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禽兽大乱斗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耳朵茶 书名:少年穆桂英
    要说起颜容的这两只巨兽,可真是不简单,它们都是灵、邪兼备,凶狠强悍无与伦比,还能比较好地领会人的意思,很有点魔兽的味道。先说那只巨狮,当年颜容跟一黑道人物结下了仇怨,颜容怒不可遏之下对其展开追杀,那黑道人真是物怕死他了,向着西南方向一直逃窜,最后竟然越过青藏高原,逃到了印度次大陆。颜容怒火满,不管他逃多远,就是死咬着不放。

    那黑道人物逃来逃去,见总是逃不脱,无奈之下就去向一邪恶的苦行僧求救。那苦行僧同样也不是颜容的对手,但他饲养有一只巨大无比的异种狮子,据说这是一种种变异的产物,在狮群中出现的比率非常小。那苦行僧把巨狮放出来向颜容扑咬,可是最后,颜容不但把巨狮杀了,那黑道人物以及那个苦行僧,也同样都没逃脱他的手掌心。

    颜容杀了苦行僧后,意外地发现苦行僧修行的石洞里还有一只小狮子,这只小狮子非常可,它一点也不认生,见到颜容来就跑到颜容脚边来依偎摩擦,好像他们是非常熟的熟识一般;而且与众不同的还是,它竟然长着一红毛,简直就跟一团火一样。颜容死了这小家伙,当即就把它带回了辽国。这就是现在这只巨狮。

    至于独角兽,它原是土生土长在这座昆阳山上的。当初颜容要到这儿来建道宫,征发了很多民工,可是,前来建筑施工的人员每到了晚上总是遭到一只怪兽的袭击,死伤惨重。为这事,颜容在怪兽经常出没的地方连着苦守了七天七夜,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被他等到了这只独角怪兽的露面。颜容与怪兽大战一夜,三擒三纵,终于把怪兽降服,收归自己手下。

    由于这两只怪兽都是凶悍之物,所以颜容不敢把它们放在蟠龙峰的正中,而是在一个偏宫的偏上给它们造了一间房子,让它们住在那里,他派有专人专门喂养伺候。平常一般的时候,这两只巨兽是不出来的,怕吓到香客;只有在晚上没人了,这才会让它们到外面去溜达,散心放风。现在,穆桂英把她的宠物都叫了过来,严重威胁到他的门人们的安全,颜容急眼了,心想,你有凶物难道我没有?于是他就不顾一切地把这两只巨兽放了出来。

    这两只巨兽一冲过来,就扑向了大常和铁背花,好像它们知道这才是自己的对手似的。你再看这四只巨兽恶蟒的搏斗,那真是异常惨烈,惊心动魄。只见巨狮找上了铁背花,两个都是庞然巨大的猫科动物,它们你来我往,互相都是绝不相让,那一声一声的吼叫,患有心脏病的人根本不敢去听。而独角兽则找上了大常,大常采取了守势,它全盘成一团,只竖起一个硕大的脑袋,就好像诸葛亮排摆八卦阵一样稳坐中军帐。独角兽以猫一样灵活的步态向它展开扑击。每当独角兽扑近时,大常就用硕大的头颅一摆,好像一柄大铁锤击出,把独角兽打翻在一边。不过这独角兽极其的韧,它一点也不气馁,被打翻从地上爬起来后,还是继续扑击。三兽一蟒就这么斗得昏天黑地,鬼神俱惊,所有的人由于怕被扑击上,都躲得它们远远的。

    还是要说,那巨狮比铁背花更加强悍,它不但比铁背花体形更大,扑击力也更强,铁背花每次向它扑击时,最多把它撞得几个踉跄;但它向铁背花展开扑击,却能把铁背花一下扑倒在地……经过来来回回十几轮的较量,铁背花终于一不小心,被它咬住了咽喉。这可是要害,被咬住岂能还有命在,虽然铁背花拼命挣扎,但还是于事无补。最终,铁背花四肢抽搐,终于气绝亡。当然,铁背花虽然死,也没让对方太好过,巨狮的一条前腿和一条后腿都被它咬断了,几乎就没办法再度行走。

    铁背花是穆桂英五岁时在离山收养的一只流浪小豹崽,它的妈妈可能因故而死掉了。十几年了,铁背花和穆桂英在离山上一起玩耍、一起修炼、一起长大,穆桂英从离山回到穆柯寨,铁背花也跟了来。这么多年的感,穆桂英简直把铁背花看成是自己的恋人一般。现在,看着自己这无比亲密的好伙伴竟然被巨狮咬死,这个打击对穆桂英来说实在是太大了,她简直有点承受不了,她疯了一样冲破众人的围攻,冲到那只巨狮面前。巨狮这时已瘸了两条腿,行动不便,穆桂英抡起手中的九转惊雷隐风剑,二话不说狠狠一剑下去。只听噗嗤一声,血光飞溅,巨狮的头几乎被她整个给切了下来,只留下少许的皮还与脖子相连着。巨狮庞大的躯轰然倒塌在山坡上,就好像倒了一面城墙一般,把山坡的坡地都撼动了。穆桂英还不解恨,还想再补几剑,昆阳门人们围上来了,继续对她展开围攻。

    再看独角兽和大常,经过无数次坚持不懈的扑击后,独角兽终于用它头上的独角挑中了大常蛇颈下的部位。这独角不愧是魔兽一级的灵物,它竟然冲破了大常上厚厚的鳞甲,把头上的独角噗地直插了进去。不过,大常也没有束手待毙,它迅速收卷蛇,倏地把独角兽卷了个牢牢实实。大常的力量那是多大,就算是一块花岗岩巨石,也能被它卷成碎末,何况只是一只野兽。只听喀吧吧一连窜骨头碎裂的声音连响,不消一会儿,独角兽全的骨头就被绞得七零八碎,呜呼哀哉。这独角兽是这昆阳山本地的山精,却死在一条外来蟒蛇的手里,看来它很不甘心,它那三只眼睛全部睁得溜圆,至死不能瞑目。

    大常虽然绞死了独角兽,可它脖子上被戳了一大洞,伤势太重,鲜血控制不住地往外流。慢慢地,它耗尽了力量,松散开了对独角兽的缠绞,如一条巨大的皮绳,瘫倒在山坡上再也无法动弹。看来生还的希望极其渺茫。穆桂英见自己又失去了一只心的宠物,简直是痛不生。她无比疯狂地向围攻她的那些昆阳门人展开扑击,想冲散他们去看望大常,但是没用,那些昆阳门人死死缠着她,不论她怎么疯狂,就是不给她机会。

    眼见着穆桂英就要被疯掉。就在这时,天空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又一阵清脆的雁鸣声,这声音由远而近越来越大,到得后来,竟然好像千军万马聚会一般,叽叽喳喳布满整个天空。穆桂英以及所有的众人都不自抬头往上一看,这一看,不由得全都睁圆了难以置信的眼睛。

    只见天空中如万鸟聚会一般,布满了各种各样的大雁、天鹅以及鹤类等体形巨大的鸟类,密密麻麻挤挤挨挨,简直把天空都遮住了,看那数量,估计有几万只。这么多鸟,是从哪来的?原来,这都是白大褂招来的。白大褂看地上昆阳宫门人在人数上占绝对优势,怕自己的主人会吃亏,于是它就飞往各处,动用它特殊的召唤力量,招来了这么多大鸟,以便助穆桂英一臂之力。

    说话之间,众鸟来到了搏斗场地的上空,只见白大褂一马当先从众鸟群中冲出来,然后俯冲而下,呼啸着向那些围攻穆桂英的昆阳门人们扑去。其它的鸟儿看见,似乎是看到了榜样,于是也学着它的样子,一群接着一群地往下冲,前面一群刚冲过,后面一群接着又来;就这样前赴后继,绵绵不绝。在这种密密麻麻的鸟海战术攻击下,那些围攻穆桂英的昆阳门人们真是惨到家了,也不知有多少鸟冲下来对他们乱啄。这些鸟都是大鸟,自然不是燕雀之类可以比拟,就算不能要他们的命,可这被啄来啄去的,也实在是痛得不得了;特别是那些鹤类,嘴又长又尖,加上俯冲而下的力量,一旦被它们啄中脖子,那就能直里去,不死也让人血流满。而最最关键的还是,它们阻碍了这些围攻者的手脚,使他们无法全力进行围攻。当然鸟们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一只又一只的鸟被那些昆阳门人们打死,只是一会儿的工夫,山坡上就落满了鸟尸。

    鸟们的攻击使昆阳门人们手忙脚乱,完全没有了阵脚,这就给穆桂英创造了极好的机会了,穆桂英趁着这机会展开大反击,只见她的九转惊雷隐风剑抡开了,好像狂风扫落叶一般,噗噗噗!几乎是一剑一个,只是一瞬间的工夫,就把那些围攻她的人几乎全部放倒在地,就连华严楞和贾石矶也没例外,华严楞被砍断了左臂,而贾石矶则中五、六剑,伤虽不重,血流满,整个人显得极其狰狞。由于鸟群的助力,穆桂英反败为胜,几乎取得了完胜。

    回过头来再说颜容。在鸟群刚刚开始发起攻击时,颜容本能地就感觉到,自己这边的况恐怕要不妙。这么多鸟扑下来,别说它们还发起攻击,就算不攻击,光压也能把人压死。所以他没敢等闲视之,马上用远距离传音入密的功法,对离他最近的偏宫里的门人们下达了出击的命令,让他们去把所有的门人都叫出来,不管有没有练武,不管是干什么的,全部都给我出来,家伙打鸟去。这个命令一下达,整个昆阳宫就都动起来了。当穆桂英把华严楞的左臂砍断时,那些打鸟的昆阳门人们赶到了。贾石矶说颜容手下有一千多门人,还真不是吹的,只见这些人漫山遍野而来,喊叫声震耳聋,他们手里拿什么的都有,有刀枪棍棒、斧钺钩叉,实在没兵刃的,就拿着锄头扫把,反正只是打鸟,也没什么不可以。这一场人鸟大战,那看上去实在是太壮观了,只见天上是遮天蔽的鸟群,叽叽喳喳的叫声几十里外都能听得到;而地面山坡上则是漫山遍野穿道袍的昆阳宫门人,也是大喊大叫,双方纠缠错节,展开着一场奇特的攻击与反攻击,扑打与反扑打的大混战。整个这个山坡上变成了一个大战场。

    在众昆阳门人与众鸟大战时,穆桂英的那匹桃红马也没闲着,刚才兽、蟒大战它插不上脚,穆桂英与那些昆阳门人的搏斗它也靠不上去,因为它还没接近,就被那些昆阳门人给拦下了,甚至有一个颜容的嫡传弟子还脱出来专门追击它,追得它在那里团团乱转。现在见来了这么些奇形怪状的人,它的斗志于是被激发起来了,它摆脱开那个追击它的人,嘶叫着冲上去,见着人就用头顶,或是用马蹄踢。桃红马的力量还是很大的,一旦被它踢上,可绝对好受不了。刚开始由于没有提防,它来得又快,很是被它取得了一些战果;不过随后那些昆阳门人反应过来了,他们开始反击。马怎么可能打得过人呢,这蹄踢头拱又不会要人的命,而人手里是有兵器的。没消多久,桃红马就连中好几棍,还被人砍了一刀,鲜血直流。穆桂英看着这景,心疼得要命。她的大常和铁背花已经逝去,桃红马不能再死了。她喊叫道:“红红,快跑啊!”桃红马听到了她的喊叫声,可能也真的是感觉到了自己不是人类的对手吧,愣了愣后转撒腿就跑。马要跑,人自然是追不上的。不消一会儿,桃红马就跑下了山坡,消失不见。

    桃红马刚刚跑掉,颜容就向穆桂英扑过来了。刚才看着穆桂英借助鸟群的攻击连连刺杀他的弟子,颜容气得差点晕过去,他真恨不能自己有分之术,好去制止这妖女的暴行;当他的门人们满山遍野冲过来之后,他马上就疯狂地加紧了进攻,他要突破离山圣母的纠缠,越而过前去击杀穆桂英,为他死难的门人们报仇。

    这人要是进入了疯狂的状态,他的能力就会得到惊人的增加。颜容与离山圣母缠斗了这么久,他终于认识到了一点:离山圣母的长鞭要不了他的老命,充其量也就是对他造成一些的痛苦而已。而这对他来说,是完全承受得了的。所以他决定不顾一切,不顾离山圣母的长鞭只劲往前冲。离山圣母一鞭飞过来,他竟然不闪也不避,就这么让抽上;然后他猛然一伸手,噗!把鞭梢抓住了。鞭梢一入手,他马上就用源掌烧过去。皮鞭怎么得起火烧呢,皮革是易燃之物。这鞭子一接触到源掌力,当即就火苗子飞舞,黑烟滚滚变成了火鞭。接着,他再运功用力一扯。绷地一声,皮鞭从中间应声而断断成两截,离山圣母拿在手里的,只有原先的大概一半长。离山圣母断了长鞭,此时她与颜容之间的距离比较远,就难以有效地缠住颜容了。颜容于是趁这个机会脱而出,向穆桂英扑去。

重要声明:小说《少年穆桂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