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县太爷来请穆桂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穆桂英摆起八卦棍圈阵,迎接众拳师的挑战。

    当众拳师各自找到了自己称手的兵器,都返回来之后,有人点起了一炷香,插在甄雷家院子的土墙上。随即,众拳师呼喝一声,各抡兵器都向穆桂英扑过来。这些拳师有十一个之多,兵器则刀枪棍棒什么都有,他们从四面八方把棍圈团团围住,也不问先后次序,几乎是同时动手,向棍圈中心展开进攻。

    穆桂英被三十二根插在地上的棍棒围着,要想打中她,自然要先清除掉这些棍棒,十一个武师于是首先向这些棍棒下手,他们有的想把棍棒砍断,有的想把它们从地下拔出来,有的则想把棍棒击打得向穆桂英砸去,一时间纷纷乱乱,乒乒乓乓的声音响成一片。

    穆桂英摆下这棍圈阵,当然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她对这阵势非常熟悉,也非常熟练,各种各样的对策早就了然于,见众拳师向棍棒下手,她马上如飞动的一只灵燕,在棍圈中闪电般来回穿梭,如果有哪个武师想动哪根棍棒,她就用手里的木棍击打这根棍棒,使这棍棒反而向那武师反抽过去。穆桂英出手很快,那些旁观的人根本看不清她是怎么动作的,只觉得那些棍棒好像是有灵,自己会动的一样;那些武师刚开始时注意力都在棍棒上,对穆桂英有点疏于防范,这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对手还不太了解,而穆桂英又年轻,他们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轻视。这种轻视使他们犯下了错误了,俗话说狮子搏兔都要全力而为,何况对阵的是一个敢于直面他们挑战的人呢。结果在第一轮的进攻中,他们几乎每人都挨了一棍,有的是被抽中头部,有的是被抽中肩头,也有的是被抽中手臂。当所有人都在不知不觉中被退一步后,他们这才明白到,自己小看了眼前这女娃子了,这个八卦棍圈阵绝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容易清除。

    想明白了这点,众武师开始稳重起来,他们首先做好自我防御的准备,然后再稳步向前,向棍圈发起进攻。不过,不论他们再怎么稳重,穆桂英的应对之策都是一样的:即是哪个方向有动静,就击打哪个方向,使棍棒向来犯者袭去……穆桂英就这样一棍接着一棍,一刻也不停,两棍之间几乎就没有间歇,快得令人眼花缭乱。随着这种击打,十一个武师进进退退,你来我往此起彼伏。

    精彩激烈的搏斗中时间飞一样地往前窜,很快,一炷香就燃尽了。当有人大喊一声:“时间到了!”众武师猛然一震颤,蓦然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他们十一个人进攻了这么久,竟然真的没有人命中一下,按照事先的约定,他们输了。十一个武师明白到这一点,全都傻愣住了:十一个为人师长者,竟然奈何不了一小小丫头,这……这叫人颜面何存!

    他们傻愣,那些跟着穆桂英学武的年轻人们可就是欢呼了:“女侠师父(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穆桂英没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赢了!女侠师父赢了!”出现这种局面,这证明他们的选择是对的;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难道不值得欢呼吗。

    他们的欢呼声使那十一个武师越发地觉得无地自容,羞愧难当;他们不敢把怒气发向众人,于是都怨恨地看向穆桂英。人的怨毒目光比什么凶神恶鬼都更加令人感觉恐惧,穆桂英纵使经过了残酷血腥的战争场面,可是看着这样的目光,也还是感觉到浑发冷;她实在是不能理解,这些人与她往无怨近无仇,为什么要这样看她?也许是穆桂英没收过徒弟,不知道靠徒弟生活的艰难吧。不过,她是个聪明人,深深地明白,如果不解决这些人的收徒问题,这件事绝不可能就这么算完,自己在这地方永远也别想消停,武力在某些时候确实效用明显,不过并不能够真正地解决问题。

    穆桂英想通了这其中的节,于是把那三十二根棍棒全部打倒在地,然后从棍圈中心走出来,首先出声阻止了那些年轻人的过度欢呼:“大家安静一下,不要这样,武林中没有真正的输赢,有的只是一时的失手而已;任何人只要努力,都有可能赢得胜利!”

    穆桂英想用怀柔政策安抚那十一个拳师,不过,她这话怎么看怎么看都像是一句话,有的人不服气,遂争辩说:“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哪有什么没有输赢!”

    穆桂英说:“如果有人跟你比武,今天你赢了,明天他赢了,那么你们谁输谁赢?”

    那人愣了愣,但仍是不服气地说:“那我们就一直比下去,直到分出了输赢为止。”

    穆桂英说:“那恐怕你们要比到进棺材的那一天。”这话话音一落,几乎所有的人都哄然笑了起来。

    穆桂英接着对那些年轻人说:“这十一位武师都曾经是你们大家的师父,武林中最讲究的是尊师重道,大家不能对教过自己的师父不尊重。我想向大家宣布一件事,我打算和这十一位师父一起,学着那些文人们办书院、学院的模式(北宋时期的文人们很衷于兴办各种各样的学院),兴办一所武术学院,我和这十一位武师都会在学院中任教。你们大家不论是谁,凡是想学武的,都可以入学,入了学之后,你们可以选择,愿跟哪个师父就跟哪个师父学;学院不会迫你们,你们大家觉得怎么样?”

    穆桂英在离山时,离山圣母并不仅仅只是教她武功和韬略,文化方面的东西也教过很多,所以对北宋时期的文风,穆桂英并不是完全陌生的。

    就好像两敌国交战,胜国反而向败国赔礼道歉一样,穆桂英这话一说出来,不但是四周围观的那些人,就连那十一个武师,也全都惊呆了,他们想象不到,作为胜利者,这女娃子竟然会反常规而行,做出这种维护失败者利益的事来,这在当时宋、辽交锋,强者一味鄙视弱者的况下,显得非常的另类。一时间,所有的人都似乎忘记了言语,现场静得好像远古没有人类的时期,把穆桂英反倒弄得大感意外。

    穆桂英见大家都不言语,于是向那十一个武师走近几步,问:“各位师父,请问你们的意见如何?”

    那十一位武师看了看她,又互相对望了一阵,原先脸上怨毒的神色消失,变得柔和但也疑惑起来。穆桂英的提议在他们看来有些不可思议,不过似乎也真能解决令他们窘迫的问题,他们所要的,不就是能收徒,能解决衣食住行吗,现在兴办学院,所有人都可以在里面任教,教徒弟的问题不就解决了;而一旦进了学院任教,应该就有薪俸,有收入,自然饭碗也就有了……

    在其他的武师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三个已没有了徒弟的武师首先表示了意见:“我们同意,自古文武其实是一途,文人们能兴办学院,我们武夫自然也可以。”那两个有祖产的武师更是进一步,其中一个说:“我有个偏房祖父,以前他们住在乡下,有一所很大的宅院;后来他们全家搬进城里,宅院就空了下来,托我看守。如果兴办武术学院,我可以把这宅院献出来,作为院址。”另外那个有祖产的武师,提的也是相同的建议。

    武师们都有人赞同了,那些学武的年轻人们也开始活络起来,有人问:“如果我们进了学院,是不是在这个武师名下学了,又可以转到另外一个名下?”

    穆桂英回答说:“设想确实是这样的,你们尽可以学完一个再学另一个,直到把所有人的都学完为止。”中国古时候的武林,门派之见非常严重,在不同师父之间窜师是极招人嫉恨的,穆桂英提出这种观念,这需要非常大的勇气。不过,这种观念如果真能得到实行,那么对学武的人来说,却就是一个福音了,因为他们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啊。

    穆桂英这样一表态,马上有很多年轻人都说:“那我们也赞同。希望这个武术学院能尽快地办起来。”

    看到越来越多的人表示赞同,其他的那些武师们也开始心眼活动了,虽然在学院里任教跟自己单独收徒不是一码事,但自己可以保留绝招不教啊;最主要的是,可以有收入了……于是,这些武师们也一个一个地接连表示了赞同,最后,所有的武师都同意了。本来很棘手的一件事,就这样被穆桂英安然化解,不但解决了问题,反而还促进了当地的武术交流,这也算得上是奇功一件了。

    穆桂英以一异乡年轻女子的份,在当地办成这么一件大事,这可是非常轰动的。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人的名气传播的速度,比什么都快,很快,这名气就传进了这些地方所属的山河县县太爷的耳中。

    这山河县乃是一边境县,由于比较贫困,盗贼众多,其中光占有山寨的山贼就有三股,在多年的进剿打击之下,其中的两股已基本被消灭掉,成不了什么气候;但那第三股,也就是甄定庄东面三十里处青峰山上占山为王的那股,却是不但没剿灭,反而还越剿越壮大,原先那些分散在各处的盗贼,在官府的打击下,纷纷都向青峰山投靠,使得原先不足千人的小山寨一路膨胀壮大,最终变成了快有三千人,比县城里驻扎的官军还多。青峰山的山贼壮大到这种程度,他们与官军之间的猫鼠游戏就悄然发生了改变了,原先是官军进剿山贼,现在,官军不但不敢进剿,反而山贼还时不时地要前来攻打县城,有一次还竟然打破了东城门,杀进县衙,把个县太爷吓得,连裤子都没穿好,就惊慌失措地从上爬起来,在官兵的保护下仓皇逃窜。幸好,山贼们怕府城的官军赶来把他们包饺子,没敢在县城里多逗留,抢掠一阵后就自动退去了。

    为了剿灭这股山贼,这位倒霉的县太爷真可谓是绞尽了脑汁,他屡次三番地从府城搬兵,甚至还惊动了杨六郎的杨家军,但都没用。当时,杨六郎都已派出了部队,可就在这时,辽军前来进攻,前线吃紧,杨六郎没辙,只好把部队重又调回去。山贼终归只是疥廯小疾,辽国才是心腹大患,杨六郎不可能因山贼而耽误前线战事。后来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杨六郎再也没派过兵。

    杨六郎不再派兵,府城的官兵进剿又不起作用,县太爷就只有一天到晚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了,他每天起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天祷告,乞求山贼不要来侵犯县城。也就是在这种况下,穆桂英的名气传进了这位父母官的耳中,这位一听,什么,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子不但打败了(其实说打败有点言不符实,说那十一个武师没有取得胜利比较确切一点)十一个当地武师的联手进攻,还把这些武师联合起来,开办了一所武术学院?!

    一人打败十一个,这表明她的武功绝对没得说;又能把这十一人连结起来办出一个学院,这证明她的组织领导能力也不弱;这样一个武功又高,组织能力又强的人,是不是可以剿灭青峰山的山贼呢?

    这位县太爷也实在是被山贼搞怕了,怀里搂着仙女都睡不安稳,只要是能剿灭山贼,他不管什么法子,都愿意试一试。

    县太爷有了这种想法,马上把手下们招来商议。结果这些手下们也跟他一样,只要是能剿灭山贼,哪怕是天上的魔王,也要先请下来试一试。于是,县太爷就派了两衙役,带着他的手令前来甄定庄,要宣穆桂英进县城去听候差遣。

    很不巧很不巧,这两衙役正是那种狗仗人势的货色,他们也没见识过穆桂英的厉害啊,平常在老百姓面前作威作福惯了,就算穆桂英的名头听起来好像很大,他们也还是改不了那种居高临下的架势。结果是,两家伙一走到甄雷家门口,就大叫大嚷地说:“谁是那打败十一个拳师的女子?叫她出来,县太爷有事找她!”

    当时,穆桂英和甄雷都不在家,都在武术学院里,甄老婆婆以前受惯了人家的欺负,胆子忒小,一看来了两个凶神恶煞的朝廷官差,吓得急忙把他们让进屋里,倒茶看座先伺候好,然后再急急慌慌地赶去武术学院把穆桂英和甄雷找了回来。

    甄雷没见过世面,穆桂英可什么都见过了。见是两个官差,穆桂英不知他们所来何事,于是就问。两衙役把她上下打量了一番,眼皮翻翻着问:“你就是那打败十一个拳师的?”

    穆桂英说:“谈不上打败,只是大家切磋武艺而已。”

    两衙役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穆桂英一愣,她的名字一直都没说,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现在她也同样不想说:“我叫什么名字很重要吗?”

    两衙役一向质问人惯了,从来都是他们问人家回答,哪有像穆桂英这样的,被呛得一阵阵直翻白眼,其中一个想发火,另一个可能见机一点,见状急忙拉了拉他的手臂,这人这才没有叫骂出声。两衙役说:“跟我们上县城走一趟吧,县太爷有事要见你。”

    穆桂英问:“县太爷找我是为了什么事?”

    两衙役不耐烦地说:“叫你走你就走,问这么多干什么!”

    这两家伙不会知道,穆桂英心中的傲气其实比谁都强,被人这样子对待,她哪里好受得了。穆桂英冷哼一声,说:“两位公差大哥,不好意思,我只是一山野民,不知道该怎么样去面对县大老爷,你们请回吧,恕我难以从命!”

    两衙役嘿地一声:“臭妞儿,你竟敢违抗县太爷的指令,是不是想吃牢饭了?!”朝廷治下的子民竟敢抗逆他们的父母官,这岂不是翻了天了!

    穆桂英心中火望上撞,但她没有表现出来,她倏地伸出右手,手掌掌心朝上,一运源掌功力,只见掌心呼地冒出一团火苗。穆桂英嫣然而笑,笑意如花说:“不是我想吃牢饭,而是我这人有个毛病,一生气掌心就会冒火,我怕到县衙去,一不小心就放火把衙门给烧掉,那可就不是什么美好高兴的事了。”

    两衙役没想到她竟然会露出这么一手,惊恐之下吓得蹬蹬蹬连退了好几步:“你……你想干什么?!”

    穆桂英笑意不改地说:“不想干什么呀,只是不想烧掉县衙门而已。你们走吧,回去跟县太爷说,就说我不能接受他的宣召,对不起了!”

    两衙役还想再说什么,穆桂英转过头去和甄老婆婆说话,不再搭理他们。两衙役自觉没趣,只好掉转,灰溜溜地离开了甄雷家。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