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众小伙争相来拜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甄雷昂首走出了家门,好像一威风凛凛的将军走向战场;但是,穆桂英没有跟着出去,她在大门口站了下来,通过观察她判断,这几个小痞子不是什么太强的人物,甄雷应该可以应对,她要让甄雷自己去面对,自己去品尝战胜邪恶,获得自尊的滋味。这对饱受欺凌的甄雷来说,是非常必要的。

    看到甄雷终于从屋内走了出来,那四人脸上露出了胜利而邪恶的笑容,那叫胡显贵的小子得意洋洋地说:“甄雷兄弟,今天打算怎么比呀?”

    甄雷原以为穆桂英就跟在自己后,可回头看了看,却发现她并没有跟出来,甄雷心里就指望着她呢,现在却发现她缺位,这心里顿时就有点慌神了,可他现在已经走出了家门,害怕已经没用了,他只能硬撑下去。他看了看穆桂英,发现她正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他一时受了鼓舞,于是收回头,强提起勇气说:“你想怎么比都行。”

    胡显贵说:“那就还是老样子,我们两个单挑。”

    “没问题。”

    甄雷的话刚一说完,那胡显贵就冲上一步,呼地一拳捣了过来:“那么好,就先尝尝我这新学的一招‘白虎掏心’。”甄雷没想到他一点招呼都不打,说动手就动手,毫无防范之下被一拳正中面门,被打得蹬蹬蹬连退好几步,差点就摔倒。甄雷终归也是学过武的人,岂能总是任由着人家欺负,他咆哮一声,冲上去也是一拳打在对方脸上……两人你来我往,搏斗在一处。

    平心而论,那胡显贵确实是有两下子,甄雷真不是他的对手,刚开始的时候,他几乎总是在挨打,却很少能打中对方。而这个时候,穆桂英由于不清楚那胡显贵的武功路数,所以没有贸然开口,只是在一旁静静地观察。当十招一过,观察的时间足够长了之后,她心中有了一个清晰的轮廓,开始出声了。

    穆桂英采取的是传音入密的手法,说的话只有甄雷一个人能听见,她先对甄雷说:“你不要回头,也不要张望,只管按我说的去做,我保证你能赢。”甄雷听了这话,看了看其他那四个人,发现他们都毫无反应,一时不由得又惊又喜,惊的是穆桂英刚才怎么不教他,要等他被人家痛扁一顿后才开口;喜的是穆桂英竟然会这种传说中的神奇武功,而且所传的话音还这么清晰,可见她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甄雷是练武的人,自然也听过这种奇功。甄雷于是静下心来,全心倾听穆桂英的指点。

    由于穆桂英已对那胡显贵做了一番精心的研究,对对方的武功路数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所以她设计的招路都是针对对方的弱点,在她的暗中指点下,甄雷一次又一次地避开了攻击,同时在躲避的同时进行有效的反击。那胡显贵这一来可就吃亏了,连续被甄雷打中了五、六次,一次比一次显得更狼狈,终于在第十七招上,甄雷一个窝心锤狠狠地打在了这小子的心窝上,打得这家伙蹬蹬蹬连退五、六步,最后收脚不住,噗通一个仰八叉摔倒在地。甄雷与这胡显贵一共动过四次手,这是第一次获得胜利。

    以往人人都可以欺负的软蛋竟突然之间变得如此神勇,这实在是太出人意外了。

    胡显贵无论如何想象不到自己竟然会被甄雷这脓包打翻在地,他的那三个跟班就在眼面前,这面子他实在是丢不起,他嚎叫着翻从地上跳起来,不顾一切地又向甄雷冲去。可是还没等冲近,甄雷就一脚踢过来,这小子于是又来了一个仰八叉……连续好几次这样之后,这小子控制不住了,他歇斯底里地对他那三个跟班嚎叫道:“你们都站在这里傻看啥,都给我上!”那三个家伙刚才都被甄雷突然之间的神勇给惊呆了,此时听到嚎叫,这才回过味来,于是哇哇叫着都向甄雷扑过来。有了穆桂英的暗中指点,甄雷真的是突然之间神勇多了,只见他拳打脚踢,好像踢兔子打小狗一般,把这三个家伙打得滚尿流,纷纷栽翻在地。不消一会儿的工夫,就没人再敢上了。看着那四个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家伙,甄雷心中的那股自豪感,那真的是无法用言辞来形容,他居高临下地看着那胡显贵,说:“还要不要再打啊?”那胡显贵灰溜溜地看了看他,再看看站在门口微笑的穆桂英,什么话不敢说,爬起来带着他那三个跟班,逃一样地跑掉了。

    直到他们跑得看不见影子,甄雷这才自言自语似地边说边走回家里来:“痛快,真是太痛快了!早就想教训这小子,今天终于有机会了!”

    穆桂英笑笑地看着他说:“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那个人他有没有什么武功更厉害的亲戚朋友啊,师父师兄啊,你得提防他们来找你报复。”

    甄雷说:“这个到不用太过担心,我们这里的男人虽然基本上都练武,但他家的亲戚朋友里比他武功好的还真没有;另外说到师兄师弟的,我们这里都是大伙儿拜某个武师为师,如果不满意了就另外再拜,又不是一个一个的门派,师兄师弟们都是临时的,没有谁会无缘无故替别人出头。”穆桂英听他这样说,感觉放心了些。

    甄雷这一次打赢,在村子里可是大大的出了名了,人的名树的影,名气这东西跑得非常快,中午吃过午饭后他去菜地里锄地,刚走到村子中央,就被五、六个村子里的小伙儿围住了,大家七嘴八舌,纷纷都问:“甄雷,听说你打败了胡显贵那小子,还是一个打四个?”甄雷无比自豪地含笑着点点头。

    “那你是怎么打赢他们的?”

    甄雷本想说这是穆桂英在暗中指点的功劳,可是话到嘴边,他突然想起了救穆桂英时离山圣母所说的话,要保密。于是他急忙该了口,说:“就是这么打赢的,我跟他打了那么多次,研究了他很久,他的路数我已经摸透了,盯着他的弱点来,所以自然而然就打赢了他。”

    那几个小伙子一听,都嗤地一声,根本不相信地说:“别瞎吹把牛皮吹爆了,你甄雷有多大的本领当我们不知道啊,就算你真的研究透了胡显贵那小子,把他打败,但你一个打四个,你以为你谁啊!别哄我们了,快说说,是不是有什么神秘的高人指点了你?”

    甄雷本不想把穆桂英说出来,可这些家伙苦苦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末了甄雷实在是隐瞒不了,只好说:“我前几天上山采摘野柿子时,救了一个负伤的侠女,就是她暗中指点,我才把胡显贵那小子打败的。”

    众人一听“女侠”,来了兴趣了,急忙追着问:“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侠?武功高不高?长得漂不漂亮?”

    甄雷充满了回想,无比兴奋地说:“她的武功到底有多高我不知道,因为她还没有展露过;不过她真的是很漂亮,又年轻又漂亮,漂亮到让人难以置信。”

    这些人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小伙子,正处于涌动的时期,对异有强烈的渴望,猛然间听说有这么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侠,众人都心乱跳,那潜藏在心底深处的控也控制不住:“有这样的女侠?那快带我们大家去看看。”

    甄雷到了这时候,想要拒绝,那哪里拒绝得了,这些人牛皮糖沾,甩不脱摆不掉,就是不停的纠缠,甄雷无奈,只好把他们带到家里。

    见面的形那就不用多说了,这些人全都被穆桂英的美貌给惊呆了,不过,他们对穆桂英的武功产生了怀疑,他们觉得像穆桂英这样的人,应该是某户有钱人家的小姐,实在难以相信她竟然会是武林高手。由于心中有疑问,有人直截了当地就问甄雷:“真的是她?”甄雷点头。这些人还是不敢相信。

    穆桂英看他们在那里边看自己边窃窃私语,知道是在议论自己,于是问:“各位,说什么呢?”

    虽然古时候的礼法森严,男女之间有很多的忌,可这世界上还真是有胆大的人,听到她的话,有人竟然问:“听说是你指点甄雷打败了胡显贵那四个小子?”

    穆桂英刚才看他们在那里议论纷纷,还以为他们议论什么呢,这一听竟然是问这个,微微愣了愣后,不由轻轻一笑说:“大家有什么见教吗?”她心想,是不是我指点的,和你们有多大的关系吗。

    有人说:“听说你武功高强,能不能给我们显露一下?”

    穆桂英说:“无缘无故的,干嘛要显露武功?”

    那人说:“证实你自己呗!”

    穆桂英笑了,说:“证实不证实,存在的事都存在在那里;如果你们不相信,那就不要相信好了,武功是拿来强健体的,不是拿来炫耀的。”穆桂英看他们都是些小角色,认为没必要在他们面前显摆,所以选择了低调。

    古时候的一些武师,为了能够广收门徒,总是大肆炫耀自己的武功,好像不弄得天下皆知誓不罢休,而穆桂英却如此低调,这与那些武师的张扬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几个小子听到这样说,一时傻愣住了。他们这来是想见识穆桂英的武功的,现在穆桂英不想显露,来个真人不露相,这可怎么见识呢?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这几个小子一门心思惦记着,见穆桂英不答应,有人就开始打鬼主意。只见其中一个穿蓝衣的对一个穿黑衣的眨了眨眼,那穿黑衣的突然在蓝衣人脚下一绊,蓝衣人被绊得一个踉跄,张牙舞爪地向穆桂英扑去。表面上他是不小心失足,实际上是故意发难,想借此验证穆桂英的武功。穆桂英又不是傻瓜,这种浅显的用意当然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见蓝衣人向自己扑来,穆桂英既没慌也没乱,她站稳了脚步,在蓝衣人离她有一尺左右远时,她迅捷无比地猛的一伸手,噗!把蓝衣人的左手腕给抓住了,然后在脉门上一捏,蓝衣人顿时全麻痹,动弹不得。黑衣人看蓝衣人被制,一不做二不休,又猛地伸手,把边的一个人一推,也推得向穆桂英扑过来。穆桂英再一伸左手,又把那人也捏住了。这样一来,穆桂英左手一个右手一个,一共就捏住了两个人。黑衣人看别人不行,干脆一咬牙,抡拳自己扑上来。穆桂英看他扑得够近了,把捏在手里的两人往一起一碰,然后再往前一推,砰地一声,正好与冲上来的黑衣人撞在一起。穆桂英这下用了比较大的力,那黑衣人承受不住这种撞击,被撞得蹬蹬蹬往后急退,然后噗通噗通噗通,三个人摔在了一块儿。

    穆桂英以一对三还轻松获胜,这一下,那些人纵使有再大的怀疑也是烟消云散了,那三人从地上爬起来,和其他那几个人一起,噗通噗通都给穆桂英跪下了,都磕头说:“师父,请收我们为徒,教我们武功吧。”

    原来,这几人跟那胡显贵拜的是同一师父,那胡显贵仗着家里有点钱,武功也比别人好一些,就在师兄弟里面横行霸道,经常动不动找人比武,一比武就真打,师兄弟们打不过他老挨打,去向师父告状,师父因他家里有钱,又总是护着他,这些人忍他已经忍了好久了。现在见穆桂英的武功这么厉害,谁还愿意再跟着那个吊毛师父,都想转拜穆桂英为师,也好像甄雷那样,学好了武功痛扁那胡显贵一通报仇。

    穆桂英留在这里是养伤的,可不想无缘无故的招惹事端,刚才看他们向自己挑衅,还以为这也是一些胡显贵之流,只要打跑就没事了,可没想他们却竟然是这个用意,一时倒有点不知所措:“这……这……收什么徒啊,我自己还是人家的徒弟呢!”穆桂英还真没有这个心理准备。

    那些人说:“徒弟怎么哪,只要武功好就行。哪个做师父的不是人家的徒弟。”

    穆桂英还是摇头:“这……这不行,我从来没收过徒弟,也不知道该怎么带徒弟。”穆桂英虽然是穆柯寨的寨主,带着好几百号人,可这带喽啰兵跟带徒弟又不是一码事,她不可能借这个那个。

    那些人见她不答应,于是又只劲的磕头说:“如果你不收下我们,我们就这样一直跪在这里,直到磕头磕死了为止!”

    穆桂英并不是一个老于世故的江湖人士啊,年轻人脸皮子也薄,见他们真磕,这下真有点六神无主了。甄雷见状,也在一边帮着劝说:“你就收下他们吧,他们不是坏人!”当然,他说这话也有他自己的私心,因为他也想拜穆桂英为师。

    穆桂英被他们这样宫,搞得真有点骑虎难下,人们总是说拜师难拜师难,原来做师父的想要收徒弟,真不是这么随便就能乱收的……末了她只好无奈地摇摇头说:“好吧,我可以教你们武功,但我们之间只是朋友的关系,不是师徒,我不会收你们为徒。”她能答应这点,已经是作了最大的让步了,再要想让她做更大的让步,这不可能。

    那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虽然有点遗憾,但能学武也算是不错了,不是师徒就不是师徒吧。他们于是磕了几个头算是谢恩,然后从地上站了起来。

    他们既然决定了跟穆桂英学武,自然就不再去原先那师父那儿了,而是每天到甄雷家里来。一天两天没关系,时间一长,那原先教他们的那武师感觉到不对劲了:这些兔崽子们怎么回事,怎么不来学武了?

    有一天他碰上了那几位,一问,这几人说:“你一天到晚护着胡显贵,我们不再跟你学了,我们另外拜了师。”

    那武师一听懵了:“你们另外拜师了?!是什么人?”

    这些人就把穆桂英说了出来。

    那武师一听勃然大怒:“想抢我的饭碗?!我跟你没完!”怒气冲冲就来找穆桂英。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