柄漆黑的铁枪握在手中“而是……….事实。”

    唔…………….

    每个人都在颤抖,源于内心的恐怖,无法战胜的敌人,无敌的战神。

    菲特的感受最深,当骑士手中握着武器的瞬间,已经变了,骑士之前的战斗没有手握任何兵刃,空手搏击,现在骑士动了真格,攻击化为必杀,每一击将不会手下留。即便手握的只是一柄单纯用铁元素构成的铁枪。

    骑士一枪横扫,没有攻击当任何人,形成的风压,把每个人都吹倒在地。

    “好好体会下,这不可逾越的鸿沟。”

    骑士首先冲到克罗诺的面前,铁枪向刺向口刺去。

    克罗诺感觉,此刻被死亡盯上一样,为执政官的自己不是一次两次面对死亡的威胁,可是现在只能看着长枪口。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会饮恨在一个简单的攻击下!给我的动啊!!

    克罗诺体移动躲开了攻击的路线,躲过去了,克罗诺庆幸。

    突然,骑士的铁枪加速。

    螺旋枪杀,克罗诺躲过了心脏却都不开铁枪。

    啊~~~

    整个肩膀被刺穿,克罗诺发出痛苦的叫声。

    仅仅是刺穿还不够,整个人被骑士提起来转砸下地面。

    轰~~

    地面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坑里面的克罗诺生死不明。

    听见惨叫反应过来的众人,看见时一切都晚了。

    骑士拄着长枪站在大坑中间,脚下是重伤昏迷的克罗诺,凄惨的模样,让人不忍看下去。

    “克罗诺!!艾米快传送!”屏幕的后的琳蒂大声叫道,眼里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下来。

    “是的!”而艾米没有琳蒂的定力,已经哭成了泪人。

    克罗诺体下面出现一个魔法阵。

    骑士用枪震击地面,魔法阵立刻化为光粒消失。

    “这就是无视我警告的代价。没有人从这里出去,除非打败我。”

    骑士用铁枪指着每个人。

    “下一个是谁?或者一起上。”

    每个人都畏惧不已。

    …………………………………….

    战斗历时10分钟。

    2分钟时,尤诺被骑士砸进墙面……..

    5分钟时,艾尔芙被骑士钉在天花板上…………

    8分钟时,奈叶受到攻击现在行动不能………..

    10分钟时,菲特被入绝境………..

    菲特疲惫的盯着骑士,战斗的景完全是一边倒,自己这方的人一直都在逃避骑士的攻击,出手的机会少的可怜。

    不管哪个方面都差骑士太多,即使现在同样是AAA+也不能战胜骑士。意志,觉悟,还是技巧都相差太多,体力都用来逃避了。

    “真是相似的画面,就如同那次测试一样,一直在逃,我所教你的一切都是用来逃跑的。只是,这次人数多了一些。”

    骑士的枪尖抵住菲特的咽喉。

    “这次没有机会了,菲特?泰斯特罗莎。”

    菲特直直的看着手握铁枪的影,眼神中全是骑士的影子。

    “有什么遗言,我可以帮你传达。”骑士平静的语气,宣判菲特的死亡宣言。

    菲特神恍惚,骑士跟她在一起的时间,一点一滴的出现在眼前。

    “对不起………”菲特低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又是这句话,你们除了会对我说对不起以外还会说什么!

    骑士长枪横扫,菲特的脖子鲜血飞溅。

    菲特!!!

    清醒过来的人们,看见骑士的动作和空中飞溅的鲜血,全部都大声的吼叫出来。

    骑士手中长枪所指的地方开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口,周围的空气的爆炸开来。

    空气中飘散着血液的芬芳,鲜艳的红色溅在冰冷的地面,让空间都温暖起来。

    黑色的铁枪滴着流动的液体,

    滴~~

    滴~~

    滴~~

    天地间,此时此刻只有水滴落在地面的声音和几人发出吼叫的回音。

    “不要跟我讲什么对不起,这是我最讨厌的东西。没有人能和我讲对不起,你们不能补偿我失去的东西。”

    骑士的语气冷酷千年冰,却给人如同地狱烈火般的炙,充满了令人灼痛的愤怒之意。

    骑士的记录十八:

    不要对我说“对不起”!三个字!!!

    是否记录,Yes/No

    Yes

    元历018

    ――――――――――――――――――――――――――――――――――――――――――――――――――――――――――――――――――――――――

    PS:对于各位的表我很期待!!XD

    PS2:跪求书评啊~!!!

    PS3:想欢乐的吐槽吗,想认识更多的禽兽吗,如果是还犹豫什么,打开你的QQ查找号码49264849,对加入我们吧,再重复一遍号码为49264849。加入“大东亚骑士君共萌圈”吧。

重要声明:小说《骑士的旅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