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沉眠的刹那(十五)

    “啧,数量太多了。”艾尔诺斯咂舌。

    “有时间,抱怨还不如想想办法。”赫耳墨斯挥手风刃天袭对面的敌人全部切成碎片。

    “这样下去,我们会越来越不利,敌人的数量足以拖垮我们。”尤伦纳斯边都是黑色的灰烬。

    在三位骑士出现的瞬间,树形的亚里士多德就召集了星球上的全部分对他们进行围剿。

    “或许我们况更糟糕,看地面上。”赫耳墨斯神严重。

    从亚里士多德的上落下无数的孢子,这些孢子落在地面上,几秒时间内就变成分,加入战团。

    “哼。”艾尔诺斯冷哼,天火焚天,千里焦土。

    大地被火焰烧干,地面上无一生还。即便这样,亚里士多德上落下的孢子成倍的增长。

    尤伦纳斯阻止了,准备再次攻击艾尔诺斯“我有计划,不要浪费在这种没用的地方,为我打开空间,1000公里内,没有任何东西。”

    尤伦纳斯也不管两人的回答,就开始吟唱咒文了。

    “还真真是麻烦。”艾尔诺斯嘴角上翘,嗜血无比。

    赫耳墨斯单眼睁开。

    【判罚?不忠者之炎】

    朱红的火焰飞舞在艾尔诺斯的周围,一束束火花结成巨型的炎球。巨大朱红十字架冲天而起,给予残酷的审判,毁灭星球,虐杀生命,亚里士多德无法饶恕的判罚。

    大地被染红,鲜艳的朱红色。

    【三千六百?神观之眼】

    赫耳墨斯的背后三千六百只神眼开眼,赋予看穿万物真实,作为观察者没有任何虚假的东西可以躲过。绿色的激光,扫天际。

    天空被沁绿,明朗的青绿色。

    咒文是钥匙,打开世界盒子的钥匙。骑士们的力量,足以绕过开锁这个程序,直接拿出盒子里的东西。但是,也有不得不用钥匙开锁的时候,解开封印的自己。

    「若汝刻画历史,吾则追溯历史」

    「若汝追溯历史,吾则刻画历史」

    「循环,循环,直到无常之数终结」

    「吾为历史,汝为钟摆」

    「重复因果的轮回」

    【死亡空间?无限回廊】

    乾坤和一,墨蓝色的空间支配着世界。

    《尤克特拉希尔史诗―判罚之火,洞察之风,寂灭之雷》

    失败品,复制体,骑士到底在说些什么。菲特一个劲的否定,无法承认。

    骑士的话比现在这种无法放抗的状态更令人绝望,菲特抱有一丝希望,骑士告诉她这不是真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说自己是复制体,但是,只要听到这几个字,一股如同泥沼的黑暗就会把自己拉入深渊。

    骑士并没有纠结在这个话题上

    “菲特小姐,无法下手,你的器量也只是如此”骑士语气冷酷“对你抱有期望,这是我的失格,你动了手的话,我就会自己出手填补祭品不足的原因。现在,失败的你也只有成为祭品的资格了。”

    祭品!什么东西的祭品,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

    菲特眼泪沿着眼角流下,自己的信赖被背叛,除了妈妈和艾尔芙唯一依赖的对象,要把自己当成祭品,黑暗笼罩着菲特的内心。

    “唔。”骑士看见菲特的眼泪,一瞬间出现了动摇。为什么我的动力炉会颤抖,损失的记忆居然重合起来。

    即便如此,骑士也没有停止自己的行动。

    “还有一个祭品。”

    虚空一握,被击飞出去的奈叶,出现在骑士的另一个手上。

    奈叶,菲特两人被骑士掐住柔嫩的脖子。

    “菲…..菲特。”奈叶看着菲特艰难的叫出名字。

    菲特也用眼神回应了奈叶,眼角的眼泪一滴滴滑下来。

    奈叶用自己右手去牵菲特的左手,想借此安慰菲特。

    在手快碰到的瞬间,奈叶的手又垂了下去,骑士铁手传来的力道,成了隔绝她们的无限鸿沟。

    唔….

    奈叶和菲特发出悲鸣,两个人的意识快要模糊。

    “你们的‘以太内心’将成为我打开‘境界’的最高祭品。”

    一张虚幻的魔像,魔像散发出来的气体包围着两个人的周围。

    奈叶和菲特感觉自己的内心即将夺走,凶手就是面前的魔像。

    妈妈,爸爸,姐姐,哥哥,尤诺,大家,对不起。

    艾尔芙,妈妈,对不起。

    “汰!!!!”

    一道重斩,砍向骑士的双手。

    骑士立刻放弃噬心的仪式,收回双手,瞬移到100米外。

    刚刚离开,三道攻击就落在骑士之前的所在。

    “你这个家伙就没有一点对LOLI的吗!!混蛋!!”蓝天傲看着两人的状况,愤怒无比。

    “哼。”埃尔迪斯视线冰冷,骑士的做法与他行事准则格格不入。

    李月则把两人抱在怀里,沉的脸说明她的心十分不好。

    “你涉嫌和时空管理局S级通缉犯普雷西亚?泰斯特罗莎为谋,与多起次元案件有关,缉拿你与此处。”克罗诺依旧死板,可是他的语气就与他的话截然不符。

    骑士没有任何回应他们话语的意思,用行动来表示他的立场。

    银币闪现,缓缓的从天而降。

    “快躲开!!!!!!”喘过气来的菲特立刻大叫。

    时间慢了下来,银币翻转的样子,众人都一清二楚。

    银色的巨蟒相互缠绕,大气轰轰作响,每个人都出现了失聪的耳鸣。空气开始变得狂暴混乱,所有的元素都汹涌着,空间变的无法控制。

    银币落在骑士的掌心前,骤时狂乱的大气找到了宣泄口,全部汇聚在银币上。

    【超电磁炮】

    一道银色的巨大光束,汇集大气,电流伴随着狂暴的气势向前推进。

    死亡如此靠近,死神的镰刀架在每个人的脖子上,随时可以动手索魂。

    在死亡的威胁下,众人离开了银柱的弹道。

    骑士的攻击没有MISS这一说法,光束瞬间分裂成数十条,全部笼罩在内。

    【超电磁炮?裂】

    “防御!!!”埃尔迪斯大吼,这时躲避等于送死。

    4个人把奈叶和菲特护在中间,撑起了防御。

    4个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攻击撞飞。

    其他光束落在的地方,海洋被击穿,大地被烧焦。

    几人齐齐咽了口水,这是在结界里,如果是结界外,不敢想象会有什么样的灾难。

    “哼。”骑士冷哼“暂时撤退。”

    骑士消失在空间中。

    众人松了口气,同时他们疑惑骑士为什么要撤退。

    其实骑士撤退的原因是琉璃祭坛出现了问题,如果不加以修改的话,后面会有很大的麻烦。

    骑士看着,模糊不清的琉璃祭坛,目光闪烁不定。

    “要阻止我吗,抑制力”骑士的对着虚空冷然“原来没有成功,现在也不可能成功。”

    蓝金色的粒子从骑士体溢出。

    以太粒子,世界的原始。

    虚幻的祭坛,立刻实体化,又闪现七彩的光芒。

    嘟嘟~~~

    时空庭院拉响了警报。

    来了,骑士想到。

    孤独的影,离开这个幻境,踏上他唯一的归宿―战场。

    “夫人。”骑士向普雷西亚请安。

    “尤伦纳斯,辛苦你了。”普雷西亚微笑的安慰,现在的普雷西亚不是丧心病狂的疯子,而是那个震撼管理局的S级大魔导师,不,现在应该是SS级的大魔导师。

    通过纹章的联系,普雷西亚的瓶颈突破,伤势全好,完全是巅峰状态。

    “尤伦纳斯,你…….何必如此。”普雷西亚对于骑士做的一切都知道,这本该是自己来完成。

    “一切为了主人,罪孽由骑士来背负。”尤伦纳斯坚定道。

    “这样一来,那孩子或许会恨你一辈子。”普雷西亚慎重无比。

    “没有什么,恨与不恨,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对于非生命的我来说,人际关系,行事准则,道德品质只是无谋无用的东西。没有任何在意我也无所谓,恨也好,依赖也好,全部都是飘渺的东西,这些只是人类无力的幻想。失败对我而言,代表我的失格,残次的物品,就只有废弃。所以,没有什么遗憾,即使孤独我也能一个人存活下去。”

    普雷西亚沉默不语,骑士的世,骑士的故乡,虽然自己不是完全了解,但也知道大概。骑士的一切不是自己能挽回的,那是人类究极的形态,森罗万象的具现,真理的宝物,不是凡人可以接近的领域―尤克特拉希尔。

    哎~~普雷西亚心里叹气,自己,自己的两个女儿欠眼前的骑士太多,孤独一人的骑士,没有问题可以难倒的骑士,木讷的骑士。奉献自己的能力,给他人带来希望与幸福,却重来都看见过,请求回报。始终都徘徊在世界之外,想要走进来,却无法可依。我只是一个不合格的主人,你重来都没有失格过,骑士尤伦纳斯君。

    “决战即将开始,为这个事件做个了解。”

    骑士的记录十五:

    哭泣的模样,如此熟悉,是金色的头发吗……..

    是否记录,Yes/No

    Yes

    元历015

    ――――――――――――――――――――――――――――――――――――――――――――――――――――――――――――――――――――――――

    PS:骑士君被我黑了,(黑化)哈哈哈哈~~~~

    PS2:想欢乐的吐槽吗,想认识更多的禽兽吗,如果是还犹豫什么,打开你的QQ查找号码49264849,对加入我们吧,再重复一遍号码为49264849。加入“大东亚骑士君共萌圈”吧。

    PS3:声明一点,我并没有进宫,说我进宫的人自重![[[CP|W:228|H:325|A:L|U:http://file2..com/chapters/20103/29/1520008634055003600675000629974.jpg]]]

重要声明:小说《骑士的旅途》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